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浪漫言情 > 正文

女主她是万人迷在线阅读第三节

2021/6/11 7:56:11 作者:狂风大飘 来源:晋江文学城
女主她是万人迷
女主她是万人迷
作者:狂风大飘来源:晋江文学城
【预收《皇后她誓不争宠》《当我有了预言术后全世界都对我俯首称臣》戳专栏可见,跪求小可爱们收藏T^T】【接档文《皇后她誓不争宠》文案如下:】芷兰莫名其妙穿成皇后,开头就是狗男人的毫无信任,她心灰意冷,以后决定爱咋破罐子破摔,爱谁谁,两耳不闻窗外事,别人爱咋地就咋地的心态,该吃吃该喝喝。颓废到极致。后来她发现居然自己自带的幸运buff?并且:(无意之中帮自己办成了一些事):称为“京城四少之第一窝囊废”的大哥官职一路飙升。自己爹娘变成了一对恩爱夫妻。干旱许久的田地,一夜之间粮仓堆积成山。甚至于边关大捷

见梓伟强等人走远,一直躺在地上装晕过去的刘刚赶忙爬了起来,跑到李珲身边,朝着鼻子探了探,发现还有鼻息,这才放下心来。费力的把李珲藏起来,要等天黑才敢回去,怕路上撞见邻居走漏消息,这要是被张奶奶知道李珲被打成这个样子,万一急出个什么三长两短就不好了。是夜,刘刚才慌忙把还在昏迷不醒的李珲背回了家。刘刚的爸妈常年在外做生意,本打算带着刘刚一起去的,但执拗的刘刚死活要留在家里,只好请了个保姆帮他洗衣做饭,保姆名叫卢娜,十七八岁的年纪,却是前凸后翘的,很是惹人怜爱。其实也不算是真正的保姆,只不过是刘刚家的一个远房亲戚家的女儿,因为家里条件不好,念了几年书就辍学在家,刘爸爸有意想让刘刚与她结为夫妻,也算是为这个提前做准备,然他们培养培养感情,所以才以保姆的名义住在刘刚家里!

见到浑身是血的刘刚卢娜惊讶的嘴巴张大成个O型,刘刚赶紧示意她别出声,卢娜平时最听刘刚的话,此刻也很配合地闭上嘴,端来一盆热水和毛巾,刘刚自己倒没什么,遂叫她为李珲清理一下身上的血污。卢娜倒也蛮听话,顾不得男女授受不亲,直接三下两下把李珲的外套剪开,李珲健硕的胸膛映入眼帘,这才发现异样,顿时羞得脸色绯红。但是救命要紧啊,也就几秒钟的时间便恢复自然,继续清理着李珲身上的血迹。

昏迷的李珲咳了一下,竟把卢娜手里的毛巾给吓得掉到地上,感觉失态的她赶忙捡起毛巾在盆里清洗了一下继续清理着李珲的手臂。清理到那个印记的时候,感觉神奇的她用手轻轻触碰了一下,一道白光微微闪了一下。啊!吓了一跳的她花容失色的一声娇喝,倒是把刚从浴室里出来的刘刚给搞得一愣,怎么这么一惊一乍的!卢娜没说话只是用手指着李珲手上的印记,感觉怪异的刘刚走了过来,看了看保姆指的地方,以为是李珲新近弄的纹身,没好气的用手指戳了一下保姆的额头,你啊你,一个纹身而已,看把你吓的.卢娜吐了吐舌头,冲他做了个鬼脸,端着已经被血然后的脏水走了出去,但心中还是充满了疑惑,因为他明明看到有一道光发出来的好不好

看着清理干净的李珲,刘刚把被子拉了盖好,也走出了房间。想让李珲静静地修养一下。

刘刚走了,屋子里剩下李珲一人静静地躺着,而那个被保姆因为好奇而碰了一下的印记就像开关被启动一样,归于丹田的气息又缓缓地运动了起来,在每个受伤的地方都会停留一会,渐渐地,李珲身上的淤青竟神奇的恢复了受伤前的样子!气息循着经络来回游走着,昏迷的李珲渐渐地恢复了意识,睁开眼却动弹不得,眼睁睁看着气息在自己身上游走直到再次归于丹田消失不见!

