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种田小说 > 正文

美妙的弧线之斗嘴

2021/6/11 6:54:22 作者:美妙的弧线 来源:17K小说网
美妙的弧线
美妙的弧线
作者:美妙的弧线来源:17K小说网
有人喜欢展示力量的暴扣,有人喜欢精妙的传球,有人喜欢闪电般的快速带球······而我只喜欢那弧线。当篮球在我的手中投出去的时候,它好似划一道拱门一般,飞出那美妙的弧线,使人觉得那是最美丽的时刻,当那清脆的篮球入网声,使人觉得代表着一种胜利。当我站在三分线时,当我站在中投的位置,我做出最标准的投篮动作时,我觉得我自己甚至掌控了这个比赛。投出去,如彩虹一般的美丽,真是让人心驰神往。我甚至为你而感到痴迷,因为你是那么美丽。

“你的手被抓破,今天去医院打针。”喝奶完毕,时鹤鸣走了几步便跳上沙发,以最舒服的姿势蜷缩着。

“怎么?你也觉得你自己有病啊?”

“爱去不去,反正你一发作起来跟狂犬病也没什么区别。”一人一猫又是不和谐的斗嘴起来。

“你先去吃早饭,饮食不规律别又胃疼了。”时鹤鸣吵架之余还关心下任悠扬的的身体健康。

“要你管。”任悠扬摸摸肚子,的确有些饿了,平时都是睡到大中午起来,省了一顿。

“你手机换过了吗?我的支付宝之前在你这里登录过,应该不用验证码,你打开我的支付宝登录下,转账过来。”

“老子才不用你的钱。”被电信诈骗是假,他早把他的钱捐爱心公益去了。

“那你去买些鸡胸肉,我不喜欢喝牛奶。”之前没有流浪猫觅食经验,饿得发慌,现在环境好了,怎么着也不能委屈自己了。时鹤鸣舔了舔猫爪,这些猫的习性他也不可避免的沾惹上了。

任悠扬抿嘴一笑,拿出了手机:“你等等,我上网查查哪个牌子的猫粮最好吃。”

“老子饿死也绝不吃猫粮!”时鹤鸣顿时来气。

“没人逃得了著名哲学家王境泽真香定律,不试试怎么知道。”

知道任悠扬存心要捉弄他,时鹤鸣启动绝食抗议计划,到了晚上,任悠扬见他来真的,牛奶也不肯喝了,便说起了好话。

“好死不如赖活着啊,你饿死了我拿去野味店卖了也值不了多少钱,还是好好活着,争取看看到时能不能送去宠物店。”

“别动我。”趴在沙发上一动也不动,说话也有力无气,时鹤鸣抵触着任悠扬的触摸,今天被他抚摸几次挺惬意的,但是这种舒服有违时鹤鸣的骨气,所以它拒绝了。

“也就十个小时没进食,不会真饿出毛病了吧?”

“好像,有些不舒服。”不是肚子饿,是全身有种难以言语的怪异感。

“食物中毒?那牛奶我也喝了,我没事啊。”

“不知道怎么形容,感觉上不来气。”

“我看看。”任悠扬把它放在腿上观察着。

“看个屁啊,你是兽医啊?”

“我看看你是公猫还是母猫,是母猫的话看看是不是来大姨妈。”

“滚!老子是公的,而且母猫哪里会来例假?”时鹤鸣起身走开,还想挠他,想了想算了,好猫不跟狗斗。

“是我才疏学浅了,我查查手机啊,等等。”任悠扬掏出了手机,不懂就查,一分钟后,便摸着下巴把百度上看到内容念了出来:“唔,有可能是发情期到了,上面这样写着,喜爱人抚摸、频尿,喜欢鸣叫,尤其是夜间叫的更明显。”

“喵~~”时鹤鸣还配合的来了句猫叫。

“情绪会变得不稳定,不想呆在家里,很想出去寻找配偶。特别是周围如果有母猫发情了,那公猫的表现可能会更强烈。”

“……”

“我记得花婶家有养一只母橘猫,十分肥硕。你变成猫后性取向会改变吗?”

