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小说 > 正文

天降妖妃太难追在线阅读第三章

2021/6/11 6:43:07 作者:纳兰灵希 来源:言情小说吧
天降妖妃太难追
天降妖妃太难追
作者:纳兰灵希来源:言情小说吧
一朝穿越洞房花烛,没有温香软语,却有渣男一只对她百般欺凌!丫的!如此渣男不打天理不容!什么?渣男是皇帝?欺她者,管他谁,一个字:打!于是乎,一夜间皇后沦为通缉犯!画像贴满帝国每一个角落!某女手拿画像无语望苍天:请问,古代可以整容咩?俗话说,没有最惨只有更惨!悲催的逃亡路上一不小心招惹了这个大陆最不能惹的煞神,从此在逆天的不归路上越滚越远。。。******那一日,她从天而降砸坏了他的马车落进了他的怀里,该看的不该看的……不但看了,某女还笑得甚是猖狂,“美男,给姑娘笑一个!”男子面沉如冰,目光森寒,

第3章 、

光滑的瓷白桌面上,放着一张蓝色的银~行卡,底下压着一张字条。

字条上龙飞凤舞、言简意赅,说房子送她、钱也给她,是宫远帆的留言。

若单从钱货两讫论,这宫远帆倒是个好的交易对象,要的少,送的多。

白交交将字条扫入垃圾桶,收好银~行卡。她抱了桶冰淇淋,躺在沙发上,随手打开了电视。

“Pick me, pick me, pick me up!”

中毒性的节奏和歌词响起,白交交舀了口冰淇淋,忍不住的抬头看了一眼电视。

11位少女身穿粉色西装,笑容元气,正在举行圆台上跳着舞。舞台之下,荧光牌子棒子铺成一片粉色的海洋,声势浩大的应援声几乎快要盖住了音乐。

电视的右侧写着“你的选择101出道少女团体E01解散演唱会重播”,弹幕很快飘过,覆盖了整个屏幕,叠了好几层。

白交交忍不住坐直了身体。

你的选择101这个节目和E01这个团体她有印象,蒋阿姨提过,她的儿子很迷这个节目,曾经发动除老婆外的其他人投票选人出道,今年是第三季节目,还在征集参赛者,又是选女团,蒋阿姨还担心儿媳会因此生气。

白交交没有想过,E01的影响力竟然这么大。

这就是选秀和偶像的力量吗?

如果有这样多的关注度的话,她修炼的话岂不是事半功倍?

“叮铃——”

“叮铃——”

“蒋姨——蒋姨!”

白交交叫了两声,并没有人来应。她不解歪头,蒋阿姨很少离开,今天怎么会不在呢?

“叮铃——”

“叮铃——”

“叮铃——”

显然门外的人透过窗户看到她了,并没有要离开的打算,他执着的按着门铃,白交交揉揉太阳穴,放下冰淇淋,起身去开了门。

门外站了个一身黑的小哥。

他黑衣黑裤,黑帽子黑口罩,黑手套黑皮鞋,全身上下遮的严严实实,只露出深黑色的瞳孔和周边衬的越发白皙的皮肤。

这个人很高,黑松般站的挺直,越发显的身材倾长,气质出众。

“您的快递。”他的声音很清雅,明明是大夏天,却有一种清凉感。

白交交对上他黑色的眸子,略微疑惑,这个看过来的眼神,深深的像是要将人困住一般,他真的只是个送快递的人吗?

