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种田小说 > 正文

暗度之第九章(9)

2021/6/11 3:35:31 作者:13868685604 来源:飞卢小说网
暗度
暗度
作者:13868685604来源:飞卢小说网
傲视才可赢回自尊,懦弱的人只会任人宰割,甚至连骨头都不剩!她一介女流,不惧任何危险势力。靠着自己的霸气赢得任何人的尊敬!身旁的男生心甘情愿的陪伴着她,多人的爱她该如何偿还?她和他的误会如何解开?而她的命运又会如何?(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哎”,数学老师摇了摇头。

“哎”,他看了眼吴乐乐又摇了摇头。

“哎”,他欲言又止地摇了摇头。

吴乐乐看见他手中的59分试卷。

emmmmm,说实话,其实她觉得这个成绩还可以。

“乐乐”,数学老师挠了挠头皮,苦大仇深地像是在面对世界数学未解之谜,“你以前是我最欣赏的学生,优秀又聪明。你最近是不是遇到什么事了?”

除了上次的简短交谈,这是吴乐乐第二次被老师语重心长地谈话,其实心里还有几分新奇。

但表面上她低垂着眼睛,默默不说话,她知道这种方式能最快解决老师的唠叨。

数学老师从对她的期望、到最近她上课和作业的表现不佳,再到他对她的失望,对她以后的信心,再到对卷子的分析,最后再加上很多的鸡汤和关心。

整整半个小时,比吴乐乐想的要冗长,但她看着老师恨铁不成钢、真心关心她的表情,再加上那一点点喜剧的秃头,倒是不觉得烦,反而想再多听两句。

“报告”,许曦打断了数学老师的施咒,径直走过来。

“啊,许曦啊”,班主任对他点了点头,原本焦虑的眼中转向他时,透露出一些慈爱,“你来得挺早的,这次叫你来主要是因为这次的数学竞赛。拿了名次对自主招生等都有好处,我看你数学学得挺深入的,甚至大学的内容都有涉及,不知道你有没有这个兴趣?”

许曦就站在吴乐乐旁边,校服的衣角摩擦着她的校服。她盯着班主任手中还未拿下的试卷,鲜红的数字就在其中,尴尬极了。

她微微移了移,试图用宽大的校服突出褶皱挡住他的眼睛。

“吴乐乐”,班主任脸色缓了很多,“你先走吧。”

许曦分神去看她,乌发雪肤下,粉红的耳朵极其显眼,她急忙着走。

“等等”,班主任又喊住她,把整摞试卷整理好放到她手上,“你去把试卷发了。”

鲜红的59是那么的显眼,他肯定看见了!

吴乐乐迅速接过叠起,等她偷偷往上看时,果然发现许曦虽然目不斜视,但嘴角还是勾起小小的微笑。

恼羞成怒的吴乐乐偷偷瞪了他一眼,整张脸都红了。

她终于体会到了学渣的挫败,在学霸面前根本没有尊严!!!

许曦心情很好地听班主任讲解数学竞赛的事,还拿了一些资料。

班主任心里很难过,本来这次竞赛是想让吴乐乐也参加的。但看到现在她的状态,还是算了。

可看了看许曦,他又很欣慰,这是一个好苗子。和其他早早就上各种培训班被熏陶的不一样,是天赋型的选手。

一般能走的更远。

等卷子分发完毕后,吴乐乐拽着自己的试卷回座位,就看见谢甜拿着卷子愁眉不展。

但此刻的吴乐乐自顾不暇,她还没想好要怎么告诉外婆这件事呢。

第一节课就是数学课。

“大家基础都很好,大部分人都考得不错,看来你们私下有提前复习”,数学老师满意地点点头,只是朝向吴乐乐那边时微滞一下。

“那我们这节课就讲这张试卷了”,数学老师折了折试卷,“从今天开始,我们也就正式启动一轮复习了。”

下课后,谢甜毫无形象地趴在桌面上,“乐乐,怎么办,有几题我都没听懂。这怎么办啊,我不想去留学啊,我的中国胃会被虐死的。”

谢甜嚎完后又立马起身给自己打劲,“没关系,我可以的!我可以战胜数学的。”

她捏着吴乐乐的袖子左右晃动,“乐乐,你能不能帮我讲解一下这几道题啊?”她发出求助光波,眼神楚楚动人。

她还以为吴乐乐是当初学霸的同桌。

吴乐乐紧紧按住试卷分数,拒绝道,“不行。”

“乐乐~”,谢甜拉长音,她发现吴乐乐最是经不住别人死缠烂打。

就她这个成绩教了会被人嘲笑的,吴乐乐坚持住自己。

谢甜眉头一皱,发现不太简单,于是她拿出杀手锏,“乐乐,你帮我讲解,我给你分一半丝福家的新品,拜托你啦。”

新品.....

