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圣渊记在线阅读第五章

2021/6/11 8:30:37 作者:谴望 来源:纵横中文网
圣渊记
圣渊记
作者:谴望来源:纵横中文网
人的命运由何决定?是环境,还是血脉?亦或是神明?若当人们向既定的命运发起冲击后,发现这不过是神的游戏,就连挑战命运本身也是命运的一环,那将何去何从?人的命运如此,那神呢?在神之上是否还有神?尽头又是什么?唯有将一切踩在脚下,才能看见无人目睹过的光景。

我与卷毛夜叉的故事5

之后很顺利渡湖了,因为早坂织衣不会游泳只能让山田背过去。山田没有在意,哈哈笑道:“阿织你太瘦了,一点重量都没有,要多吃一点啊。”

在山上的这一路上,也遇到了很多奇形怪状的外星生物,大概是天人入侵时候放出来的,在地球的繁衍,造成了生态入侵。

早坂织衣就好像是一部外星生物百科全书,对于外星生物的特点弱点了如指掌。在杀掉了一只类似史莱姆一样的外星生物,早坂织衣上去戳了戳,然后回头身后的队员,“你们要吃吗?”

身后的队员全都把头摇得像拨浪鼓一样,早坂织衣有点惋惜:“真是可惜,这个味道不错的。......不要这么看我是真的啦。”

坂田银时瞪着死鱼眼吐槽,“就是因为你们贵族总是吃这种,所以你才会总是长不高,老像一根豆芽菜一样。这样下去会长的越来越像史莱姆的,你看,你的脸色已经逐渐变绿了。”

“这种吓唬人的话也太老套了,这种话连小孩子都吓不到啦。”早坂织衣也忍不住吐槽了回去。

在joy4的部队里,除非是高杉的鬼兵队,不然在部队里呆久了的话,久而久之就会感染上吐槽病毒,忍不住会想要吐槽他们的沙雕首领,坂田银时和桂小太郎的部队就是重灾区,几乎在里面的攘夷志士都会锻炼出极其强大的吐槽能力。

又过了两天,总算是按时到达了目的地,和高杉晋助的鬼兵队回合了。桂小太郎和坂本辰马的部队都还没到,大概是还有任务要完成。

早坂织衣见到了高杉晋助的真容,毕竟在这个攘夷志士四起的时代,攘夷四天王名气确实非常想。Joy4中她已经讲过两位了,就是坂田银时和桂小太郎,现在就只剩下坂本辰马没见过了。

高杉晋助比她想象中要娇小,但五官很俊秀,一头紫黑色的短发和翡翠绿的眼睛,他和桂小太郎都带着一股文雅小少爷的气质,不太像是士兵。

部队汇合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军务的交接,坂田银时和高杉晋助一见面就吵吵闹闹的,可见是感情很好,吵完之后,高杉晋助就让坂田银时交接军务。

高杉晋助本来以为他又没弄,毕竟坂田银时很讨厌做这种文书的东西,但没想到这次他朝着后面喊着一嗓子,“阿织!”

“这里。”

从后面窜出来一个瘦巴巴脏兮兮,顶着一头黑色乱毛的少年,他走上来,然后把一张纸递过去。“高杉先生,请过目。”

高杉晋助接过来一看,上面的军务报告写得相当工整,从这段时间经历的大小战役,搜集到的情报,剩余的装备、干粮、人数等,全部写得清清楚楚。

和他不堪入目的外表相反,报告上的字迹相当秀丽。

高杉晋助很是惊讶,“这位是?”

“在下是早坂织太,是一个路过的流民。因为以前出身还算不错,所以识得一文半字。”少年低着头解释道。

“在下什么的,对这个矮子没必要这么恭敬。”一旁的坂田银时挖着鼻子说道,被高杉一脚踹过去。

——

之后两人在军营里稍微谈了一些军务上的事,然后高杉问了些关于那个少年的情况。

“居然知道这么多外星生物的知识,那种情报除非是国家地位极高的人,别人都接触不到。比如幕府官僚,藩地的藩主,而且还有着这样的头脑......”听完坂田银时的描述,高杉晋助有了猜想。

“他说自己是富家少爷应该不假,只是他过去的家世可能要比我们想象地还要高。”

“有什么关系,不过是个弱鸡的小少爷罢了。那家伙连游泳都不会啊,扔着不管就会像木蘑一样被阳光晒死,有什么好担心的。”坂田银时没有很在意。

“也对,在这种乱世,谁都是一样的。”出于自身的仁慈,更出于对同伴的信任,高杉晋助没有再怀疑。他知道银时虽然平日里都是那副样子,但其实他并不是什么都不想,很多时候他心里比任何人都清楚。

