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小说 > 正文

母哈士奇不二!第一章

2021/6/11 6:27:03 作者:降妖伏魔打地鼠 来源:晋江文学城
母哈士奇不二!
母哈士奇不二!
作者:降妖伏魔打地鼠来源:晋江文学城
同步更新文:《我在时光里等你》,霸气妩媚受VS冰山天然呆攻,明星和总裁的前世今生爱恨纠缠狗血剧日更六千,当天地雷超过二十颗加更一章。请支持正版,多谢各位!!+++++哈佛是一只二十一世纪的哈士奇,穿越到了一个神奇的兽人世界。这里的兽人都有强大的能力,当然,还是哈姐的力量最为强大,它一定会在这个世界称王称霸,成为一代传奇哈士奇!“哟~小妞你好啊!”哈姐热情的打招呼,并且内心蠢蠢欲动。这小母狼看起来白白的小小的,特别软萌!没错,哈姐就是这么一只与时俱进的只喜欢小母狗的神奇哈士奇。不过进化之后它胆儿越

沈灵犀看着手里的记者证,站在环球娱乐大厦的门口发呆。

现在是个什么情况她有点懵。

明明十分钟前她还走在下班回家的路上,怎么一转眼拿着不知道谁的记者证出现在这里?

看到大厦玻璃反射出自己的样子,沈灵犀觉得更加不可思议。

眼前的形象绝对不是自己,全然陌生的脸和略显老套的装扮,随着自己的动作镜子里的人也做出同样的反馈。

不过这张脸莫名有点熟悉……

——记者证!

沈灵犀仔细对比了记者证上的照片,和自己现在的脸如出一辙。

所以,我现在是穿越成这个叫王然的女记者了?

心中出现一个大胆且惊人的想法,随之而来的却是更多的疑惑。

自己为什么会穿越?又是怎么穿越的?出现在这里是有什么事……

沈灵犀凝眉沉思无果,对于十分钟前的事情她记得十分清晰,可这十分钟内发生了什么她的大脑一片空白。

“王然,你在这发什么呆?发布会快要开始了!这可是ETERNAL正式成团出道发布会,你还想迟到不成?”

一个男人在身后叫着沈灵犀,急匆匆的拉着她一边说话一边往里走。

沈灵犀被拉着来到一个坐满人的大型会议室,挤到前排,周围架着密密麻麻的□□短炮,齐刷刷的对着前方的舞台,沈灵犀还是第一次亲眼见识到这种场面。

不过她来不及震惊,脑海中正在思考刚刚男人说的话。

作为华星辰的十年资深老粉,ETERNAL是什么她再清楚不过了,可出道发布会不是十年前吗?

况且五年前ETERNAL的五位成员就宣布单飞了,各自在新领域发展的也不错,现在又是闹的哪一出?

喧哗的会议室内突然安静了下来,一个带着金边眼镜的男人走上主席台,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他身上。

这个人沈灵犀认识,正是ETERNAL的经纪人,也是E团单飞后唯一留在娱乐圈的华星辰的经纪人,沈远。

看到沈远,拉着沈灵犀进来的男人在她耳边小声说话。

“没想到环球娱乐这么重视这几个人,竟然让金牌经纪人来带这个团。看来号称要做亚洲第一男团的目标不是说说而已。”

沈灵犀微微点头附和。

这是当然,作为当时中国第一档偶像男团竞演养成类的真人选秀节目,环球娱乐可是下了血本打造男团。

E团成员们也足够优秀,成团第三年就火遍亚洲势头大好,可谁知之后两年却一直风波不断,最后出了那样的事导致单飞。

不少人都说他们单飞实际上也与解散无异,名存实亡罢了。

脑中飞速处理着眼前的信息,如此陌生又熟悉的场面,沈灵犀也不得不接受现实,她这是穿越到十年前的发布会上来了。

不过此时她内心没有任何一丝穿越的慌张与不安,甚至还有点小……不,是特别激动!

作为喜欢了华星辰十年的资深老粉,平生一大憾事就是没能参加出道发布会,亲眼见证爱豆出道,现在有机会了别提多兴奋了好嘛!

说是天大的馅饼砸在头上也不为过!哪怕是在做梦也值了!

