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总裁豪门 > 正文

房东的逍遥人生出轨

2021/6/11 3:17:34 作者:逸沐凡 来源:纵横中文网
房东的逍遥人生
房东的逍遥人生
作者:逸沐凡来源:纵横中文网
一位爱情事业双悲催的大龄青年,回乡继承祖产当房东的奇幻生活

沪都。

气温还没有回升,冷空气在沪都乱窜,却一点不影响它的繁华。

今天是情人节,温沫起了个大早,要按以前,她估计随手画个淡妆就出门上班了,但今天她特意画了一个多小时的妆容,虽然没有男朋友,但是也要做足了有男朋友的架势。

进了电梯,温沫闭上眼,失重的感觉让她有些烦躁,突然不由得感叹,上天对美女太不公平。

她温沫生得一副好皮囊,即使不施粉黛也依旧明媚可人,毕业的院校也是双一流大学,可就是这样优秀的她,竟然被渣男给绿了。

上个星期齐豫生日,温沫给齐豫买了支镶钻手表,刚到齐豫家门口,女人**的声音就传了出来。

温沫冷笑了一声,她感觉自己的眼睛有些发酸,但却依旧十分冷静地在包里掏出齐豫家的备用钥匙,打开门靠在门边,目不转睛地看着毛片现场,悄然落下一滴泪,被她无声地擦掉。

一男一女干柴烈火,正烧得猛烈,一点也没注意门口站着个大活人。

良久,温沫看了看手表,清亮娇柔的声音在**声和低吼声中尤为突出。

“齐豫,你战斗力还挺持久啊。”

齐豫抽搐了一下,缓缓抬起头,出乎温沫的意料,齐豫并没有她想象中的慌张,反而不紧不慢地拉着徐雨儿站了起来。

温沫看着齐豫,思绪却飘到了很久之前。

那时温沫刚上大二,宿友拉着她从宿舍急急忙忙跑出去,说是大一有个学弟在众新生中尤为突出,长得特别帅气逼人。

可见到的时候,温沫的心里飘过的第一句话就是,就这?

虽然温沫对齐豫毫无感觉,但齐豫却对眉目精致,身材凹凸有致的温沫一见钟情。

接下来的几年,齐豫就像是温沫的跟屁虫,不论温沫出现在哪,他总是会出现,手里也总是带着给她的礼物。

但这些其实就像石沉大海,在温沫心里根本起不来什么波澜,她从第一次齐豫给她送礼物开始,就明确拒绝了他,可他依旧如故。

温沫说不清对齐豫的第一印象,但第一感觉并不算好。

后来,温沫发了烧,齐豫陪她去医院,甚至陪她打了一个晚上的点滴,事后向温沫要的回报只是一个拥抱,所以那天,温沫和齐豫在一起了。

想到这,温沫看着齐豫笑了,若是当初她遵循她的第一感觉,她的第一个男朋友就不会是渣男了吧,至少不会是齐豫。

齐豫搂紧牵着的徐雨儿,徐雨儿背对着温沫,她感觉自己脸上火辣辣的,好似被扇过一样。

还真是没眼光,这女的身材不仅没她好,还没她白呢!

嗯……皮肤也没她好!

温沫脸上保持微笑,自然是不能把心里想的说出来了。

“温沫,我们分手吧。”

温沫视线又回到齐豫身上,觉得特别可笑,什么狗屁渣男,被绿的是她,他齐豫有什么资格说分手?

温沫走了一遍流程,问了声为什么。

齐豫笑了笑:“我和你在一起看不见未来。”

