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浪漫言情 > 正文

女朋友总在嗑我的cp在线阅读第5节

2021/6/11 7:40:51 作者:呀小橙子君 来源:晋江文学城
女朋友总在嗑我的cp
女朋友总在嗑我的cp
作者:呀小橙子君来源:晋江文学城
校霸今天很不对劲,从来没擦过黑板的人竟然主动去擦黑板了,还拿着两块沾满粉笔灰的黑板擦对着拍,拍得前几排的同学包括林喻溪在内全部淹没在粉尘中,他自己头发上衣服上鞋上都是白白的粉笔灰也毫不在意。林喻溪课间经过最后一排的时候,不小心被一只脚绊住,整个人扑到后面的墙上,撞得差点冒鼻血。回头一看,这只脚的主人正不紧不慢的缩回了脚,好整以暇的看着她。校霸如何恶劣低能,而她一笑而过,只因她有任务在身,不得不忍!别扭直男校霸x哭包学习委员另有一对副cp:身世凄惨贤妻良母攻x简简单单吃货受“我把你当男朋友,你却只

边樊看着动作越发僵硬的怀源,有些新奇。

他没看错的话,这人是在怕他?

这个猜测差点让他笑出来。

他没看错吧?那个披着人皮的恶魔,装成人类的畜.生,心里满是肮脏又泥泞的血——怀源,他居然也有害怕的时候?

前世那些痛不欲生的记忆在机体的自我保护下已经记不清了,但最清晰的,是对方扬起来的鞭子以及冰冷漠然的语气。

这样的怀源,居然也会害怕?

这一瞬间,边樊都要以为对方看清他来这里的真正目的了。

但是还好,对方似乎并不想让他看出内心的恐惧,而是继续之前的动作,帮顾陆言整理衣服,并且吩咐再拿一件外套来,更换掉那件右肩湿润的西服。

他动作迟缓了许多,而且一直在关注自己这边的动静。

地上的玻璃渣子也很快被服务生打扫干净,地板擦了几遍才散去酒香,仿佛刚才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边樊站在一边,看着怀源细心叮嘱顾陆言的样子,有点想笑,又有点恶心。

他之前几年靠前世的法子去了国外,直到最近才回来;重生果然有好处,这次他顺利进入了怀氏集团——起码比前世容易许多倍,见到了怀源。

老实说,他见到怀源的第一眼挺惊讶的,无论怎么看,这都是一个人畜无害的,有些胆小的青年,长得也很好看,甚至还会紧张。边樊看得啧啧称奇,他还以为怀源这样的怪物不会拥有恶毒之外的性格。

他都怀疑这是不是个平行世界,眼前的怀源与前世的怀源不一样,就像他,不也是不同了吗?

但听到那句“边先生果然青年才俊”和后来的一席话,彻底推翻了这个设想:这么熟悉的阴阳怪气,是怀源没错了。

就说前一句,怀源只比他大三岁,就白手起家创下了一个怀氏集团,没过两年就在S市称霸——他自愧不如个什么劲呢?

边樊越想越奇怪,眼神也冷了下去,继续看面前两人的其乐融融。

这样子无非是演出来的戏码,也不知道顾陆言用了什么手段,居然能逼迫怀源退居二线,自己成功接手怀氏集团。

不过这和他的目标没什么关系,他回来的目的只有一个,至始自终都是怀源。

等他完成目的,估计顾陆言还要谢他一声。

边樊想着,嘴角不自觉泄出一丝笑意,紧接着又退后几步,撇过头,双臂抱胸,懒得再看眼前这让他火大的一幕。

要是怀源知道他的这些想法,估计要大呼冤枉。

夸别人顺便自谦一句,不是很正常的事?怎么到了这位小祖宗嘴里就是阴阳怪气?

但他什么都不知道,看着顾陆言换了衣服才放他离开。

情绪过去,他也不知道怎么面对顾陆言。

他实在和顾陆言亲近不起来,说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好了,你先去忙吧。”

顾陆言点点头,生疏地道了谢。

怀源则是留下来面对边樊这个不定时炸弹:“边先生,刚才多谢?”

他有些试探着问,面前这个小祖宗的脾气实在古怪,听了夸奖反而生气,看自己教训人还凑过来递凶器,怀源摸不清他的性格。

但道谢总没错吧?

“啧。”边樊看了他一眼,意味不明地啧了一声,随手从服务生端的托盘上拿起一杯酒,转身离开了。

怀源:???

啊,这又是什么意思?

他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简直满头雾水,不过目前来看,对方应该没有杀他的意愿吧……应该。

相比之下,另一件事更让他上心。

那就是,他怎么莫名其妙的给顾陆言出头了呢?

他不是爱凑热闹的性子,也不喜欢麻烦,要不是为了小命担忧恐怕这辈子都不想出那个临山别墅,有吃有睡还能养喜欢的花,何乐而不为?