“滚!”

“那我滚去找花婶借橘猫过来?有时它会也来串门的。”任悠扬表面上说得多关心时鹤鸣的生理需要,内心就差捶桌子爆笑了,哈哈哈,时鹤鸣!你也有今天!

“把门和窗给老子焊上!”

“很难受吗?要不然我用手帮你解决?”

“你是认真的吗?”

“是呀,我又不是没帮你弄过,来来来,不用客气。”

“滚!”时鹤鸣怒吼一声。

“别憋出毛病来啊,实在不行我带你去做绝育手术。”

“任悠扬!”

把时鹤鸣气个半死后,任悠扬总算排解了这五年来的一些苦楚,心里好受多了。

任悠扬正想出言再嘲笑几句,门被敲响了。

大晚上的,谁来找?

刚想开门,就耳尖的听见门外两人的对话内容。

“住在这么破的地方?就不向往好一点的生活吗?居然还拒绝时家,怎么想的。”

“别看我们这里破,拆迁了就都是暴发户。”

“这就地段,拆迁等猴年马月吧。”

“年轻人,你等会态度不能这样,秀秀表哥也是有脾气的,等等好好跟人家要秀秀的电话号码,要是运气好,说不定秀秀今天在表哥家里。”

“知道了。”

这声音是,刑磊?

邻居花婶带他找上门来了。

一人一猫对视了一眼,压低了声音商量。

“去开门,刑磊还记得你,今晚的月也很圆,让他带我们去医院。”时鹤鸣顿时觉得浑身都有力气,恨不得灵魂能快点回到真身。

“好吧。”任悠扬其实也希望他能灵魂复位,虽然欺负一只猫很有乐趣,但是也挺不厚道的,哎,快乐真是太短暂了。

“等等,要不然你还是扮下女装吧。”时鹤鸣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立马吩咐了他。

“为什么?”

“我不想让其他人知道这诡异的事,你帮我瞒着,以女装的身份去医院看望时鹤鸣,这个理由更充分些。”

“行,叫声扬哥来听,我就答应。”

就想看看他低声下气的样子。

“任悠扬。”

“没劲。”任悠扬捏了捏嗓子,对着门外大喊一声:“这么晚谁来敲门啊,等一会,我化个妆。”

“秀秀你在家里啊,我是花婶,我们等着,不急,你慢慢打扮。”

于是半个小时后,一开门,门外两人才把瞌睡虫赶跑。

“你是去整容吧,小爷还没等过女人化妆这么久。” 刑磊忍不住抱怨,任悠扬扬了扬眉,就想把门关上。

“喵!”猫比刑磊和花婶还要着急,出声制止了任悠扬。

“哎呀,秀秀你表哥什么时候养猫了?纯不纯正啊,我家橘猫想要配种。”

“大婶,配种的事能不能晚点聊?”刑磊打断了话题,“你好,上次见面没自我介绍,我现在补上,我叫刑磊,是时鹤鸣,就是你上次相亲对象的哥们。”

任悠扬抱起了时鹤鸣,方便时鹤鸣瞧瞧他的哥们。

时鹤鸣盯着刑磊没有说话,刚才他情急出声,说的是喂,任悠扬听清了,可是在刑磊和花婶的耳朵里,他们听到的只是普通的猫叫声。

“喵喵喵。”

“你们知道我的猫在说什么吗?”