——

在部队里根本没人怀疑早坂织衣是女人,并非是早坂织衣的男装扮相太完美。主要还是因为......早坂织衣她太脏了。

从出征到现在没有洗过澡,因为以前都是侍女帮忙梳头洗头的,自己并不会打理自己头发,甚至没人提醒就会忘记洗脸,全身脏兮兮的,临时剪裁的短发也乱七八糟。

这样的扮相就算是绝色美女又有谁看得出来,而且这世界上哪有女人这么不爱干净的。

在别人看来,这就是一个脏兮兮瘦巴巴的小鬼,早坂织衣只要没人提醒连脸都不洗一下,简直比他们这些五大三粗的汉子还懒,每次一起去澡堂都会躲在一边,一副很讨厌洗澡的样子。

从早坂织衣加入攘夷部队已经两个月了,没人看过他洗澡。男生不喜欢洗澡也是常见的事情,但像早坂织衣那么不爱洗澡的,真的前所未有,到最后连坂田银时都受不了了。

“喂!你这豆芽小子!快点进去!这么久没洗澡身上都要长蘑菇了,豆芽菜都要变成腌菜了!”坂田银时死死抱着早坂织衣的腰,而早坂织衣则是抱着澡堂前面的柱子,死死都不撒手。

“我拒绝,我讨厌洗澡,我讨厌水。”早坂织衣松开手,因为力度两人都往地上倒去,早坂织衣趁机往下一缩。她身体软像没有骨头一样,一矮身就从坂田银时怀里溜了出来,像一条捉不住的泥鳅。

一溜出来撒腿就往澡堂的门口跑去,坂田银时也追过去,边怒吼道:“你跑什么?!你是十岁的和老妈闹别扭的小鬼吗?!”

自从那件事之后,坂田银时都不敢太用力抓她,怕又被碰瓷,生怕一用力她全身的骨头像是饼干一样碎掉。

早坂织衣当然不可能跟别人一起去洗澡,那样就暴露性别了,而且长期养尊处优的生活把她养成了一个生活九级残废,从来没有自己一个人洗过澡,都是被侍女伺候着的。之前有一次很小心翼翼地偷偷洗澡,但因为不会洗头,洗发水流进眼睛里很疼,然后越揉越疼。

第一次知道原来洗澡是件如此高难度的事情,麻烦。

总结来说就是:啊,洗澡好麻烦,隐瞒性别好麻烦,洗头好麻烦,洗发水流进眼睛里也好麻烦......好想变成芝士面包。

于是愉快地决定再到达江户之前再也不洗了,等到了江户找家好的沐浴服务中心再去洗。

“有什么关系,人就算不洗澡也不会死的。而且作为攘夷志士身怀拯救天下的梦想,面对着这么多受苦的百姓,怎可独自享受洗澡。等我拯救了天下苍生,自然会去洗澡的。”早坂织衣边跑边说道。

“攘夷志士的思想就是你逃避洗澡的借口了吗?!而且那得等到多少年之后你才会洗啊!”

大概才跑了几百米早坂织衣就快被坂田银时追上了,毕竟两人的体力差距太大了。

啊啊坂田队长总是那么有活力呢,一边跑还一大串吐槽真是不嫌累的。不愧是这部漫画兼备着打斗役、吐槽役、充楞役的多功能主人公,没点体力确实是不能胜任啊。

早坂织衣突然站定,指着坂田银时身后的天空说道,“啊,草莓芭菲在天上飞呢。”

看着坂田银时即使知道她是在撒谎但身体还是比大脑率先停下来并回头,早坂织衣毫不犹豫趁着这个时机继续狂奔。

被耍了一波的坂田银时怒了,以更快的速度追过来,“当我是小孩子吗?!这种花招我怎么可能中招!”

“不,你不是停下来了吗?完全中招了啊。”

“才没有!只是听到了甜品女神的召唤才回头的而已!”

“就是因为阿银你太沉浸于甜食了,所以才会被这种花招骗到。”早坂织衣觉得自己有些累了,这样下去肯定会被捉住,“啊啊一边逃跑一边吐槽果然对身体的负担很大啊,我果然比起吐槽别人的人,更愿意当被吐槽的人。阿银你就把不洗澡当成我的一个角色槽点就好了嘛。”

“什么啊那是?!应该是与其当爱别人的人,宁愿当被爱的人吧!不要随便扭曲别人的名言!而且那种让人感觉一股馊味的槽点没人会想吐槽的!角色投票就等着垫底吧!”

