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小说 > 正文

我成了万年僵尸之这是玉势

2021/6/11 13:50:47 作者:大漠官子 来源:17K小说网
我成了万年僵尸
我成了万年僵尸
作者:大漠官子来源:17K小说网
万年僵尸夜君王从沉睡中醒来,身上的伤随着强大的躯体而自行恢复,养好伤后随着境界突破的夜君王脑袋里突然多了一些记忆,我原来是一名叫苏雄的人修?还是苏家的家主?想起记忆的苏雄突然想回家看看,看已经是大能的万年僵尸如何闯荡玄天大陆!

孙归瑜梳妆完后坐在前往正阳宫的轿子中胡思乱想着。

她并没有表面那么镇定,反而她心中有一丝的慌乱。狗皇帝和她爹有仇,如果不为难她那都算好的了。

轿子缓缓的达到了正阳宫,孙归瑜刚下轿子就有一名老太监对她行礼。

老太监皱巴巴的脸对着孙归瑜笑了起来,跟一朵菊花似的:“参见贵妃娘娘,娘娘这边请,圣上已经等了很久了。”

“好,那就有请公公带路。”孙归瑜心想,这太监果然还分美丑。

长得好看的就比如司云鹤,不好看的就如同刚刚那个老太监。

“臣妾参见皇上。”孙归瑜来到了正殿,只见有一名身材单薄的男子站在牡丹花前,像是在赏花。

“免礼。”

男子的声音很平缓,而又充满了庄重。

孙归瑜听到免礼之后就起身细细打量那名男子。

男子就是如今大魏朝的皇帝高远文。

高远文可能是因为身体不好的缘故身材单薄,说话起来也有点有气无力的感觉。

等到高远文转头的时候孙归瑜被吓了一跳,他的脸完全是肾虚的样子!面色惨白,双眼下浓重的黑眼圈都可以和国宝熊猫比了。

“你长大了。”

孙归瑜被高远文无缘无故的一句弄得有点疑惑,难道狗皇帝之前就见过原主?

“不知皇上有何时来让臣妾来。”一到思想斗争后孙归瑜还是决定先发制人,刚刚高远文的话她不准备接,如果一不小心暴露了她不是原装货该怎么办。

他死死的盯住孙归瑜的脸,可仔细看去他好像是在通过孙归瑜看另外一个人似的。

高远文看了一会儿后怕被孙归瑜发觉便移开了眼睛:“就是想问问你今天怎么坠入清波湖中的。”

“我本想去看看吴贤妃为何和陈贵人的,结果途中经过清波湖就想着看看她两人有什么遗落的东西,便去看看结果被歹人从背后推入湖中。”

孙归瑜想了想自己初入宫没什么后台也没有人脉,若只有自己调查歹人定会多加阻碍,还不如让司云鹤和狗皇帝替自己调查引来视线,好让自己偷偷调查。

“林贵!快去调查是何人敢谋害贵妃!”高远文本来微闭的双眼突然睁开,用很大的声音叫唤着刚刚那个老太监。

“咳咳咳咳。”

高远文刚刚喊过老太监就开始撕心裂肺的咳嗽着。

林贵立马上前给高远文顺起背来:“哎呦我的陛下您怎么又生气了,您这病不能气。”

高远文咳了几声后又吩咐林贵:“你去调查歹人,在帮朕传太医。”

林贵担心如果自己不顺高远文他又要咳嗽,吓得他赶紧答应道:“好的陛下,您先在这儿休息着,我先去传太医了。”

“快去!”