“箱子重,我帮您放屋里。”他越过白交交,将箱子放进了厨房。

白交交盯着箱子,起了点兴趣:“这里面是什么水果?闻着很香。”

“我帮您打开。”小哥弯下腰,右手拿着划纸刀,将箱子打开。

袖口浮动,露出他右手腕上一点黑色圆盘。

白交交偏头过去,刚想仔细看,就被满箱的红色圆果吸引了目光。

“看上去很好吃。”她抓起一颗,稍微洗了洗,就放在了嘴里。

微微酸的味道,吃到最后又有点甜,白交交眼睛微眯,吐出一颗圆圆的果核,直接上手抓了一把。

“这水果很特别,我之前还没见过。”她双手一捧,直接放水龙头底下冲,偶尔有漏出的,她空出一只手去捡,刚捡起来一个就又漏掉了三个。

一只精瘦有力的手伸过来,覆在了白交交的手上,明明是在冰凉的水下冲刷,可接触到的皮肤却感到热热的。

那人将红果揽到手里:“我帮您。”

白交交抽回了手,她偏头看了那人一眼,拿出手机给蒋姨打了电话。

没有人接。

她又去看了快递箱上的封条,是蒙山省一个小镇上叫张大山的人邮来的,收件人写的是蒋姨的名字蒋婷芳。

宫远帆确实会时不时的给她买水果寄回来,一贯也是写的蒋姨接收。

“我打了电话,但并没有人接,我看屋里有人,就按了门铃。”那人声音淡淡,问道:“您就是蒋小姐吗?”

“不,我姓白。蒋姨不在。”

“白?这可是个好姓氏。我曾经也认识一个姓白的人。”那人似乎笑了笑,转过身来,将盛着红果的玻璃盏举在她的面前:“请问白小姐的名字是?”

晶莹剔透的玻璃盏中,红色的果实色泽鲜明,让人食欲大开,白交交往嘴里塞了好几个,下意识回道:“我叫白交交。”

“你问这个做什么?”

“快递需要您代替签收。”

白交交签字的时候,他就站在她身边,低头看着她一笔一划的写着。

“白交交?”那人一字一顿,似乎在确认,又似乎在将这名字嚼碎,他突然笑了一声,眼神意味不明,眉微挑:“白小姐的名字不是白五吗?”

“白舞?”

批命的声音似乎响在耳边:“白交交,你每次起名能不能走点心?白一二三四,你想以后被叫白一百吗?”

那时的她正一脸享受的闻着刚得来的梨花酥,舔了几口又舍不得吃。

百花仙子做的梨花酥,这美味在这小世界可是吃不到了。

想起这,白交交不太开心,她吐出五颗果核,没搭理这人的话。

“这水果很少有人买,白小姐您吃过吗?”

“这叫红小果,大山里常见的,村里人管它叫诺里。”

“白小姐有印象吗?”

好吃的美味不会吃厌,但好听的声音会听烦,这样的三连发问,已经超过了闲聊的范畴。

白交交转过身:“没吃过,没印象。”

“是吗?”身后的声音也冷了下去,没有了之前的热络:“白小姐,我忘记说我的名字了,我叫莫原。”

“莫先生,谢谢你送来的水果,没什么事的话你该离开了。”

莫原站在水池旁,他漆黑的瞳孔中印出白交交的背影,可她就连说这话的时候,都没有回头。

她对于不在意的人,确实不太搭理,也不会去虚伪的客套。

当初他的班主任,就因为她这一点而有所微词,使了些绊子被他发现收拾了一顿后也就老实了。

没想到有一天,他也会成为她不在意的人。

她忘记了他。

他如此想念她,希望她回来,在找到她踪迹后立刻想办法来见她,可她却记不起他,毫不在意他,仿佛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个笑话。

她似乎真的从未在意过他。

莫原曾告诉自己,只要她回来,他便不会在意这一点。可现在,不肯挪开的视线告诉他,他在意。

他端着红小果,来到客厅,将它放到了茶几上。

红色的果实莹润饱~满,色泽闪动,让人很有食欲。

这是她过去很喜欢吃的,他曾经顶着烈日晒到手臂脱皮才摘回了一小筐,只因为想看到她笑开心的样子。

可如今看来,当年的一切,他最珍贵的记忆和美好,在她的心里,连被记得的价值都没有。

她不在意。不在意他,不在意过去,不在意这里的人。

莫原垂眸,迎上白交交不满的目光,深沉瞳孔之中第一次有了深情之外的波动,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执拗偏执:“白交交,你喜欢这里吗?”

“你想要留下来吗?”