沈灵犀努力控制着自己的心情,台上的沈远也开了口。

“大家好,我是沈远。首先,我代表环球娱乐欢迎各位来到ETERNAL正式成团出道发布会,今天,你们将见证一个亚洲乃至世界第一男团的诞生。非常荣幸能担任本次发布会的主持人,当然日后我也会作为ETERNAL的经纪人再与大家见面。”

台下顿时掌声雷动,沈灵犀这才发现,到场的不仅有各种媒体代表,还有不少拿着应援棒的粉丝。

与其说这是发布会,不如说这是会议室改的小剧场演唱会。

“过去三个月,我们在节目中见证了一百位优秀的练习生的成长,并通过三次公演,综合练习生们的表现以及全民投票选出了五位成员,组成ETERNAL成团出道。”

“而今天,在这里,将是他们迈向未来的重要一步,也是他们演艺事业的新的起点。他们会像雏鹰一样展翅翱翔、征服天空。一只鸟儿想要飞翔,最重要的是翅膀下的风,我相信,你们愿意成为帮助他们背负九天扶摇而上的风,你们说是不是!”

“是!!!!”

沈远不愧为金牌经纪人,饶是经历了十年追星历程的沈灵犀也忍不住跟着粉丝们呼喊,此情此景足以让任何人热血沸腾。

“那么接下来就让我们欢迎ETERNAL的五位成员出场,他们是——唐现、宁致远、朱昊、孙慕白、华星辰!”

伴随着粉丝们的欢呼呐喊,以及疯狂闪烁的闪光灯和快门声,五位洋溢着青春朝气的大男孩走上舞台。

沈灵犀死死地攥着自己的衣角,指甲都弯了起来,快要将衣服抠破。

她的目光锁定在最后一个少年身上。

那就是沈灵犀粉了十年的华星辰,现在还是个十八岁少年的华星辰。

记忆中的华星辰与眼前的华星辰相互重叠,十年来有关华星辰的一切都似走马灯般在沈灵犀的脑海中播放。

她在最绝望的时候知道了华星辰,从那以后他就成为了她生命中的光。

这些年来他经历了多少坎坷她了解的一清二楚,甚至有关他的一切她都能如数家珍丝毫不差的说出来。

此时乍一见到台上还正值年少的华星辰,沈灵犀心头突然涌上一阵酸涩,眼前也变得模糊起来。

因为排名末位,华星辰站在最后,但他那星眸剑眉,挺鼻薄唇,帅气的五官即使带着少年人的青涩也足以令人瞩目。

若不是当初华星辰在出道发布会上被人划伤,在额头上留下了狰狞的疤,日后的他肯定能更加出色,绝不仅仅是个……

顿时,沈灵犀浑身一滞,像是被人打了一下地突然醒悟过来。

自己现在不正是在出道发布会的现场,黑粉伤人的事件也还没发生,接下来将要发生的事也完全来得及阻止!

沈灵犀迅速抹掉眼中蓄满的泪,深深看了一眼华星辰后,开始观察周围有没有形迹可疑的人。

既然她有幸穿越到十年前,她绝对要保护好华星辰,曾经的遗憾她绝对不会允许再次发生!

华星辰被一双强烈的视线吸引,看过来的时候却发现了一个与周围格格不入的记者。

这名女记者长相平平无奇,穿着千篇一律的西服套装,手里紧攥着笔却并不记录,只有眉宇间的坚定令人疑惑不解。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舞台之上,唯独她的眼神在会议室内四处逡巡,像是寻找这什么。

“接下来请星辰给大家做一下自我介绍。”

纵使心头再好奇,华星辰也不得不回神接过沈远的话,笑着回答。

“大家好,我就是明明可以靠颜值却偏偏要靠才华吃饭的华星辰……”

沈灵犀没有注意到华星辰的异样以及台上的对话,锐利如猎鹰的眼神扫过一张张陌生的面孔,她所有的心思都在找到黑粉、不让华星辰受伤上面。

论起粉丝们最为华星辰不平和遗憾心疼的事,刚出道就在发布会上被毁容的事稳居头名。甚至可以说是所有粉丝们心中无法磨灭的伤。

沈灵犀也不例外。

在节目的一百位练习生中,华星辰确实是颜值最为出色的,甚至连制作人老师们都坦言‘嫉妒’华星辰的颜。

但是因为他年龄小做练习生的时间不长,华星辰的各项能力都不及他的颜值分。

而一种既定印象出现在大众视野,再想改变难如登天,因此无论之后节目里华星辰有多努力的提升自己,仍然有很大部分人不愿意买账。

所以华星辰最后成功成团出道这一消息令不少人跌破眼镜,一度引起不小的议论,有关他谣言和质疑可谓是层出不穷。

更有甚者说他:‘除了颜值以外,一无是处。’