现在的高远文双目通红且脸色充斥着不自然的红潮。

就像是,中了春/药一样。

孙归瑜现在更加明确自己要抱司云鹤大腿的心,狗皇帝看样子说不定哪天就挂了,自己要不提前做好准备还不得给他陪葬。

“你先退下吧。”高远文头枕着龙椅边儿上看样子快睡着一样。

孙归瑜见机连忙从大殿中退去:“是,臣妾告退。”

在回宫的时候,孙归瑜的轿子撞上了另一顶轿子。

“对面是何人?敢阻拦长公主的轿子。”孙归瑜这边没说什么,对方便开始呵斥起来。

孙归瑜神色一凝,长公主高兴月可不是一个好相处的人。

要说这长公主高兴月也是一个传奇人物,当初被迫和亲漠北。漠北王死后王族之间争斗不休,她便趁机逃离漠北。

高兴月在京城里头让高远文帮她选了个驸马,但是因为驸马家是书香门第嫌弃她是二嫁之身便不理不睬。

驸马爷也整天混迹风月场所,不管高兴月。最近引起夫妻二人争吵的是高兴月从小馆馆里头一下子带来了四十多个美少年,个个风华正茂,眉清目秀。

孙归瑜想这长公主高兴月是个难缠的角色,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便开口道:“本宫乃是朝阳宫的孙贵妃,还请公主误要动气。”

“孙贵妃?皇兄居然纳了孙桉的女儿。”一道沙哑的女声从轿中传了出来。

高兴月瞬间有了兴致,打开了轿帘端详了孙归瑜片刻。

“倒是一个标志的美人儿,可惜皇兄看得见吃不着。”

孙归瑜闻言感叹,果真这位豪放不羁的公主嘴里面说出的话就没几句正经的。

孙归瑜见高兴月对她说话自己也不能不说:“公主生的才叫沉鱼落雁,闭月羞花,敢问公主有何要事?”

“也没什么事儿,就是要去找皇兄要他给我赐几个男仆。”高兴月毫不在意的随口一提。

虽然说的是要男仆但是懂得人都知道是去要男宠的。

好样的,妹妹去找哥哥要男宠。

孙归瑜就算是一个现代人也不免对高兴月的豪放给吓到了。

“你是要回宫对吧?”高兴月先对着孙归瑜说着随后又对旁边抬轿的侍从开口道:“给贵妃娘娘让路。”

还不等孙归瑜回答,高兴月一行人就浩浩荡荡的向正阳宫前去。

等回到宫的时候孙归瑜才定下心来,狗皇帝没有为难自己的意思,甚至是有点奇怪。

刚刚高远文的眼神她其实都看见了,虽然躲避的太急,但是能够看出他在通过自己看另外一个人,至于那个人是谁还得多调查调查。

还有长公主,在漠北王室争执不休的时候能安然无恙的逃回京城且作风放荡也无人敢说也是个手段极其厉害的狠角色。

就在孙归瑜沉思的时候刚刚随行高兴月的一名侍从捧着一个盒子走向这里行了一礼道。

“贵妃娘娘,我们公主说与您见的太过于仓促便也没有什么准备的东西。不过前些日子她府上新开了一批玉器还请娘娘笑纳。”侍从把盒子轻轻地放在孙归瑜的桌案上便退下了。

孙归瑜好奇的把木盒打开,里面是一根长条状的玉器。

“这是什么?”孙归瑜好奇的看了看,因为看不出来她又把玉器放回木盒中。

在放入盒中的时候她在盒中发现了一张字条上面写着:本宫怜惜贵妃娘娘便将此物赠与娘娘以便享乐。

孙归瑜越来越觉得奇怪了,这长公主好端端的送给她玉器还有留下一张奇奇怪怪的字条是何寓意?

“姐姐!”一位长相俊秀的青年兴奋的冲向孙归瑜。

孙归瑜想了一会才想起来这是原主的弟弟:“阿瑾,你来了。”

孙归瑜和孙归瑾是一对龙凤胎姐弟,林笙澜死后因孙桉公务繁忙很多时间都是孙归瑜带孙归瑾读书写字什么的。

孙归瑾心疼的看着孙归瑜,如果不是他已经束发早就像小时候抱着孙归瑜了:“姐姐,你受委屈了。”

“没有,阿瑾你多虑了。”孙归瑜拿起茶壶,斟了两杯茶,一杯推向孙归瑾。

孙归瑾喝了口茶,往大殿中扫了一眼,压低声音对孙归瑜说:“姐姐,你和司云鹤是什么关系啊?”

