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小说 > 正文

似曾相识路先生在线阅读第2节

2021/6/11 7:24:40 作者:龙言叁 来源:17K小说网
似曾相识路先生
似曾相识路先生
作者:龙言叁来源:17K小说网
重遇当年学校里搅动风云的校草,竟然是她喝醉失态的时候,他被迫陪着她露宿街头一夜。本以为是霸道总裁对灰姑娘一见钟情狗血剧情的开端,却不想这次陪伴是十几年前相遇不相知种下的果。“十几年前,我喜欢上了你,你不知道,因为你没给我机会说出口。十几年后,我爱上了你,你不相信,因为你以为事业比你更重要。从来都是你转身离开,这一次,你再离开一次试试?”他的声音与夜风一并灌入她耳内,她冲上去紧紧抱住他,早已泪流满面泣不成声。

H城六中。

星期一,上午九点半。

八月阳光正盛,H城偏南,更是高温炙热,炎炎夏日,只听得到窗外桑树上的蝉鸣鸟叫,以及不远处听说要新修的学校体育馆上嘈杂的机械声。

虽然是清早坐的飞机,但中转火车还有登记报告很费了一段时间,顾瑜和林楚只来得及在男生宿舍底下看门的老大爷那儿放下行李箱,立马教室里赶。

林楚吐槽:“大半夜赶飞机,一大早好不容易到了又要立马去上课……你家老爷子我也是服了。”

高二三班有老师在上课,教室里有些嘈杂。还有窃窃私语嬉笑怒骂的声音,趁着老师转身的功夫,纸条和纸飞机齐飞。甚至有人离开座位互相搞小动作打打闹闹,等老师转身又坐得端端正正。

这种喧闹的环境在以往呆的私立学校是万万不可能有的,林楚站在教室门口时,都还有些没回过神的震惊。

两个陌生的帅哥突然出现在自己班级门口,班上的同学都转头去看。教室里突然安静下来,老师正疑惑,下一秒就听见门口传来一道清越平静的声音:“报告。”

林楚紧跟着也喊了一句。

有点发福的秃头中年男老师转过头,看了两眼他们身上的衣服,“转学生?”

林楚和顾瑜点点头,各自报了名字,这位长相和蔼的老师笑道:“进来吧,我是班上班主任,叫我梁老师就行。班里剩下的位置不多,自己先找个地方坐下吧。”

顾瑜一眼望去,全班乌泱泱一片人头,看上去也有五六十个人,一个个的表情不一,大多是好奇和新鲜。

而他看了半天,竟然也只找到了两三个空着的桌椅。

顾瑜选了离门口最近的靠窗位置,林楚用胳膊肘杵了杵他,示意自己坐在最后面那一排空位上。

梁老师见他们都坐下了,转过头又去上课。顾瑜的书包刚放下,他同桌就悄悄凑过来一点道:“诶,哥们儿,你好啊,我叫周永春,你室友兼同桌,很高兴认识你——”

同桌是个浓眉大眼的男生,皮肤黝黑,笑起来牙齿白的发亮,体格一看就是经常锻炼,顾瑜看了看他伸过来的手,略惊讶:“……室友?”

见他不握手,周永春也不尴尬,嘿嘿笑着拍了两下桌面,“我们都知道有转学生要来,安排到我们宿舍了,我就想着给新室友留个位置——就你这张,老师视线死角,玩游戏绝佳领地,不错吧?”

六中刚开学也没两天,位置都是自由选择,顾瑜却没想到这位室友这么好心还专门留了这个便利的位置——虽然他觉得自己并不需要这种便利。

“谢谢。”

“不用谢,以后一个宿舍都是兄弟!”周永春示意他回头看林楚的位子,“你和林楚一起转来的?你看。他旁边那个也是我们宿舍的,他叫王健,外号毽子,我死党,从小玩到大的!”