刑磊和花婶一时愣住,没接住这个话题,好端端说只猫干嘛?于是摇了摇头。

任悠扬帮时鹤鸣确认了这个问题,看来只有他一个人才能听见时鹤鸣人类的声音。

“这猫是我儿子,可爱吧?”任悠扬生硬的转了话题,花婶夸了几句就回到造访的正题上。

时鹤鸣听到儿子的身份,拉下了脸,抛了个白眼给任悠扬,任悠扬一副你能耐我何的样子。

“秀秀,刑先生过来呢,是想跟小扬要你的手机号码,现在你人也在这里了,你亲自跟他说。”

“是这样的,时爷爷想找个时间约你喝个下午茶,聊一聊。”刑磊直接邀约,他可准备了一大堆措词来说服秀秀。

虽然他哥们现在没有行动能力,但是没出事前,时鹤鸣可是财经杂志上评选的本市含金量最高的风云人物,有一期评选最想嫁的老公,他可是荣获第一名。嫁给时鹤鸣,等他康复过来了,怎么着也不会吃亏的。

“我现在想先去医院看时鹤鸣。”

“为,为什么?” 刑磊不解。

“上次眼睫毛膏刷太多粘一起,视力受影响,我没看清时鹤鸣长什么样子。”

“我手机里有他的照片。”

“带不带我去?不去我就……”

刑磊赶紧打断他摞狠话,“去去去,现在就带你去。”

“喵!”时鹤鸣出声提醒着任悠扬别把它落下了。

“猫不能带去,病房内不能有细菌。”刑磊事先叮嘱道,便见任悠扬关上了门。

“诶你……”

“我补个妆,等一下。”任悠扬懒得再跟刑磊费口舌,找来了一个背包,便把时鹤鸣塞了进去。

“没有其他办法吗?”时鹤鸣探出头,有些恐惧。

“啰嗦。”任悠扬把猫头按下,拉上了拉链。

……

花婶还要带孙子所以没有跟去,刑磊和任悠扬一路也无话,直接开车去了医院。

在前往病房上的通道上走着,邢磊见任悠扬愁眉苦展,忍不住说道。

“我哥们很帅的,你不要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嫁给他是一件好事来着。”

“真这么好你怎么不嫁他。”

一句话噎得刑磊不再和他说话。

“时爷爷,你还在这里啊?喏,任优秀来了。”刑磊打开房门,按他的惊讶,应该以往这时候老爷子是不在这里的。

“今天是鸣鸣生日,我买了蛋糕过来给他庆祝。”老爷子今天一身唐装,手上盘着文玩核桃,见到女装的任悠扬,十分欢喜,把手上东西放下,起身招呼着任悠扬。

“小姑娘来了啊,好好,坐坐,桌上的水果蛋糕随意吃。”

刑磊有些愧疚,他忘记了好哥们的生日,而同样忘记的任悠扬,愧疚的点不同,他是愧疚今天是时鹤鸣生日,还给他喝临期牛奶,还让他绝食抗议。

回去请他吃个小鱼干弥补下。

呃,时鹤鸣他应该不回去了,等会变成人后,肯定不稀罕他的小鱼干。

“时爷爷好,我今天过来呢,本来是想拒绝这门亲事的,当初我只是想骗介绍费而已,不过呢,我刚才改变了主意,我觉得可以试试交往一下。”

老爷子一方面欣赏秀秀的诚实,一方面也因为后半句而高兴。

“怎么交往?”刑磊提出疑问,“你们用脑电波沟通吗?”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不记名弟子第2章在线阅读

    好冷…好冷…怎么还没死?……老天啊…不要折磨我了,求你来个痛快吧…林林一心只求解脱,根本没注意周围早已物是人非。“啊…小…小如你…你…啊……”一声高过一声的惊呼突然在林林耳畔响起,她惊的一跳,条件反射的张开双目。一个四五十岁的女人脸突得冒出来,颤抖着双唇嚷道:“啊…啊…孩子…孩子活了…啊…妈呀…诈尸

  • 最狂废少在线阅读第七节

    刚刚熟悉校园后,就要迎来不一样的大学生活了,也许对于他们所有人来说都是一个起点吧!每天上课似乎还有些疲惫,是谁说的大学生活很轻松,虽然每天只有几节课,但是那就是一天啊!想到这里,林雨心里感觉挺腻歪的。每天学习有高数,英语,计算机,会计,经济学等等,对于想要拿奖学金的她来说,这个真的是挺大的学业任务了