吴乐乐她瞥了眼谢甜指的那几题,不算太难。她高中知识忘了很多,但毕竟有底子在,老师讲后她还是能听懂的。

“行吧”,她心中生出一股豪气,点点头,拿出一张草稿纸,又把谢甜的试卷拿过来。

“谢谢乐乐,你真的是太好了。”

谢甜因为兴奋,声音有点大。班里的嘈杂瞬间静了一下,大家有点惊讶地看着谢甜搂着吴乐乐的胳膊。

印象中,没有人能和吴乐乐相处的这么近。

班里也有些人也看不惯朱茹凝,觉得她装温柔。他们想到昨天的事情,挑眉看向朱茹凝,这简直就是二次打脸啊。

朱茹凝装作不知道的模样低头看书,实际牙齿都要被咬碎了。

她的人生一路顺风,从来没有出现过这么丢脸的时刻。

熟悉的轻笑传进吴乐乐的耳中,瞬间打乱了她的思绪。

她回头,发现许曦拿着黑色保温杯经过她身后。

学校每一层都有一个茶水间,学生都会去那里打热水。

许曦一般从后门走,头一次从吴乐乐身边经过,从前门过去打水。

他身量太高,居高临下,不是出于他本意,就轻而易举能看见谢甜的分数,上面写着大大的73分。

59分给73分讲题,有意思。

吴乐乐瞬间就懂得了他眼中笑意的意味。

!!!!!

太讨厌了!

她咬着下唇,眼里闪过一丝狡黠,趁他不注意,悄摸摸伸出一条腿。

许曦常年劳作,运动神经发达,反应极快,他本可以停下脚步,但偏偏伸出腿,紧紧挨着她的小腿跨过。

又擦着她的小腿踩下,蓝色的裤腿撩起,露出他劲瘦的小腿。

他直视前方,端着水杯,像无事发生一般离开。

热度透过衣服传来,吴乐乐的腿像是被人摸了一般,她蜷缩着脚趾,羞愤地瞪了他一眼,连忙收回腿,气呼呼地小声说了句,“色狼。”

可腿上的感觉太明显,那股热度和摩擦紧紧地缠在皮肤上,怎么甩都甩不掉。

“怎么了”,谢甜看着演算到一半的题目,不知道为什么同桌突然停下来。

“没事”,吴乐乐拽住笔,眼睫毛颤了颤,“我们继续。”

“好的,不过乐乐你讲得真好”,谢甜崇拜地看着她,“你一讲我就听懂了,比老师讲得还要简单易懂。”

许曦到茶水间,回想她羞愤的模样,像炸毛的奶猫,一点攻击力都没有。

他脑袋从微积分等等复杂中轻松了一会,脸上翘起了连他都不易察觉的微笑,“笨蛋。”

许曦又突然正色,自己是怎么了,怎么突然想要逗她。

中午放学后仿佛成了他们的小秘密,他俩都默契地等到所有人走之后。

“我想喝冰的。”

吴乐乐突然冒出的这句话,许曦却懂的,“好。”

“我想多喝一点,太少了”,吴乐乐得寸进尺。

“不行”,许曦从英语词典中抬头。

“为什么啊?”吴乐乐也不满地回头看他,双目相对。

“对身体不好”,他轻轻说出这句话,却是不容置疑的口吻。

“哼”,吴乐乐趴下看他,“你怎么和我外婆一样啊。”

许曦的脸难得微微抽搐,被她噎得说不出话来。

“我中午不想回寝室了”,她碎碎念地说,但又保证是许曦能听清的范围,“朱茹凝是我舍友,我昨天那么对她,回去会很尴尬的。”

许曦这回却没理她,收拾书包后就准备直接走。

“你为什么不理我啊”,吴乐乐抓住他的衣角,“你中午一般去哪?我想和你一起去。”

