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总裁豪门 > 正文

我的奥特之途第一章在线阅读

2021/6/11 12:06:09 作者:15957265800 来源:飞卢小说网
我的奥特之途
我的奥特之途
作者:15957265800来源:飞卢小说网
因为经历死亡,所以渴望生命;因为身在黑暗,所以渴望光明;光是白,影是暗;前世,白影一生坎坷,因为死亡来到了奥特曼的世界,但他发现,自己只是个被制造出来的战争兵器,他该如何选择自己的人生之途(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这个世界是病态的,至少青这么认为。

自青记事起,这个世界就充满了杀戮与仇恨。

没有人知道这场战争是什么时候开始的,或许是最起初的只是两个有世仇的人与妖,又或许是人妖两族积累了百年的恩怨情仇,大家都不知道一切的一切究竟是什么缘由,总之,人族与妖族的这场战争就这么开始了。

自太平历的第二年起直到如今的刚过完的381年,也就是说这场战争已经整整延续了三百八十年!这些年究竟死了多少人与妖,其中又有怎样的恩怨纠葛? 没有人知道。人们只知道三百八十年的流血冲突早已让这幸存的两大种族杀红了眼,冤冤相报何时了?可战争造成的杀父杀妻杀子之仇又怎共戴天!

没有人能阻止这场战争,或者说自“他”死后便再也没有一个人能阻止这场战争。

“他”是谁?

他便是人皇“太平”,九州大陆的最后一位帝王,太平历便是以他名字命名的新历,寓意天下太平。可惜好景不长,人皇上位第二年突然暴毙,皇朝对外宣称帝王身染重疾,不治而终。可天下人不相信,人皇一身修为通天,更有皇气加持,怎会死于重疾?

紧接着,人皇的至交妖皇随之离奇失踪,从此再也了无音讯,这时,一切的一切便变得扑朔迷离了起来。

随后,这场战争便莫名其妙的拉开了帷幕。

“哥,你又在发什么呆呢?”一个稚嫩的童音打断了青的沉思,青回过神来,看着眼前小女孩正在他眼前挥舞着一只小手,关切的望着他,另一只小手还拿着啃了半截的烧饼,青看到此幕,心底涌出一股暖意,在这乱世之中,妹妹也许是他心底大部分的牵挂了。

当然,还有那么一小部分,大概是虎子吧,虎子是青在矿上认识的好兄弟,虎背熊腰,长相凶狠却偏偏是个仁慈心肠,何况青在第一眼看见他的时候总能感觉到一丝不知何来的亲和感。想到这么一个外表与内心大相径庭的好兄弟,青笑了起来。

“哥,你要吃吗?”小女孩看着无端傻笑的哥哥,以为哥哥饿傻了,于是用手撕下一大半的烧饼,递给了青。

青停止胡思乱想,站起身来摸了摸小女孩的头,温柔道:“不用啦,小婉儿正在长身体呢,要乖乖的把这些都吃完,我和你虎子哥在矿上凑合了一顿,这烧饼是专门留给你的。”

小女孩显然不明白凑合是什么意思,只是见哥哥拒绝了自己,于是就把那一大半烧饼用油纸包了起来,继续啃着手上那仅剩无几的一点烧饼。

“那就等哥哥饿了在吃。”

小女孩的声音充满了稚嫩的坚定……

青的内心说不出的温暖,仿佛一天的疲惫在这一刻通通烟消云散。

如果能永远这般该有多好。

哄睡了妹妹之后,青单独走出了破旧的小木屋,蹑手蹑脚的关上了门,他踱着步望着天上的满月陷入了沉思。

实际上婉儿并不是她的亲生妹妹,青自身本就是一个孤儿,他从小就一直被一个老旷工所收养,这木屋和妹妹便是老旷工生前留给青唯一的寄托。

为了得以生存以及照顾妹妹,老旷工过世之后,年幼的青便顶上了老旷工的位置,每日在矿上奔走,矿上的工人是没有任何收入的,只有在寻得灵石的情况下,才有每日的温饱。绕是如此,也有一堆人挤破了头想要去矿上做工,毕竟在乱世,食物的诱惑足以让百姓铤而走险。

青每日都会省下一半的食物,藏在隐秘处,待到下工之后再偷偷摸摸的带回小木屋留给妹妹。他很清楚如果让别人发现他还有富余的食物将会面临什么样的后果。

妖孽可怕,人心更可怕。年满十六的青在老旷工身边的这些年早已明白了丛林的法则——弱者肉,强者食。

“一定要照顾好妹妹!”这是老旷工交给青唯一的嘱托。

事实上,青一直把老旷工当做是自己的爷爷。即使他从来没有叫过他一声“爷爷”。

清夜无尘,月色如银,恍惚中青仿佛又再次看到了曾经的那个慈祥的面孔。

“爷爷,我们一定会努力活下去的!”