要说是之前六年的记忆影响了他,好像也不太对,刚来的时候看到顾陆言完全就和看到陌生人没两样,甚至还因为对方严肃的态度而有些惧怕。

怀源想不通,刚才突如其来的愤怒实在来的太过奇怪。而且他来这里完全是因为主角的威胁,呃,差不多是威胁,现在对方觉得他无趣离开了,自己也没必要再待下去。

“我挺讨厌香水味的,但香槟还挺好喝。”怀源悄声道。

说完,他随手拽了个人去通知顾陆言一声,自己先离开回家了。

被选中的那个人满脸惊恐,甚至下一刻就要窜出去,听完怀源的要求后重重舒了一口气,迫不及待地离开,火烧屁股般去完成他交代的任务。

怀源:???

奇妙的疑惑又增加了。

他很可怕吗?

连续来好几个令人困惑的难题,怀源也懒得探究那么多,简单粗暴地按重要程度划分了一下,比如主角在第一,顾陆言占第二;一个涉及小命,一个涉及记忆,至于其他的……就随便吧。

顾陆言的回复很快,因为宴会还没结束,所以不能亲自送他去新家,但是吩咐司机再外等候,又让助理送怀源出门。

等怀源坐到迈巴赫里,靠着轮椅,才全身心地放松下来。

今天过得可真是身心俱疲。

面对主角他得打起百分之二百精神,生怕一句话不对就惹来杀心——原书里可是说了,某次主角见一个毛手毛脚的员工不对劲,直接让他消失了。

虽然没提是哪种“消失”,但也挺可怕的。

想着想着,怀源又有点可惜。

要是没被反派养歪,脾气应该不会那么古怪。

现在他穿越来了,原书剧情改变了一点,看样子主角的性格也改了一点,不会那么偏激。

他闭目休息了一会,车窗外的路灯已经开了,时不时就有光芒落在他的侧脸上。

除了路灯,各个大厦上的霓虹灯也闪烁一片,色彩斑斓,不同颜色的led灯带组成不同的招牌名字。

他看了一会,密集的灯带渐渐变得稀疏,直至消失,路灯也换了个形状,最后车子开到一个静谧的小区里——临湖别墅已经到了。

司机小心翼翼地推他下车,门口站在早早就开始等候的管家。

他低声对司机道了声谢,任由管家将他推进别墅。

管家年纪大了,喜欢念叨,语气里颇不满意:“别墅太小了,只能给您和三位少爷准备房间,再有就是书房、衣帽间以及杂物间,连个客房都收拾不出来。”

怀源哑然失笑,本想说能有什么人来拜访我,但话到嘴边一转:“书房?我的东西都带来了?”

“带了带了,书桌都没变,直接搬来的,全都收拾好了,您要去看看吗?”

怀源点点头,嗯了一声。

如果他没猜错,自己应该是有一本日记的。他有写日记的习惯,小学到大学的日记本能有厚厚一摞。

别墅内部经过特殊改装,共三层,一架电梯直通上下。

“今天就改装好了?”怀源有些稀奇。

改装电梯挺麻烦的,必须在装修时就调试完成,期间大约需要七八天。怀源之前住的地方是后来才装电梯的,装修过程中他还特意搬出去了,因此记得很清楚。

“不是,来的时候内部就已经完成了。”管家跟他解释。

书房就在二楼,管家把他推到书房门口,打开门后就停下脚步。

怀源转着轮胎上的轮进去,慢吞吞地来到书桌前,开始翻找日记。

他运气不错,第一个抽屉里就是日记,拿出来开始翻看。

里面记录的都是一些琐碎日常,也不常记,隔几天写一页。但这些日常却非常温馨,大大小小的都是趣事。

怀源越看越投入,脑海里这六年的记忆和日记里的日常相照映,渐渐的,他再回忆起之前六年,不像是之前感觉像是看电影,置身事外;而是学着与记忆中的自己共情。

归根究底,他们都是一个人,何必纠结着将“两人”分开得很清楚?

等日记翻完,他长长叹了一口气:“已经这么久了……”

距离他第一眼见到这三个孩子,已经过了六年。

他参与了这三个孩子的青春期,手把手让他们摆脱了之前所有不好的回忆,竭尽所能让他们成才。

就像是真正的一家人。

互相依偎,互相修补自己心里的漏洞。

怀源很擅长处理这些

也不难解释,为什么自己见到顾陆言受委屈时那么生气了。

“只是可惜……”

孩子长大后就有自己的世界以及事业,和他再不如以往亲近,这也是正常的。

“叩叩叩。”门外突然响起了敲门声。

怀源放下日记,仔细收起来,提高声音道:“请进。”

进来的是管家。

他拿着一沓装订好的书册,递过来:“先生,这是玻璃花房内所有植物的情况,您是要全部移植过来吗?”

