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江湖情仇 > 正文

猎魔人之疯公子(8)

2021/6/11 12:23:13 作者:附魔之书 来源:飞卢小说网
猎魔人
猎魔人
作者:附魔之书来源:飞卢小说网
有圣人,传文授道,教化世人。也有贪嗔人心,聚邪念,化实体霍乱世人。猎魔人,自古以来便游走在世间,除魔正道,匡扶正义。许山从大都市之中以一名猎魔人身份,逐渐揭开魔的本质。(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千江月忍不住了,抬脚就要冲过去救人。

苏观棋一把拽住了她。

手劲极大,掐得千江月手臂生疼。

“你别拦我。”

苏观棋舒了口气,好像在庆幸自己及时拽住了千江月。“我不拦你,我会帮你。附耳过来。”

千江月将信将疑,将耳朵靠过去。“长话短说,救人要紧。”

耳语如是这般。

听完,千江月迷惑,“这不是火上浇油吗?”

“你出手相助,本就是火上浇油了。”观棋捏了捏她的手,“你信我。”

那头,阿隆刚要下刀,只觉一阵疾风刮过耳畔。有人猛踩了一脚他的肩,向上飞去,雪白衣袂划过他的脖子,冰冰凉凉。

他一时疏忽发愣,反应慢了。等回过神,一个少女已落在公子马车顶。

千江月踩在车顶,抽出腰间骨鞭,一鞭子就打在马车车窗。

整驾马车震了震,抖落下许多尘土木屑。

千江月一趴倒,上半身探到车窗处,弯指敲了敲车窗。大声道:“疯公子?”

马车里的公子,这等情境,一改前态,不发一言。不知是吓傻了,还是忍得住。

或许两者皆有,因为公子忽然回:“什么风公子?姑娘,认错人了。”

“认错人?我是骂你‘疯公子’,你真疯了不成?”

须臾,千江月反应过来,这个公子,姓风。他不想被人认出自己的身份,所以遇险,迟迟不跳下车,更否认身份。

观棋教她喊“风公子”,是她误解为挑衅公子,骂他疯,她却没想过此人本姓风。

苏观棋认识他?

认识,为何又派她来出面?那是由于不便相见了。不便相见,就舍得叫她深陷险境?

夜雨蒙蒙,雨点小而密,糊得人脸湿漉漉的,闷闷喘不过气。

千江月的眼去寻苏观棋,苏观棋已不在辕座了。

这一刻,千江月有点痛恨自己是个女孩子。心思太多,一点细枝末节,就能联想。一联想起来,连点成线,偏偏一猜一个准。

趁千江月犹疑,风公子一声令下,“阿隆,留活口。”

阿隆等人,听命一拥而上。内功高手齐齐而来,千江月势单力薄,很快落败被擒。她被阿隆和另一个家丁制住,押在马车前。一人压住她一边肩膀。

猛然记起,先儿苏观棋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破坏马车。至少,要打破马车一侧。

千江月更痛恨自己了,这节骨眼,她还是没出息。还想着完成苏观棋的嘱咐。

念定,她用尽全力,一甩骨鞭。正正好,鞭身扫到车窗。

那骨鞭,得名于鞭身镶满铁刺,形似百足蜈蚣。

千江月又猛力一收鞭。鞭身铁刺回勾,借车窗之力,整个马车侧板都被掀下大半。

风公子下意识就往马车内里躲,但避无可避,整个儿都暴露在外头。马车将要塌,风公子只好旋身跃下车,一展手中折扇,挡住半张脸。

“放肆!敢伤公子!”

阿隆大吼。只听“嘎嘣”脆响,千江月的右臂,被他卸了下来。

千江月一声不吭,也不求饶,也不呼痛。

唯有如画的脸上,泪水无声往下淌。

只有阿隆知道,千江月的手臂,是自己脱臼的。她的肩被阿隆压住,强行逆用手臂挥鞭,早就脱臼了。

她的白色衣袂下,右臂早已晃晃荡荡,柳条一般没力。还随风而舞,强留离心人。

脖子上还有她衣袂划过时的感觉,冰冰凉凉。

阿隆也不知怎么,心一下子就软了。

方才那声“嘎嘣”脆响,是他弹响自己的指关节。糊弄了过去。

他了解风晴空。他下手越早越狠,越败了风晴空兴致。风晴空,也会少折腾这少女。

“阿隆,别那么简单粗暴。”风晴空逆在阴影里,不叫人看见。“连着那贱商,一起慢慢剐。”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的小青梅[华娱]第10章在线阅读

    “今天的事情多谢顾总解围,送我到这里就好了,希望顾总有一个好梦。”宁浅希勉强扯出一丝微笑,可是牵动着一侧的脸颊,有点疼痛,让宁浅希本能“哎呦”了一声,却被顾泽凯看在了眼里。伸手握住了宁浅希的手,顾泽凯看着刚想下车的宁浅希。“你不回家要去哪里?”顾泽凯一眼就看出了,宁浅希明显是要往小区外面走去的样子。

