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小说 > 正文

七零真千金五岁半[穿书]之银耳梨羹

2021/6/11 7:37:45 作者:远芳古道 来源:晋江文学城
七零真千金五岁半[穿书]
七零真千金五岁半[穿书]
作者:远芳古道来源:晋江文学城
苏沁沁从小生长在乡下,白棉布裙,脚踝纤细伶仃,一双眼睛顾盼生辉。她十二岁时救下从城里来的那位少爷,盛祈傲慢地上了车,让她等着他接她,会给她滔天富贵。然而,人没等来,苏沁沁却被卖到山里,被迫嫁给了老光棍,不出一年,被虐待致死。要嫁给盛祈的反而成了堂姐童芷,死后的苏沁沁才知道,这一切都是因为自己是《八零娇娇女》中的土著女主,而堂姐童芷是个穿书者,夺走了自己所有气运。重生回到五岁这一年,苏沁沁发誓再也不要救下盛祈。至于被童芷夺走的原属于自己的豪门父母,她也不要了。可这天她从溪边洗完衣服抬起头,村中众人

容漪倒是一脸惊诧,不知道她学习这么好,拍了拍小孩的头:“考得不错嘛。”

叶语然心里舒了一口气,还好没在容漪面前丢人,谦虚道:“没有啦。”

两人走出办公室,想起来现在期末考试已经全部考完,明天可以不用上学,叶语然就不由自主浅浅地笑了,却又被容漪拍了一下:“傻笑什么呢。”

“疼……”

容漪手劲太大,每次都拍得叶语然疼得要缓一阵,埋怨似的看了看容漪,声音小小的:“你这么打我,我长不高怎么办。”

其实容漪下手是真的没轻没重,没意识到对一个小孩儿来说太疼,不是故意要弄疼叶语然的。她半蹲下身,轻轻帮叶语然揉揉头顶:“那我给你道个歉,嗯?”

容漪清丽的面容蓦然在眼前放大,叶语然没发觉自己屏住了呼吸,跟容漪四目相对。

容漪的皮肤很好,即使近看也挑不出一丝毛病,长长卷卷的睫毛轻轻颤动着,眼黑和眼白的比例刚刚合适,多一份则显得凶,少一分则无神。

这个突如其来的凝视被年级主任的吼声打断了:“容漪,你怎么来小学部?”

容漪抬头站直,微笑着看着主任:“好久不见啊老师,这不是陪妹妹来查分么。”

叶语然很怕年级主任,因为他很凶,常常训斥学生,不过容漪看上去倒不怕他。叶语然偷偷拽了下容漪的衣角,小声道:“我们走吧。”

刚出学校大门,好好的艳阳天突然下起了雨,来势汹汹,淋得街上的人全都跑到附近的屋檐下避雨。

容漪靠在学校外面的围墙上,从包里掏出一把小伞撑开,却好像只够容纳一个人。

叶语然没带伞,惨兮兮地望着容漪,却见容漪揽过她的肩膀,将她拉到自己旁边,两个人就这样紧紧依偎着前行。

“你这样不会淋到吗?”叶语然有些不好意思。

“不会。”

叶语然闻到了香味,是从容漪身上传来的。

不同于第一次见面时容漪身上喷的香水味,这次的香味非常自然而又好闻,像是在炎热的夏日里嚼着雪糕那样清爽。

“你喷香水了吗?”她忍不住问。

雨下得越来越大,连着路都很难走,容漪一面揽着叶语然,一面小心抬脚,避免路上的水洼,随口回答道:“没。”

叶语然也低头看脚下。

容漪踮着脚尖的样子竟然像在跳芭蕾,露出两截纤细白皙的脚踝,校服裤子上溅了一些雨水,隐隐能勾勒出笔直的双腿轮廓。

叶语然不知道为什么害羞地移开了眼睛。

容漪把叶语然送回了家。

她姐还没放学,家里没人。容漪本想把她送回去就走,却被叶语然抓住了手腕:“要不要吃点东西?”

