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江湖情仇 > 正文

重返舞台[娱乐圈]第二章在线阅读

2021/6/11 12:53:55 作者:老巫婆婆婆婆 来源:晋江文学城
重返舞台[娱乐圈]
重返舞台[娱乐圈]
作者:老巫婆婆婆婆来源:晋江文学城
她是国内顶级偶像组合的队长,实力强悍,容貌出众,认真负责。然而新年来临,她却接连被曝出隐婚,出轨,霸凌队友……丑闻缠身之下,她来不及做任何解释,便被公司光速解约,逐出了自己的团队。从此以后,她最大的梦想,就是重新站上那个灯光闪耀的舞台,把属于她的一切拿回来!前期事业后期感情,各种乱入的糖

“迄今为止我最大的爱情秘密……”叶澜初站在那里,微微沉吟,就流畅地说了起来,“是我初中的时候,喜欢上了我们班一个男生,我……没有直接对他表白,但我想他明白的;他也没有明确拒绝我,但我也明白他是拒绝了我。”

叶澜初的声音并不高,但足以让在座各位都听得清楚。

而听了这句话,大家都惊讶地低声议论起来,中心意思基本就这一句:“那得是个怎样的男生啊,连澜初这样的都能拒绝!”

叶澜初笑了笑,继续说:“这件事可能一直是我的心结吧,后来上了高中,我班上有个男生,跟这个男生……长得并不像,但他也很好看,而且最重要的是,他跟原来那个男生同姓。我想就是这一点,对我的心理暗示作用特别强吧,我后来喜欢上了这个男生,我们还在一起了一段时间。当然现在我单身,说明我们也没能走到最后,”说到这里,她耸耸肩,像是有点遗憾,又像是不太有所谓,“这样也很公平,毕竟寻找替代品的做法是不对的,不是真爱就是没办法,强扭的瓜甜不了。”

这天晚上散场之后,叶澜初跟两个女同学并肩走了一小段,突然徐霈阳就跟了上来。

他招呼一打,明明很阳光很自然,而且也不是只对叶澜初,那两个女生还是一下子就怂了,忸忸怩怩混应了几句,就糊里糊涂地一起走开了。

呃……这种情况叶澜初其实还挺常遇到的,女生们——尤其是诗社里这些内向到几乎社恐的女生,总是默认男生——尤其是徐霈阳这样男神级别的男生,出现在她们身周是仅冲着叶澜初的,所以都会既不自在又很知趣地马上撤退,生怕当上了电灯泡。

不过常遇到归常遇到,要习惯这种情形并不容易。

何况此时的来者是徐霈阳。

而叶澜初固然一直默认他来者不善,却也没想到他张口就是这么直白的一句。

“你迄今为止最大的爱情秘密,我还以为是我呢……”

叶澜初整个人都懵了一下。

她的第一反应是下意识地回头看了一眼。

而如她所料,在隆冬的夜色深处,氤氲起雪意的朦朦路灯光晕里,穆思君的遥遥注视是肉眼可见的意难平。

呃……之前社长说入社的男生都是叶澜初带进来的,其他男生是不是她不知道,但徐霈阳和穆思君,几乎可以肯定,确实是的。

叶澜初转回头来,面对着徐霈阳,整个人一时乱到不知如何是好。

刚才那段爱情秘密的剖白固然不是说谎,但她是有意识地说给穆思君听的,对于穆思君,她是说者有心,听者会意。

而对于徐霈阳,就纯粹是说者无心,歪打正着了。

可确实,徐霈阳也是她的秘密啊……

只因为这段时间穆思君逼得她太紧,她的心思就全在怎么让穆思君死心上了,浑然忘了还有个徐霈阳。

后来仔细想想,之所以她会忽略掉徐霈阳,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当年分开之后,他几乎没有纠缠——“几乎”,他不是没找过她,他从与她通信的女同学那里拿到了她的地址,给她写过信,只是措辞得体,表明还是喜欢她,很想她,希望能在不打扰她的前提之下与她保持联系;而后来她没有回信,他也没再写信来,这个不死缠烂打的举动,也很得体。

