您的位置:首页 > 总裁豪门 > 正文

调色盘之赔掉裤子

2021/6/11 12:04:57 作者:欣然语下 来源:晋江文学城
调色盘
调色盘
作者:欣然语下来源:晋江文学城

回到屋子里,洗漱一番陈芊芊脑子终于有点清醒了,我擦,我干了啥,我是不是给了他能许两个愿望的阿拉丁神灯。是男色误人么,还是月色太美,呸,今晚没月亮。

那为啥呀,刚看了小说脑子混?说美色,虽然这韩烁是看起来顺眼点,可是我看很多美男都挺顺眼的啊。

白芨吩咐下面的人收拾离开后,一脸懵逼逼地跟在韩少君身后,琢磨着怎么组织语言去问。

“少君为何突然改变计划?”

韩烁还在回忆刚才的情形,想着自己得到的两个提出要求的机会。

将方才屋内情形讲给白芨听,琢磨这陈芊芊究竟是怎样的人,这两个条件又有多大的效用,虽然自己最想要的是龙骨,可是绝对不能这样直接向陈芊芊提出,况且,据说龙骨只有城主才知道,最有希望做城主的还是二郡主。

“我需要再想想。”韩烁摆手让白芨去休息。

陈芊芊早起去府邸演习场练武,也不是跟别人那样想要更进一步什么的,主要是身体太好了,作息好,想出去活动筋骨,当一个纨绔斗鸡遛狗并不容易,感觉比努力上进还累。

完事就准备去逛店铺,来到封地南边其实附带的想法还是想观察一下民生,琢磨怎么让平民也把日子过舒服点,最靠南的地方,临海,海就意味着盐,这时代盐还是很金贵的物资,没来南边那会,她是找人用盐井制盐,产量不大,也比原来好多了,她此行目的之一就是检查之前拿出来的海盐晒盐法效果,很快整个封地的盐价都压下来,让吃盐不再成为精打细算的必需品。

而盐被运出到封地各个角落的路线必须在自己控制之中,不能自己把方法供出来给大家造福结果被底下各个城池给截胡了。

可是自己除了来到花垣,并不太适合到处跑,至少身为太女,身为知道自己封地各个城主并没有那么听话的太女,她不能以身犯险,很多城主和少城主是见过她的,尚忠于王城的城主倒还好,那些蠢蠢欲动的,如果截住了她,父王那边就很难做了。

来到成衣铺,进到楼上隔间,掌柜的先报了帐,随之就给主子看设计图,最初还是主子提出意见,让成衣铺出一批衣服,叫“私人订制”,取不重复之意,只此一件,不会遇到重复的。

看着这些图纸,陈芊芊突然想起来之前教坊司韩烁舞剑那一幕,叫掌柜把这季新品男装都拿出来看看。

想想这韩烁也很有意思,据消息说玄虎城少城主喜着深色衣物,但是自己这段时间看到的是对方穿的白色、鹅黄、金色这些浅色系,这是表示他来到花垣就隐藏起来了真实的自己么?

陈芊芊选了十几套衣服并一些图纸,又报了韩烁的三围,让之后把做好的衣服送去月璃府。

回去的路上,梓锐捂嘴偷问:“三公主怎么知道韩少君的尺寸。”

陈芊芊斜瞄他一眼,继续走路。呵,怎么可能告诉他曾听闻一个好的服装设计师应该路人从眼前走过三围心中留,虽然自己没做过服装设计师,但是练武时有仔细观察过练习过该技能。

实践中才发现,除了能认出蒙面人身材之外,并没有什么卵用。

想想还是待在王宫批公文比较有成就感,成果立马看得见。

出都出来了,还是把需要串的门都串完吧,脚步一拐带着梓锐去大郡主府。

进屋就看到大郡主又写好了一封遗书,“呦,大姐这是心情又不好了写封遗书冷静一下?”