容漪挑眉:“行。”

叶语然家不算大也不算小,布置得很温馨,客厅置物架上放着一张照片。容漪换过鞋后凑过去看,一个男人抱着一个尚在襁褓里的小婴儿,身旁的女人牵着一个五六岁的小孩,想来应该是全家福。

叶语然已经进厨房开始忙活,容漪坐在客厅里擦着有些湿漉漉的头发。

过了二十分钟,两碗热气腾腾的炸酱面就上了桌。

容漪本没期待她能做出什么,有些惊讶:“你现做的?”

叶语然点头,这家里也没别人了。

知道容漪食量太小,她只给容漪弄了不到半碗,此刻便知道自己的决定是正确的。

容漪用筷子轻轻挑起一点,细嚼慢咽,似乎是对于味道很满意:“好吃。”

她连这点都没吃完就饱了,拿过一张纸巾擦擦嘴:“你这么小就会做饭,挺厉害的。”

叶语然蹭蹭蹭跑进厨房,又端了一个碗出来,容漪立即闻到了一阵属于青梅的香味。

白色瓷碗里有雪梨和银耳,稠稠地炖成一碗羹,闻着就很甜。

“昨天做的梨汤炖稠了点,成羹了,”叶语然把它放在容漪面前,顺手搁了个勺子上去,“刚刚重新热了下,我觉得你好像喜欢吃甜的,这个不酸,尝尝看。”

容漪拿过勺子,搅了搅,奇道:“你怎么知道我喜欢甜不喜欢酸?”

她跟叶语然也没一起吃过几次东西,怎么就把她的口味都摸清楚了?

“你喜欢的荔枝果茶很甜,”叶语然想了想,“偶尔喝青柠果茶都要加糖,应该不喜欢酸吧。”

她在食堂看见过容漪往青柠果茶里加糖,所以做了这样的猜测。

容漪觉得有趣,舀起一勺梨羹:“你很擅长观察这些细节吗?”

“也不是擅长,”叶语然支着下巴,满怀期待地看着刚吃了一口梨羹的容漪,想知道她觉得味道如何,“就是……无意中记住了。”

“味道挺好。”容漪称赞,暗地里被酸得咽了口口水。

容漪怕酸怕的不得了,梨羹里加了青梅,对她来说还是有些酸,但为了照顾小孩儿的面子,容漪没有把这话说出口,而是继续吃完了一整碗。

那天她姐姐叶语阑回来之后,跟叶语然说了一件事情。

“我暑假要和同学去旅游一段时间,”叶语阑觉得有些对不起妹妹,因为是班级旅游,不方便带她一起去,“我不放心你一个人在家里,你去别人家住几天吧。”

“别人家?”叶语然想,他们几乎没有亲戚,能去谁家住?

“你见过的,我同学的妹妹。”

“容、容漪?”

“虽然你跟她只见过一面,但同龄人多玩玩就熟了,”叶语阑只以为她是怕生,“怎么,不愿意吗?”

见过一面?叶语然腹诽,就在几个小时之前,容漪还来家里吃了自己做的饭。不过她不打算把这件事告诉姐姐,就当是一个小秘密吧。

“没有,可以。”

住哪里叶语然都无所谓,就是不知道容漪乐不乐意。

容漪躺在练习室里的垫子上,望着头上吊着的沙包,腹部一起一伏,调缓着脱力后的呼吸。

汗水从脸上淌到脖子上,顺着锁骨流进衣服里,容漪起身拿过毛巾随意擦了擦,忽然看见手机来了条消息。

是她表姐。

看完内容,容漪笑了,又躺回地上,举着手机回复过去。

“可以。”

暑假刚开始的第一天,叶语阑和叶语然拎着两个行李箱,一大早就从家里出发。先把叶语然送到了容漪家门口,叶语阑才放心地离开去了机场。

现在是早上七点,叶语然握着自己的小箱子,刚想按容漪家的门铃,门就被打开了。

“嘘。”出乎意料的是,容漪戴着墨镜,也拎着个小箱子,示意叶语然别出声,“走。”

叶语然不明白:“我们去哪?”