许曦挑了下眉,是什么错觉让她以为他们可以这么亲密。

他们之间的交集可并没有那么多。

“可不可以啊”,吴乐乐拽着他袖子摇了摇,学着谢甜的招式,发出求助的目光。

春风和煦,微风轻轻拂过,树叶飒飒作响,阳光轻柔得洒在脸上,吴乐乐舒服地想伸个懒腰。

教学楼的天台,抬眼就能看到广阔的蓝天,离得如此之近。

“这可真是个好地方。”

吴乐乐怕弄脏衣服,坐在许曦的外套上,打开今天的四层饭盒,肉、虾、青菜、沙拉、水果,都是王阿姨精心准备的营养餐。

她挑挑拣拣的,上午又是喝奶茶又是吃蛋糕的,现在胃口不佳。

看向旁边的许曦,只见他饭盒里是满满的白米饭,配上稀疏的青菜和肉类,但丝毫不妨碍他狼吞虎咽,食欲极佳。

极为碍眼。

“喂”,吴乐乐轻轻踢了踢他,“你为什么都没有菜啊。”

许曦大口嚼着,速度快却不粗鲁,他心里无奈嗤笑一声,还不是因为你这个大小姐,买奶茶原料花太多钱,他这个星期都要省着吃。

吴乐乐见他不说话,挑了几粒米送到嘴里,食之无味。

看他吃的那么香,想了想,趁他不注意,从他碗里夹了一根青菜。

她极快地吃下去,清脆爽甜,微微咸味却更添风味,好像和王阿姨做的甜口不一样。

她想了想,又夹了一块肉。

“嘶”,好辣啊。

她不停地给舌头扇风,但乐此不疲地又夹了一块肉。

许曦看她像猫一样吐着舌头,却吃得欢乐。典型小孩子,别人碗里吃得更香,偏偏还娇气地从他没夹过的地方下筷。

她抢着吃了一些菜,摸了摸自己平平的肚子,饱了。

吴乐乐看向自己都没动几筷子的饭盒,恶作剧心起,问道,“你要吃吗?”

虽然她没吃多少,但终究是动过的。这带有侮辱性的话,她以为许曦或许会生气,或许会不好意思。

谁知他毫无心理障碍地拿过去,把所有饭菜全部赶到自己的饭盒。

这是她完全没想到的,她身边从来没有人做过这件事。

太私密了,连她的外婆都没吃过她剩下的饭。

她身边也从来不会有人这样分享食物,这是不符合规矩和礼仪的。

“啊,你真吃啊,那是我吃过的呀”,吴乐乐撇了撇嘴,世界观收到冲击,觉得他可真不讲究,可已经来不及收回说过的话了。

许曦心里笑了一下,他小时候甚至都吃不到一碗浓稠的稀饭,吃她吃过的算什么。

入口的虾清甜,一吃就知道是贵重食材。肉滑嫩但偏甜,他狠狠咬着,和他在市场里买的肉质完全不一样,就连青菜和米饭的口感都是天差地别。

他终于知道原来那些他不屑的高价食材真的有人买,而且就在自己身边。她这一顿或许比他一个月的还要贵。

原来高级食材不是智商税,而是真的有天与地的差别。

他心中沉沉的。

真不知道这个大小姐为什么还瞧得上他的菜。

“吃吧吃吧,吃这么多早晚成一头猪”,吴乐乐嘟囔着,看着他的食量,或许饿的时候能吃下一头牛在他那里都能变成事实。

两人无话,只有许曦的咀嚼声。

轻柔的风微拂脸庞,吴乐乐打了个哈欠,起身将衣服铺得更加平整,躺下。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不记名弟子第2章在线阅读

    好冷…好冷…怎么还没死?……老天啊…不要折磨我了,求你来个痛快吧…林林一心只求解脱,根本没注意周围早已物是人非。“啊…小…小如你…你…啊……”一声高过一声的惊呼突然在林林耳畔响起,她惊的一跳,条件反射的张开双目。一个四五十岁的女人脸突得冒出来,颤抖着双唇嚷道:“啊…啊…孩子…孩子活了…啊…妈呀…诈尸

