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小说 > 正文

帝道争龙任务堂

2021/6/11 2:11:30 作者:唯我天帝 来源:纵横中文网
帝道争龙
帝道争龙
作者:唯我天帝来源:纵横中文网
在伟力归于已身的世界,唯有绝对的力量方是永恒。

云轻川天赋本就极佳,本身的悟性也不差,两天不到就进了炼气期,田嘉佳慢了一步,在期限前几天终于踏上了练气期。

自打来青云宗后,轻川和嘉佳瘦弱的身骨都长了些肉,巴掌的小脸红润的不少,面色又好看了几分。

章君清却恰好相反,原本肉嘟嘟的脸确极快的消瘦下去,偶尔摸着自己的脸颊,唉声叹气,她好不容易养起来的肉怎么这么容易没了呢?

心里知晓这是因为灵气洗杂,但依旧不得劲,经过饥荒后,章君清对之前瘦骨嶙峋的样子是有畏惧,相比而言,她更是喜爱圆润有肉的身材。

即使她每天多吃一碗饭,也依旧没有把肉养起来。之后实在是饭后撑的难受,不得已才放弃这个想法。

二十天晃眼间就过去了,比起将要来的考核,更让人关注的是哪些人没有引气入体,要去做杂役弟子。

共有九个孩子没有通过,都选了在留在宗内做杂役弟子,见过这神仙世界的琉璃幻彩,哪里愿意回凡间的黄土茅屋。

食堂内

高论文低声嘱咐道:“君清,听说今年弟子里有个是楚国公主,都说那个公主仗势欺人,你和嘉佳、轻川要小心点。”

“真是好笑,修仙者还提这些凡俗身份!”田子明撇撇嘴,有些不屑。

章君清三人每天不是在万春堂听课,就是在藏书阁看书,都没有听过这件事。

“嗯嗯,我也听说了,还说那个公主带了随从,指使随从强抢别人的东西,厉害的很!”朱题抬头接了一句。

三人点头,说会小心行事的。

在宗内,只要弟子间的纠纷不危及到性命,对宗门利益无损害,宗门大多都是不理会,况且,宗门也设立的生死台。

在章君清看来,这些事都与她无关,她只要好好修炼,早日回清风寨。

三人刚进院门,就见院子里两个女孩跪在石桌前,石桌边上坐着是楚沅芷。

楚沅芷是她们同院的人,平日里,几人碰面的机会也不多。

楚沅芷入宗前,就进入炼气期,入宗后就直接去万春堂听课,修为比章君清和云轻川高上一些,到是没想到她就是近来被议论的公主。

“你们是何人?见到公主还不赶紧下跪请安!”

正当三人走过石桌,本是想装作没看见,不料其中一个跪着的女孩,突然起身拉住章君清。

章君清眉头皱起,正准备开口,楚沅芷开口了,声音淡薄,不容置疑。

“我何时让你起身了?”话罢,对着她们点点头,算是打过招呼了。

章君清同样也对她点点头,随后,就挣脱袖子,拉着云轻川二人进了各自房间。

“母后让你们随我进青云宗,不是让你们打着我的名号,四处惹事,还将祸端引到我身上。映月,母后待你不薄,若是让她知晓你在背后,此般栽赃于我,你说会如何?”

“公主,我没有……奴婢没有,那不是奴婢,都是若柳说的……”想起皇后的手段,映月顿时寒毛直立,背后起了一层冷汗。

“你不必狡辩,莫以为如今在青云宗,本公主就不能惩治你们。这一次我也就不深究了,想必你们都不愿回到梁婆身边。”

两人身子止不住的颤抖:“公主,我们再也不敢了,求求你,千万不要让我们去梁婆身边……再也不敢了……”

“行了,之前你们闹得事,都去处理干净,要是本公主再有耳闻,莫怪我不留情面。滚吧,别再这碍眼。”

