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浪漫言情 > 正文

私家盛宠第6章在线阅读

2021/6/11 8:13:20 作者:小巷豆浆 来源:言情小说吧
私家盛宠
私家盛宠
作者:小巷豆浆来源:言情小说吧
“安安好久不见我都想死你了!你个小没良心的这些年都死哪去了?”在G市机场大厅里一个穿着红色呢子大衣留有黑色中分长直发瓜子脸并有着一双水灵杏仁眼的古典美女紧紧的拥抱着一个心型脸蛋水波纹长发的黑衣女子,“抱歉星儿,我也想你,我现在还在搞研究所以比较忙,我也很想你。”黑衣女子也回抱着她,“别以为你读书忙就可以蒙混过关了,你要怎么补偿我?”红衣女子放开了黑衣女子面对着她嘟着嘴问,“嗯……这样吧!待会吃饭我……

元柚让开三蹦子的师傅载自己到附近的宾馆,她暂时在宾馆里住一晚,明天办完手续,会再找其他地方住。

关上宾馆的房门,元柚拿出另一个房子的证件,这是西榕胡同那座院子的证件。

元向军没结婚的时候,是棉纺厂的一个临时工,租住西榕胡同这座大杂院里的一个屋子,后来转正成正式员工,又准备结婚,单位分房暂时没有他。

他跟黄美娟商量后,趁着手头有余钱,就把这座院子买下来了,他们就在这院子里结的婚。

后面单位分房,他们夫妻才搬出这座院子。

当初为了结婚好看点,元向军认真把这院子收拾过,只是这么多年过去,不知道那里怎么样了。

如果还能住人的话,元柚觉得住在那边也可以。

第二天办理手续的过程顺利得出乎意料,元向党没出现。

不知道是想以此来表明自己的态度,还是碍于面子。

他的态度如何,元柚不在乎,只要钱到位,一切都好说。

而方明红比元柚还着急把这买卖办好。

完成手续,方明红把钱交给元柚,迅速抢过写着自己名字的证件,从此以后,这套房子就归她家了。

元柚数了数钱,也很满意,生活费和起步资金都有了。

离开前,方明红叫住元柚:“那个,还有一件事,你以后跟我们没关系了,厂领导那里保留的协议……”

“我答应过不会再去厂里闹肯定不会再去,你要是还不放心的话,我现在也可以跟你去找厂领导,把协议撕掉。”

“这再好不过了,咱们现在就去吧,快点,我今天请假出来的。”要是抓紧时间,下午还能去干半天活。

方明红是鞋厂的临时工,现在工厂改革,工人干活计件拿钱,多做多得。

要是几年前非干部的正式工也是一个月挣两三百、三四百就顶天了,这些年物价上涨,工资也跟着涨了点,她缺一天不去就要少赚二十几块钱呢。

协议当着方明红的面被撕毁,她终于放心了。

元柚带着钱,留出一些花用,剩下的全部存进银行。

她暂时没回宾馆,而是找了一辆车去西榕胡同看看房子。

西榕胡同那房子算起来勉强可以看出算是个两进的院子,不过它是个大杂院。

出租给别人后,院子里违章搭建的小厨房有好几个。

元柚进去看了一眼,发现从外面看,这个院子跟这一片胡同里其他的院子比起来,居然是保存的相对较好的院子了。

因为围墙相对较完好,这得多亏当年元向军结婚的时候修整过过,重新搭了院墙。

当然走进去之后,可以看到里面的房子依旧很破旧,跟其他房子没太大区别。

风格各异的小屋子,各种各样的瓶瓶罐罐堆在墙角,看起来十分杂乱,很有棚户区的‘特色’,它好也就好在那院墙。

院子里的屋子,加起来大概有六间正经可以住人的房间,外加四间耳房,其中一间耳房被做成厨房,这厨房是跟其中一间正房一起搭配出租的,租金相对较贵。

最角落的一间被做成这个院子的公共厕所,原本和厕所也是跟正房一起配套出租,可其他租户总是偷偷去那里方便。

租正房的租户就不乐意了。

后来只好改成这个院子的公厕,费用所有租户分摊。

元柚很感激元向军的先见之明,幸好他只允许租户在院子里搭建厨房,没允许搭建厕所,这院子里有厕所,租户就不会随便找个墙角方便。

要不然这院子就真没法要了,虽说胡同里有公厕,可是公厕哪儿有院子里方便?

