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言情 > 正文

后青年时代之出逃

2021/6/11 1:33:28 作者:花潘 来源:小说阅读网
后青年时代
后青年时代
作者:花潘来源:小说阅读网
80后的冯楠一边喝咖啡一边写了一首低级RAP:“独生子独生女,孔雀外衣鸡毛的里;上有老下有小,中间的后浪追着跑;你想三十而立,也不看看环境?你想独立自我,也不看看存款?YO~Xi;YO~Xi;YO-Xi;你娃盯着你,吃钱的小机器;OH!你妈盯着你,磨人的老妖精;MY!老板盯着你,裁员的封杀令;GOD!资源占尽的一代,前有九九八十一难;孩子,别叫我前浪,我还不够格;妈妈,别对我失望,我早就该长大;你有你的时代,我有我的时代;人生如此,往前冲就是!肩有重担,更要无惧无畏;别怕,我们是核心力量!Hol

寂静的车内,两人相对无言。

经历了洗手间事件之后,陆严臻脸色阴沉,发布会还没有结束,他就拉着她将她塞进车里,提前离了场。

受不了这压抑的气氛,刘小悠秉着大不了鱼死网破的心态,忍不住先开口了:“你什么时候把我的手机和证件给我。”

陆严臻抬了抬眼睛,“怎么?”

“还给我,我想要。”

“暂时由我帮你保管。”

“凭什么啊……”刘小悠有些生气道,“你知不知道我快要无聊疯了,没有娱乐没有手机,你这里半天见不到一个人,我在这里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我真的快要憋疯了。”

陆严臻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她。

沉默了许久,他才冷不丁开口:“我知道了。”

知道了?就这,就这?

陆严臻道:“我明天要出门,处理一些公司里的事情,可能需要几天才会回来,如果你有任何问题,可以找沈清,他会帮助你。”

刘小悠知道沈清这是之前一直神出鬼没监视她的那个人,她点点头,“我知道了。”

她极力维持表面上的镇定,实则内心早已乐开了花。自从知道可以沿着花园内的葡萄架爬到外面去,她日日夜夜都惦记着这件事,只是迟迟没有机会实践。如果陆严臻不在的话,那就好办多了。

“要是再让我发现你妄想逃走……”他睨她一眼,没有再说下去。

她眨眨眼睛:“不逃了,真的。”压抑住内心的欣喜,她试探地问道:“明天就要走吗?那你要去几天呢?什么时候回来?”

话一出口,刘小悠便意识到,自己是不是问太多问题了,好像很关心他的样子,她一瞬间就闭了嘴,慌忙撇开视线看向别处。

没想到陆严臻居然真的回答道:“可能需要三天,不过我会尽量早点处理完回来。”

刘小悠差点没被呛住,他不会以为她是想让他早点回来吧。她调整了心情,抬头乖巧地笑了笑:“没事,你有事就去忙好了。一定要好好处理,千万不要为了赶时间就马马虎虎的,毕竟工作的事情马虎不得。”

陆严臻轻笑,“你乖乖在家待着,不要试图搞小动作。”

刘小悠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重重点了点头。

——

第二天,刘小悠看到眼前站着的清秀女孩,惊讶地呆愣在原地。

“你是说,你是专门来陪我聊天的?”

女孩露出甜甜的笑容:“对呀,我叫叶叶。陆先生说我的工作就是陪着小姐让小姐不无聊!”

这个女孩子看起来年纪和她差不多大。脸圆圆的,有些红晕,笑起来脸颊旁还有两个小梨涡。

刘小悠点点头,心中不免震惊。昨天她随口跟陆严臻说自己没有说话的人觉得无聊,第二天他就给她找了个女孩子陪她聊天。

她又指了指桌上一堆大大小小,包装精致的礼盒,问道:“这又是什么?”