映月鼻涕眼泪都来不及擦,低着头,踉踉跄跄的走出院子,若柳也紧跟其后。

听见院里传来的说话声,楚沅芷虽有些傲气,但也不是那种会惹事的人,大抵是跪着那两个人惹出的事,想着与自己无关,章君清也不再关注。

这些时日,她打通了三条主脉,修为精进了不少,灵力也足以支撑她释放三四个小法术,这是让章君清最为欣喜。

练气初期的法术,她练习了不少,最好上手的还是土系和金系,只要理解法决,不出个四五遍,灵力充足,就能施展出来。

其他三系的法术,没有那么容易,大抵还是灵根的缘故。

说起灵根,章君清的灵根小金是越发的有灵性,每当她修炼时,随着她修炼的节奏,一收一放。

章君清尚且不知他人修炼时的状况,她只知她每运转一个大周天,灵力好似会精纯一丝。

一两天还未查出有什么不同,但前些天,同朱题比试,两人同放出的土盾,她所施展出的土盾却比朱题的要凝实近一半之多。

轻川用三个风刃,灵力耗完才将她的土盾打碎。

其他几人都有些惊奇,就连田子琛望向章君清目光里带些探究。

当下,章君清便猜到是小金引起的异状,摸不清状况,也不敢随意让他人知晓小金的不同。

便说她每日都会练习土盾,对这个法术烂熟于心,这才比朱题的厉害一些。

几人也不怀疑,都不想落在他人之后,暗自下定决心,腾出时间多练习法术。

章君清见几人没有多问,这才松了一口气。

也不怪她如此谨慎,她早在能进藏书阁第一层时,就暗自留意关于灵根的书册。

然而,并未有什么发现,介绍灵根的,大多都是灵根属性之分,并无其二。

便知晓她的灵根定是异于常人,心一下提到嗓子眼。

虽说年龄不大,但章君清在清风寨见到的事情却不少,说的好听点,清风寨是个寨子,说的不好听,那就是个土匪窝。

心思转了几个弯,便下决心将此事藏在心里,待她日后修为增长,有机会再探究。

当下还是要好好修炼,通过第一次月考。

陪着小金玩闹一番,才继续今日的修炼。

相比之前,小金又壮实了,颜色透亮了不少。

悬在小金上方的灵气团也壮大的不少,随着小金一收一放,灵气团肉眼可见的在收缩,两种颜色的灵气团逐渐凝实收拢。

章君清心神都在吸收灵气在体内运转,用灵气滋润每一条开拓出的筋脉,最后所有灵气归于丹田。这是一个大周天,每运转一个大周天需耗时整整一个晚上。

修炼时会忘却身处何地,忘记时间的流逝,一晃间天已微亮。

灵气的滋润让整个人都神采奕奕,随手对自己施展个净身术,就准备去万春堂。

知晓自己的法术比同辈的人要强上一些,章君清更是勤奋。

无奈,只因修仙六艺,炼丹、画符、阵法,经过这些时日的学习,发现她对此都没有什么天赋。

初炼丹时,简简单单的辟谷丹她都失败了数次,严重的还差点将丹炉炸了。

这番操作让授课师叔都吃惊,他头一次知道炼制辟谷丹都可以炸炉,当下便告知章君清,炼丹一艺她可不用过多钻研,但是理论基础学识是要过关的,章君清红着脸应下。

因这事还被田子明嘲笑许久,说朱题可是一次就成功的人。

成功的人又不他,他有什么好得意。

画符到是比炼丹要好上几分,但也只是个中等一般。

画数十张符,成功的大都是下品符,不知是体内灵气不够的原因还是其他,最简单的火弹符也极少出现中品符。

不过她看其他人的情况,并没有比她好多少。

阵法一艺,在章君清看来是最有难度的,其中曲曲折折的变化叫人是捉摸不透。

她在上费的精力比起其他几门只多不少,这才没有落后。

炼器,宗门到现在也没有安排让他们亲自动手炼制,但想必与炼丹算的上是大同小异,她大抵也没有什么天赋。

好在她的术法优于他人,定然是要更努力,要是让别人将这一优势都抢夺去了,那她还怎么好意思回去见阿爹。

今日上的课程轻松不少,授课的是沈嵩师叔,讲的都是一些妖兽、灵兽。妖兽多为性情暴虐,本能支配,毫无理智可言,修炼极其不易。

灵兽却是不同的,被称为灵兽,都是带丝灵性,有些修为的,或高或低,大都可自行修炼。

