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言情 > 正文

云腾蛇飞在线阅读第七节

2021/6/11 1:45:12 作者:刘永 来源:飞卢小说网
云腾蛇飞
云腾蛇飞
作者:刘永来源:飞卢小说网
《飞卢中文网A级签约作品:云腾蛇飞》光说不练,蛇驰骋——(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枫叶将那玉佩捧在手心,举过头顶,“此物乃东洱狐族秘宝,我出生之时母亲将此秘宝一分为二,一块给了我姐姐,一块给了我。自东洱狐族大乱以来,我与姐姐已分离多年,也不知她如今在哪里。”

苏越祈看向那玉佩,那玉佩只有半块,枫叶轻抚玉佩,道:“此玉有滋养身体,起死回生之效。我不过一介小妖,在山中饮露水食野味而生,留着此物也无大用,如今上仙救我一命,我无以回报,只能将这随身所带玉佩赠予恩人了。”

张盘在一旁听着,道:“没想到你这小妖还有些义气,也知错能改,如今瞧在苏仙尊的面子上,我也就不找你麻烦了。”

他抱拳道:“苏仙尊,我还有要事,先走一步了。”话音刚落,大汉抬腿,瞬时间不见踪影。

苏越祈接过那妖狐所献宝物,拿在手中掂量,此玉温和舒适,有养生之效。苏越祈闭上眼睛,心中有了打算。

枫叶再度道谢之后,便化为狐形,消失在夜色之中。

车夫坐在马上,一动不动盯着茅草屋门。苏越祈轻轻走近,道:“可有什么可疑之处?”

车夫摇头,“未见有人闯入,沈少爷也没什么动静。”

苏越祈正欲坐定,突然茅草屋门有了轻微响动,苏越祈睁开眼,之间那妇人轻轻推开门,左右瞧了瞧。她关上门,瞧着地上散落的泥土,蹲下来用铲子挖了一会儿,便将那金簪取了出来。

那妇人将金簪藏到袖子中,苏越祈隐匿身形,跟在后面。那妇人走了一会儿,在山脚一荒凉处停了下来,她双手合十,嘴里念叨着,说的都是些什么菩萨保佑的话。

苏越祈瞧见那妇人用铲子刨开土地,将那金簪放了进去。

地上有一个小洞,洞里全是金银珠宝,苏越祈扫了一眼,那巨大的金杯赫然在列。妇人刚想转身离开,苏越祈却现身道:“大婶半夜外出有何要事?”

妇人吓了一跳,险些没站稳,她定睛一看,才发现苏越祈站在一旁。妇人支支吾吾,欲言又止。

苏越祈道:“大婶,我都看到了。”

妇人顿时没了声音,苏越祈走近,将那洞口覆盖的泥土扫开,“大婶,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妇人面露苦闷之色,“我、我并不是偷盗之人,前些日子,每日清晨起来门口都放置些野味,我寻思着给我儿多补补身体,也没多想。”

“可最近,那野味不见了,门口总来些奇怪的东西。”妇人有些惶恐,“起初我捡了些金饰,以为是上天恩赐,可我去镇中洗涤的时候,才听闻镇中出了小贼,我听着听着便觉得有些不对劲。”

“见到那金杯的时候,我吓破了胆。”妇人捂着心口,“我儿忙于学业,我自然不能将此事告知他使其分心,这些金银珠宝对我而言是烫手山芋,我不敢换钱,也没本事把这些东西神不知鬼不觉地送回去,只能……只能每日半夜偷偷起来,把这些东西丢到山脚下一处偏僻的地方。”

说着说着,妇人声音竟有些哽咽,“我远远瞧见你们几人因我受了镇中人的排挤,心中有些歉意,才上前询问是否要在寒舍宿上一晚。”

苏越祈安静听完,温声道:“大婶你可不必担心,我有一计,可将这些珠宝送回。”

第二日,沈默绪醒来,苏越祈坐在床边,伸手扶他坐起来。一碗热腾腾的粥放在桌边,苏越祈吹了吹勺子,送到沈默绪嘴边。

沈默绪在苏越祈的注视下将那一碗粥喝了下去。

“可有什么不同之感?”