不是住在容漪家吗?

直到上了出租车,容漪才慢慢地跟她解释情况。

刚才那是她叔叔家,上学的时候才住那里,暑假她打算带着叶语然去自己的房子里住,这样也比较方便。

“为什么跟叔叔一家住一起?”叶语然挠了挠头,她家没有亲戚,所以不理解。

容漪轻描淡写:“父母死了。”

“啊……”叶语然惊觉失言,“对不起。”

容漪笑了笑,没说话。她知道叶语然也差不多是这样。

父亲早逝,母亲失踪。

某种意义上来说,她们是同类。

容漪父母留给她的房子离市区有点距离,开车大概要半个小时,是栋独立的三层小别墅。看上去时常有人来清理,外围的植物养得很好,也没有杂草。

容漪用钥匙打开门,回头轻轻松松将两人的两个箱子拎了起来,叶语然赶忙道了声谢,换上拖鞋,把门关好。

里面的布置很平常也很温馨,容漪轻车熟路地把箱子拿上楼,放在了二楼的走廊。

叶语然跟上来,就听容漪问:“你想住哪?”

二楼客房挺多,身为客人,叶语然当然是客随主便:“听你的。”

容漪好像很喜欢这个回答,她已有主意:“那就这个。”

是容漪隔壁的房间,不过一墙之隔,有什么事情也方便。

收拾完行李,容漪好像因为早起有点困,道:“我去睡会,有事叫我。”

叶语然倒是因为进入新环境而很兴奋,在得到容漪的允许之后,把一二三楼都跑了一遍。

一楼是客厅和厨房。厨房用品倒是一应俱全,只是全无使用过的痕迹,冰箱里也有各类新鲜的蔬菜瓜果,肯定是容漪提前准备好的。

二楼是卧房,布置都差不多,三楼则有一个很大的训练室,摆满了各种专业的器械。沙袋、拳套、跑步机、杠铃、哑铃……

还有一些叶语然没见过的东西,她一一凑近去观察。

这些东西很新,应该是主人不经常使用,看来容漪不经常过来这边。

只是拳套上有一个绣上去的白底黑字标识,写着“ME”,稍一思索就知道是“媚儿”的缩写。叶语然再看其他的器材,也都有这个专属的标识,无一例外。

容漪早上起得太早,这一睡就睡到了中午十二点,还是被厨房传来的香味给馋醒的。她踩着拖鞋下楼,正看见叶语然端着两碗香喷喷的面条上了桌。

“好香。”容漪毫不客气地坐在餐桌前。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腹黑相公冷傲妻之再见四爷(6)

    “过来,帮我捏一下肩!”四爷坐在养心殿的御案后面说道。郭茉儿连忙从地上爬起来,秀气地快步绕过雍正长长的御案,走到了他的身后。只见一身藏青色绣金龙的黄袍包裹着一具算得上强壮的身躯。长长的黝黑的辫子从脖颈处垂了下来。辫子很长,辫穗都垂到了龙椅上,还打了几个弯儿。古人留的头发可真长呀,这头发长了,洗个头都

  • 洪荒之最强圣人在线阅读第三节

    第二天早上,文初羽早早来到学校,连楚天睿都还没有来。文初羽乖巧地打开书等待早读,同学们陆陆续续地走进教室,填补教室的空位置。快上早读课了楚天睿才风风火火地跑进教室,拉开椅子坐下来,问道:“文哥,今天更早了呀,是不是打算奋发图强了?”文初羽道:“害,你文哥图强不需要发奋,我现在就想做个好学生,懂?”楚

