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小说 > 正文

璀之荧星逢窃贼无奈虚度日

2021/6/11 2:29:30 作者:肖玺一璐 来源:纵横中文网
璀之荧星
璀之荧星
作者:肖玺一璐来源:纵横中文网
动她,本就是死罪,诛你九族,都难解我心中之恨。十六岁这个劫,我终是未躲过。我和她注定只能活一个,她失去了我,还很幸福,我失去了她,便什么都没了,所以我想好了,待她归来,告诉她:我放下了。夕阳美吗?可它终是夕阳,也该落了。这一切都过去之后,我相信迎刃而解的不只是人,还有事。杀你,怕脏了我的手。知道我为什么变了吗?因为这个世界上的恶人太多,看到你,我就恶心。为何,我知道要冒天下大不违,也要爱你,为何,我对你用尽了真心,缺换不回你的一眼回眸。

厨房距离大门较远,西侧有个偏门,但不是早晨外头送菜进来的时候都是关上的,这会儿自然也没有打开,那小孩儿跑的方向却是往千荷池的方向去的。

人虽小,但跑的速度极快,一溜烟居然闪身到了假山里了。

聚福园的假山很大一座,当初修成这样是为了别致,但是后来因为这假山内部昏暗,缝隙又窄,大人进不去,小孩儿唯恐进去了出不来,一般都是封着的。

钟灵拉着聂星晖一路追着,到了假山前聂星晖终于能甩开钟灵那拉着他的手了。

钟灵猛地被甩脱了脚步顿了顿疑惑的回头看聂星晖:“怎么了?”

聂星晖拧眉道:“不过是个偷儿,去找个小厮抓出来就是了,你还要亲自抓他?”

钟灵眨巴两下眼睛:“让小厮抓他其他人就都知道了,万一被送官怎么办?”

聂星晖看着钟灵:“他偷吃。”

钟灵道:“偷吃而已,我常偷吃啊。”

聂星晖:“……”

他打量钟灵,见她面色红润不见半点面黄肌瘦:“你偷吃?”

钟灵吐了吐小舌头俏皮道:“静安师傅不让我多吃甜的,唯恐我坏了牙齿,但是我又特别喜欢吃甜的,想吃,只能自己偷偷去厨房啦……”

聂星晖:“……不成体统。”

钟灵又没听懂:“体统又是什么?”

聂星晖不想开口,可看钟灵兴致勃勃他终究还是开了口:“那人与你不同。”

钟灵问:“有什么不同?看上去好像与我们一般大小啊。”

聂星晖面无表情,下巴微微一抬:“不同的,你是候府嫡女,即便自小送到庵堂也是金尊玉贵,庵里的人自然是好生养着你的,你偷吃,只是因为你嘴馋,但是方才那人穿着破衣烂衫,单看过去便是狼狈不堪瘦骨嶙峋,我若猜的不错,应该是最近出没甚多的流民。”

钟灵有些印象;“跟,那些在路上讨吃食的人是一样的吗?”

“是,方才你该听说了,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说明他是惯偷,这个年纪敢孤生潜入聚福园偷吃本身就厉害了,你贸然追上来已经是不智,再深入,那就是蠢。”

钟灵嘴巴张大了:“你说谁呢你?”

她挥爪子。

聂星晖却无动于衷。

聂星晖看着钟灵:“那我问你,你找到他然后呢?与他讨论偷吃的经验?还是与对方交友下次他要来你就直接给他吃食?”