陈沅沅哭笑不得,好好的忧郁气氛顿时散去。

“听闻你最近做了几件大事。”

“嘿呦,大姐啊,你就别笑我了,我本来只是一时脑子抽风有个想法,结果感觉好像给自己找了个大麻烦。”

“你是好意,可他毕竟成了你的夫君,我们花垣虽是男子地位低下,他也与你成为一体了,至少在大家看来,韩少君的靠山就是你。”

陈芊芊也有点晕乎,自己会感觉拍个合照拿个红本本穿着婚纱才算是正经结婚了,看着另外一套习俗什么红盖头拜堂的,还有那个祭天游街,不能说这世上没有神灵,但总是不会因为这些仪式产生敬畏之心,说白了,见到就当看热闹。

好像自己抢亲真的给自己找了件麻烦事,就算他嫁给别人也不是不能去监视不是。

“哎,大姐,咱不说这个,你的腿恢复得怎么样了。”

“已于常人无异,你给的武谱也开始练习了 。”

大郡主说着又有些伤感:“哼,也许她们是以为我残了,又每日颓废,彻底没有威胁了吧,现在反倒安全多了。一直做别人眼中的残废大郡主其实也不错,多清净。”

“你就吹吧你,虽说母亲也在培养二郡主当继承人,可是谁知道她以后当上了城主是什么样的,大姐这么努力复健,未必没有搏一把的想法吧。”

陈芊芊叹口气:“大姐,我还是要劝你一句,努力了,不一定成功,但是不努力,一定会很舒服呦。”

大郡主忍住笑意:“那你过些时日销了假还去学堂上课么?少城主擢考也快开始了。”

“这个呀,我已经准备好银子押注了,你要是不上场,我又不好好考,那肯定是二郡主赢,趁机赢点私房钱。”

婚假用完了,好久没去学堂了。竟有种周一来到,暑假结束的感觉。

提前一天韩烁就找过来,说是想一起跟着去府学看看,见识一下不同城邦的风土人情。陈芊芊答应了,反正那么大人也不用她费神照顾。

早上众学生纷纷来到府学学堂,陈芊芊虽常年不在花垣城,也没有很认真的来上课,她的座位却是一直保留着的。

陈芊芊一屁股坐到自己位子上,梓锐把笔墨铺开,韩烁发现学堂都是女子,自己如果坐中间容易挡到别人,于是就坐去旁边,反正他也不用听课。

一屋子人叽叽喳喳,那林七是个刺头,一见陈芊芊就开启嘲讽模式:“想起来来学堂了呀,不但带着夫婿去教坊司,来府学也带着,当真是形影不离。”

“切”陈芊芊斜瞄林七一眼,早上吃的有点饱,不想说太多话影响消化。

林七正待再说,身后裴恒裴司学缓步从课堂最末尾走进来,屋子里一瞬间安静下来。

裴恒走到前面坐下,翻开课本,开始提问,抽查作业。

叫到陈芊芊,问可有经常复习之前学的那些,陈芊芊只好回答没有。

旁边林七捂嘴嗤笑,说:“裴司学,她一向不学无术,你还不如问我。”

裴恒话锋一转,说:“少城主擢考即将开始,三位郡主将被选出少城主,众位贵女也会在比赛中凭表现被授予适合的官位,可以花垣民生为题,各抒己见。”

开始还有学生正经答题,二郡主更是博得声声叫好,轮到陈芊芊,又是一句“不会”,林七立马站出来嘲笑,“这陈芊芊会什么,又懂什么民生,会逛教坊司还差不多,还娶个敌城的少君,她的夫君还自甘下贱去教坊司跟乐人比试,把自己当做乐人与之地位等同。”

陈芊芊有些生气了:“你跟我吵架就吵架,你捎带别人做什么,我倒不知你林七何时变得这么长舌了。”

“你”林七也怒了:“我说错了么,裴司学这么优秀,你居然不顾他的脸面去跟别的男人在一起,找的男人还不怎么样。”

陈芊芊赶紧去看韩烁的脸色,生怕他又气得捂住心口,前些天好不容易哄住了的,扭头又怒了:“林七,你是不是想打架。”

林七也光棍得很:“打就打,我还怕你不成,你已经娶了正君,就是要去退了和裴司学的婚约。”

说着两人开始对扔书和砚台墨锭,踹翻桌子,各自抽起鞭子朝对方身上招呼,以前陈芊芊都是逗她玩,今天依然是打的随意,“一不小心”鞭子抽林七嘴上,两道血痕出现,周围人这才有武艺不错的敢上前拉开她们,裴恒在旁边喊了好几声俩人都不听她的。