沈默绪有些诧异,苏越祈为何突然问他这种问题,他摇摇头,似乎并没有什么不同。

苏越祈想了想,也是,这玉虽是至宝,却也不是一时半会儿就有效果的。他已将那玉碾成粉末,混入白粥之中,沈默绪尽数喝下,大概一个时辰后便能有所感觉。

苏越祈笑道:“默绪,我们要走了,我为你更衣吧。”

沈默绪赶紧道:“我自己来。”

苏越祈因着沈默绪恢复有望心里欢快,此时便也有了些调笑的意思,道:“你我早已坦诚相见,该做的不该做的都做了,默绪,你又何必如此见外?”

沈默绪脸一下子就红了,一半是气的,一半是羞的。不是说这苏越祈冷心冷肺,不苟言笑么,怎么这般油嘴滑舌,这种昏话都说出来了。

他咬牙,不出声,似是在生闷气。

苏越祈立刻道大事不妙,他不过随口开个玩笑,却不料这徒儿这般面皮薄,苏越祈立刻认错,“为师只是开个玩笑,默绪你不必太当回事。”

沈默绪胡乱穿好衣服,站了起来,苏越祈在后面瞧着,心道没想这玉佩比想象中的还要好使,原先走半步喘口气的沈默绪如今不仅能自己穿衣,甚至能独自走上好几步了。

苏越祈出门,妇人在一旁送行,“你们是要往东边去吗?”

苏越祈点头,“正是。”

妇人道:“我儿进京赶考,也是往东而去,与你们走的应该是一条路。”

苏越祈摘了片叶子,那叶子突然白光大作,化为一只金色蝴蝶,翩翩而行。苏越祈松手,那蝴蝶挥着翅膀,往远处飞去。

“我们上路吧。”沈默绪身子虽有了治疗方法,但那早生草还是得送去纷澜谷,加之苏越祈还是不放心,想要那医仙瞧一瞧沈默绪,于是这往东之路,还得继续。

马车从镇中而过,到了城门口,却有一枯瘦老乞丐拄着拐杖端着破碗站在门前。车夫停下马车,往袋子里摸了摸,摸出几两银子。

他刚下马想将那银子送入乞丐碗中,那乞丐却摇了摇头,“老朽此行不是为了行乞,车内那位恩人我记得你,若不是你的包子我怕是饿死了。”

苏越祈掀开帘子,之间那老乞丐浑浊的眼睛望着他,“你等几人可是要往东而去?”

“那东边去不得啊……”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总裁他好难离别

    林开翻倒在擂台上,疼的打滚,好一阵才慢慢爬起来,瞪了林乌一眼,灰溜溜的走了下去。“既然都无异议,林曦,乌天黑地四兄弟五人,明天会保送天剑宗,由本人亲自护送,接下来继续第二场的比试,获胜次数最多的也会获得家族较高的修炼资源。”大长老宣布完毕,剩下的林家子弟纷纷开始一对一的较量直至最后。由于族比的原因今

  • 歧路流觞之黑暗年代在线阅读第三章

    他只好把家里收拾收拾,卖卖乖还是可以的!陈媛回来的时候,苏晓已经将房间打扫干净了。坐在沙发上等着陈媛回来。即便现在手中拥有巨额资产,苏晓还是觉得低调一点比较好。而且继承资产的中明确规定了,要以正当的手法离开陈媛,或者征服陈媛。违约肯定是不行的。陈媛从外面回来已经半夜十二点了,苏晓看到陈媛过来,赶紧站