男人很高,站着俯视看她的时候,仿佛将她整个人笼罩在阴影中,他的眼神如同大海的深底,浓黑的深沉中藏着汹涌暗潮。白交交直觉的觉得不对劲,不仅仅是因为莫原这话超出了快递小哥的身份范围,还因为她感知到了某种危险。

这话并不像是在问她是否喜欢这个别墅,是否想要留在别墅里,而是在问其他的东西。

难道,他知道她的身份?

白交交浑身汗毛倒竖,手指忍不住收拢,看向莫原的眼神,也尖锐了起来,仿佛被侵犯了地盘的动物,是不肯退让撕碎敌人一般的凶狠。

她脚尖微翘,点在地上,肌肉紧绷,随时都能跳起来,将莫原扑倒制住。

莫原似乎毫无所觉,他浑身上下全是破绽,没有防范,只是看着她,等着她的答案,不肯移开视线。

空气如同被一根弦拉紧,张力压的人喘不过气来一般,电视中播放的101选秀精彩集锦也仿佛被按了消音键一般,在场的两人都没有注意到它的声音。

两人视线对上,一个执拗要个答案,一个凶狠绝不退让,彼此的呼吸交替,场面一触即发。

“咳——”

男人低沉短促的轻咳声打破了空气中的凝滞,白交交转头过去,就见到宫远帆正站在门口。

熨烫自然的黑色西装穿在他身上,衬的宫远帆越发器宇不凡,阳光随着他照入门内,给他整个人镀上了一层金色的光辉,就连那一贯浅色的瞳孔,也映出了几分暖意。

白交交脸上“谁打扰我要找死”的表情迅速切换成了惊喜,她猛地起身,小碎步跑到宫远帆的面前,扬起笑脸:“远帆,你回来啦。”

少女的脸虽圆圆的,可实际也就只有巴掌大小,比现在不少女明星还要脸小。她仰着头,圆眼睛中闪着暖光,阳光中能看清她细嫩白皙的皮肤,连一个毛孔都没有,完美到了极点。

她的周身仿佛泛着光,宫远帆也忍不住被迷了眼,忘记了之前的刻意远离,声音温和了几分:“我回来了。”

俊男美女,一个高大端正,一个小鸟依人,笼罩在阳光中在门口说话的样子,仿佛一张美丽和谐的画卷,让人不想去打扰。

可莫原并不这么想。

他浑身更冷,迈步过去,直直的插~入到两人之间,走了出去。

身形交错时,他的视线与宫远帆对上了一瞬,两人都是对自身领域极其敏~感的雄性生物,只一眼,就给对方加上了不可小觑不是善类的标签。

宫远帆当即转身,气势逼人:“这位先生,你是什么人?来这里坐什么?”

莫原停住脚步,侧过身来,他的面容掩藏在口罩之下,眼睛冷冷的瞥过来,缓缓的吐出了几个字:“我送快递的。”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言情小说吧》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拐个师尊当道侣(穿书)在线阅读晨闹

    于是,陈潇便起身去拿洗漱用品,却不想撞上了一个人“喂,你走路没长眼睛啊,就这样撞过来,你虽然眼下有疤,但是也不至于眼瞎看不见路吧。你今天要是弄坏了我的这身衣服,破坏了我和阿弥哥哥的完美邂逅的话,我一定撕了你!再说,我这衣服可贵了,你也不想让你那辛辛苦苦供你上学的妈打几个月的工来为你这个的举动负全责吧

  • 快穿之给反派BOSS送温暖之,重生?(1)

    朦胧中,我苏醒过来,第一眼看到的是白色的天花板,我躺在一张床上。我手重重掐了下大腿,麻痹,疼死爹了!但我心中一阵欣喜,至少我认为现在我还活着,我又不敢乱动,因为连这是哪都不知道。看向四周,整个房间都属白色。我蛋疼,整的跟天堂一样,但又不是天堂,至少我还有痛感。开始我认为这里是医院,但被我否认了,因为

  • 我即巅峰伤心断肠

    逆子不肖,青史誓要秉公把陈神明擒上华山领罪。烟很愁从中作梗,杀着笔直地分水重劈青史。下涌的水流像遇着了什么,逐渐被染成黑色?如墨的剑气遇水,猛地化开,径往上涌。烟很愁说:“唔?”太极剑劲直下而上反冲,势道其重,使岩斩剑劲气无法下劈。烟很愁不得不改攻为卸,划破来招。烟很愁心想:他的剑劲一下子强横起来?