学堂搞得一团糟,只好提前下课找人收拾,让林七赶紧去医馆包扎。

陈芊芊在一旁被梓锐扯住,还挣扎着朝着林七放狠话:“韩烁是我的人,有什么事儿冲我来,你下次再不会说话让我听见了我还朝你脸上招呼。”

张牙舞爪放完话回头再瞅瞅依然端坐的韩烁,刚才打架没波及到这里,看他样子应该没有犯心疾,亏心地走过去,小心看了看韩烁的脸色,尝试说道:“那个,因为我的事情连累你被人非议,是我对不住,你要生气,那我今晚去套麻袋再狠狠教训林七一顿,你消消气哦。”

“韩某无事,多谢三公主维护。”韩烁起身准备回郡主府,陈芊芊带着梓锐立马跟上。

到了府里,梓锐就问,“三公主今天是真生气了啊?以前打林七都不会往脸上招呼的。是因为她出口伤韩少君么?”

陈芊芊在屋子里转圈圈,劝自己任何情况都应该冷静,莽撞中也要有分寸,今天还是两人有史以来第一次在课堂上开打。

可是听对方说自己娶的韩少君不好就是不高兴,还一直担心韩烁在一旁听了心口犯病。

想来想去还是得静心,干脆坐下冥想修炼。

西厢韩少君回屋后又有下人敲门,得到准许后进屋,将制衣坊新到的衣物头冠鞋袜排列进衣柜,最初韩少君进门管家就来问过,下人打扫少君屋子应该在什么时候,得到回复说少君在的时候可以来。

看着下人们忙碌,韩烁回想今天发生的事情,觉得虽然自己去青楼是陈芊芊导致,可是别人出口侮辱他的时候,陈芊芊上手给他找场子却是很暖心,如果是二郡主,这种情况下她应该依然是君子之风不会失仪与人争吵甚至是大打出手吧。

这传闻中的三公主其实有一颗赤子之心,稍加□□,也不是无可救药。

待下人出去,白芨终于忍不住开口:“少君,这陈芊芊果真蛮横无理,学堂上都给闹成这样,虽说她是有一部分原因在为少君您出头,但是您被人污蔑罪魁祸首还是她啊。”

“白芨,去给我倒杯茶。”

“是,少君”,白芨撇嘴去端茶,知道少君是不想听自己继续叨叨了。

打架事件又被添油加醋改成了三公主左拥韩少君右抱裴司学,林七首富看不惯与三公主抢裴司学大打出手,三公主手黑把林七打毁容了。

简直太恶霸了。

陈芊芊倒是若无其事地跑去茶楼,叫来掌柜的,告诉他开始开盘赌少城主擢考的结果,除了压三位郡主哪位能最终获胜成为少城主之外,还有每位参赛者的胜率和总分,那些贵女和三位郡主的成绩,每一场都押注,所有场次下来还押注,总之就像世界杯一样,经过计算概率以及考虑内幕之后,用赔率吸引目光鼓动大家参与各种计算方式的赌注,务必让他们都赔掉裤子。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陈情令]无忧之第三章

    周子珩第二次求娶时,苏媱刚经历过中考,考上了市里最好的高中。苏媱成绩是一直不错了,可是不进则退,她根本不敢放松。中考压力虽然比高考压力小一点,不过也有很大压力。特别是她的目标是全市最好的高中。初三这一年,苏媱一刻不放放松。到了高一,周围的同学没一个简单的,苏媱更是不敢放松。她不想高一就跟不上退步,那

  • 我是一根四十六亿年老山人参在线阅读第十章

    清一回到寮舍之后片刻,赵舌也是回到寮舍,敲开了清一的门。开门之后,只见赵舌也是一身淡蓝色僧衣,一脸的严肃。可进了门之后便又是原形毕露。“哈哈哈哈,你这光头可还不懒。”清一无奈的摸了摸自己已是没有一丝毛发的光头,摇了摇头,也知道赵舌的性子,没有动怒。“小爷如今法号清光,李同心,你的法号是什么?”“清一