院子的租金,一个季度交一次,在黄美娟死之前叮嘱过,租金是全部交代要交给原身的。

这一个季度的租金是七月份交,这会儿才七月二十几号,原身早就全部花光了。

元柚来的时间还不到中午,这个时候很少有人在家,这边环境不太好,但租金便宜,所以会住在这里的人,大多数是外地来打工讨生活的农民工。

男人一般从事建筑行业在工地干活,还有些当送煤工走街串巷送煤,女人则多是从事物业和家政行业,或者夫妻俩一起摆摊卖水果、卖菜之类的,做点小生意糊口。

租住正房那一户人家有个婶子在家,看到元柚来了,先是皱了皱眉,也不出去问问她来干嘛,反而打开卧室的门,小声叫道:“梅梅!梅梅!”

卧室里有个看起来跟元柚年纪相仿的女孩子正在看书,听到声音抬头问:“妈,有事儿?”

婶子门口的方向使了个眼色:“元柚来了,你赶紧的,叫她还钱!”要不是上次女儿说漏嘴,她还不知道元柚居然跟女儿借了一百多块钱,一年多没还。

可惜者一季度的房租在月初就交了,要不然,她少交一百多块钱,就当元柚还钱了。

刘梅梅脸上露出有些尴尬的神色:“我上次问她,她说下个月还。”

“这都拖多久了,你不是说她跟你借钱的时候说借三个月就还?结果呢?这都一年多了!今天一定要让她还钱,咱们家日子过得也不宽裕,你这回没考上,下学期得复读,这钱拿回来我再贴一点就能给你复读费了。”

“那……那我去试试……”

“试试什么试试,一定要拿回来!”

“好好好,我这就去。”

刘梅梅跟元柚讨要这些前好几次,可惜,借钱的时候借款人是大爷,还钱的时候还款人就成了大爷。

每次这钱没能要回来不说,还得被对方埋怨,刘梅梅一想到这事儿就心塞,早知道这样她肯定不会借钱给元柚。

刘梅梅的性格没能继承她母亲,性子比较软,出去后尴尬地打了个招呼:“元柚,你来了?”

元柚看了她几眼才想起这是谁:“对,我过来看看。”

“那个……元柚,你欠我那钱,能不能、能不能……”

钱?元柚搜寻了一下记忆,恍然大悟,原身还欠着这个姑娘钱呢,才一百多块钱,一年多都没还,活脱脱一个老赖。

“哦,我今天带钱了,给。”元柚掏出一百五递过去:“之前结你一百四,这么久没还,我挺不好意思的,多出来十块钱就当利息了。”

当初借钱的时候没说要给利息,刘梅梅正想说要还给她,话没出口被她妈妈打断了。

赵菊芳走出来拽了拽女儿的袖子,爽朗一笑:“那可真是太好了,元柚今天来这边是路过还是……”

“哦,我就是来看看,还有件事想跟你们说,不过现在租户都没到齐,我还是等他们回来再说吧。”

“不能提前说?”赵菊芳很好奇,以往元柚只有收租的时候过来,其他时间一概不管,也幸好她对这些事情不懂,这些年一直没涨过租金。

今天她会特地过来,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也不是不能,”元柚就是觉得重复说太费工夫,既然赵菊芳问到这里她就说了:“这个季度结束之后,这个院子我不打算再出租了,所以得提前跟你们说,让你们有个准备,好提前找新房子。”

“啊?怎么好好的,说不租就不租了?”赵菊芳和刘梅梅都被元柚的话吓了一跳,要是出去找房子的话,好一点的地方租金肯定不便宜。

这一带租金便宜的地方,房子肯定没元柚家这个好。

“怎么说呢,也不是不租,就是吧,我要重新修整这个院子,装修好,然后再重新租出去,等我装修好之后,如果你们还想租,也可以再租,不过环境变好,租金肯定会涨。”

