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小说 > 正文

凹凸世界我可能是个假骑士在线阅读第10章

2021/6/11 13:58:57 作者:七子花开 来源:晋江文学城
凹凸世界我可能是个假骑士
凹凸世界我可能是个假骑士
作者:七子花开来源:晋江文学城
本文又名【没钱买发胶】【我是马猴烧酒】我的名字为贞德罗姆不是真的螺母我来参加凹凸大赛是为了找我失踪已久的弟弟不对我特么根本没弟弟!来参加这个凹凸大赛只是意外!事实证明不要随便搭车搭船也不要!

马车里空间不算小,坐下三个人还有富余,瑞虎说是看不惯野猴子,就到马车外跟车夫一起坐着。顾飞鸟被人叫野猴子也无所谓,自己心安理得跟息靖坐在一起,对面是仍旧在战战兢兢的岳正骞。

“岳公子的父亲是曾经运州刺史吧,当年延误赈灾物品发放之事我也有耳闻,今日就是想多了解一些当年的情况。”二皇子长长叹出一口气,“当年事必有蹊跷,可是所有人都绝口不提其中疑点,今日父皇问起你的身世,我也提过不能令忠臣蒙冤,可是父皇和太子都拒绝让我清查此案,所以特地来请岳公子为我解惑,不知道您对当年一案了解多少。”

岳正骞低下头,双手攥成拳头,把原本干净熨帖的衣服抓在手里,褶皱顺着衣角绵延出去,在他脚边微微有些颤抖:“草民也请二皇子不要再深究此事。家父身体不好,已经没有能力再为国家为陛下效力,所以督促草民考入致成馆,相信总有一天能够为陛下所用。”

息靖沉默了。

“可是你爹要是真有委屈,也不能就这么受着吧?”顾飞鸟眨巴着眼睛。

岳正骞看她那样子,根本没办法有脾气:“只可惜这世上并不是人人尽似顾兄弟性格直爽。”

“既然你们都绝口不提,那我就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息靖用折扇轻轻敲着掌心,又侧过头去看顾飞鸟,“顾飞鸟,十日后致成馆开学,你不论如何,必须要去。别以为我父皇说下旨命你去读书是跟你开玩笑的,他说下旨就一定会下旨,不论内容如何古怪,他一贯如此。”

顾飞鸟那个表情看上去心都要碎了,岳正骞听这个意思,皇帝要下旨命令顾飞鸟去致成馆读书,而顾飞鸟看上去是万般的不乐意。怎么回事,这顾飞鸟什么来头?

“这样吧,我并不在致成馆住,来回走动方便些,可以给你带些宫里的点心。”息靖用哄几岁小孩的方法试图让顾飞鸟别这么不乐意,然而并没有太大的效果,顾飞鸟还是一副日子过不下去的样子。

皇子亲自给顾飞鸟带宫里的点心?岳正骞的震惊又摞了一层。

“得了吧,顾飞鸟,你奉旨读书这个待遇就是太子也未必有,更何况太子还要跟你同住给你督学,古往今来你也算是千古第一人了。横竖你若是不去致成馆就学,你家里人的脑袋也要跟着一起不保,你自己想想吧。”瑞虎在车外扯着嗓子喊。

与太子同住,太子亲自督学?

岳正骞脑袋都大了一圈。难道这个顾飞鸟是皇帝私生子?

息靖见岳正骞被吓到了,也觉得有些好笑:“岳公子不必惊慌,只是这位顾公子机缘巧合曾经帮过皇兄,皇兄性格憨厚善良,向来知恩图报,于是便格外照顾顾公子罢了。至于奉旨读书,是父皇见顾公子有趣,又当着祝馆长面表示自己千般不乐意去致成馆念书,怕祝馆长脸面上挂不住,一时兴起的旨意。”

岳正骞看看顾飞鸟那蔫答答的样子,似乎是真的很不想念书,心中疑惑更甚:“顾兄弟不想去致成馆,又为何前来打擂?”