顾瑜心底有点隐隐约约的熟悉感浮了上来,被他这句话不经意地压了下去。

他点了点头,看林楚刚坐下就和王健聊的正欢,一脸兴奋不知道在讨论什么,正好也看了过来,那个叫王健的贼眉鼠眼的小个子男生飞了一张纸条过来,中间还隔着三排同学,力道不足飞偏了,正巧砸在顾瑜后排一直埋头记笔记的女孩身上。

女孩笔尖一顿,抬头,露出一张白净漂亮的脸,脸颊上的婴儿肥添了两分可爱,眼形偏向于丹凤眼,眸子里没什么表情。

她抿着唇,将纸飞机捡起来,回头看了王健一眼,王健比了个“抱歉”的求饶手势,她慢慢才收回目光,一言不发的将纸飞机递给他们。

她没有穿着和周围同学一样穿六中夏季校服短袖,而是规规矩矩的蓝白相间冬季校服外套,拉链拉到下巴,手腕间露出与这火热的天气不协调的简单浅紫色长袖袖子,长长的头发扎成乖巧的马尾,刘海又短又齐,加上从头到尾坐的端端正正的姿势,一看就是个好学生乖乖女。

和这个喧闹的环境格格不入。

顾瑜半晌没有去接,周永春叫了他两声,也没见他回神,赶紧在女孩儿不耐烦前把纸条拿了过来。

女孩儿看了一眼盯着她不放的顾瑜,有些莫名其妙,却依旧没有说什么,又低下头去记笔记了。

梁老师抬头,喊住了顾瑜:“那位同学,转过去在干什么呢?”

周永春把纸条往兜里一收,帮顾瑜打着哈哈道:“老师,我们在向班长请教问题呢。”

孟安在学校存在感一向低,几乎不和人交流,如果不是因为成绩好被老师安了个班长的职位,许多同学估计连她是谁都不知道。

梁老师看了他们两眼,见孟安头都不抬,也没有戳穿:“有问题可以下课问,现在在上课,坐正点,吊儿郎当像什么样子。”

周永春压根儿不带怕的,老梁前脚刚转身,他后脚就凑过来跟顾瑜继续说话,“你刚刚怎么了?怎么看着班长发呆?”

“话说孟安也是转学来的,不过早一些,上个学期来的,你该不会这么狗血,和孟安认识吧?”

他说着,已经开始脑补起一场“受了情伤心的小姑娘伤心欲绝转学前男友后悔莫及跟着转学决心痛改前非”的狗血校园大剧了。

顾瑜:“认识。”

周永春:“……???”

顾瑜没有再说话,回过头后就看着窗外愣神,老梁几次想点名,顾忌着转学生是刚转来的第一天,憋住了,下了课就点他出去好一顿说。

“我听说你在原来的学校成绩不错,我也不清楚你为什么要转学,但是转学过来了,在我班上就是我的学生,不管什么事,上课也不能分神,知道吗?”

顾瑜他爷爷决定把他放到这所学校来之后,就和林家一起投资了六中一栋图书馆兼体育馆的大型教学楼,除了校董会,谁都不知道他们之前待的学校是R市最好的私立高中,所有老师收到的他们之前学校的信息都是校董会给他们编辑的资料,也就是R市一所平平无奇的普高。

但是即便是要这样装穷,学习成绩却不用隐瞒,所以老梁才会说了这么一番话,毕竟顾瑜以前的成绩每一门拿出来都很厉害。

见顾瑜一副虚心受教的模样,老梁的语气也缓和下来,“以后上课认真点……记得一会儿去拿书,校服过两天给你们发。对了,都去过宿舍了吗?”

顾瑜摇头:“还没来得及进去,中午才能回去收拾。”

“哦……你和林楚是一起转过来的吧?我听说你们家里都比较困难,咳,那个……父母也不在身边——这样,你记一下老师的联系方式,以后你们有什么事情也可以找我。”

顾瑜知道他这是有心想帮忙,顿时对这个中年老师心生好感,笑着点头:“谢谢老师。”

老梁于是摆了摆手,“行了,回去吧。”

顾瑜脸上的笑容在看到抱着一堆练习册迎面而来的女孩时慢慢落了下来。而她眼神带着点不解地看了顾瑜一眼,然后依旧一言不发地从他身边利落擦肩而过,走路稳稳当当,带起一阵微风。

“老师,这是今天的英语作业。”

“嘿!瑜哥——老师把你喊过去干嘛呢?”

“还能干嘛,肯定挨训了吧?老梁这人最啰嗦了!你开小差被他抓到了他能念叨你一节课!”