少年对着天空如是说。

一夜无话,翌日,青早早的起了床,背着竹篮框,迎着初升的朝阳准备去往后山的矿上开始新一天的劳作。路上显得十分荒凉,杂草丛生。

放眼望去,人迹罕至,青已经走了足足半个时辰的功夫,也不过见到零零散散的几户人家。至于活人更是一个也没有看见。

在青的记忆中,当年老旷工在世之时,村子里还有些许老人家,来回也会互相走动,如今,老人家病的病,死的死,村子里也就再也没有人烟,偶尔有人经过,也不过是山那头往青河镇逃难的人员路过此地,借宿此地几日,并不长留。缘由则是因为此地是庇护之外的无人区,也就是禁区。

何谓禁区?

妖兽出没并且没有修道者驻扎镇压的地域,统称禁区。

而根据妖兽的实力类别,禁区也由低到高划分为五个等级,青住的这一片便是初始的兽级区域。

又恰恰是因为禁区内有灵矿的存在,所以才会让附近的百姓为了生存铤而走险,游离在这禁区的边缘。

与其活生生的饿死,不如禁区内搏一把,毕竟禁区之大,也不全是妖兽。

而青这些年来一直在禁区西部边缘一带活动,开采矿石,这一带妖兽活动极少,青待在矿上这些年,也只有在老旷工还在世之时碰见过一只妖兽——一只浑身是伤的虎妖。

老旷工心善,看着虎妖奄奄一息,于是便照顾了这只虎妖整整七天。

第八天虎妖已然离开,然而至此之后,整个西部边缘地带一只妖兽的踪迹都没有。老旷工时常跟青说,这是虎妖在驱逐别的妖兽来偿还恩情。

所以青的内心其实对于妖兽并不排斥,乱世之中,反倒是人心时常多险恶。

约莫行至两个时辰,周围视野一下子开阔了起来,矿山到了。

山上一片青,根本看不出来有何差别。

青弓着身子,一寸一寸的在零碎的矿石中搜寻着,用手感应着矿石的温度。

在青很小的时候老旷工就告诉过青,这灵石啊,表面上看上去与普通的矿石无异,但是内里包裹灵石的矿皮整体会有一股青凉之意,且晚上还能吸收月光之力修行,据说远古时期曾经有一颗灵石吸足了天地灵气,孕育出了一代妖圣咧!

所以说晚上其实是最好辨别灵石的方法,但由于禁区晚上妖魔大肆横行,至今也无人有胆在晚上收集矿石。

青亦如此,他得趁在太阳落山之前离开这一片地区。

突然间,青面色中露出一丝喜悦,他的双手感受到了一股凉意,如果没有猜错,脚底下这块半人大小的石头里面应该包裹着分量不小的灵石。

青伸出手从背后的竹筐里拿出一把木镐,木镐上缠满了碎麻布,从木质本身的裂痕上看的出来这已经是一个相当具有年代感的开采工具。

青握紧木镐,站直了身体,似乎是在蓄力,随即腰猛的一弓,木镐随着这股力量的牵引砸下——一阵巨大的反震力震的青双手发麻,矿石却完好无损。

这种坚硬程度并不是普通的矿石,青从未见过普通灵石外表的矿皮有如此坚硬的存在。

揉了揉发麻的虎口,青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这种程度的矿石估计只有大神通的修士才能开采,以他凡人之躯即使碰见了也只好作罢了。

趁着离天黑还有数个时辰,青只好加快速度去别的区域碰一碰运气,无论如何,天黑之前也得下山。

搜索一番无果,青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这片区域看来在这些年的开采之下,灵石已经所剩无几。今天绕了一整天也就只发现了那一块半人大小的矿石似乎是灵矿。

而且无法开采。

怎么办?难道要深入西部区域吗?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霹雳法儒贺文]五三大法好之上课交头接耳扣2分

    “……”神经病啊?林薇抬头望去。大概是因为卷子被毁,又被人说了风凉话,小前桌的眼底带着微许怒意。不过在她碰触到他的视线之前,她漆黑的眼底已经变成了平时乖巧柔怯的模样。江宿又有点想笑了。见过变脸的,没见过像她这样秒变脸的。十几岁的孩子,绝大多数都不善伪装的,甚至连一些最基本的坏情绪都藏不住。可他这个小