本来他想问圣上有没有幸了姐姐,但是他看见了孙归瑜手上带的红玉手镯后就不提此事,转头问司云鹤的事了。

红色的配饰一般在宫中是属于敏感的颜色,好比在嫔妃纳入宫中第二天带了红色的玉镯或者是戒指就暗示了圣上并没有去宠幸。

“为何这样说?”

孙归瑜握紧了手,司云鹤和她的关系已经这么明显了吗?还有阿瑾从哪里听说的?

“昨个儿我和杜家公子不小心在福缘酒楼惹到了张太傅家的公子,正当我们不知道怎么处理的时候九千岁帮我们解了围。后来九千岁走的时候到我耳边说了句你得谢谢你姐姐。”

孙归瑾偷偷在孙归瑜耳边悄悄地说着。张太傅是两朝元老,只听从圣上命令。圣上因怕九千岁独揽朝政便让张太傅与之抗衡,如今朝堂局面就是三足鼎立,互相牵制。

由司云鹤为首的千岁党,张太傅为首的保皇党以及武安王一党。

孙归瑜有点差异,司云鹤居然卖了个人情给她。

“无事,我与千岁爷乃是至交。”孙归瑜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孙归瑾的话,总不能说司云鹤是自己的姘头。

“原来如此。”孙归瑾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本来他还想问孙归瑜是如何和司云鹤成为至交,但是见孙归瑜不想多说也就作罢了心思。

孙归瑜接下来又问了问孙桉可好,孙归瑾进宫做什么的,孙归瑾都一一回答。

等到太阳快要下山了孙归瑜也就自然而然的放孙归瑾走了。

孙归瑾前脚刚走司云鹤后脚就来了朝阳宫:“丫头,今天你怎么和你弟弟说我们是至交,”

“不然怎么说?还能告诉我弟弟你是我找来的奸夫不成?”孙归瑜凑到司云鹤身边摸了摸他被冻红的耳朵。

好凉,他怎么不多穿点?孙归瑜看了看司云鹤身上单薄的衣裳。

“你要是敢说,我就敢认。”等到孙归瑜把手从自己的耳朵上拿下去,他就走到了床榻边。

就在他准备把外袍放在衣撑上的时候看见桌案上有一个陌生的盒子便走到跟前。将其打开。

打开之后司云鹤的双眼一紧,嘴角上扬轻笑道:“丫头,你需要这个?”

孙归瑜本就对高兴月送来的东西疑惑不解,听了司云鹤的话就更加不解。

“这是什么东西?”孙归瑜指了指司云鹤手上的玉器。

“这是玉势。”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快穿之给反派BOSS送温暖之,重生?(1)

    朦胧中,我苏醒过来,第一眼看到的是白色的天花板,我躺在一张床上。我手重重掐了下大腿,麻痹,疼死爹了!但我心中一阵欣喜,至少我认为现在我还活着,我又不敢乱动,因为连这是哪都不知道。看向四周,整个房间都属白色。我蛋疼,整的跟天堂一样,但又不是天堂,至少我还有痛感。开始我认为这里是医院,但被我否认了,因为

  • 我即巅峰伤心断肠

    逆子不肖,青史誓要秉公把陈神明擒上华山领罪。烟很愁从中作梗,杀着笔直地分水重劈青史。下涌的水流像遇着了什么,逐渐被染成黑色?如墨的剑气遇水,猛地化开,径往上涌。烟很愁说:“唔?”太极剑劲直下而上反冲,势道其重,使岩斩剑劲气无法下劈。烟很愁不得不改攻为卸,划破来招。烟很愁心想:他的剑劲一下子强横起来?