  • 飞天之东京之梦第1章在线阅读

    夜空。漆黑的宛如无边的黑洞,被黑暗笼罩着的一轮新月努力的散发着属于它的光芒。仿佛不甘被忽视,在这漆黑的夜里献上了所有的光明。灯火通明的欧式建筑散发着五彩斑斓的色彩,在月光的笼罩下,像被施了魔咒的城堡,神秘又璀璨。别墅前方是一大片整洁,幽绿的草坪,属于青草的味道在夜风中弥漫。此时空旷的停车场上停满了各

  • 英雄或怪物盛开在地狱的曼珠沙华(二)

    苏米在飞机上睡得沉,醒来时已是华灯初上。整个城市笼罩在一层微醺的色泽中。那颜色很暗沉,不似爱尔兰的明艳,这里本就是她不愿意回来的地方。机场外有司机前来接他们,车是宾利,黑的很深沉低调。苏米背着简单的行囊,坐进车,看向苏南,欲言又止。苏南坐在后座,看着她,淡淡说道:“拜你所赐,我开不起这样的车。”他的

  • 我真的是渣受[快穿]在线阅读第5节

    不知道能有多少人看过明星们在后台时的模样——台前光鲜亮丽,台后颓废萎糜。由于没事做,大家发明了很多打发时间的方法,有人讲笑话,有人玩扑克牌,有人喝茶划酒拳,也有人三两成堆说是非。虽然说那都是不错的提神方法,不过因为不符合新世纪经营的钢琴王子形象,所以简浩明只能等待,好无聊,好想睡,好无聊,好想睡……

  • 回家直播当海王的生活在线阅读第二章

    阮家在上海置了一处住宅,在新区。这套房子早早托人买好,闲置了几年时间,只能先住酒店,让人去打扫。一会儿又接到电话,上海这方面有人通过世通实业的李秘书来请老爷子吃饭,定在上海君悦;又说阮唯小姐也可以一起去,她的父亲聿宁也在那里。听罢李秘书的话,阮景齐气得把手中的茶杯摔在地上,大怒道:“果真越来越不把我

  • 火影之万界无双在线阅读第6节

    我回头拿过书包,哗啦啦地,书包里面的书被我全部倒在了桌子上,我又把衣服全部塞在了书包里。对,我要离开这里,我要离开这个鸟不拉屎,鸡不生蛋的地方,还有我要去找然。这么晚了,还没见着老太婆的影子,难道真的被我的举动吓坏了?不管了,我先逃了再说。路上黑漆漆的,到处都是坑坑洼洼的洞,前几天下的雨,现在的泥土

  • 皇帝在我家第四章在线阅读

    看着那美妙的背影,林菲菲狠狠地瞪着妙妙:“有时候说实话是不对的,懂吗!”“师父说应该说实话啊。”妙妙不解。“算了,跟你说不清楚,”林菲菲没好气地扯下一根草,放在手上蹂躏,“耍什么酷,就算是美女,也不用这么看不起人嘛。”“你也不喜欢吗?”妙妙摸着脑袋,“派里师兄弟都很喜欢她,可玉静她们也和你一样,不喜

  • 极道星惊艳

    少年七拐八拐,将少女更是引进了一个无人的胡同,突然一把将少女抵在了墙上,少女惊慌,“公子,你这是做什么?”少年的表情看不到,但是调戏的声音中充满了亟不可待,“回家的路程太远了,本公子已经等不及了,嘿嘿,美人,你就老实的从了大爷吧!”少年说完便受不老实的又在少女脸上抹了一把,开始为她解衣。少女一脸的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