  • 沉浮我主第七章在线阅读

    说真的,看到刘鑫的时候,吓得我手机都扔了。不是我胆小,真的吓人,试想一下,一个正常人,突然看到班级群里面的某个人变了样,你什么感觉?更不用说那么吓人的模样了。过了能有两分钟,我才把手机捡起来,你别说,手机质量挺好,没坏。我立马就跟晨辉打个电话。“晨辉,你看看那个群的头像,真他喵的吓人,我们这回可能真

  • 一不小心成为了天道之我欲疯魔

    鲜血在脚下肆意蔓延,沾染了白色的床单。秦诗,麻木的看着纠缠在一起两具肉体,笑得淡然。两个人的身上大大小小,深深浅浅的伤痕让人触目惊心,但是专业人士知道那些伤口都不足以致命,却只会让人生不如死。试问一个手脚具废的人如何在这个世界生存?“郑泽,这就是招惹我的代价!”看着已经昏迷不醒的男人,秦诗温柔的抚摸

  • 春山不知秋水情入府

    第五章:入府走到阴影处,摇身一变,就变成一个脸上有一块黑色胎记的女孩子,走上前去排队。我突然想起电视里面曾经表演过去牢狱探人的时候,要给点银子的,不知道招聘这回事要不要给银子?不如也给点吧,说不定就进去了,所谓舍不得孩子套不得狼,我可不想在宰相府外面一直守着,直到柳傅延出来了,才能跟着他走来走去。再

  • 青色在线阅读恋爱中的女人

    有人说了,恋爱中的女人的智商为零,这话不无道理,外人看来,张浩天也许从一开始就没有那份热度,甚至是冷酷无情,也许在他的内心里,就从来没对这个叫王晓晓的女人动过情,王晓晓在他眼里也许就是一块想用的时候捡起来,不用的时候抛一边的抹布,但王晓晓不明白。……王晓晓急匆匆地走在去往张浩天学校的路上,手里提着从

  • 血红大唐第3章在线阅读

    从小就知道王母娘娘是个大大大的人物,所以一直心生敬畏。在很多电影和戏剧里,王母娘娘就如同一个专门喜欢棒打鸳鸯的法老一样,令人心生恐惧。真心说,“王母娘娘”四个字,曾经在我脆弱而幼小的心灵里,是留下了永不磨灭的“伤痕”的。据说王母娘娘的夫君是玉皇大帝,两夫妻一东一西统管天庭,所以王母娘娘又被尊为西王母

  • 开局花光十个亿在线阅读毁掉你的一切和毁掉我自己有什么区别

    “你这个贱人,你敢这样做,我这辈子做鬼都不会放过你的!”墨言满脸愤怒的看着叶兰心。见到愤怒中的墨言,叶兰心不怒反笑,身躯缓缓的凑到墨言的耳边,叶兰心轻轻的说道。“做鬼都不会放过我?哈哈,真的是好笑呢,那不如我们就试试看?”说着叶兰心举起手中的水杯便打算强制性的灌进墨言的喉咙。“叶兰心,你给我放手,你

  • [综]女主直球百分百第一章在线阅读

    B市,炎炎夏日的傍晚。楚乔守在许家的大门外已经整整一天了,意识已经有些模糊的她突然感觉到头顶有闪电划过,抬头一看,天边狂风卷着乌云,滚滚而来,将整夜城市吞噬。暴雨瞬间顷盆而致,连老天爷都像发了疯般,豆大的雨点毫不留情地砸在她的身上,仿佛想将她淹没在泥土尘埃里。不远处,一辆黑色的加长轿车缓缓开向了许家

  • 春天里的一把刀第7章在线阅读

    吃过了晚饭,潘强命将士们休息了,方怡和方玉因为是女子,所以单独住一个行军帐篷。潘强又和村里的几位老人聊了一会天,才得知村民惧怕他们的原因。原本距此不远的地方有个马龙寨,里面聚着一群专门打家劫舍的贼人,平日里总是欺负村民,烧杀抢掠,无恶不作。村里人因为惧怕,所以都远走他乡了,留下来的大多都是家里有老人

  • 不要缠着我[重生]在线阅读第八节

    辛语桢看着时针从四点一直转到五点,然后五点半,依旧不见乔正回来,辛语桢有些困了,于是倒在沙发上就睡着了,苏珊中途进来看见辛语桢倒在沙发上睡着了,苏珊关门的时候仔细的留意了一下,发现睡着以后的辛语桢比刚才多了一份吸引人的韵味和骄纵,那模样甚是迷人,苏珊摇摇头,怀疑自己产生了错觉,马上又担心起来要是乔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