特殊一点的,就是神兽了,龙、凤、麒麟都称为神兽,不过沈嵩师叔又说,神兽珍稀,一界也可能只有一只。

想着前些日子借的书已经看的差不多了,准备重新借几本。

拉着轻川嘉佳二人往藏书阁走去。风灵根就是不一样,轻川施展出的轻身术比她快上一般,三人你追我赶,不一会儿就到藏书阁。

还是田震坐守藏书阁。

“师叔,我来还书了,今日再借阅两本术法书册,麻烦师叔了。”章君清笑眯眯的对田震说道。

自章君清发现田震向她推荐的书都是讲的极为细致,并且适合她现在的修为,于是每每来此借阅前,都会先咨询田震一番。

弄得田震对章君清都有些无奈,想他看守藏书阁这么年,哪有弟子次次借书前都问他。

说这丫头没礼貌吧,但她每次行礼道谢样样不缺,有时来了,还带些小零食给他,让他到是没什么脾气了。

不得不说,那肉干的味道还是挺不错的。

“两本书,十个积分。”田震摸摸自己的胡子,笑了笑,他可是知道这几小丫头积分已经见底了。

章君清这才想起,她的积分上次借书后就清零了。

宗门在进入炼气期后,每人都有一百积分,若是想争取积分,就要去接宗门任务的。

章君清皱着眉,不舍的将两本书放在长桌上。

“轻川,嘉佳。我们去任务堂,看看有什么任务可以接的。”

云轻川点点头。

田嘉佳早就想去任务堂看看,奈何清清和轻川每日只愿待在藏书阁,迫不及待道:“好啊,我们去任务堂。”

任务堂可不像藏书阁那般安静,喧闹不已,空气都闷热了些。

“师姐,我们要接任务。”章君清站在台前。

“新弟子?这里的任务不适合你们,去那边看看吧。”女子指向侧边的桌台。

“多谢师姐。”行了个礼,走向那边女子手指向的那边,见一位师兄埋头在案桌上写着什么,“师兄,我们要接任务。”

听到声音,师兄放下手中的笔,抬起头问:“要接什么任务?”

章君清看了看墙上挂着的任务单。

看守灵兽园,看守灵植园等,这些任务都是十日起算,每日三个积分;还有像培养紫草,养殖灵峰等,这些任务都是按完成量来算。

“清清,你想要接哪个任务?”

章君清踮起脚尖,看到最后一行,发现大都是看守、种植任务,不仅占时间,周期也不短,还要去万春堂,算下来没有什么时间看书练习法术。

台后的师兄抬起头,看出几个小师妹的纠结之处:“你们现在灵力不足,只能接这些简单点的任务,等你们修为到了练气中期,就可以去云雾山脉做任务。”

“师兄,我想接看守灵兽园。”田嘉佳脸蛋泛红,难得主动同不相识的人说话,一个月的时间,当初在云中城瘦弱胆怯的影子逐渐褪去。

“师兄,我接种植紫草。”

台后师兄递给章君清一个小包,吩咐道:“这是百颗紫草种子,三颗紫草一个积分,任务时间不得超过一个月。”

“多谢师兄。”

“我接跑堂任务。”云轻川道。

师兄诧异看了一眼云轻川:“虽然这个任务放在新弟子这边,但难度不小,若是没有按时送达,可是会倒扣积分,小师妹,你要不要重新选一个?”

跑堂和凡间的信差相似,在规定时间内,帮委托人送取各种物品,一趟五个积分,积分不低,但若是超时会则倒扣两个积分,做这个任务,不仅要求速度快,还需熟悉外门各处分布。

“师兄,轻川是风灵根,她速度很快。”田嘉佳轻声开口解释道。

“既然这样,这是传音符你收好,每日两个时辰,若是感到不适,过来取消任务就行。”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太妹养成系统在线阅读第1节

    仙界,落日宗护宗大阵频频震荡…“落日宗,识相点快把神灯交出来,不然顷刻之间便将尔等化为齑粉。哈哈!!”一位黑风宗长老狂虐的喊道。“对,识相的快把神灯交出来!”几个弟子也跟着喊道。一时间各种法术与护宗大阵产生的爆炸声和人们的喊叫声此起彼伏…落日宗内,“李阳,你是我宗年轻一辈最优秀的弟子,也是我和几位长