也因此出现了想要将他毁容的极端分子。

好在华星辰本人对此不甚在意,能够坦然的拿出来调侃自己,每次介绍的时候都要加一句‘不靠颜值偏靠才华’的slogan。

然而发布会事件之后,这句话,偏偏没了调笑之意。

台上台下的互动不断,掌声也依旧此起彼伏,而沈灵犀只专注的提防着所有试图靠近舞台的人。

终于,她看到了在她右侧不远处一个一身黑衣,口罩遮面的人,正举着相机想要接近舞台。

若不是沈灵犀眼尖的发现他的相机镜头盖没有打开,险些要被他的伪装骗过去。

沈灵犀紧盯着那个男人,只见他从口袋掏出一柄美工刀,推出刀片,借着身体的遮掩藏在身侧。

沈灵犀立刻起身想要冲过去阻止,却被身旁的人拦下。

“王然你去哪?要合照了。”

沈灵犀回头,正是在门口叫自己的那个人,攥住自己的手用了很大的力道,但她却感觉不到疼。

来不及解释,沈灵犀只能匆匆说了句,“我去洗手间。”一下子甩掉了那人的手。

舞台上的几人已经摆好动作,那个男人趁着人群向中间靠近,混在记者中一步一步靠近舞台边缘的华星辰。

眼看着那个男人挥动手臂举起美工刀,沈灵犀心脏都提到了嗓子眼,瞬间推开周围的人不顾一切的冲了过去。

“华星辰小心!!!”

说时迟那时快,男人狠狠地划向华星辰的脸庞,沈灵犀也爆发出前所未有的速度扑向华星辰,伸手去挡刀。

紧接着刀光在眼前落下,‘嘶啦’一声,沈灵犀的衣服被划破。

一道长长的口子从手肘延伸到手腕,因为衣服比较厚所幸也没见血。

“没事吧?”沈灵犀紧张的问着被护在怀里的少年,眼神却盯着口罩男,以防他再动作。

纵使华星辰还是个十八岁的少年,突然之间被一个陌生女性扑倒,他应该感到不适。奇怪的是,他竟然反而觉得她有些亲切。

除此之外他还闻到一股好闻的桂花香气扑鼻而来外,然而再一吸鼻子,闻到的却是浓重的血腥味。

原来口罩男见一击没中,趁没人反应过来时赶紧上前再补一刀,沈灵犀一时情急直接用手握住刀刃,鲜血顺着手腕流进袖口。

手掌被割破的一瞬间,沈灵犀感觉到的不是疼,而是脑中模糊,一顿天旋地转。

在最后还有意识的时候,挣扎着看向华星辰,见到华星辰平安无事,这才放纵意识抽离身体。

华星辰在看到这一眼的瞬间仿佛被定住神一样。

那双眼睛晶亮透彻,如有星辰坠入眼眸,与她那张平凡的脸格格不入,那感觉就像是透过这双眼看到了另一个人。

只一眼就足以震撼华星辰的心。

之前那些人的眼里只有质疑嘲笑以及公事公办的刁难,而那个人的眼里有紧张、担忧、期盼、崇拜……

眼神里包含的东西太多,也是他从没见过的复杂情绪,一时间让他想要去探究拥有那双眼神的人,真正的模样是什么样子。

现场顿时混乱起来,沈远上前拉开华星辰护在身后,保安也冲过来控制住了口罩男,记者们围成一圈疯狂拍照,粉丝们被隔在外围叽叽喳喳乱作一团……

周遭的环境似是与华星辰无关,说不清心中的感觉,他只定定的望着某处出神。

……

身体失去所有控制和感知,意识随着看不见的漩涡旋转,沈灵犀头晕目眩,迫切的想要睁开眼。

刺鼻的消毒水味道相伴,沈灵犀一下子就知道自己身在何处。

抬起手想看看伤口如何。

只希望右手没事。

下一刻,一声惊呼穿透病房。

“诶!?我刀伤呢!?”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济炼在线阅读第四节

    简亦倒了两趟公交车回到医院,在楼下饭店叫了两道清淡的素菜当晚餐。放下菜单的一瞬间,她顿了一下,想了想,又叫住服务员,加了一道菜和一盒白饭。提着晚餐刚一到病房门口,人还没进去,就听见里边那似曾相识的叽叽喳喳声。可这次不太一样,这次,全都是灌了糖的嗲声嗲气。简母正坐在床边叠换洗的衣服,一抬眼便看见了门口