  • 冷枭的千亿宠妻在线阅读第一章

    凌晨一点,一个人影孤独的走在大街上。韩歇满头大汉,精疲力竭,眼皮耷拉着,整个身体就像一坨烂泥一样。而造成他这个样子的原因,完全是疲劳过度造成的。一天打三份工,朝五晚九的,每天休息的时间都不到五个小时,韩歇是真的撑不住了。但,不撑,又有谁来养活自己呢?高考失利,考不上理想的大学,韩歇只能退而求次,选择

  • 猪的告白之我带你上天

    第四章我带你上天戚越铮给今天的司机打电话。正在开车的刘师傅看到来电显示,连忙按下通话键:“先生?”戚越铮:“把车开回去,不用去机场。”刘师傅:“啊?好的。那我现在就开回去。”说完,刘师傅看着面前的红绿灯,打算转弯去旁边的小道,抄近路回去。刘师傅开的是外放,车里的慕朝颜当然也听到戚越铮的话,她顿时不高

  • 我是大唐国运金龙在线阅读第7节

    殷长乐是在约莫巳时一刻被人叫醒的,奇怪的是今日来伺候她梳洗的却不是沁书,而是先前在一旁立着端水的小姑娘,名字似乎叫..沁桃。外面日头已大亮,殷长乐刚醒时还以为时间尚早,直到沁桃小心翼翼提醒已巳时了,她才慌慌张张地起来。昨日江廷远和她约的时间就是巳时在烟雨江畔见。这下好了,江廷远估计已经等在那了,她却

  • 爱上大龄宫女在线阅读砍瓜切菜

    此时树林边缘,正有几个玩家想进树林探索,其中一个穿着旧短裙头ID【冷妖颜】的少女突然指着前方,一声惊呼:“哥哥快看,深林里有好多人!”几人顺着方向看去,却见树林深处有不少人影晃动,而且正快速的奔来。颜无双:这些人不太像玩家啊?节操碎满天:笑红尘·盛世【领主】...卧槽,这些人是刚才公告里要打我们新手

  • 七零小可爱(穿书) [参赛作品]第七章

    而一面终于寻到正事的鬼太子炎在风林馆里对女子进行一批一批筛选,最后终于留下几个他认为的绝世美人给言欢定夺。如果光看不中用他也不介意带自己的好儿子跟那些个美人每个试用一次。风流嘛,求好不求独。但鬼书萤和言欢都默契地表示尽早成婚。他也就没办法,择了最顺眼的做了自己的儿媳。大婚当日,鬼书萤和鬼太子炎化身好

  • 绝宠医女不好惹在线阅读第9章

    顾曼婷带着顾诺出幼儿园的时候,司机已经在门口等候了。本想带着顾诺上车,却突然看到了幼儿园旁边的一家面包店,她顿了顿,又折了回去。被小姑姑拉着手的顾诺一脸不知所措,“小姑姑,为什么要去面包店呀。”“买蛋糕呀。”一边说着,顾曼婷就往面包店走去。却在开门的一霎那,她几乎是僵在了原地,因为透过玻璃窗,她看到

  • 奥特:正木敬吾在线阅读250

    一班教室。午后,徐苍舟留校,躲在书堆后面,写顾靖要的检讨。他给班主任设置了特别关注,于是,写着写着,手机屏幕忽然亮起,跳出来班主任的一条“@爱学习爱然然中午来我办公室。”徐苍舟抿了抿唇,颤抖着手指点进去。忽然,他的桌面被敲了敲,响起两声清脆的声音。抬头一看,正是他的表哥顾靖。顾靖正低头下望,神情漫不

  • 恶魔烙印之娇宠甜心在线阅读第4节

    渡江河将昔溪背起,带离了安族,往义国宫内方向走去。一个时辰后,二对对站在渡江河房门说:“渡使节该用晚膳了。”渡江河便拉着昔溪打开了房门说:“这位是我家皇上,可否一起?”二对对:“既然暗国皇上也来了,我先带二位去用膳。”渡江河:“不知能否问姑娘个事?”二对对:“何事?”渡江河掏出自己的黑暗令牌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