叶叶笑眯眯道:“这是陆先生给您准备的礼物,刘小姐打开看看就知道了。”

她狐疑地看了她一眼,打开了其中一个礼盒,里面是一条满钻的项链,光芒璀璨。她惊讶了片刻,又打开了另一个盒子,是一副耳环。

她这才注意到,这些大大小小的盒子上,都带着瑞亚珠宝的logo。

“刘小姐真的好幸福啊,陆先生对您可真好。”说着叶叶的眼睛闪了闪,一脸羡慕的样子。

刘小悠合上盒子,看了一眼几乎铺满一桌的礼盒说道:“他是不是钱多的没处花了。”

叶叶愣了一下,才道:“陆先生肯定有钱呀。”

她兴致缺缺,这一桌子的珠宝,得戴到何年何月去,她又没有三个脖子,五只手,八只耳朵。

叶叶道:“我以前在这里工作的时候啊,从未看到陆先生带女孩子回来过呢,他的身边一直都是一些冰块脸,所以当我听说陆先生让我过来陪一个女孩子的时候,我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等等,以前?你以前在这里工作?”

“嗯,我好几年前就在这里工作了,陆先生不太喜欢人多。当时别墅里佣人也很少,我是其中之一,只是后来陆先生遣散了好多人,我也被遣散走了,就只剩平日里跟着他的那些冰块脸了。”

她忽然想到了什么,咯咯笑了起来,她附到刘小悠的耳边,小声说道:“因此啊,大家都怀疑陆先生是不是不喜欢女人而是喜欢……毕竟他身边都是些男人嘛。所以我看到陆先生现在有了你,觉得好神奇啊。”

叶叶打了打自己的嘴,后悔道,“啊,我怎么可以八卦陆先生……”

“那个,叶叶,我想你是误会什么了,我跟陆先生什么都不是。”刘小悠想了想,又补充道:“不是你想的那样。”

“啊?难道你们不是……那种关系嘛?”

“当然不是啊!”

叶叶咂咂嘴:“好吧,陆先生确实不是我们能琢磨透的,之前就极少能见到他,平日里就是呆在书房……”

“书房?”叶叶这句话倒是提醒了她,自己的证件和手机说不定就在陆严臻的书房里。

她不能再拖了,她已经浪费了一天的时间,再耽搁下去,说不定陆严臻就回来了,到时候再想走就难了。

“刘小姐?你又走神啦。”叶叶说道,“今天晚上会有大暴雨,现在天都变了,要不我们赶紧进去吧。”

——

叶叶只有在她睡觉的时候不会在她身边,因此计划逃跑当晚,刘小悠跟叶叶说自己身体不太舒服想先上楼睡觉了。

叶叶并没有多想,反而一脸着急地问她要不要找医生来看看,还自责是不是自己下午带她在外面吹了太久的风。

刘小悠宽慰她,“没什么事,睡一觉就好了。”

晚上十一点,窗外大雨倾盆,似泼似倒。

伴随着嘈杂的风雨声,刘小悠小心翼翼地偷摸到了三楼陆严臻的书房。

今夜的大暴雨算是帮了她大忙,叶叶就在楼下,这大风大雨正好能掩盖她不小心发出来的声音。

在转开书房门锁的时候,刘小悠觉得自己的心都快要从胸口跳出来了。

借着外面路灯昏暗的灯光,勉强能看到里面的构造。

陆严臻的书房非常简约,基本都是黑白色调。他的办公桌上,放着一些文件。

刘小悠只一眼,就看到了上面笔力遒劲的三个字,“陆严臻”。

她小心翼翼地翻动了最上层的一册文件,并没有看到她的东西。她正准备继续翻找的时候,只听见窗外响起一阵剧烈的引擎声。

她手下的动作惊了一下,连忙跑到窗口往下看去。

楼下正停着一辆黑色的轿车,一个黑衣人撑着伞小跑到一侧的车门,拉开。从车内跨步而出的,正是陆严臻。

依旧是那张冷峻的脸,但是那双鹰隼般的眼睛里似乎透着微微的疲倦。

刘小悠迅速躲到窗帘后面,靠在墙上,心脏狂跳不止。

陆严臻为什么这么早就回来了,不是说好的要出门三天吗,这才两天就回来了?来不及多想,刘小悠迅速离开书房,轻轻扣上房门。她的房间在二楼,她必须得在陆严臻上楼之前跑回自己房间。

才走到楼梯口,就听到皮鞋踩在木质楼梯上的声音。

接着是陆严臻低沉的嗓音,“她呢?”