那一端少女纤细的身影已经走过拐角,像是若有所感,抱着怀里的书册,突然毫无预兆地回首。

走廊外的楼下老树盘根错杂,茂密的枝叶间投下细碎的光影,隐隐落到地面,笔直的光线将玻璃窗分割开来。

视线的这一端是学生们模模糊糊听不真切的玩笑打闹声,另一头,那个曾经对他而言无比熟悉、现在却有些陌生的少女,停下了脚步,向他投来浮光掠影的一眼。

穿过三生、跳跃时光,真实又令人无法置信、活生生地出现在他面前。

一个尚且完好无损、依旧沉默内敛、还没有经过旁人恶意熏陶的,孟安。

这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他活了三辈子,从未想过,有一天可以以另一个人的身份,用另一个人的角度,看到曾经满怀青涩的自己。

在看到她抬起头的那一刻,顾瑜才明白从踏进学校起就隐隐升起的熟悉感是怎么回事。

实在不怪他不记得了,他历经三世,活在这世上的岁数加起来上百,第二世当皇帝当的更是头昏脑涨,第三世活得放松又惬意,谁还能记得第一世高中时期转学来过的一家普通学校?

没有多姿多彩的校园生活,没有三五成群的朋友伙伴,唯一的特点大概就是这是她待过时间比较长的一所学校。

他想起老道士还有临走前跟他说的话。

“你有位命中注定的贵人,会在那里和你相遇,她也有一劫,你们需要相互化解,方能渡过劫难。”

*

“你看什么呢?回神啦!”林楚在他肩膀上拍了一下,顺着他的目光往那边看过去,“那不是刚刚王健和我说的,班长孟安吗?你死盯着人家干嘛?”

王健也出来了,跟在旁边挤眉弄眼:“虽然孟安平时不太说话,但确实长得挺好看的,顾瑜你不是对人家一见钟情了吧?”

林楚瘪嘴:“不可能!毽子你这是还不了解他,一见钟情这种事,对他来说这太不真实了!”

“说实话,比一见钟情还要不真实,”顾瑜反手在林楚胳膊上面无表情地掐了一把,回道,“疼吗?”

“卧槽你干嘛?”林楚一蹦三尺高,“问的废话,你自己掐一把试试,看看疼不疼?”

“那看来是真的了。”

“什么真不真?”

“没什么,”顾瑜抬头看了看周围,“周永春呢?”

王健道:“大春买饮料去了,我上课给你们传的纸条,说要请客给你们两个新同学喝点东西,你没看吗?小超市离这儿远,他体育好跑得快,是体育委员,我就不行了。所以就让他去买了。”

林楚惊讶道:“这么客气?”

“这算什么,以后都是室友,不要这么拘谨,”王健哈哈笑道,“喝个饮料而已,哪里客气了。”

说话间,周永春已经从楼梯上跑回来了,不止饮料,还买了一袋子零食,五花八门什么都有,林楚平时被父母管制着,交好的朋友也只有顾瑜一个,还从没有过这样同学请客吃小零食的时候,也新奇的很。

他一边尝了尝薯片,一边问道:“这么多东西,让你们破费了吧?”

他说这话只是下意识地客套两句,周永春却是个老实人,以为他是真的担心,怕他不好意思吃,笑着挠了挠头,道,“也没有,这些小零食都很便宜的。”

王健抓了一包辣条过来拆开,“咦?顾瑜你不吃吗?”

顾瑜摇了摇头:“我不吃这种小零食,你们自己留着吃吧。谢谢了。”

王健却眼神复杂地叹了口气,看了两眼他身上洗的发白的裤子,把手里的辣条放下,拿了包小熊饼干,硬塞到他手里,语重心长:“都说了是室友不用这么客气!拿着吃!我们不缺这点钱!”

顾瑜:“……”

我缺吗?

……好吧,在别人看来,他是缺的。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荒野侏罗纪之夜访

    是夜,夜笙坐在黑木椅上,斜斜的靠在椅背上,白玉似的手放在额前,似乎是为了什么在烦恼。银灰色的长发半束,还是今日宴席上那副懒散的样子。族中的事情在老狐王还没有先逝的时候就开始接触了,老狐王自王妃死去后终日沉迷酒色,族中大大小小的事都不关心,尚且年幼的夜笙就担起了大任。一开始谁都不认为这个似女子妖娆的散

  • 济炼在线阅读第四节

    简亦倒了两趟公交车回到医院,在楼下饭店叫了两道清淡的素菜当晚餐。放下菜单的一瞬间,她顿了一下,想了想,又叫住服务员,加了一道菜和一盒白饭。提着晚餐刚一到病房门口,人还没进去,就听见里边那似曾相识的叽叽喳喳声。可这次不太一样,这次,全都是灌了糖的嗲声嗲气。简母正坐在床边叠换洗的衣服,一抬眼便看见了门口