  • 飞天之东京之梦第1章在线阅读

    夜空。漆黑的宛如无边的黑洞,被黑暗笼罩着的一轮新月努力的散发着属于它的光芒。仿佛不甘被忽视,在这漆黑的夜里献上了所有的光明。灯火通明的欧式建筑散发着五彩斑斓的色彩,在月光的笼罩下,像被施了魔咒的城堡,神秘又璀璨。别墅前方是一大片整洁,幽绿的草坪,属于青草的味道在夜风中弥漫。此时空旷的停车场上停满了各

  • 英雄或怪物盛开在地狱的曼珠沙华(二)

    苏米在飞机上睡得沉,醒来时已是华灯初上。整个城市笼罩在一层微醺的色泽中。那颜色很暗沉,不似爱尔兰的明艳,这里本就是她不愿意回来的地方。机场外有司机前来接他们,车是宾利,黑的很深沉低调。苏米背着简单的行囊,坐进车,看向苏南,欲言又止。苏南坐在后座,看着她,淡淡说道:“拜你所赐,我开不起这样的车。”他的

  • 我真的是渣受[快穿]在线阅读第5节

    不知道能有多少人看过明星们在后台时的模样——台前光鲜亮丽,台后颓废萎糜。由于没事做,大家发明了很多打发时间的方法,有人讲笑话,有人玩扑克牌,有人喝茶划酒拳,也有人三两成堆说是非。虽然说那都是不错的提神方法,不过因为不符合新世纪经营的钢琴王子形象,所以简浩明只能等待,好无聊,好想睡,好无聊,好想睡……

  • 回家直播当海王的生活在线阅读第二章

    阮家在上海置了一处住宅,在新区。这套房子早早托人买好,闲置了几年时间,只能先住酒店,让人去打扫。一会儿又接到电话,上海这方面有人通过世通实业的李秘书来请老爷子吃饭,定在上海君悦;又说阮唯小姐也可以一起去,她的父亲聿宁也在那里。听罢李秘书的话,阮景齐气得把手中的茶杯摔在地上,大怒道:“果真越来越不把我

  • 火影之万界无双在线阅读第6节

    我回头拿过书包,哗啦啦地,书包里面的书被我全部倒在了桌子上,我又把衣服全部塞在了书包里。对,我要离开这里,我要离开这个鸟不拉屎,鸡不生蛋的地方,还有我要去找然。这么晚了,还没见着老太婆的影子,难道真的被我的举动吓坏了?不管了,我先逃了再说。路上黑漆漆的,到处都是坑坑洼洼的洞,前几天下的雨,现在的泥土

  • 皇帝在我家第四章在线阅读

    看着那美妙的背影,林菲菲狠狠地瞪着妙妙:“有时候说实话是不对的,懂吗!”“师父说应该说实话啊。”妙妙不解。“算了,跟你说不清楚,”林菲菲没好气地扯下一根草,放在手上蹂躏,“耍什么酷,就算是美女,也不用这么看不起人嘛。”“你也不喜欢吗?”妙妙摸着脑袋,“派里师兄弟都很喜欢她,可玉静她们也和你一样,不喜

  • 极道星惊艳

    少年七拐八拐,将少女更是引进了一个无人的胡同,突然一把将少女抵在了墙上,少女惊慌,“公子,你这是做什么?”少年的表情看不到,但是调戏的声音中充满了亟不可待,“回家的路程太远了,本公子已经等不及了,嘿嘿,美人,你就老实的从了大爷吧!”少年说完便受不老实的又在少女脸上抹了一把,开始为她解衣。少女一脸的惊

  • 快穿之大佬的心尖在线阅读第10节

    ===我能掩盖其他异类的气息!青玉明白是我故意在耍他时,立即猴子似的从半空滑下地,脸色绷紧,半抱着拳头开始恶狠狠地瞪我。“哎哟,我好怕啊,长舌鬼啊,长牙鬼啊……”我又是一阵装模作样。气的青玉更加七窍生烟。恨不得将我这张天使一般的面孔给撕成一片片。不一会儿,冷无忧从里面笔直的走出来,“看来这边并没有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