而自从在大学重逢以来,他都没生过事,甚至仿佛不认识她,与她对他的态度配合得相当默契,令她在最初的大大松了口气之外,简直心生感激。

至今已经好几个月了,叶澜初甚至已经默认他将往事都放下了,于是自己也无谓再为他耗费有限的注意与戒备。

唔,眼下看这情形……或许该说他此前是“暂时”不生事吧。

除了暂时不生事之外,徐霈阳之所以没能像穆思君那样令叶澜初时刻警惕,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他们俩的秘密发生年代,相对来说实在有些久远了。

现在每每看到网上的小学生恋爱帖,叶澜初就会对下面的“早熟”说嗤之以鼻。

“现在的小学生早熟?”——古代世界各地的女孩都十三四岁就准备嫁了呢,小学谈个恋爱很奇怪?

哪怕是现在,国外就不用说了,幼儿园就开始有puppy love啊,很常见,而且人家家长都是拿来当生活中的美好点滴替孩子珍藏的,哪来那么多污糟的揣测批判?

反正据叶澜初所知,就算在中国,小学生谈恋爱也是一直都有,只不过大家藏藏掖掖,以前没网络的时候更是连像现在这样当作调侃都不会拿出来讲罢了。

嗯,据叶澜初所知。

她当然知道了,而且知之不少。

因为她自己就是众多小学生恋爱事件中的女主角之一。

那位男主角,则是徐霈阳。

若认真说起来,叶澜初觉得现在的小学生才晚熟吧?

后来闺女哆咪上小学,校园开放日时叶澜初去过,看他们男女同学都牵手拥抱毫无避忌,跟幼儿园时一样心清如水。

再后来疫情把孩子们困在家将近整个学期,好不容易能返校了,最后一天网课上,老师问大家回到学校最想见到谁拥抱谁,回答异性同学的小朋友大有人在,大家都觉得很正常很淡然。

当然其实从幼儿园开始,哆咪就常跟她讲,班上谁谁谁说要跟谁谁谁结婚,谁谁谁说已经爱上了谁谁谁,也都是当趣事说的,并不觉得是值得嘲笑的丑事。而且老实说,她能跟叶澜初说这些,就证明了她一点都不觉得是不能说的坏事。

搁叶澜初他们小时候,怎么可能跟大人说这些啊,尤其自己爸妈,听到了不光要骂人,而且会是那种羞辱性质的骂人,小小年纪不要脸不学好之类的。小朋友被这样洗脑,当然也不可能以平常心看待异性间的友情。别说小学了,从学前班开始,异性小朋友间走得近些,都会立刻被其他小朋友起哄,说什么他爱她她爱他的,羞羞羞!然后被起哄的“男女主角”们就要立刻对绯闻对象坚壁清野以自证清白。