  • 时间让我遇见你第九章在线阅读

    整座城市渐入夜色,华灯初上,新安南街一条道上霓虹闪烁。尹花悦坐在吧台前尝了口酒保新调制的鸡尾酒,刺激的酒精顷刻间入侵每个细胞。“这酒这么辣?”吴慧银笑道,“对呀,这酒的名字我已经想好了,就叫‘醉生梦死’。”“呵。”“你别嫌弃得这么明显啊,这名字我可想了好几天。话说那位沈先生,每次来都穿得特别正经,就

  • 音乐~爱在线阅读第6章

    出了乾坤一掷,洛冰河便折返凝波楼。长夜里一点烛火跃动,他靠在水榭的榻上翻阅裘十三查出的往事。纸上是密密麻麻的蝇头小楷,铺陈着沈清秋的过去。洛冰河一张张看完,无情的陈述里漫出星星点点的哀愁,像一条慢慢汇集的溪水。沈九这个名字像是一个奇怪的界限,割裂过往。他恨沈清秋冷漠刻薄,虚伪妒忌,如今却又因为沈九与

  • 去踏马的破镜重圆在线阅读第6章

    张平将那大千世界符文详解用本子记录下来,留待一会儿慢慢阅读,张平虽然用之前的幻阵困住了来犯之敌,还颇为精通精神禁锢之术,但是这只是张平在外门宗门典籍中找到的一本符文书上学到的,本来那幻阵也不过一重,精神禁锢也是普通的禁锢符阵而已,张平闲来无事,侵淫多年,偶然间将其幻阵环环相扣,禁锢法阵又多加了几分变

  • 和你一起有点甜之第七章(7)

    有钱人家的大宅院就像是迷阵似的,弯来绕去,费脚程,更费建房的材料。“救救我,我要去找我弟弟。”这是我见过的最惨的新娘子了,别人出嫁都是开开心心的,我们在门口见着她时她就沉着一张脸,现在更是哭的梨花带雨。“你家还有什么亲人吗?出去后要去哪里?”新娘子楞了一会,摇摇头对我说道:“我只剩下一个弟弟了,可他

  • 将男配宠上天[快穿]之皇子

    次日,我早早的起床了,一问小青,尤彦昱又去上朝了。这早朝也忒早了点。真的好无聊,无聊到我这个每天巴不得睡到日上三竿的人都开始早起。我躺在床边长吁短叹。“夫人,你为什么要叹气?”“没什么,对了小青,有没有什么打发时间的东西?”小青丢过来几本书继续绣花。“还有没有别的?”小青丢过来一堆绣线和一块布一根针

  • [火影]木叶崩溃纪事在线阅读捡回来的两个孩子

    我叫李振坤,在我很小很小的时候,就过着不同的生活。我生活的城市叫北市,一座位于华国北面的城市。小坤,快点过来做饭啊!要是继母他们回来还没做好我们可又要挨打了。说话的人是我的姐姐李佳。我和我的姐姐从小生活在继母家,我们不知道该感谢继母还是憎恨继母,因为,在我们还是牙牙学语的时候,遇到了继母和继父,当时

  • 夏目友人帐与你诡异的穿越

    临了它却是没听见小孩不屑的说话。“什么恩情,什么偿还,都是假的啦!骗小孩子的吧你!切。”思绪拉回,郁海潮不由一声闷笑。“骗小孩吧你。那天就跟你说过了,我不信这些的。不过说真的还是要谢谢你逗的我这么开心。不像某些人啊,斯文败类。老做一些让我憎恶的事情。”语毕,那略带鄙夷的目光直至扫向一旁早已下楼站定的

  • 您的随身四级包[电竞]第四章在线阅读

    周围的妃嫔们顿时愣住了,提顾明烟做婕妤,从才人到婕妤,这可是由从八品到正七品,越级晋封,这可是后宫中从未有过的事情!太后也一脸讶异:“哀家不是这个意思……她是罪臣之女,皇帝可要三思啊。”墨景元丝毫没有打消这个念头的意思,反而露出了玩味的笑容:“可是母后,明烟已经承宠了。”众人大惊:这顾明烟进宫还没几

  • 气踪第五章在线阅读

    “嘶……”凌晨用手护住顾琅的后脑,把他按在门板上,擒住他的双手固定在他的头顶上,在他唇边轻咬,“你想咬死我啊!”“凌晨,咱们的事还没完呢。”顾琅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故意骗他这事没完,这辈子都没完。顾琅自以为是在骂人,可在凌晨眼里怎么看怎么像是调情。让人不经意间生出些旖旎之感:“宝贝儿,你别这么看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