“好玩。”顾飞鸟如是说。

行。

这话若是从别人嘴里说出来,还需要惊讶一下这个人为何如此轻浮不靠谱,但是从顾飞鸟嘴里跑出来,就显得格外真实,让人一下子就确信了,这个人确实是因为打擂好玩才报名的,除此之外什么都不知道。事实上也确实如此。

“主子,到了。”瑞虎喊了一声,马车也应声停了下来。

息靖微微颔首:“二位公子,下车吧。”

岳正骞一走下马车就愣了,顾飞鸟还在一边伸着脑袋到处看:“这是哪里?为什么把我们带到这个地方?”

“这是我家。”岳正骞声音有些发抖。

“好了,岳公子,都到你家门口了,不带我们进去坐坐吗?”息靖被瑞虎搀着走下马车,站在那里,看着岳正骞。正午的阳光本就有些耀眼,落在他淡黄色的衣服上,仿佛给他镀了一层光,进入岳正骞眼底,刺得他眼睛生疼。

岳正骞从息靖身上收回目光,知道自己今天是跑不了了,只得认命一般上前几步叩门:“娘亲,阿姊,开门,我回来了。”

门吱呀一声打开,一个瘦小打扮得十分干净整洁的女子打开门:“骞儿,你阿姊出去了。这些人是……”

“这位是二皇子靖殿下。”

女人浑身一颤:“不知殿下光临寒舍,我们,我们什么都没有准备……”

息靖赶紧上去扶住那位妇人:“夫人不必拘谨,我是前来道喜的。岳公子以擂台赛第二名的成绩,获准进入致成馆读书,岳公子最后一场比赛受了些伤,刚好我也想出来走走,就送岳公子过来,顺便,也想看看你们一家人近况如何。”

说这些话的时候,息靖神情温和到有些诡异,跟印象里一直不高兴的皇子形象有了巨大的出入,顾飞鸟非常诧异地瞟了他一眼,再看看岳正骞也在给息靖打配合,她只能老老实实也对那夫人咧开嘴巴:“夫人贵安,我是将来岳兄的同学。”

那夫人战战兢兢,赶紧点头:“请到屋里坐一坐吧,家中久未收拾有些杂乱,还请见谅。”

息靖也不客气,一边说无妨一边抬腿就进屋,瑞虎待他们都进去了,才抱着胳膊站在门口守门。

顾飞鸟跟在息靖后面,小心地跨过院子里落了一地无人打扫的树枝和凌乱散落的木板,猜想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这家人在院子里砍过柴,现在夏天都过去了,也一直没有收拾。背后岳正骞跟他娘亲小声谈论着息靖挂心当年赈灾物品一案。顾飞鸟耳朵灵,听得真切,岳夫人听说息靖想为他爹翻案,语气顿时酸楚起来,听声音这就要哭,说不能给二皇子惹麻烦。

顾飞鸟拽拽息靖袖角,一个不留神,把一根树枝踩得嘎嘣一声,息靖眉头微蹙,把袖角拽回来:“做什么?”

顾飞鸟让他附耳过来,然后轻声说:“我听到他们小声议论,看样子他们一家都不愿意你再追查这件事,说是是怕给你添麻烦,怕你出事。什么样的事情能给皇帝的儿子添麻烦啊?”

息靖脸色一沉。

看他脸色突然变得很难看,顾飞鸟缩了缩脖子:“怎么了?”

“夫人,请带我见见岳刺史吧。”息靖回过头,对还在悄悄抹眼泪的夫人大声说。

那是一个不大的房间,顾飞鸟都可以说自己在香客来的小房间要比这个房间大,采光也并不好,此时是正午,房间内还有些光亮,但是看这个样子,日头稍微偏斜一点,这个房间就该点灯了。

一走进房间,就闻到了浓重的药味儿,顾飞鸟从小就痛恨喝药,闻到这味道忍不住皱起眉头。

“恕我身体不适不能出门迎接,您是靖殿下吧?”床上躺着的男人咳嗽了几声,声音沙哑地开口。

“是我,老师,学生来看您了。学生到现在还记得您为学生讲的那一课,虽然只有幸听过那么一次,您当时的话字字金玉,至今仍在学生耳畔,时时警醒学生。”息靖单膝跪在岳有光榻边,握住岳有光的手。