  • 最狂废少在线阅读第七节

    刚刚熟悉校园后,就要迎来不一样的大学生活了,也许对于他们所有人来说都是一个起点吧!每天上课似乎还有些疲惫,是谁说的大学生活很轻松,虽然每天只有几节课,但是那就是一天啊!想到这里,林雨心里感觉挺腻歪的。每天学习有高数,英语,计算机,会计,经济学等等,对于想要拿奖学金的她来说,这个真的是挺大的学业任务了

  • 娱乐圈佛系女星禁咒之地

    第三章禁咒之地仓蛮山,曾经绿荫环绕,草长莺飞,生机盎然,如今却是尸横遍野一派死气,草木枯萎,土地裂出拳头宽的缝,太阳炙烤着干裂的大地,仿佛一阵风就能把这里刮燃起来。两个看起来只有十来岁的孩子,用他们枯瘦如材的手抬着一个比他们略大的女子,他们没有衣服,只在腰上围了条草裙,黑得发亮的皮肤,深凹的眼眶,单

  • 漫漫归途之番外深夜搞事

    中午,魏恒延看到时间的时候,对着清鸿说道:“不早了,我们该走了。”清鸿对清寒招了招手,说道:“来,和哥哥说再见。”“哥哥再见。”清寒笑着说道。“再见。”魏恒延和段泽异口同声道。两人面面相觑,魏恒延这才说道:“走吧。”吃完午饭,买完东西后已经是晚上了,天空中开始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带着凉爽。魏恒延看

  • 海贼:我是大佬不装了之魔石(4)

    多年以后...咚咚咚...进来随着吱呀一声,房门被缓缓推开,只见一个面容清秀的少年眼睛微闭,歪坐于椅子之上,右手微微握拳正托着一侧的脸颊!昨日傍晚我在山顶看夕阳美景,怎奈一个不小心睡着了,迷迷糊糊中我听到有人说话,随着逐渐清醒,我才分辨出这是剑尊与长风的声音,在说一块神奇石头的事!他们好像是刚刚从看

  • 法国大小姐之穿越2(2)

    “真的吗?娘亲明日真的来看然然?”“真的!”我笃定地点了点头,顺便笑嘻嘻地刮了刮他的小鼻子,这小子长得真俊,长大了估计得迷倒不少姑娘吧!“恩!娘亲明日一定要来看然然哦!”老妇人对我感激地点头,便拉着一脸依依不舍地小正太出了屋子。“夫人终于醒了,”方才的小萝莉带上房门,将一碗黑乎乎的药递到我面前,“若

  • 都市之我能穿越数据世界之回忆从前(1)(9)

    “我数一二三,你再不出来,我可就走了,没人找你玩,你可别怨我哦。”她对着空寂的枫林说道,也不知道谁陪谁玩。“可恶,我可真走了。”不甘心的跺了跺脚,原本的笑脸己浮上愠色,“我真的走了!”她大声地喊了句,可是林子里依旧静悄悄的,没人回应她,她有些失望,又有些担心,怀着复杂的心情,好的背影失落而孤独。翌日

  • 云水无间之洞房花烛(10)

    突然听到了系统重新开放的声音的燕皎然借着就被系统话里面的内容给弄了个不知所措——话说夫君是个什么鬼?锁定是个什么鬼?目标绑定又是个什么鬼啊?!本来燕皎然还很欣喜自己的强大助力又回到了自己身上,但是这么个情况……燕皎然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无力了?不过,想要查看系统的情况最好是不被别人发现……看着对面的

  • 独家逍遥系统第二章

    时间的流逝总是无声且迅疾的,它能让一切伤痕在不痛不痒中愈合。转眼间叶碎碎已经高中了,接触到各种各样的人,逐渐适应了全新的环境。姜女士问叶碎碎“我要是给你找个继父你会不会拿刀捅死他”的时候,叶碎碎一脸无谓地回答她说“你开心就好”。显然姜女士本以为叶碎碎会给出“你要是敢再婚我就死给你看”之类的回答,因此

  • 都市之最强魅力小哥在线阅读第十章

    “小主,你不能去,你如果杀了她,自己也会被处死的,为了个贱人而害死了自己,划不来啊,小主。”哼,自己想死就去一头撞死吧,还要去杀蝶嫔娘娘,真是的,不要拖累她们这些做奴才的啊。(作:我现在终于明白了什么叫最毒妇人心)“对,小莲,你说的对,宇文朵朵那个贱人的命怎么比得上我的命。”是啊,那个贱人,以后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