温沫并不明白他说的这话是什么意思,于是她打了他一巴掌以后,转身就走,但似乎又想到了什么,又调头回去“啪”地拍了徐雨儿的屁股,才心甘情愿离开。

电梯“叮”的一声,将温沫拉回神,她瘪了瘪嘴,看着电梯缓缓打开。

刚出电梯,温沫的手机就又开始躁动起来,她点进去一看,都是在讨论她们新来的上司。

温沫对换上司不足为奇,只是惊讶这个上司居然让她的同事们讨论如此之久。

她没有仔细看,从包里拿出来两个创可贴,贴在脚后跟,蹬着高跟鞋十分有节奏地朝公交站走去。

温沫任职的公司是Air分部,外界都说这是Air集团总部不要的烂摊子,只是留在沪都的一堆废品。

分部的管理人换了很多次,都是从总部调派过来的人才,听说总部给这些人才的要求就是,只要不倒闭,减少工作人员辞职数就行。

到现在,外界对Air总部的做法依旧不看好,都等着哪天看到Air分部倒闭的新闻,沪都是经济之都,Air分部的地理位置优越,若是倒闭,那便会成为炙手可热的一块肥肉。

温沫对此不自以为然,反正有钱拿就行,她这个总裁秘书当得还新鲜,而且隔段时间就可以见不同的人,倒也有趣。

Air的员工福利很丰富,鉴于今天是情人节,公司和沪都另外一个大企业举行联谊活动。

作为Air的传统,这种大型联谊活动里,会出现许多女性同胞们向往的黄金单身汉,若是被那些人看上,那可就离嫁入豪门不远了。

联谊的地点是酒吧,温沫到时活动已经进行有段时间了,手机在包里震动,她拿出来一看,是她大学同学也是现在的同事兼死党白沐晨的电话。

“小白。”

“喂,小温,你来了吗?今天可是咱们单身狗的狂欢呀!”

“我到门口了。”

正准备抬腿进酒吧的温沫,余光瞥见了一抹熟悉的身影,她不动神色地将视线聚焦在那个身影上。

她看着齐豫弓着腰从一辆奔驰的副驾驶上下来,紧接着是徐雨儿。

温沫突然恍然大悟,一瞬间就明白了那天齐豫说的“看不见未来”是什么意思。

可笑,真可笑,她的确不是什么富婆,可若是要让她真养个男人,倒也完全不成问题,未来?她看她和这个渣男继续在一起才看不见未来!

温沫哼哼着收回视线,走进酒吧,视线扫了扫,白沐晨一手拿着杯酒,另一只手正朝着她挥舞,她不紧不慢地走过去。

是啊,今天是单身的狂欢,自打和齐豫在一起后为了给他安全感,她自己很久没有出入酒吧这类场合了。

从温沫进场开始,就已经有不少在场的男士盯着她,酒吧音乐的加持,温沫的步伐好似在表演一场T台秀。

酒吧空调开得很足,温沫脱下厚重的大衣,里面只穿了一条吊带流沙裙,随着裙摆的摆动,她白皙笔直的腿若隐若现,看起来十分勾人,吊带服服帖帖地待在她的直角肩上,天鹅颈和她微昂的头都闪烁着自信的光芒。

白沐晨看着温沫,猛灌了一口酒,别说男的,她一女的看见如此伊人都要心动了,谁看了不说一声绝色呢?

白沐晨想起大学那会儿温沫的人气,大一军训完拍的集体照中,大家的皮肤都像裹了层黑布,只有她在众多“黑人”中白得发光,不仅如此,五官更是立体精致,仅是一张照片就让温沫上了热搜,甚至还有星探特地来找她。

美人在骨不在皮,可温沫倒好,骨和皮全给占了,你说让人羡慕不羡慕。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没有系统照样横着行在线阅读归元心诀

    第四章归元心诀清晨,一阵寒风吹散薄雾。怡红居内,王峻剑眉直皱,神情忽明忽暗,似乎正承受着什么痛苦。经过一晚的时间,四肢躯体却是没有昨晚那么浮肿,显然是吸收了不少的内劲!!突然,王峻痛苦地大喊三声!!“噗!!”“噗!!”“噗!!”狂吐三大口又黑又臭的血!!“呼~~”吐出污秽之血后,王峻顿时感觉整个人都

  • 宠后之本宫无耻爱情漩涡

    第二天早晨,江晨曦睁开眼睛的时候,莫盛歆早就醒了,正用一只手擎着头,侧着身子饶有兴致的看着她。大约有半分钟的迟愣,江晨曦便反应过来,昨晚他们……“睡醒了?”一道深沉而带着磁性的声音在江晨曦的头顶响起来。“嗯。”江晨微皱着眉头,一脸的尴尬,声音极低,像是一只蚊子在叫。莫盛歆见她羞怯的样子,轻轻的笑了笑