  • 她太好吃怎么办在线阅读第一节

    天元大陆,呈国华轩镇,天元年10月1号,华轩孤独园门口。半躺在藤椅上沐浴着阳光的看门老大爷半眯着眼看着在他边上折纸的卷发小男孩,已经折了两个时辰左右了吧~还不够呢!我收集了一个礼拜的废纸快被这小子给霍霍完了,老大爷很是心疼。回忆起早上这个半大点的孩子来他这边借废纸,好奇的老大爷就问起男孩借纸的缘由,

  • 我们到底怎么了水缸救人

    她虽然表情始终淡淡的,但他却能从她一抬眼,一抿唇的动作中看出,她今天很开心。韩骄阳一路躲闪奔进了诊所大厅,今天没有病人打点滴,韩父坐在卖药的柜台后方整理着货架。在韩骄阳冲进去以后,越来越多的男孩们追追逃逃的冲了进去。韩骄阳透过开着的窗户向外喊:“哥!哥!救命啊!!你再不救我我可乱说了啊!”韩父开玩笑

  • 三界战纪搬家记(上)

    宣其扬那九五之尊的皇帝大哥,自那日离开王爷府后,也没有闲着。一天一小会两天一大会的从早忙到晚。既要保证将自己的弟弟迁回自己身边,又要做到不让那些老家伙们上死谏阻拦,实在是件不容易的事情。持续了小半个月,召回宣其扬的圣旨才急慌慌的传进了明王府。彼时宣其扬正坐在花园的小桌上,喝着小酒,看着面前七八个丫头

  • 三国我为雄之代价(2)

    第二章代价陈老板在许家院外苦等了十余日,许思安才被他的“精诚”打动。一听传话的名作阿洛的小厮说,许家掌家人肯见他,陈老板悬着的心总算放了下来。起初想好的谈判的筹码与博弈的底线,之前的骄傲与自尊心,早就随着这十几天担惊受怕的日子不见踪影,如今的他什么事都愿意做,只要能保住陈家千年的基业,就算是让他卖身

  • 一骑清尘如霞烟在线阅读暂住

    夜幕降临,棠玉在村长的安排下洗去身上的污秽,吃了顿饱饭,顿时觉得全身舒坦了起来。“棠小兄弟,村长说叫你吃好了,去他房里寻他。”棠玉连忙起身道谢,随后前往村长的房间。“棠小兄弟,来了!先坐下,我有些问题想要问你。”棠玉寻到椅子坐到村长对面道:“您客气了,晚辈稍后正好也有一些事情想要问您!”“嗯,是这样

  • 灰色之旅第一章在线阅读

    多久了?真是个令人迷茫的问题。那花以开落多少轮回了?他来了吗?好像只是出现了……也不错。可他貌似睡着了,要不,叫醒一下?真是个奇怪的想法。算了,随他吧,反正最后也回来到这的。——一片呓语中,一片黑色背影里。楼雀曲——楼雀曲——楼雀曲!醒来,醒来吧,醒来!从这黑渊地底醒了吧,不要再去刻意掩盖自己的无妄

  • 带着微信闯三国在线阅读第8章

    南门七正要将怀中密信掏出告以事情原由。突然这时又从门外走进一个妙龄少年来,只见那少年朴实无华,也无什么金装玉裹,举止大方,简简单单,毫不做作,走上前来。叫公子道:“四弟来了也不叫我一声,我好给你接风洗尘啊!”四公子宋卫站起身来,道:“我想三哥了嘛,所以来看看”二人开始闲聊。南门七听见很是吃惊,原来他

  • 稗史三国戏台(1)

    罗依依静静观察着一切,突然瞥到了一个满鬓霜白的妇人正拄着根纯黑色拐杖颤颤巍巍的向村子走来,妇人穿的也是一身黑衣,在昏暗的荒村里格外诡异。一滴雨砸在罗依依手背。落雨了。这比昨日落雨的时间早了许多。依依咽了咽口水,决定跟上去。罗依依跟着妇人一路直走到村子中心,到了一座破殿前,正是他们昨日借宿的那一座,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