  • 世界第一甜在线阅读第4节

    那以后林老头就跟我要好起来了,开始讲话。我也知道了怎么讨好他,像共同犯罪一样,我隐秘地为他的爱好输送弹药。突然有一天,他看着手机上的淘宝都不开心。自从我教会他怎么上去挑大裙子以后,他看见淘宝就开心。今天,连淘宝都没用。他忽然说,我跟你说过我夫人吗?他从电视机旁边的书架上拿出一盘录影带,放进电视机下面

  • 网游之梦幻传世在线阅读第8节

    “好大的口气。就在这时,密林中突然传来一道低沉的吼声。寻着目光看去,只见得来人是一个约摸四十来岁的中年男子,男子穿着一身青衣,胸口与汐月一样,同样纹着一把由金线构成的长剑,不过在那长剑之上,多出一朵莲花图案。“护法长老,是护法长老赵强!一众神剑宗弟子脸上露出一抹狂热和兴奋,纷纷大叫起来。“果然,宗主

  • 旧梦如画有才

    韩国“世妍啊,我们是时候要换个耳返了,经纪人欧尼问你需要做些更改吗?”林珉英在朴世妍踏进宿舍的那一刻就问了这个问题,不然肯定会忘记问的。“好,我现在就和她说。”说着说着都已经打开了和经纪人欧尼的聊天窗:“欧尼,耳返的颜色照样是紫色,图案也一样是月亮但是我想在两边耳返的左上角加上小小的J和S,谢谢欧尼

  • 玄幻:我表哥超级求稳低调之第五章(5)

    办了健身卡,王天一探头探脑的打量着各种健身器材。杠铃--太重,pass!拉伸的那个东西,啥名儿来着--太高,pass!跑步机--太累,pass!扫视了一圈都没找到合适他的运动。突然看到一个高大健壮的男人---身边的减肥球,这个应该轻松点了吧!再看那男人的脸,王天一立马拍板,决定就是他了!男人肌肉线条

  • 老子是超级富二代在线阅读第一章

    六月的天气还是比较燥热的,偶尔有微风吹拂过来却在空气中感受到潮湿的水汽,可能是因为旁边的一条河流吧,伊安在内心没有来的想到明明是炎热的天气却无由来的感觉有点冷了,打了一个寒颤好像把心里那点恐惧也都送了出去。伊安站在小树林的小道旁边听着周围的蝉鸣鸟叫,抬头看看天天明晃晃的太阳,睁着一双猫眼仔细的观察着

  • 第一个魔在线阅读第八章

    无论何时,久别重逢的人大多皆饱含一种复杂的情绪。正如此刻,魏无羡隔着来来往往的行人及伤者,怔怔地凝视着江厌离忙碌的背影,心底酸涩不止,他带着微红的眼眶走上前去,立在江厌离身后,轻轻唤了她一声“师姐”。乍听见魏无羡的声音,江厌离还以为是她的幻听,待再听见他略带哽咽的声音时,她才反应过来,这不是梦,而是

  • 末日狙击在线阅读第十章

    沈凌飞没有注意邪老的眼神,而是去看了看那个小男孩,还在那躺着呢,沈凌飞抱了起来。找了一间比较干净的房间,说白了就是没有那么多血的房间,床单什么的脏的一批,不过沈凌飞可是有系统的男人,虽说现在系统在他手里就和一个旅行包似的,兑换的都是没用的东西,咳咳。沈凌飞二话没说,花了1仇恨值换了床单和一些日常用品

  • 腹黑相公冷傲妻之再见四爷(6)

    “过来,帮我捏一下肩!”四爷坐在养心殿的御案后面说道。郭茉儿连忙从地上爬起来,秀气地快步绕过雍正长长的御案,走到了他的身后。只见一身藏青色绣金龙的黄袍包裹着一具算得上强壮的身躯。长长的黝黑的辫子从脖颈处垂了下来。辫子很长,辫穗都垂到了龙椅上,还打了几个弯儿。古人留的头发可真长呀,这头发长了,洗个头都

  • 洪荒之最强圣人在线阅读第三节

    第二天早上,文初羽早早来到学校,连楚天睿都还没有来。文初羽乖巧地打开书等待早读,同学们陆陆续续地走进教室,填补教室的空位置。快上早读课了楚天睿才风风火火地跑进教室,拉开椅子坐下来,问道:“文哥,今天更早了呀,是不是打算奋发图强了?”文初羽道:“害,你文哥图强不需要发奋,我现在就想做个好学生,懂?”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