岳有光自嘲似的笑了:“臣……不,草民岳有光,怎敢被您叫做老师。靖殿下快快请起吧。您还能记得有我这么一个人,于我而言就是万幸了。”

息靖非但不起来,还把另外一个膝盖也放下了:“老师,学生还记得您教给学生的,为人抱薪者,不可使其冻毙于风雪,为人开道者,不可使其困顿于荆棘。”

岳有光闭上眼睛,眼泪划过那张苍老了太多的脸颊,他点了点头:“是。我是说过。”

“没想到这世间的风雪与荆棘,拖垮的人是您。”

岳有光立刻激动起来,如果不是顾飞鸟及时上去把他按住,他这就要下床跪下了:“靖殿下,草民斗胆请求您,若您当真挂心草民,就请殿下不要再去深究当年的事情了。”

“既然他关心你,好奇这件事情,你讲一讲也没什么嘛。”顾飞鸟憋不住插嘴。

“这位公子是……?”岳有光看了看顾飞鸟。

“是与我在打擂时认识的朋友。是这次擂台赛的第三名,也是未来的同窗,顾飞鸟顾小兄弟。”岳正骞一看可以转移这些人注意力,立刻开始介绍顾飞鸟。

顾飞鸟看岳有光点了点头,这就开始告状:“是啊,岳兄打得我好疼,现在我睡觉还不敢平躺呢。”

一直在后面安安静静听着的夫人突然笑了:“这位顾公子倒是个有趣的人。还请顾公子网开一面,不要记我们家骞儿的仇才是。”

息靖看他们都在努力岔开话题,心情更加沉重了,他站起来,从袖子里取出一张银票:“老师,学生也没什么好给您的,您看病还有操持家里生计都需要花钱,这个您就先收着。您也不要急着拒绝,这样吧,您就当我借给您的,等岳公子步入仕途有了俸禄,再一点一点还我。”

“靖殿下大恩大德,草民没齿难忘……”

息靖轻轻拍了拍岳有光的手背,重重叹气:“那我就先告辞了,老师您好好养身体。顾飞鸟,走吧,我再送你回去。”

说罢,他就向着门口大步流星地出去了,走得像是飞似的快,要不是顾飞鸟轻功上乘,只怕是追不上息靖的长腿。

站在马车一边,瑞虎伸出手来扶他,这时息靖才回头看了看,这么小的房子,满目的凋敝疮痍,里面竟然住着曾经因为性格忠正贤良,皇帝特许为皇子讲授课程的刺史。

息靖看顾飞鸟一脸莫名其妙,神色稍微缓和了一些:“你怎么想?”

顾飞鸟眨巴眨巴她那俩圆溜溜的眼睛:“我怎么想……我虽然不清楚缘由,但是感觉这一家都是好人。当好人就是容易憋屈,容易受委屈。”

“那么,好人为什么会受委屈?”

顾飞鸟想都不想,脱口而出:“因为其他人不是好人。”

二皇子没有再说话。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三国:我爹是曹操之立规矩(2)

    第2章立规矩傅城帛这也是第一次见宋青初本人,他知道她过去生活的所有背景,却并不了解她这个人。当然也不会知道,她不是不知者不惧,只是深知自己所处的环境跟身份,知道自己不愿也没得选择,所以无论多不想,也只能咬着牙,硬着头皮往前走。她向来不是个优柔寡断的人,既然来之前就已经做好心理准备,眼下更没有临阵脱逃

  • 见秋之激烈的还钱交锋(8)

    “冯小姐,您坐。”他看看她的面前,什么饮料都没有,看来她没点。他招招手,示意服务生上饮料。他点了两杯咖啡和一杯可乐。“冯小姐,作为父亲,我非常感激您对我儿子的帮助,否则影响了高考,将成为他一生的阴影。您处理这件事的时候,花费了多少?这理应是我来承担。”他直奔主题,不设任何悬念,这是他做生意的风格。服