叶叶立马回道:“刘小姐说不舒服已经睡下了。她今天早上晒了会儿太阳,中午胃口挺好的,吃了两个鸡腿,下午追了会儿剧,然后散了会儿步。”

刘小悠当场被呛住,敢情这叶叶还是陆严臻派到她身边的人体监视器啊。

眼看陆严臻已经在二楼,刘小悠赶紧回身又躲进了书房里。身处黑暗之中,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

不知道过了多久,门外没有了声音。

刘小悠倏地开门,身体却撞进了一个宽阔的胸膛。

下一刻,整个屋子的灯骤然亮起。

她被灯光刺地有些睁不开眼,视线所及之处,是一片做工精致的西装面料,她的视线缓缓向上,来到陆严臻坚毅的下颚。

“听说你不舒服?”

刘小悠心虚地点了点头。

“我的出现是不是让你感到困扰了。”

刘小悠赶紧摇摇头。

陆严臻没有说话,只是目光淡淡扫过桌上的一沓文件。

刘小悠一瞬间都不敢呼吸,桌上的文件整整齐齐,她刚刚只轻轻翻了一下,而且特别小心,她发誓绝对没有弄乱他的东西。

他……应该不会发现吧。

陆严臻兀自从她的身侧走过,坐在了书桌前的沙发上。

他松了松脖子上的衬衫纽扣,说道:“找到你要的东西了吗。”

刘小悠心里猛地一颤,顿时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刘小悠。”他薄唇轻启,声音中带着疲惫,“你可真会给我准备惊喜。”

陆严臻靠在沙发里,沉稳淡漠,仿若对一切都无动于衷。半晌,他终于开口:“你真的想离开这里么?”

“是。”

“不后悔?”

“不。”

陆严臻轻笑一声,带着笃定:“你会后悔的。”

一个黑色的小挎包被扔到刘小悠的跟前。刘小悠的眼睛亮了亮,那是她的包!里面就放着她的证件和手机。

她几乎是立马伸手就去捡。

手刚伸出一半,就听到陆严臻说道:“你可要想清楚了。”

刘小悠的手一滞。

她想的非常清楚,她只想回家而已。伸手将包包捡起,抱在胸口。

“沈清。”陆严臻淡淡开口,“送刘小姐离开。”

刘小悠抑制住内心的狂喜,跟在沈清的身后走着,她甚至想立马冲出去,生怕陆严臻忽然反悔。

走到门口,她听到身后陆严臻不紧不慢的声音响起,“我们打个赌,你还会回来的。”

——

再次回到自己租的小屋时,刘小悠几乎眼泪都要掉下来。她趴在自己的小床上,只觉得身心疲惫。

她终于离开了。

这段时间发生的事,就像是做梦一样。

她从未想到有一天她会卷入这样的奇奇怪怪的事,也从未想过会和陆严臻这样遥不可及的人有交集。

刘小悠疲惫地合上眼睛,这一晚,她做了很多破碎的梦。

梦里的她回到了自己小时候,妈妈牵着她的手,来到一个陌生叔叔的面前,告诉她,从今以后,这是她的新爸爸了。

新爸爸似乎不太喜欢她,但好在妈妈还是疼她。但是一年后,她有了个妹妹。

爸爸妈妈都很喜欢妹妹,连对她最好的连妈妈也不太在意她了。

家里所有的好吃的都是妹妹的,每年生日妹妹都会有一个大蛋糕,爸爸妈妈会给妹妹买好多漂亮的新衣服。

她喜欢一个小兔子台灯,她拿着考了一百分的考卷,央求了妈妈好久都不愿意买,结果妹妹只说了一句想要,就买给她了。

她哭了好久,妈妈却只说了一句,你是姐姐,要让着妹妹。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成了家里多余的人。