钟灵张张嘴没发出什么声响来。

其实,她方才只是听着里头那些话,加上突然就看到偷吃的人一时冲动就追上来了。

聂星晖不等她说出什么来缓缓道:“若只是冲动好奇,追到此地就罢了,人躲进去,你已经知道了,喊个小厮去搜一下就是,至于之后要如何,不必你去操心。”

钟灵看看那假山,再看看聂星晖,方才心头那点儿兴奋缓缓散下去,过了好一会儿似乎认真想过,她点点头:“你说的很对,那听你的。”

聂星晖眸中闪过一丝异样,不过,也就一瞬间罢了。

“你还去不去厨房吃东西,不去我便走了。”

钟灵那头飞快抬起来,眼睛发亮:“去的,走吧。”

千荷池的荷花摇摇曳曳,岸上小女孩儿拉着小男孩儿走的蹦蹦跳跳。

没有人注意到假山后面那个男孩子在两人走远的时候幽幽的看着两人的背影,目光最多的,还是落在钟灵身上,他喃喃自语了什么,太轻了,风一吹,什么都听不到了。

午饭张燕云同慧茹一道吃,姐妹俩刚去外头逛了街,买了些首饰,张燕云与慧茹买了个对镯,一人一只,样式别致又不至太花俏,两人都喜欢,要吃饭了,张燕云还闹着道:“是姐姐这手腕长的比我好怎么的?怎么姐姐手上这只戴着比我这只好看?”

慧茹听着直笑嗔道:“先头妹妹说我手上这只好看,我可是与你换过了,如今又说这只好看?”

张燕云一脸明目张胆的很,她执起慧茹的手道:“想来也不是这镯子的事儿,都是姐姐的手长的好,瞧瞧这白嫩的,我比不上不是?”

慧茹笑起来,正瞧见钟灵来了,招手让钟灵过来,张燕云也瞧着自家儿子,看他跟着钟灵后头进来颇好奇的看着钟灵:“你们一道玩儿呢?”

钟灵脆生生应道:“是啊。”

张燕云更奇了。

与慧茹对视一眼,慧茹笑着摇了摇头,张燕云心领神会,这事儿便不多问,反倒从袖子里拿出一个精致盒子来冲着钟灵挥了挥:“小灵儿猜猜,这是什么?猜对了就送给你哦。”

慧茹一听不赞同的看她一眼。

张燕云挑眉回了一眼。

钟灵看那盒子一眼:“是,金锁吗?”

张燕云不可思议:“咦?小灵儿你怎么猜到的?”

说着将那盒子打开,里头果然有把金锁,小巧精致,瞧着十分可爱,张燕云将那金锁拿出来给钟灵戴上,打量着道:“啊呀,真好看,小灵儿长的好看,这金锁也好看的很。”

钟灵捏了捏那金锁,上头还有几个小铃铛,摇几下还能响,她听着响声眉开眼笑,去看聂星晖。

却发发现聂星晖没看过来。

钟灵也收回视线,又看一眼自家娘亲。

慧茹道:“好好的怎么送金锁了?”

张燕云道:“小灵儿出生那会儿就想送的,都准备好了,可后来不是小灵儿去了庵里嘛,我就将那金锁给我家这小子戴了,如今再见着了,我这个做姨母的,怎么能不准备见面礼?按说头回见面就该给了,我这都送晚了,姐姐别介意。”

一般来说金锁戴着是报平安的,大户人家讲究,这打金锁的时候一般里头合着生辰八字,没有将这个孩子的金锁给那个孩子戴的习惯,但当时小灵儿那情况,张燕云让自家儿子戴着钟灵的长命锁,也是有让钟灵沾沾儿子福运的心思在里头。

慧茹头一次听说这个,心头一软,看着张燕云好一会儿才道:“你这人真是……”

张燕云笑起来:“怎么?姐姐如今才知道我的好?”

慧茹被她说的娇嗔看她一眼:“贫嘴,当着孩子的面也口无遮拦,索性星晖的性子不像你,不然伯爷怕是要费好大心思管教了。”

张燕云这是真被说中痛处了:“好啊姐姐,我如此待你,你居然这样回我,我这一片真心呐,可真是错付了。”

说罢做了个垂泪的姿势,那慧茹看的发笑起来。

两位娘亲贫嘴这会儿功夫,钟灵与聂星晖已经吃上了,钟灵吃东西向来专注,而聂星晖则颇有点儿遵循食不言寝不语的意思,吃的很端正,这满桌人,就他吃的最端正。

午饭正过,有个小厮来报:“先头藏在假山里那个小贼,他,跑了。”

张燕云与慧茹还不知道这事儿,乍一听都是一惊:“哪儿来的小贼?”