  • 战国演绎在线阅读第8章

    一时加长型林肯车内,一派寂静,而空气则像是被凝滞了一般,比之刚才冷得不止一个点。但奈何,宋庭谖这一次却真的要认栽了。因为她面前的人是A市最年轻却也是最强势的总裁,司徒乘风。司徒乘风现年仅仅二十五岁,便一手打理整个司徒集团,旗下包括饮食,服装,传媒等等,并且似乎每一项都做得十分成功,被誉为A市最有实力

  • [综英美]你好,我是赠品patry之行前的商量

    第二天早上,伟文早早起来做好了早饭,等父亲下来吃饭,没办法啊,没经过老爸的同意是不会让佣人回来的,所以自己一定要处理好所有事物,让父亲高兴了,或许就会同意结束佣人的假期。“爸,你起来了啊。”伟文看到左至阳下来,赶紧喊着。“梓琳呢?”左志阳看了一会伟文脸上的手掌印,忍住笑问。“还没起来。”“这懒丫头。

  • 风满南清城时刻监视

    江氏集团董事长接班人江牧寒这个周末就要结婚了!!!千回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这个生无可恋的人,哪里像是要结婚的样子?她坐起来,把手机扔给江牧寒,“这是怎么回事?”江牧寒接过手机一看,浑身的汗毛都立了起来,不过仍然装作很淡定的样子,“哦,炒作,炒作。”“你以为我会信?”千回抄起床头柜上的水杯朝江牧寒的脑袋

  • 逆战之使命在线阅读第五章

    许久之后,二人嬉闹了一番渐渐平静了下来,床边宿云抱着郑鸾相互感受着彼此的气息。沉默了片刻,宿云缓缓开口说道:“丫头,既然你不肯说出来,我也不逼你了,只要我实力达到自然能帮上你,否则一切都是枉然,以后我只管提升实力便是!”“宿郎,你这样想最好,别让我为难,有些事情我会在适当的时候告诉你,不过却不是现在

  • 开局奖励一百亿第六章在线阅读

    顾晓这才发现,原来这个房间的门底下,还有一个四四方方的小门,只是因为颜色相同,不仔细看很难发现。一个白色袋子从小门里递了进来。然后,一切又回归平静。顾晓犹豫了很久,还是决定走了过去。她蹲下身子,提起塑料袋,里面是打包来的饭菜,塑料袋的提手附近有一个订书钉,原本应该订着发票,可是被撕掉了。现在……顾晓

  • (幻城同人)系统之星轨重生之失去 2(6)

    罗莎莎还是喋喋不休的在旁边念叨,但是一一并没有理会,而是老老实实的坐在旁边,希望早点下车。不一会,车上响起了到站的声音。一一拿起包,不顾其他人异样的眼光直接往车门走去。“却一一,你站住。”罗莎莎急忙跟在背后跑下车去。下了车,一一深呼吸了两口气。新鲜的空气让她委屈的心情稍微好过些。暗暗的唱着熟悉的赞歌

  • 豪门专宠之再见时先生暴力

    冷无邪直接上楼,一进门就看到宝宝还在吐,地上一滩污渍,那苍白的小脸越发憔悴,额头上插着针,怎么看怎么让人心疼。王天痕一边给宝宝揉肚子,一边观察宝宝的情况,蓝心柔在一边帮忙。看到蓝心柔,冷无邪再也忍不住,也顾不得王天痕还在,上前拉起她就是一巴掌,打得她头晕耳呜,“你这个狠心的女人,怎么可以给宝宝吃过期

  • 孢子先生之偷衣服的贼

    所以她在碎碎念着报仇的口号中,一直尾随着方梓诺,好容易才逮到了他想游游泳,重温一下大学时光这好机会,怎会轻易放过!“是我!怎么了?你以为你是谁啊,你叫我站住,我就得站住,我为什么要听你的!方梓诺,最没有资格吼我的就是你这个死混蛋,知道吗?”看到他,林小昭的怒气就不打一处来。他沉默着,可是剧烈起伏的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