  • 射雕装逼系统在线阅读第3章

    想着林素素的嚣张,想着她差一点被那些恐怖的男人,她就止不住地惶恐,一直压抑着这样的惶恐,她不想想起,但是此时却如洪水猛兽般,直接奔跑在她的大脑里,让她想躲也躲不了。林素素是个强劲的对手,虽然她并没有将自己当成她的对手,但是不代表林素素要拿她开涮。“你怕什么?”秦洛将手中的烟灭掉,脸颊爬满一丝温柔,移

  • 玄幻:我能看到经验值在线阅读第一章

    裴若羽是个平凡的女孩,自幼父母早丧,由外婆一手带大,21岁她专科毕业后拥有一个稳定的工作,朝出暮归,闲暇就看书,听音乐,上网打发时间,周末会回外婆家看看老人,承欢膝下.毕竟这是她在世上唯一的亲人了,看着外婆的日益佝偻的背脊,昏花的眼睛,她隐隐也会觉得哀伤,留不住啊,这无可御敌的时光如此的伤人,却是那

  • 随身空间之周芷若地狱之门

    季辛寒拿着房卡,他在502的房门前停了下来,他站在门口,踌躇起来。他知道,在这家豪华得如同宫殿一样的酒店里,许许多多肮脏的交易都在这无耻的进行着。那张房卡,握在他的手上,就如同握着打开地狱的钥匙。他想离开,远离这个是非之地,可他知道,退后一步,也绝不会是天堂,它充其量拥有另外一个称呼:人间地狱。父亲

  • 和富二代抱错怎么破在线阅读第十节

    宋温馨笑了笑,说道:“既然如此,那么我现在就给你答复,我的答案是,我接受。”齐风站了起来,朝着她伸出手,“合作愉快。”宋温馨也站了起来,握住了他的手,“谢谢。”“既然如此,那么现在就把合同签了,而我希望,宋小姐今晚就能够搬过来,明天正式进入就职状态。”宋温馨:“……”要不要这么着急?齐风收回手,笑着

  • 无悲僧在线阅读第3章

    云深,中国内地男演员、歌手、制片人,2007年参加选秀节目出道,过后参演了很多大妈剧一直不温不火。刚才苏暖暖看到那个估计就是。2014年暑期因电视剧《琴心剑魄》中的“苏百里”一角而获得广泛关注成为了万千少女心中的国民老公。又主演大热季播剧《盗墓笔记》后续一直都在走红,苏暖暖死之前云深的微博粉丝已经到

  • 柯哀之柯南的选择做次挡箭牌

    谢小晚双脚离开了地面,她努力的想着地可是这男人力气真得好大,任她怎么用力还是感觉自己软棉棉的,她现在的小脸已经红得似滴下血一般,现在的酒精正发挥到了极致,谢小晚只感觉自己的心似要被融化了,喘,息之间那滚烫的气息虽着谢小晚的呼吸喷在了江浩泽冰冷的手上。江浩泽将这个醉的如烂泥一样的女人就这样夹起来,刚走

  • 做梦变成黑魔王怎么破[HP]之暮然回首

    “叮当”“叮当”山道旁的一辆马车,一匹棕色骏马颈下那枚古铜色的铃铛,发出叮叮当当的响音,音律在整个被炎热所笼罩的山间久久回荡。锦缎的车厢内,一名黑色衣衫戴着斗笠的女子,坐在里面默默不语,她似乎在静静的聆听铃铛的响音。直到一声微微的叹息,那名女子似乎才止住了发呆,她摘下了斗笠,映入眼帘的是一张饱含时光

  • 指南录第十章在线阅读

    快马加鞭地赶路,就连大腿内侧都已经磨起水泡而饱受煎熬的叶启一行人来说无疑是天籁之意。就连对各事都抱以平静态度对待的叶启,眼中也不约而同的闪起亮光。“驾!”张大胖高兴喊道,加快御马的速度,随后与其同村的二人也接着叫喊加速而上。萧勋看向叶启,他的立场十分简单就是以叶启的立场就是他的立场。叶启不为所动,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