李珲腾地站了起来,摸摸手摸摸头,又摸了摸脚,发现自己全身都完好无损,有些不明所以,以为自己在做梦呢,又使劲掐了自己一下,疼的他嘴咧了一下,发现自己不是做梦,但是自己明明被打了的啊,怎么会是这样呢?而且感觉自己身体更加轻盈了,手脚也充满了力量!他不知道的是,其实已经到鬼门关走了一遭,若不是有那股气息护住主要器官,他可能早已经是个尸体了!都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梓伟强等人竟然间接地打通了他的任督二脉,所以那个神秘的气息运行起来才更加顺畅,所以才能这么快地让他的身体恢复如初...才让他再次活了过来,这就是破茧重生吧?要是梓伟强知道自己阴差阳错地再造了李珲,准得吐血身亡不亏....

听到动静的刘刚二人冲了进来,发现跟没事似的站在那的李珲,也是无比的惊讶,以为至少得躺上半个月的李珲居然活灵活现的站在眼前,惊讶归惊讶,既然没事那就是好事,直接一个熊抱把李珲给抱在怀里。去去去,我性取向很正常的好不好,李珲没好气地推开刘刚,刚好被随后进来的卢娜给看到了,竟是坏坏地朝着两人笑了起来一副我懂的表情写在脸上,李珲有些无语,这都哪跟哪嘛...

被二人看的有些不自然的李珲,有些自嘲的说,别像看怪物一样的看着我好不好,其实我自己也很奇怪到底发生了什么,现在既然我没事了,那就商量一下如何找梓伟强理论理论,刘刚有些无语,明明刚刚被人家一顿胖揍,现在居然又要找人家理论,这不是找虐么?但他看到眼神坚定的李珲,看得出不服输的李珲这是已经打定主意了,也罢,既然拦不住,那就好兄弟有难同当,舍命陪君子了

转身对卢娜说了几句,卢娜点了点头和李珲打了声招呼就走了。

刘刚看着李珲,你真要去找梓伟强?李珲明白刘刚心里的想法,但是有仇不报非君子,再加上此刻的李珲早已不是从前的李珲了,点了点头,其实刘刚更恨梓伟强,只是实力不够,从前就打不过人家,更何况不晓得这厮在哪里学了功夫,恐怕更不是人家的对手了!但是好哥们要去,自己不去那就太不义气了,哪怕再让他揍一顿又如何。想了想,对李珲说道,听说他老子今天在桂花酒馆设宴,庆贺他学有所成归来,既然你决定要去,那我们就好好商议商议,面对强敌只可智取不能强攻...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拐个师尊当道侣(穿书)在线阅读晨闹

    于是,陈潇便起身去拿洗漱用品,却不想撞上了一个人“喂,你走路没长眼睛啊,就这样撞过来,你虽然眼下有疤,但是也不至于眼瞎看不见路吧。你今天要是弄坏了我的这身衣服,破坏了我和阿弥哥哥的完美邂逅的话,我一定撕了你!再说,我这衣服可贵了,你也不想让你那辛辛苦苦供你上学的妈打几个月的工来为你这个的举动负全责吧

  • 快穿之给反派BOSS送温暖之,重生?(1)

    朦胧中,我苏醒过来,第一眼看到的是白色的天花板,我躺在一张床上。我手重重掐了下大腿,麻痹,疼死爹了!但我心中一阵欣喜,至少我认为现在我还活着,我又不敢乱动,因为连这是哪都不知道。看向四周,整个房间都属白色。我蛋疼,整的跟天堂一样,但又不是天堂,至少我还有痛感。开始我认为这里是医院,但被我否认了,因为

  • 我即巅峰伤心断肠

    逆子不肖,青史誓要秉公把陈神明擒上华山领罪。烟很愁从中作梗,杀着笔直地分水重劈青史。下涌的水流像遇着了什么,逐渐被染成黑色?如墨的剑气遇水,猛地化开,径往上涌。烟很愁说:“唔?”太极剑劲直下而上反冲,势道其重,使岩斩剑劲气无法下劈。烟很愁不得不改攻为卸,划破来招。烟很愁心想:他的剑劲一下子强横起来?