  • 六零俏媳妇在线阅读第八章

    在没看见被毒死的人之前,纳兰嫣若是没有害怕的东西的。可是,在考核过后的几个月后,她学习了研制毒药,杀人于无形之中,当她成功的把无色无味的毒丢进一户人家的食物里时,站在那家人的房檐上观看着。实战是恐怖的,但是她一点也不紧张。当他们吃完,开始吐白沫,开始腐烂时,嫣若恶心了。可上官输的话让她必须要看这恶心

  • 理性之声第七章在线阅读

    七叶黎的梦魇“不白的白天,暗涌的黑夜,恐惧化作孤独的兽,在暗夜里不断的咆哮,席卷而来的狂风是你宿命的劲敌,鬼都睡了,你却逃不了...”奔跑,奔跑,除了向前,已别无选择,可我已经精疲力竭了,后面那群面目狰狞的人却仍然穷追不舍,他们伸出干枯的双手,嘴里怒吼着:给我,给我!给什么,你们想要什么?我什么也

  • 从夺舍宇智波止水开始选择在线阅读分道扬飙

    夜静,星月浩瀚,巍峨峭壁下的一条狭小官道弯弯沿沿的延伸至树林里。马车的蹄鞑声在寂静的官道上格外的响亮,董清影撩开帘布望向层层叠叠的远山,天空一轮弯月正躲在几丝的黑云之后,这里很显然是个前不着边后不着店的鬼地方。望了望马车上熟睡的两个人,董清影东翻西翻,因为一天下来马车上没有水饮,喉咙异常的干燥“叶公

  • 漫威:我是一拳超人之说服(7)

    后座的蓝依雨紧紧抿着嘴,眼底满是受伤。“顺其自然吧。”班长安慰的拍拍蓝依雨的肩膀。“你懂P啊,搞的什么都知道一样。”蓝依雨很不客气的拍掉肩膀的手,把心里的闷气全撒在班长身上。“是,我自作多情了,我P都不懂,班长我大人有大量给你当下出气筒也无所谓。”果然是班长,心胸那个叫宽大啊。可是某人翩翩是不领情呐

  • 大秦:开局融合古之恶来之猖狂的贼猥琐的仙(1)

    “离别没说再见,你是否心酸,转身寥寥笑脸,不甘的甘愿,离别没说再见,你是否心酸……”蓬蓬头下的白菜边洗边哼,最近自己特别迷恋这首歌,成功的被这首歌洗了脑。“离别没说再见,你是否心酸……”重复了N遍的白菜终于洗好了准备擦干身体,这时,“也许下个冬天,也许还十年,再回到你身边,为你撑雨伞”“啪嗒”毛巾掉

  • 大刀歌下地狱,就闭上嘴

    11999纪元年,7月。淼国,南临城潘安县。夏日的傍晚,填饱肚子的行人晚饭后,约上两三个亲朋好友,缓慢散步在潘安县晚上最热闹的江边公园。江边公园,是一座靠着江边,人工建造而成的公园。附近的人晚间散步,最爱选择这里,因为风景美,江的两岸种植了许多树木,空气清新入鼻。也因人多,所以傍晚太阳未落,摊贩们便

  • 枉生录之游玩‘事件’

    “怜月,我明天休息,我们明天出宫玩好吗?顺便可以去彻大帅哥那里蹭顿饭,你看如何?”一回到邀月宫雪儿便迫不及待的对怜月大声说道。“好啊,反正我也好长时间没出宫了,我也想出去逛逛,顺便‘敲敲竹杠’,看来我们英雄所见略同啊!”怜月也很赞同道。看来天时地利人和,今晚好好休息,明天出发!咱老百姓啊,今个儿真高

  • 据说那个男主住在隔壁[网王]在线阅读第四章

    老伯早已经在桌上等着了,顾心薇不好意思的道:“老伯,不好意思,让您等那么久!”“没事没事,来,坐下来吃吧!这里也没什么好招待姑娘的,只有一些粥和一些咸菜,姑娘你就将就点吃吧。”老伯和蔼的笑了笑,有些不好意思。“不不不,老伯说的哪里话,是您收留了我,还给我吃的,我感谢你还来不及,怎么会嫌弃这的饭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