这时,她看到前面的定食屋有一个深紫色头发刚好走出来,早坂织衣看他的眼神就好像看到救星一样,恨不得扑倒他身上。

她捉住前面刚走出来的高杉,躲到他后面。此时她已经累得气喘吁吁,实在是跑不动了。

“喂,你们不要在街上乱跑,这小镇的居民本来就对我们攘夷志士很畏惧,在搞破坏说不定会被赶出去的。”高杉皱了皱眉头,不耐烦地说道,手里提着刚买的便当。

“豆芽!别以为躲在高杉后面我就看不到你!矮杉那小板身是挡不住你的!乖乖出来跟我去澡堂!”

刚说完就被高杉用饭盒扔了一脸,“你这混蛋天然卷,想打一架吗?”

“来就来啊,你这养乐多矮子!”

坂田银时和高杉晋助见面总会吵两句,这已经是整个攘夷部队都知道的定律了。仇恨转移,早坂织衣想趁着两人吵架的转身想跑。

只是刚转身肩膀一左一右就被人捉住了,她默默回头,看着高杉和银时这两个上一秒还吵得不可开交,现在却以极其同步的怒视看着她,两人的手一左一右搭在她肩膀上,早坂织衣只觉得自己被修罗和夜叉同时盯着,冷汗直冒。

“你想跑去哪?”两人同时说道。

这两人虽然喜欢吵架,但是一直向外时就会异常默契呢。

总而言之,早坂织衣还是被坂田银时和高杉晋助架着拖回了澡堂,早坂织衣觉得这样下去不行,这样下去就要暴露了。虽然这件事上本来就是自己隐瞒的结果,他们两个只是希望自己去洗澡而已,没有什么过错,但要是自己是女人的事情暴露的话,自己就没办法在这里立足了。

本来已经赶不上流亡的队伍了,又被攘夷部队抛下的话,自己在这样的荒郊野岭根本活不下去啊。

“等、等一下。”早坂织衣满头冷汗,做最后的挣扎,她看着左边的高杉,“在洗澡之前,我有话要和高杉先生说。”

“什么?你们矮子洗澡之前还要开小会议的吗?”坂田银时挑了下眉毛,“不会又想跑吧?我劝你还是放弃吧,高杉比我还要洁癖,他带你进去洗你起码要脱层皮。”

“谁是矮子啊!”高杉白了他一眼。

“那、是那个,我想跟高杉先生请教泡完澡应该喝哪个口味的养乐多!”早坂织衣随意找了个借口。

“笨蛋!泡完澡当然要喝草莓牛奶!”

高杉晋助看着她,并没有回答,他和早坂织衣对视了一秒,也不知道互相从对方的眼神知道了些什么。

“我带他进去洗吧,反正我也接下来也没有事。”高杉一脸冷淡地说道,他瞪了银时一眼,“银时你回去把军务做完!今晚给我交上来!”

“还有你!不要想着逃跑。”他又看向早坂织衣,手搭在腰间的刀柄上,眼神如同修罗一般可怕。

“是......”早坂织衣咽了一口唾沫,老实点头。

于是高杉晋助拉着早坂织衣的手腕走进澡堂的走廊,转角遮掩了他人的视线,目的地不是澡堂,而是推开了走廊某个无人的接待室。里面只有一些桌椅和酒架,是给泡完澡的客人交谈休息用的。

“好了,这里没人听到,你想和我说什么?”高杉晋助松开了她的手,眼神变得很冷淡,直视着早坂织衣。

“之前您不是怀疑我的身份吗?”早坂织衣的眼神也在这一刻沉寂了下来,没有了方才和银时打闹时的生动,而是一种不带任何感情的、极度理智,仿佛机器人般的淡然眼神。

高杉愣了一下,“原来你知道啊。”

“嗯,我从第一眼看到您开始,我就知道,你一直在怀疑我的身份。”早坂织衣像是想到了什么轻笑了一下,“虽然本来就打算找个时机坦白,但碰上现在这个时机还真是古怪啊。”

她只是着高杉晋助,收起了笑容,认真道:“我可以把我的身份还有我知道的情报全都告诉你,而我只有一个请求。”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少年派]蝉落在线阅读信

    一只丧尸忽然从收银台的角落冲出来,似乎蓄谋已久,此时的丧尸已将唐木扑到,唐木的手枪没有握住,被甩在一旁。丧尸扑在他的身上,张开血盆大口朝着他咬去,唐木则用双手掐住丧尸的脖子。丧尸的脖子冰冷无比,眼神发红,嘴边的粘液此时滴在唐木的头上,甚是恶心。还好丧尸的力量不是很大,唐木用脚顶住丧尸的肚子,用尽全身