  • 六零俏媳妇在线阅读第八章

    在没看见被毒死的人之前,纳兰嫣若是没有害怕的东西的。可是,在考核过后的几个月后,她学习了研制毒药,杀人于无形之中,当她成功的把无色无味的毒丢进一户人家的食物里时,站在那家人的房檐上观看着。实战是恐怖的,但是她一点也不紧张。当他们吃完,开始吐白沫,开始腐烂时,嫣若恶心了。可上官输的话让她必须要看这恶心

  • 理性之声第七章在线阅读

    七叶黎的梦魇“不白的白天,暗涌的黑夜,恐惧化作孤独的兽,在暗夜里不断的咆哮,席卷而来的狂风是你宿命的劲敌,鬼都睡了,你却逃不了...”奔跑,奔跑,除了向前,已别无选择,可我已经精疲力竭了,后面那群面目狰狞的人却仍然穷追不舍,他们伸出干枯的双手,嘴里怒吼着:给我,给我!给什么,你们想要什么?我什么也

  • 从夺舍宇智波止水开始选择在线阅读分道扬飙

    夜静,星月浩瀚,巍峨峭壁下的一条狭小官道弯弯沿沿的延伸至树林里。马车的蹄鞑声在寂静的官道上格外的响亮,董清影撩开帘布望向层层叠叠的远山,天空一轮弯月正躲在几丝的黑云之后,这里很显然是个前不着边后不着店的鬼地方。望了望马车上熟睡的两个人,董清影东翻西翻,因为一天下来马车上没有水饮,喉咙异常的干燥“叶公

  • 漫威:我是一拳超人之说服(7)

    后座的蓝依雨紧紧抿着嘴,眼底满是受伤。“顺其自然吧。”班长安慰的拍拍蓝依雨的肩膀。“你懂P啊,搞的什么都知道一样。”蓝依雨很不客气的拍掉肩膀的手,把心里的闷气全撒在班长身上。“是,我自作多情了,我P都不懂,班长我大人有大量给你当下出气筒也无所谓。”果然是班长,心胸那个叫宽大啊。可是某人翩翩是不领情呐

  • 大秦:开局融合古之恶来之猖狂的贼猥琐的仙(1)

    “离别没说再见,你是否心酸,转身寥寥笑脸,不甘的甘愿,离别没说再见,你是否心酸……”蓬蓬头下的白菜边洗边哼,最近自己特别迷恋这首歌,成功的被这首歌洗了脑。“离别没说再见,你是否心酸……”重复了N遍的白菜终于洗好了准备擦干身体,这时,“也许下个冬天,也许还十年,再回到你身边,为你撑雨伞”“啪嗒”毛巾掉

  • 大刀歌下地狱,就闭上嘴

    11999纪元年,7月。淼国,南临城潘安县。夏日的傍晚,填饱肚子的行人晚饭后,约上两三个亲朋好友,缓慢散步在潘安县晚上最热闹的江边公园。江边公园,是一座靠着江边,人工建造而成的公园。附近的人晚间散步,最爱选择这里,因为风景美,江的两岸种植了许多树木,空气清新入鼻。也因人多,所以傍晚太阳未落,摊贩们便

  • 枉生录之游玩‘事件’

    “怜月,我明天休息,我们明天出宫玩好吗?顺便可以去彻大帅哥那里蹭顿饭,你看如何?”一回到邀月宫雪儿便迫不及待的对怜月大声说道。“好啊,反正我也好长时间没出宫了,我也想出去逛逛,顺便‘敲敲竹杠’,看来我们英雄所见略同啊!”怜月也很赞同道。看来天时地利人和,今晚好好休息,明天出发!咱老百姓啊,今个儿真高

  • 据说那个男主住在隔壁[网王]在线阅读第四章

    老伯早已经在桌上等着了,顾心薇不好意思的道:“老伯,不好意思,让您等那么久!”“没事没事,来,坐下来吃吧!这里也没什么好招待姑娘的,只有一些粥和一些咸菜,姑娘你就将就点吃吧。”老伯和蔼的笑了笑,有些不好意思。“不不不,老伯说的哪里话,是您收留了我,还给我吃的,我感谢你还来不及,怎么会嫌弃这的饭好不好

  • 三国火器纵横第4章在线阅读

    封扬自从回头见到苏晚后,便立刻转身不再看她,但背后的视线一直都在,他双手放在桌面上握着,时常带着笑的唇也抿成一条线。封扬不是没碰见过偷窥的视线,甚至高三那年有个同年级女生经常在下晚自习后跟踪他。他对这类人可以说习以为常,只不过背后那个人……说像跟踪偷窥也不像。分明是光明正大盯着他,也不露出往常那些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