大学毕业后,她选择留在S市工作,手机也鲜少才能接到妈妈的电话。

她都已经习惯了。

刘小悠睁开眼,眼角是干涸的泪痕。

她的生活开始和之前一样,早出晚归,投简历,面试。

陆严臻这三个字渐渐淡出了她的生活,仿若之前发生的一切,真的是她做的一个梦。

这一天,她拖着疲惫地身体回家,华灯初上,夜幕降临。

连日来的雨水,让胡同里变得湿漉漉的,胡同深处,隐约看到两个人影站在那里。

刘小悠心里倏地一紧,转身往反方向出口走,可是出口已然也站了两个身着西装制服的人。

刘小悠暗道不妙,只片刻之后,她立马往胡同里的一条窄巷跑去。

身后的人即可便也追了过来。

刘小悠不管不顾地往前跑,忽然小腿被猛地重击,她吃痛跪倒在地。

四个人逼近她,其中一人说道:“修爷请刘小姐一聚。我奉劝刘小姐乖乖跟我们走,也好少受点皮肉之苦。”

“我不认识什么修爷!你们不要过来!”刘小悠焦急大喊,“救命啊!滚开!”

只一瞬间刘小悠就被扼住了脖子,两个耳朵悉数落下,她的嘴里一阵腥咸,紧接着一拳便打在了她的后颈,她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刘小悠再次醒来的时候,是在一辆车上。

窗外是一条宽阔的公路,笔直地延伸到黑暗尽头。公路两侧松木茂盛,几乎遮盖了整个天空。

偏僻寂静,空无一人。

刘小悠被塞在后座,身旁一侧各有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人。她的脸和受到重击的脚偶发出剧痛,不由得紧紧皱了眉头。

他们……是陆严臻的人吗。下一秒,她就否定了这个想法,不会是陆严臻,他虽然狠厉却从来没有伤害过她。

修爷,又是谁呢。又为什么要抓她。

刘小悠正想着怎么脱身,忽然车猛地一颠簸,然后停了下来。

“怎么了?”身旁的一个黑衣人问道。

前座的一个人下车检查,只见路面上,散落着几个三角钉。

“车轮被扎破了。”

“怎么会这样。”几个黑衣人押着刘小悠也下了车,几个人检查了一下轮胎。

就在这时,刘小悠趁他们不注意,转身就跑。结果没跑出几步,就被抓了回来。

其中一人用膝盖死死抵住她的脖子,另一个人用脚踩在她刚刚受伤的腿上,“你很能跑啊,不自量力!”

说完脚下一个用力,钻心刺骨地疼。刘小悠眼泪一下子流了下来,偏僻的四周,一个人也没有。

此刻,白光骤亮。一个身形从铺天盖地的白光中走出,刘小悠几乎是一眼就认出了他,犹如他和她初遇那次。

原来的几个黑衣人看清来人,沉声说道,“陆先生,还请您不要插手修爷的事!”

陆严臻并未答话,而是走到了刘小悠眼前,俯视她:“后悔了吗?”

一如那日在书房,轻笑笃定的说“你会后悔的”。刘小悠咬着牙,一声不吭。

陆严臻只是静静地俯视着她,也不催促,带着从容等待着她的答案。

静默了几秒,刘小悠伸出脏兮兮的手指,轻轻拽住了他的裤腿。

一如初见的那晚。

“很好。”陆严臻眉眼微挑,掀了掀眼皮,“我的耐心有限,这是我最后一次容忍你逃走。”

他说的漫不经心又极其自然,仿佛他真的只当她顽皮地溜出门玩了一圈,吃了苦头后又会乖乖回到他的身边。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小说阅读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豪门老男人的替身女友不干了第六章在线阅读

    沈然训练完已经天都黑了,他摸了摸自己的肚子,饿得不行,一边吃着补充能量的香蕉一边走到校门口,家里的车已经在等着了。沈然的父母从小就特别宠他,就他一个宝贝儿子,却因早产体弱多病,小时候医生建议他去游泳锻炼身体这才送他去学游泳,哪知道被现在的教练宋海一眼相中,说他是个练游泳的奇才,不能浪费了这个好苗子。

  • 在大佬面前装逼如风[无限]在线阅读第10节

    第十章结果日子真的就像挂在墙上的日历,往墙上的钉子上一扣,过去一页,就过去一天,很快来到盛夏,七月的四川热得没有人想出门。对于高考过后的学生来说,今天是最紧张的一天,有人打电话去查成绩,教育机构忙得占线,大部分没有查到成绩的人不敢出门,家长孩子都待在家,空调里头呼呼吹出来的冷气,丝毫没有将他们呼出的