如果她自己不住的话,到是不用重新修整,可现在她没其他地方住,这边地段还好,去哪里都方便,不住这里可惜了。

这一片地方看起来乱,像个贫民窟,但是这种乱,并不是指治安上的乱,元柚的院子拐过一条街就是管附近这一片的公安局分局,治安其实还可以。

它的乱,是老区房子建筑的破败和乱,危房和违章建筑太很多,管都管不过来。

赵菊芳觉得很可惜,他们一家住在这里好几年了,附近房租涨了一波有一波,只有元柚家这个没涨,旁边的其他人家不知道多羡慕呢。

可人家房主要收回房子,她们也没办法拒绝。

毕竟在这里租房子没什么太正规的合同,甚至没有押金,元柚要是刻薄一点,把房租退给她们,马上把人赶走,转头再涨租金租出去都行。

好在元柚还有良心,提前跟他们说,让他们有个缓冲期,也有充足的时间找房子,说赶人就赶人那是丧良心的人才会干的事情。

“下午其他人应该会回来吧?下午等人都回来了,我会再来说一次。”

元柚说完就走了,她还得去附近找个宾馆住下,房子没办法马上改造马上住,她还得在这边找个房子租住一段时间。

元柚开始找房子的时候才明白,为什么自己说要收回房子的时候赵菊芳会是一脸可惜的表情。

她认为原身作为房东,其实是不太称职的,水龙头坏了、电灯泡烧了这种小事情暂歇不说。

连电表坏了原身也懒得过来看一眼,新电表还是租户们一起凑钱供电局的人来修好换新的。

但是这一切都敌不过一个好处,那就是房租足够低。

元柚在这边看上的稍微好一点的房子,租金至少比她家租出去的院子贵四成。

转遍这一片之后,元柚大概弄懂了这一片的市场价,也熟悉了这边的环境。

找房子花了好几天时间,她是想在自家院子附近租房子的,可是那边合适的房子不多。

转来转去,最后转到公安局分局附近,突然想起这个年代事业单位应该会分配房子吧?

她打听了一下,果然有家属区,家属区跟她家院子在相反另一头,不过没关系,直线距离不算远。

元柚摸到家属区,趁着晚饭时间混入大爷大妈堆里打听,这边有没有房子要出租,如果是带厕所的单间就再好不过了。

她知道这种家属区最开始分配房子的时候,肯定有单间,这种单间一般分配给单位里没结婚的单身职工。

这会儿正流行住商品房,这些单身职工们总会结婚,他们结婚后,总会有人买商品房住,这附近有另一个片区就有个商品房小区。

如果有人买了那个小区的房子,来回上班骑着自行车也方便,搬走的人原本的房间就空出来了。

事业单位很多时候是一个萝卜一个坑,招的新人不会太多,没有新人来,这些房子就不会重新分配给别人,是可以出租的。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言情小说吧》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全职高手]账号卡争夺战第三章

    003李元宝来到养猪场的时候还不到下班时间,刚想进去就被跑过来的保安拦住。这保安留着两片小胡子,眯着小眼睛,一脸诧异的问道:“你干什么呢?”李元宝道:“我不干什么,我找人。”保安道:“你找谁?”李元宝道:“我找谁管你什么事?”保安道:“当然管我的事,你不告诉我找谁,我不让你进去。”李元宝道:“我找大

  • 不识郡主真面目初进清心岛

    牡丹坊前任坊叫做王玉雅,是牡丹国最大的家族的嫡系后嗣,王玉雅今年刚过五十岁,壮年丧夫,武学修为非同一般,膝下一儿一女,儿子在军队中当将领,女儿则是皇宫女官,辅佐万紫嫣。现任的牡丹坊坊主便是由她亲自培养的,退役后隐居清心岛,照料好多隐世的牡丹坊老祖宗,众人则唤做王姑姑。虽说现在牡丹坊由墨水漾统领,但是