小厮道:“是小姐公子发现的,听说偷吃了厨房不少东西。”

慧茹惊魂未定的打量两个孩子,张燕云则蹙眉:“只偷吃了东西?”她看着那小厮问:“怎么回事?”

却是聂星晖答的:“八成是流民,那人年纪看着与我们大小,听着好像偷吃了有两日了,或许是跟着姨母一道过来的说不准。”

聚福园的位置不在闹区,一般流民集中的地方不在这儿,否则她们也不能安稳度日。

想必当日慧茹在外施舍,其中便有人跟着车架知道了聚福园,又一路跟了过来,奈何聚福园把守森严,不过外头这样森严居然还是让人钻了空子。

张燕云难得严肃看着儿子:“小心些。”

聂星晖颔首,算是应了。

慧茹便也嘱咐钟灵:“这两日不可一个人待着,娘找个丫鬟跟你一道,不可以再任性将丫鬟甩掉。”

钟灵听的脸都拉下来了 :“娘,可不可以不要。”

慧茹抿嘴摇头:“不行,你的安全重要。”

钟灵道:“可我就在……”说到一半钟灵自个儿卡住了,幽幽的转过头去看一眼聂星晖。

聂星晖本能觉得有什么不对,略一皱眉。

就在这时候,钟灵嫩葱似的手指一指聂星晖:“娘,我能不能跟聂小哥哥在一起?丫鬟能不能别给我安排?两个人在一起就没事了吧?”

此话一出,慧茹与张燕云面面相觑,竟是一时都没想出怎么回复来。

好半晌张燕云看着自家儿子:“你们,什么时候这么要好了?”

聂星晖嘴角几不可见的抽抽一下。

钟灵眉开眼笑:“嗯,我们已经是朋友了。”

张燕云心道意外之喜,之前还担心两个孩子性子不和,眼下居然已经成了朋友?

她打量自家儿子看不出什么端倪,又与慧茹对视一眼,不过想想,都是孩子这聚福园也没别的孩子,钟灵又是个活泼性子,找朋友对她来说想必正常,倒是自家儿子嘛……

罢了,小孩儿之间的事情,大人也用不着插手,他们自有他们的相处方式。

张燕云与慧茹心头在这方面抱的想法倒是差不多的,毕竟孩子还小。

那偷吃的小贼就如此揭过,之后除了聚福园的防备略微森严了一些之外,其他地方,倒也没有什么变化。

钟灵在自家娘亲那儿申请了不要丫鬟,与聂星晖在一起,事后慧茹也算勉强同意,那是看在聂星晖比较靠谱的份上。

一开始钟灵是真欢喜,然而后来她发现自己错了。

第一次与聂星晖在书房那会儿她新鲜,画着画儿陪着还不觉得什么,但是过了几天就坐不住了,屁股底下长了刺似的。

这天,钟灵坐在椅子上动来动去,手里捏着毛笔,有一下没一下的画着一株已经画完的海棠,添油加醋的多画了一笔又一笔,直到惨不忍睹。

偏偏她眼睛不在画上,画两笔看看那边专注温书的聂星晖。

聂星晖向来自律,无论是入园前还是入园后,一个人还是家中有人陪着都几乎一样,钟灵心里恰着时间,默数到跟昨天一样的时间了,可聂星晖半点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她跳下椅子跑到聂星晖面前:“好了好了,时间到了,咱们去投壶吧。”

聂星晖:“不去。”

钟灵:“去。”

聂星晖:“不去。”

钟灵本来都不打算用这招了,既然聂星晖这样,那就——挥爪子!