  • 娱乐圈佛系女星禁咒之地

    第三章禁咒之地仓蛮山,曾经绿荫环绕,草长莺飞,生机盎然,如今却是尸横遍野一派死气,草木枯萎,土地裂出拳头宽的缝,太阳炙烤着干裂的大地,仿佛一阵风就能把这里刮燃起来。两个看起来只有十来岁的孩子,用他们枯瘦如材的手抬着一个比他们略大的女子,他们没有衣服,只在腰上围了条草裙,黑得发亮的皮肤,深凹的眼眶,单

  • 漫漫归途之番外深夜搞事

    中午,魏恒延看到时间的时候,对着清鸿说道:“不早了,我们该走了。”清鸿对清寒招了招手,说道:“来,和哥哥说再见。”“哥哥再见。”清寒笑着说道。“再见。”魏恒延和段泽异口同声道。两人面面相觑,魏恒延这才说道:“走吧。”吃完午饭,买完东西后已经是晚上了,天空中开始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带着凉爽。魏恒延看

  • 海贼:我是大佬不装了之魔石(4)

    多年以后...咚咚咚...进来随着吱呀一声,房门被缓缓推开,只见一个面容清秀的少年眼睛微闭,歪坐于椅子之上,右手微微握拳正托着一侧的脸颊!昨日傍晚我在山顶看夕阳美景,怎奈一个不小心睡着了,迷迷糊糊中我听到有人说话,随着逐渐清醒,我才分辨出这是剑尊与长风的声音,在说一块神奇石头的事!他们好像是刚刚从看

  • 法国大小姐之穿越2(2)

    “真的吗?娘亲明日真的来看然然?”“真的!”我笃定地点了点头,顺便笑嘻嘻地刮了刮他的小鼻子,这小子长得真俊,长大了估计得迷倒不少姑娘吧!“恩!娘亲明日一定要来看然然哦!”老妇人对我感激地点头,便拉着一脸依依不舍地小正太出了屋子。“夫人终于醒了,”方才的小萝莉带上房门,将一碗黑乎乎的药递到我面前,“若

  • 都市之我能穿越数据世界之回忆从前(1)(9)

    “我数一二三,你再不出来,我可就走了,没人找你玩,你可别怨我哦。”她对着空寂的枫林说道,也不知道谁陪谁玩。“可恶,我可真走了。”不甘心的跺了跺脚,原本的笑脸己浮上愠色,“我真的走了!”她大声地喊了句,可是林子里依旧静悄悄的,没人回应她,她有些失望,又有些担心,怀着复杂的心情,好的背影失落而孤独。翌日

  • 云水无间之洞房花烛(10)

    突然听到了系统重新开放的声音的燕皎然借着就被系统话里面的内容给弄了个不知所措——话说夫君是个什么鬼?锁定是个什么鬼?目标绑定又是个什么鬼啊?!本来燕皎然还很欣喜自己的强大助力又回到了自己身上,但是这么个情况……燕皎然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无力了?不过,想要查看系统的情况最好是不被别人发现……看着对面的

  • 独家逍遥系统第二章

    时间的流逝总是无声且迅疾的,它能让一切伤痕在不痛不痒中愈合。转眼间叶碎碎已经高中了,接触到各种各样的人,逐渐适应了全新的环境。姜女士问叶碎碎“我要是给你找个继父你会不会拿刀捅死他”的时候,叶碎碎一脸无谓地回答她说“你开心就好”。显然姜女士本以为叶碎碎会给出“你要是敢再婚我就死给你看”之类的回答,因此

  • 都市之最强魅力小哥在线阅读第十章

    “小主,你不能去,你如果杀了她,自己也会被处死的,为了个贱人而害死了自己,划不来啊,小主。”哼,自己想死就去一头撞死吧,还要去杀蝶嫔娘娘,真是的,不要拖累她们这些做奴才的啊。(作:我现在终于明白了什么叫最毒妇人心)“对,小莲,你说的对,宇文朵朵那个贱人的命怎么比得上我的命。”是啊,那个贱人,以后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