  • 天才双宝:傲娇前妻抱回家在线阅读魔棋

    从周帅这边心满意足的离开后,许山的肩膀上,小恶魔已经被他释放了出来,正站在上面。驯魔师不仅仅能驯服魔物,还能根据魔物的性质而培养。比如这只小恶魔,可以培养成冰小魔,雷小魔等等。而当许山将那只巨无霸小恶魔说出来时,周帅却像看傻子一样看着许山。“你小子诚心耍我是吧。猎魔界无数年的历史,哪个小恶魔能成长到

  • 遗失风帝在线阅读第八节

    “……就是这样。”久久没有少年的回答,扁鹊有些手足无措。“越人知道吗?你是这世间对我最好的人。”“什么?”他惊讶地抬起头。“从有记忆起,我所梦见的一切,最终都能从无中生出有,化为现实,这或许是很了不起的能力,但旁人都以异类的眼光看着我,只有稷下,能让我无拘无束,”“越人,我很重视你的!”我又何尝不是

  • 龙娘,请自重之欠扁的家伙

    风寒幽羞怒不堪之下离开客栈,身上什么都没有,就连带轩辕天琊抄写的那张灵心诀副本也没有带上,更别说钱了。而轩辕天琊昨晚一夜的疯狂早就把她的身架子掏空了,没走半个小时她就浑身乏力,想去吃点东西却有没有钱。连喝口水的钱都没有,偏偏她还迷路了。风寒幽又饿又渴的走在街上,越累她就对某男越是怨愤,只要一想到轩辕

  • 鱼小白穿越日常在线阅读第八节

    众人心中陡然一惊,这个公主,还真不是好惹的,敢怒敢言。李相忙跪下,“皇上,臣知错!”皇上自然明白,此时要给大家一个台阶下,“李相,待朕空后给你女儿选个好夫家,一生荣华,怎么样。”李相只得道,“谢主隆恩。”李相茹同行礼了后,低着头,一双眸子闪过幽怨。楚锦夕看向吴弦羽,发现他正看着饶有趣味的看着自己,她

  • 重生之逆流而上第1章在线阅读

    凌妈妈掀开琉璃珠帘子往外看了一看,回头向内屋里的主子道:“姑娘,她还跪在外头。”站在八仙彩绣屏风后的项庭真侧过了脸来,如小扇般的眼睫毛微微一颤。一旁伺候穿衣的元香似有觉察,边为主子系上银丝绣双蝶纹佩腰,边轻声道:“子时更鼓响过,她便跪在外头了。夜里露水重,值夜的莺儿劝她回去,她只知流泪,也不回话,纹

  • 惊世丑妃:毒医三小姐之边境重遇

    碰…………一阵声响。就在轩辕皓沐浴时,上空突然掉下来一个人。什么东西,某皇子正在沐浴,一个不明飞行物就这样毫无征兆的掉在了他面前。他虽然心里火恼,出于好奇,他还是决定上前去看看。只见某皇孑伸出一只宽大有力的猪手,就这么随手一翻,眼前就出现了一个美若天仙的女子。是她?怎么会是她?她怎么会在这里?还从上

  • 穿书后男主拿错了剧本第三章在线阅读

    洛忆笙回忆着故国的旧事……虽然,哥哥洛忆思是颜国皇帝的嫡长子,但是,父亲并没有把他立为太子,太子之位虚悬,很多人都猜测着,这个位子是为薄妃的儿子预留的。只待他能成年……不过,洛忆思也没有坐以待毙,他聪慧异常,十五岁的时候,已经博览群书,他与秀才同考,匿名做卷,被点为状元,只是后来,他无意于虚名,才撤

  • 梦幻西游从千亿开始之遇见你真好

    那年,杏花微雨,上官皓在圣德高中,与文洁初次相遇。就是那一次相遇,让上官皓的心里面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正所谓一见钟情。有时候,人与人之间的感情就像一个正电荷和一个负电荷,异性相吸。在命运的安排下,上官皓在相遇之后,一直没能够再次见到文洁一面,所以他会就像之前偶遇的那一次一样,在相遇的那个地点,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