  • 耳畔清风在线阅读第5节

    柳府,虽然张灯结彩。但是所有的下人偶尔围在一起的时候都是在窃窃私语,说的无非就是柳清鸢被山贼强暴的事情。柳鸿惟面色铁青地从外面走了进来,身后跟着一样快步行走的柳夫人,两个人疾步行走,连一句话都没有说。一路上各种各样的流言蜚语都传到了两个人的耳中,他们还能够说什么?现在唯一能够做的事情,就是赶快找到女

  • 豪门世族在线阅读第二节

    安家落户,天凡也就开始静了下来,全身心的投入到修炼当中,佛界的灵气比起人间实在是雄厚不少,这里虽然不是什么洞天福地,更别说和孕佛池和灵山那些地方比了。可是就算如此也比起人间的哪些洞天福地强上好几倍。天凡在这里修炼,金刚神通进展还是不错的,经过天劫之后进化的金身已经差不多达到了仙兵难伤的地步。全身的硬

  • 嫁人路上发现夫君被废了第六章在线阅读

    董智宸现在很不爽,自从两天前在球场上意外输给了机电系大二一班的杜凌飞之后,他就没爽过。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现在平时几个一起打球的哥们一见到他就开始安慰,怕他被杜凌飞这么一个刚刚冒出来的无名小卒打击坏了,这样被安慰令董智宸心里觉得特憋屈。朋友之间还好说点,可是哪个在学校里混得开的能没几个死对头,那

  • LOL:我家AD姐姐有点儿猛未赴的宴会(2)

    蓝堂摇摇头,咽下已到嘴边的叹息,难得他能把跷家多日的小姐给带回来,现在还是不要太追究她跷家的原因和这些日子她做了什么比较好。接下来的日子会非常忙碌,暗夜陛下的千岁盛宴即将举办,作为备受宠爱的幺女小姐是必须出场的,如果在这个节骨眼上刺激到她,那就真的是得不偿失了。蓝堂整理好马车,返回自己的房间休息,解

  • 海贼王之霸道医王在线阅读第5章

    很多围脖用户都转发了于风直播间里出现螺旋光线的视频片段。现场的几名工作人员看完,也和其他人一样忍不住张大嘴巴。“这!这光线是什么鬼!”“感觉于风的节目要火了!”“没想到以直播方式重启的节目,热度居然第一天就达到了这种程度!”“今天特别关注于风直播间的观看人数,然后汇报给领导!”闻言,刚才那个妹子不禁

  • 男友中二病又犯了在线阅读第九章

    萧晋不是狐族,但他在狐族中的地位却很是微妙。所以这次会议狐族长老也把他请来了。现在人都已经到齐了,妖莫狸一脸杀气的开始主持会议。会议讨论到最后,在是否与鬼王动武这条议题中,狐族五个长老一致要求开战,而另外四大妖族和洛云山中地位极高的风祭澈则一致同意讲和。最重要的一票,落到了萧晋这里。现在十个非人都用

  • 全帝国都知道将军要离婚在线阅读第6章

    回到凝轩宫的时候刚刚好是午饭时间,柠萱刚回到屋子里,那些宫女就立刻去准备了饭菜。这沐柠萱虽然不得宠,不过待遇还是不算差的。在这凝轩宫里,要什么都有,那些饭菜也是跟其它同等地位的妃子一样的。即使不得宠,却并没有虐待她,想必也是因为她的特殊身份吧?两国和亲,不仅是将自己国家的女子送给了别的国家以示友好,

  • 即使在异世界我也不可能当侦探在线阅读第10节

    某天天气晴朗,出门游玩的好日子。许久未出门的叶魅曈终于想通了,出来污染空气了,不过今天她没有再去街上闲逛了,由于先前两次的逛街都不怎么样,所以今天她选择了看别人逛街。于是红袖就在街上逛,某人就坐在茶楼上看着街上的人来人往,仿佛世外高人般看过世间繁华。悠哉悠哉的喝着茶看着街上各种讨价还价,或者偷摸拐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