那时叶澜初是被起哄最多的女主角,因而也是被男生们坚壁清野得最频繁而坚决的对象,而偏偏就是这,给了徐霈阳突出重围脱颖而出的机会。

小学时的叶澜初其实还没完全长开,但她已经具备了成为绯闻女主的一切必要条件。

其一,没完全长开,可也足够好看了,再加上家庭条件好,物质精神都富足,她有一身超过所在县城绝大多数同龄女孩的好气质。

其二,发育早长得高,很容易就被选为队首赋予职能,引人注目。

其三,学习好多才多艺,是老师的宠儿,自然绝大多数能被大家看得到的机会都是她的,在这样的机会里,她所能展现的光彩可不光是容貌了,还有各种各样足以俘获人心的魅力。

不能免俗地,她也喜欢和自己一样耀眼的男生,但也只是放在心里想想罢了,好女孩受到的教育,自然是不能早恋的。

也是因为跟她一样耀眼的男生都有贼心没贼胆,一旦陷入绯闻就会立刻跟她划清界线。

平心而论,叶澜初能理解他们,毕竟她自己也没这胆色,一旦有飞短流长出现,她也是要第一时间克己复礼,跟他们保持距离的。

但理解不代表认同和欣然接受,恰恰相反,正因为她自认做不到,才对能做到的人格外欣赏,也格外容易被打动。

这个人指的就是徐霈阳。

如果说小学时的叶澜初还只是没全长开,那么同期的徐霈阳就是丑小鸭了。

他不旦相貌平平与帅无关,而且还瘦小,整个小学阶段都没赶上过叶澜初的身高。

其他光环他也没有。其实因为他的家境也不错,父母有文化有职位,是颇得老师重视的,那时还不像现在,个个孩子都聪明,那时能得到老师“这孩子其实是很聪明的,就是不努力”这句评价的学生并不多,叶澜初知道的就徐霈阳一个。

也因此,在众多并不耀眼的男生当中,能入得叶澜初法眼的,徐霈阳算一个。

后来叶澜初劝自己别瞎感动的时候,有一个很重要的理由,就是,或许因为徐霈阳当时并不耀眼,跟叶澜初在一起并不般配,他在大家心目中并不是个能与叶澜初认真有什么事的人选,所以大家也没怎么好好给他传过绯闻,他并没有太大的舆论压力。

但不管怎么说,无可否认的是,对于叶澜初而言,徐霈阳实在是太特别的一个存在。

那时与叶澜初过从密切的男生,大体说来有四种。

第一种,男神型。与叶澜初同样耀眼的那几个男生,他们与叶澜初一起合作参加各种活动,大到在学校的舞台上表演,小到在语文课上朗诵,如果是就他们单独在一起,那是其乐融融到颇有些郎情妾意的风雅的,可一旦有其他人闯入,他们就会迅速正襟危坐,别说对叶澜初有什么多余的话了,就连一个眼神接触都欠奉。

第二种,做小伏低型。以坐在叶澜初前面的金鹏为代表,他人老实胆子小,甚至有点娘,大家都欺负他,叶澜初也不例外,但叶澜初对外也罩着他,让他尽量免受其他人的欺负,所以他对叶澜初还是低眉顺眼言听计从的,让带好吃的带好吃的,让帮拿书包帮拿书包。

第三种,粗鲁型。这指的通常是那些空有一身蛮力和过剩荷尔蒙的傻大个男生,对叶澜初充满了兴趣但又不知如何表达,于是不断采取各种惹人反感的模式,譬如欺负她挑衅她激怒她,甚至以抱抱她摸摸她这种虽非故意、但客观上等同于骚扰、实际上也不敢真付诸实践的行为作为赌注,过过嘴瘾,试图宣泄自己的冲动,引起她的注意。

第四种,徐霈阳。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的小青梅[华娱]第10章在线阅读

    “今天的事情多谢顾总解围,送我到这里就好了,希望顾总有一个好梦。”宁浅希勉强扯出一丝微笑,可是牵动着一侧的脸颊,有点疼痛,让宁浅希本能“哎呦”了一声,却被顾泽凯看在了眼里。伸手握住了宁浅希的手,顾泽凯看着刚想下车的宁浅希。“你不回家要去哪里?”顾泽凯一眼就看出了,宁浅希明显是要往小区外面走去的样子。

  • 沉浮我主第七章在线阅读

    说真的,看到刘鑫的时候,吓得我手机都扔了。不是我胆小,真的吓人,试想一下,一个正常人,突然看到班级群里面的某个人变了样,你什么感觉?更不用说那么吓人的模样了。过了能有两分钟,我才把手机捡起来,你别说,手机质量挺好,没坏。我立马就跟晨辉打个电话。“晨辉,你看看那个群的头像,真他喵的吓人,我们这回可能真