  • [少年派]蝉落在线阅读信

    一只丧尸忽然从收银台的角落冲出来,似乎蓄谋已久,此时的丧尸已将唐木扑到,唐木的手枪没有握住,被甩在一旁。丧尸扑在他的身上,张开血盆大口朝着他咬去,唐木则用双手掐住丧尸的脖子。丧尸的脖子冰冷无比,眼神发红,嘴边的粘液此时滴在唐木的头上,甚是恶心。还好丧尸的力量不是很大,唐木用脚顶住丧尸的肚子,用尽全身

  • 老子享受就变强在线阅读第八节

    “那个女孩,和你很熟的样子。”穿着黑色衣服的男孩说。“和你没关系。星辰,既然来了,有什么事说吧。”星辰说:“晓翼,我要说什么,你应该很清楚。”沉默,“我不想回去。”“不回去?你知不知道你的身体会越来越弱,直到消失。要不是感受到你已经在变弱,我会这么着急来找你吗?”晓翼笑了一下,“好了星辰,我已经决定

  • 我的异界生涯在线阅读第9节

    “谁TM动了我的女人。”“自己出来受死!”搂着娜姐,刀疤男凶狠的说道。今天,刀疤男的心情很不好。上午一出门就撞上了硬茬,要不是背景厚,现在刀疤男还在看守所呢。刚刚在医院包扎好,就听到小弟说,自己的马子在自己的场子被打了?顿时,刀疤男火冒三丈。选在今天闹事,要怪,就怪自己出门没看黄历!同学聚会的同学们

  • 明德天下在线阅读第五章

    凌世跃的呼吸在看到红痣的时候明显加重了。他用大拇指按上那颗红痣,来回打转地摩挲,手指力道一点点加上去,最后像泄愤一样,把周围一片皮肤都擦红了:“池二少还想说什么?人有相似,名有相同,痣长得一模一样,也是巧合吗?”池厦感觉皮肤有点疼,微微蹙起眉头。他用力向后扭头,但是视野有限,只能看到凌世跃贴在自己后

  • 不驯的遗产之阴阳之气

    阴阳之气天地至理,天师,地师,武师皆可用。至阴至阳尤为至宝,得之盛之!但至阴至阳中有种至配阴阳,这是神品阴阳气。得之,冲破桎梏。所谓至配阴阳,乃是至阴至阳绝品阴阳气中的稀有特性。单独的至配阳气和至配阴气,并不能像单独的至阴和至阳那样能随意单独采用。至配阴气只能和至配阳气互补才能产生效用,这效用比至阴

  • 豪门的包子不好养在线阅读月落芳洲

    月如弯刀。大将军府明灯煌煌。白凤单脚立于瓦舍之上。从这里,可以看到一座类似于雀阁的建筑。黑夜太过漫长。他身边寒鸦历历,蝙蝠也趁夜跑来凑热闹。以前,有一个可以引得百鸟来朝的女子,就被锁在乌鸦环视的囚笼里。而如今,情况好像有点不同了。他的羽翼日渐丰满,面庞已褪去了少年人才有的凌厉。现在的他,成熟、包容,

  • 斩龙第一章在线阅读

    花果山四面环海,天很蓝,海也很蓝,潮起潮涌,蓝色无尽变幻,有时会蓝成一片,美得如梦似幻。自从白色色将花果山占为己有后,她最喜欢做的事便是坐在花果山的礁石上,遥遥望着西边的天。都说西的尽头有一世界,名曰极乐。那里没有痛苦,只有无尽欢乐;那里极其清净,是向往成佛之人最好的归宿。白色色修炼了一千多年,却没

  • 迷糊的米古在线阅读第二章

    河东老军用丑角扮,参考《玉堂春》崇公道。安排他来这么一大篇是为了什么呢?就是为了拖时间好让小生换衣服啊,白箭衣,蓝大带,红彩裤,外面穿白大氅,再拿一根马鞭,参考《九江口》华云龙吧(台,台,令令台……)(二道幕闭,河东老军上,说山西白)河东老军:【白】小老儿(台~)【数板】家住河东太原郡,太原郡,离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