  • 飞天之东京之梦第1章在线阅读

    夜空。漆黑的宛如无边的黑洞,被黑暗笼罩着的一轮新月努力的散发着属于它的光芒。仿佛不甘被忽视,在这漆黑的夜里献上了所有的光明。灯火通明的欧式建筑散发着五彩斑斓的色彩,在月光的笼罩下,像被施了魔咒的城堡,神秘又璀璨。别墅前方是一大片整洁,幽绿的草坪,属于青草的味道在夜风中弥漫。此时空旷的停车场上停满了各

  • 英雄或怪物盛开在地狱的曼珠沙华(二)

    苏米在飞机上睡得沉,醒来时已是华灯初上。整个城市笼罩在一层微醺的色泽中。那颜色很暗沉,不似爱尔兰的明艳,这里本就是她不愿意回来的地方。机场外有司机前来接他们,车是宾利,黑的很深沉低调。苏米背着简单的行囊,坐进车,看向苏南,欲言又止。苏南坐在后座,看着她,淡淡说道:“拜你所赐,我开不起这样的车。”他的

  • 我真的是渣受[快穿]在线阅读第5节

    不知道能有多少人看过明星们在后台时的模样——台前光鲜亮丽,台后颓废萎糜。由于没事做,大家发明了很多打发时间的方法,有人讲笑话,有人玩扑克牌,有人喝茶划酒拳,也有人三两成堆说是非。虽然说那都是不错的提神方法,不过因为不符合新世纪经营的钢琴王子形象,所以简浩明只能等待,好无聊,好想睡,好无聊,好想睡……

  • 回家直播当海王的生活在线阅读第二章

    阮家在上海置了一处住宅,在新区。这套房子早早托人买好,闲置了几年时间,只能先住酒店,让人去打扫。一会儿又接到电话,上海这方面有人通过世通实业的李秘书来请老爷子吃饭,定在上海君悦;又说阮唯小姐也可以一起去,她的父亲聿宁也在那里。听罢李秘书的话,阮景齐气得把手中的茶杯摔在地上,大怒道:“果真越来越不把我

  • 火影之万界无双在线阅读第6节

    我回头拿过书包,哗啦啦地,书包里面的书被我全部倒在了桌子上,我又把衣服全部塞在了书包里。对,我要离开这里,我要离开这个鸟不拉屎,鸡不生蛋的地方,还有我要去找然。这么晚了,还没见着老太婆的影子,难道真的被我的举动吓坏了?不管了,我先逃了再说。路上黑漆漆的,到处都是坑坑洼洼的洞,前几天下的雨,现在的泥土

  • 皇帝在我家第四章在线阅读

    看着那美妙的背影,林菲菲狠狠地瞪着妙妙:“有时候说实话是不对的,懂吗!”“师父说应该说实话啊。”妙妙不解。“算了,跟你说不清楚,”林菲菲没好气地扯下一根草,放在手上蹂躏,“耍什么酷,就算是美女,也不用这么看不起人嘛。”“你也不喜欢吗?”妙妙摸着脑袋,“派里师兄弟都很喜欢她,可玉静她们也和你一样,不喜

  • 极道星惊艳

    少年七拐八拐,将少女更是引进了一个无人的胡同,突然一把将少女抵在了墙上,少女惊慌,“公子,你这是做什么?”少年的表情看不到,但是调戏的声音中充满了亟不可待,“回家的路程太远了,本公子已经等不及了,嘿嘿,美人,你就老实的从了大爷吧!”少年说完便受不老实的又在少女脸上抹了一把,开始为她解衣。少女一脸的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