  • 一不小心成为了天道之我欲疯魔

    鲜血在脚下肆意蔓延,沾染了白色的床单。秦诗,麻木的看着纠缠在一起两具肉体,笑得淡然。两个人的身上大大小小,深深浅浅的伤痕让人触目惊心,但是专业人士知道那些伤口都不足以致命,却只会让人生不如死。试问一个手脚具废的人如何在这个世界生存?“郑泽,这就是招惹我的代价!”看着已经昏迷不醒的男人,秦诗温柔的抚摸

  • 春山不知秋水情入府

    第五章:入府走到阴影处,摇身一变,就变成一个脸上有一块黑色胎记的女孩子,走上前去排队。我突然想起电视里面曾经表演过去牢狱探人的时候,要给点银子的,不知道招聘这回事要不要给银子?不如也给点吧,说不定就进去了,所谓舍不得孩子套不得狼,我可不想在宰相府外面一直守着,直到柳傅延出来了,才能跟着他走来走去。再

  • 青色在线阅读恋爱中的女人

    有人说了,恋爱中的女人的智商为零,这话不无道理,外人看来,张浩天也许从一开始就没有那份热度,甚至是冷酷无情,也许在他的内心里,就从来没对这个叫王晓晓的女人动过情,王晓晓在他眼里也许就是一块想用的时候捡起来,不用的时候抛一边的抹布,但王晓晓不明白。……王晓晓急匆匆地走在去往张浩天学校的路上,手里提着从

  • 血红大唐第3章在线阅读

    从小就知道王母娘娘是个大大大的人物,所以一直心生敬畏。在很多电影和戏剧里,王母娘娘就如同一个专门喜欢棒打鸳鸯的法老一样,令人心生恐惧。真心说,“王母娘娘”四个字,曾经在我脆弱而幼小的心灵里,是留下了永不磨灭的“伤痕”的。据说王母娘娘的夫君是玉皇大帝,两夫妻一东一西统管天庭,所以王母娘娘又被尊为西王母

  • 开局花光十个亿在线阅读毁掉你的一切和毁掉我自己有什么区别

    “你这个贱人,你敢这样做,我这辈子做鬼都不会放过你的!”墨言满脸愤怒的看着叶兰心。见到愤怒中的墨言,叶兰心不怒反笑,身躯缓缓的凑到墨言的耳边,叶兰心轻轻的说道。“做鬼都不会放过我?哈哈,真的是好笑呢,那不如我们就试试看?”说着叶兰心举起手中的水杯便打算强制性的灌进墨言的喉咙。“叶兰心,你给我放手,你

  • [综]女主直球百分百第一章在线阅读

    B市,炎炎夏日的傍晚。楚乔守在许家的大门外已经整整一天了,意识已经有些模糊的她突然感觉到头顶有闪电划过,抬头一看,天边狂风卷着乌云,滚滚而来,将整夜城市吞噬。暴雨瞬间顷盆而致,连老天爷都像发了疯般,豆大的雨点毫不留情地砸在她的身上,仿佛想将她淹没在泥土尘埃里。不远处,一辆黑色的加长轿车缓缓开向了许家

  • 春天里的一把刀第7章在线阅读

    吃过了晚饭,潘强命将士们休息了,方怡和方玉因为是女子,所以单独住一个行军帐篷。潘强又和村里的几位老人聊了一会天,才得知村民惧怕他们的原因。原本距此不远的地方有个马龙寨,里面聚着一群专门打家劫舍的贼人,平日里总是欺负村民,烧杀抢掠,无恶不作。村里人因为惧怕,所以都远走他乡了,留下来的大多都是家里有老人

  • 不要缠着我[重生]在线阅读第八节

    辛语桢看着时针从四点一直转到五点,然后五点半,依旧不见乔正回来,辛语桢有些困了,于是倒在沙发上就睡着了,苏珊中途进来看见辛语桢倒在沙发上睡着了,苏珊关门的时候仔细的留意了一下,发现睡着以后的辛语桢比刚才多了一份吸引人的韵味和骄纵,那模样甚是迷人,苏珊摇摇头,怀疑自己产生了错觉,马上又担心起来要是乔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