怀源接过书册,翻了翻,拧着秀气的眉:“不,太多了,挑几样移植过来就行。”

说完,他想起昨晚的草莓蛋糕,心血来潮道:“家里有甜点吗?我记得你昨天买了草莓蛋糕。”

“您大概记错了,我不怎么出去的。”管家笑呵呵地说,“蛋糕大概是少爷买的。”

怀源翻书册的手一顿,抬起头,若有所思。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今生有酒在线阅读第8节

    自从来到这个小镇,凌曦基本每天都比较懒散的上班、工作、下班、睡觉。那个不大爱跟人打交道的性格依旧。凌曦有一头漂亮的秀发,但是到了这个人迹罕至的小村子后,就再也没有打理过。说是想入乡随俗,其实每天像丢了魂一样,现在就像稻草一样盘踞在头上。在这个村子的日子,不是用天计算,而是年。同样的风景,每日例行着同

  • 快穿之宿主又被拐跑了第2章在线阅读

    孙佑羡回去之后,查了李昕岚给他的地址,是本市一处高档别墅区,闹中取静,环境一流,小区里的住户,大多非富即贵。所以……李昕岚让他带着行李过去,到底是几个意思?虽然不明白李昕岚葫芦里卖什么药,但孙佑羡还是拖着行李箱按时到了轩和雅苑,刚想打电话联系她,就见一辆白色宝马停到他身前,车窗降下,带着墨镜的李昕岚

  • 洪荒之紫天人主在线阅读三年

    LPL夏季赛最后的成绩有点出人意料。原本拿到春季赛亚军、夏季赛常规赛成绩稳定的KLD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十分辜负粉丝期望地倒在了四强,连季军赛都丢掉了胜利。赛后的俱乐部微博简直腥风血雨,瞬间刷出两万条评论。粉丝们痛心疾首,提心吊胆算着世界赛积分,得出来的结果是KLD的积分排在了全联盟第四名,不得不去

  • 商女倾城:公主撩夫种田忙第五章在线阅读

    “乘哥,毕业后有什么打算啊?回家继承公司?”“不然了?你了?”“我打算出国玩几年。”……两人并肩走出校门。一路上说说笑笑。全然一副没有人间疾苦的样子。人生而有等,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赵乘乘和刘光人手拿着一罐装的雪花,右手上拿着一圆筒盒子,里面是密密麻麻的竹签子。竹签子上扦的是鸭肠、鸭胗、鸡肠、鸡胗、

  • 快穿之反攻略系统之跳崖(5)

    天空乌云渐渐散开,微微露出月光,弯月不知何时已悄然爬升至半空,似乎有意等待着欣赏这高手对决。周围的虫子似乎感觉到周围的杀气,叫声戛然而止。只见玉尘子手持天殇剑与莫欺人相对着,准备着随时出击。说时快,只见莫欺人回身向后飞去,瞬间到达陈青身边,一手提起陈青,挡在身前,陈青想要挣扎,莫欺人小声对他说道:“

  • 缘如水--清宫文在线阅读第5章

    可惜还是晚了一步,他们就陷进了各自的幻觉,我当然不可能知道他们的幻觉是什么情景,因为我也不幸中招了。在我的幻觉里,我会看到了长沙九门的有盛转衰,看到了东北张家,还没等我仔细思索我丢失的记忆,就被一阵巨响给惊醒了。原来是他们汇合之后找到了真正的棺椁正在那里商量到底要不要开它。在商定之后我们就往上走去,

  • 从韩娱开始制霸第八章

    “那怎么行,大热天的,怎好让你白唱,都是同学,能帮的是一点。”彭佳慧说的情真意切。林岫一下成了扶贫对象。斯砚不愉,把彭佳慧的钱推了回去,“佳慧不用了,谢谢你的好意,林岫是我同桌,没那么见外。”谈子田向来喜怒形于色,脸上笑一下就没了,连他一个不懂事的人都能感觉到彭佳慧的言行不妥,难道她自己不知道吗。“

  • 丑妃好混在线阅读第七章

    早上一起床,我就带好存折,单独去了银行,从那99821圆的存款中取出了800圆。那时的钞票最大的面值就是10圆的,那时的钱还是很经花的。80张的10圆大钞,也算是挺厚的一沓,把钱装在内衣口袋里,我的心里充满了底气。这些天我一直在花学校寄来的100圆的“酌送路费”。现在可是到了关键时刻,我从原著中得知

  • 超能对弈在线阅读第四章

    “小王子,该起床了,您要和大皇子一起撤退到宫殿后面掩护。”苏锦生皱了皱眉头,他的起床气一直很大。原来的时候保姆从来不敢叫他起床,他外公更是直接给他请了三年的早自习假。再加上苏锦生本来就聪明,他从来不在睡眠上虐待自己,都是九点准时睡觉。来到人鱼世界的这几天,虽然并没有焦虑等情绪影响他的睡眠,但是那万恶

  • 海贼王之一击白帝第5章在线阅读

    夜晚的王府静悄悄,犹如一头沉睡的野兽,给人的感觉就像是随时会醒来咬你一口。沐凝儿知道王府戒备森严,这些对侦察连待过五年的沐凝儿来说太简单了,沐凝儿根据自己的判断巧妙的躲过王府的巡罗和暗卫,直奔某人的禁区琉媛阁。沐凝儿就是在想:我倒要看看你这破禁区里到底藏了什么秘密?琉媛阁内,此刻南宫默正躺在温泉浴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