  • 老子享受就变强在线阅读第八节

    “那个女孩,和你很熟的样子。”穿着黑色衣服的男孩说。“和你没关系。星辰,既然来了,有什么事说吧。”星辰说:“晓翼,我要说什么,你应该很清楚。”沉默,“我不想回去。”“不回去?你知不知道你的身体会越来越弱,直到消失。要不是感受到你已经在变弱,我会这么着急来找你吗?”晓翼笑了一下,“好了星辰,我已经决定

  • 我的异界生涯在线阅读第9节

    “谁TM动了我的女人。”“自己出来受死!”搂着娜姐,刀疤男凶狠的说道。今天,刀疤男的心情很不好。上午一出门就撞上了硬茬,要不是背景厚,现在刀疤男还在看守所呢。刚刚在医院包扎好,就听到小弟说,自己的马子在自己的场子被打了?顿时,刀疤男火冒三丈。选在今天闹事,要怪,就怪自己出门没看黄历!同学聚会的同学们

  • 明德天下在线阅读第五章

    凌世跃的呼吸在看到红痣的时候明显加重了。他用大拇指按上那颗红痣,来回打转地摩挲,手指力道一点点加上去,最后像泄愤一样,把周围一片皮肤都擦红了:“池二少还想说什么?人有相似,名有相同,痣长得一模一样,也是巧合吗?”池厦感觉皮肤有点疼,微微蹙起眉头。他用力向后扭头,但是视野有限,只能看到凌世跃贴在自己后

  • 不驯的遗产之阴阳之气

    阴阳之气天地至理,天师,地师,武师皆可用。至阴至阳尤为至宝,得之盛之!但至阴至阳中有种至配阴阳,这是神品阴阳气。得之,冲破桎梏。所谓至配阴阳,乃是至阴至阳绝品阴阳气中的稀有特性。单独的至配阳气和至配阴气,并不能像单独的至阴和至阳那样能随意单独采用。至配阴气只能和至配阳气互补才能产生效用,这效用比至阴

  • 豪门的包子不好养在线阅读月落芳洲

    月如弯刀。大将军府明灯煌煌。白凤单脚立于瓦舍之上。从这里,可以看到一座类似于雀阁的建筑。黑夜太过漫长。他身边寒鸦历历,蝙蝠也趁夜跑来凑热闹。以前,有一个可以引得百鸟来朝的女子,就被锁在乌鸦环视的囚笼里。而如今,情况好像有点不同了。他的羽翼日渐丰满,面庞已褪去了少年人才有的凌厉。现在的他,成熟、包容,

  • 斩龙第一章在线阅读

    花果山四面环海,天很蓝,海也很蓝,潮起潮涌,蓝色无尽变幻,有时会蓝成一片,美得如梦似幻。自从白色色将花果山占为己有后,她最喜欢做的事便是坐在花果山的礁石上,遥遥望着西边的天。都说西的尽头有一世界,名曰极乐。那里没有痛苦,只有无尽欢乐;那里极其清净,是向往成佛之人最好的归宿。白色色修炼了一千多年,却没

  • 迷糊的米古在线阅读第二章

    河东老军用丑角扮,参考《玉堂春》崇公道。安排他来这么一大篇是为了什么呢?就是为了拖时间好让小生换衣服啊,白箭衣,蓝大带,红彩裤,外面穿白大氅,再拿一根马鞭,参考《九江口》华云龙吧(台,台,令令台……)(二道幕闭,河东老军上,说山西白)河东老军:【白】小老儿(台~)【数板】家住河东太原郡,太原郡,离城

  • 霜*之天下一隅

    浑元天下,万民先祖起于南疆九黎,北上入华夏九州之地,立夏国。先祖封夏帝,定都盛京,年号大衍,开太平盛世、国泰民安。夏国南抵苍山,苍山之南有小国,唤“云国”。云国尚武,三祖之一的暗罗殿与九宗之一的南疆翎羽宗便在国中。云国再向南有大河,名唤澜河。澜河自西向东奔流入海,千年不息。河岸有一部族,名为渊流族。

  • 【综英美】这里是宇智波之相遇

    日本东京某条大街上——一名中国女孩走在街上,女孩的穿着在人群中显得突兀,频频吸引着他人的目光。只见女孩将柔顺的墨发简单盘起,红色发带垂在颈边,乌黑的双眸清澈透亮,小巧的鼻翼,淡粉色的樱唇,苍白的脸色,米白色的竖领对襟琵琶短袄搭配浅绿色的织金马面裙,以及米白色的绣花弓鞋,凸显少女的端庄淡雅,恍若一尊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