聂星晖:“……去。”

钟灵嘿嘿一笑,捏着聂星晖手里拿着的书放下,然后就拉住聂星晖的手腕,直将人拉出了书房。

外头阳光明媚,聂星晖挡了一下光,紧接着耳边便是钟灵的絮絮叨:“我投壶可厉害了,师姐师妹都比不过我呢,你会投壶吗?要不要跟我比试?嗯,比试的话要不要什么彩头呢?”

阳光下,钟灵回过头来,大约是阳光太刺目了,聂星晖那个角度看过去,钟灵整个人笼罩在一片金辉中,笑得发亮,整个人突然有些不真实。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帝王修真系统在线阅读傲慢的少公子

    林中死去侍卫的尸体已经全部回城,正准备妥善安葬。杀死他们的人虽不能确定如霍光所说,但留在尸体上的剑和那些光头随从的配剑确实一样,这不得不让赵逸廷将他们和最近时常发生的袭击事件联系起来,这都与如今的赵氏首辅、也是晋安城主大哥赵孟最得力的辅臣董于虎有关,而这个人也是他此行的要事之一,仿佛一切都与他相关一

  • [全职高手]账号卡争夺战第三章

    003李元宝来到养猪场的时候还不到下班时间,刚想进去就被跑过来的保安拦住。这保安留着两片小胡子,眯着小眼睛,一脸诧异的问道:“你干什么呢?”李元宝道:“我不干什么,我找人。”保安道:“你找谁?”李元宝道:“我找谁管你什么事?”保安道:“当然管我的事,你不告诉我找谁,我不让你进去。”李元宝道:“我找大

  • 不识郡主真面目初进清心岛

    牡丹坊前任坊叫做王玉雅,是牡丹国最大的家族的嫡系后嗣,王玉雅今年刚过五十岁,壮年丧夫,武学修为非同一般,膝下一儿一女,儿子在军队中当将领,女儿则是皇宫女官,辅佐万紫嫣。现任的牡丹坊坊主便是由她亲自培养的,退役后隐居清心岛,照料好多隐世的牡丹坊老祖宗,众人则唤做王姑姑。虽说现在牡丹坊由墨水漾统领,但是

  • 天才双宝:傲娇前妻抱回家在线阅读魔棋

    从周帅这边心满意足的离开后,许山的肩膀上,小恶魔已经被他释放了出来,正站在上面。驯魔师不仅仅能驯服魔物,还能根据魔物的性质而培养。比如这只小恶魔,可以培养成冰小魔,雷小魔等等。而当许山将那只巨无霸小恶魔说出来时,周帅却像看傻子一样看着许山。“你小子诚心耍我是吧。猎魔界无数年的历史,哪个小恶魔能成长到

  • 遗失风帝在线阅读第八节

    “……就是这样。”久久没有少年的回答,扁鹊有些手足无措。“越人知道吗?你是这世间对我最好的人。”“什么?”他惊讶地抬起头。“从有记忆起,我所梦见的一切,最终都能从无中生出有,化为现实,这或许是很了不起的能力,但旁人都以异类的眼光看着我,只有稷下,能让我无拘无束,”“越人,我很重视你的!”我又何尝不是

  • 龙娘,请自重之欠扁的家伙

    风寒幽羞怒不堪之下离开客栈,身上什么都没有,就连带轩辕天琊抄写的那张灵心诀副本也没有带上,更别说钱了。而轩辕天琊昨晚一夜的疯狂早就把她的身架子掏空了,没走半个小时她就浑身乏力,想去吃点东西却有没有钱。连喝口水的钱都没有,偏偏她还迷路了。风寒幽又饿又渴的走在街上,越累她就对某男越是怨愤,只要一想到轩辕

  • 鱼小白穿越日常在线阅读第八节

    众人心中陡然一惊,这个公主,还真不是好惹的,敢怒敢言。李相忙跪下,“皇上,臣知错!”皇上自然明白,此时要给大家一个台阶下,“李相,待朕空后给你女儿选个好夫家,一生荣华,怎么样。”李相只得道,“谢主隆恩。”李相茹同行礼了后,低着头,一双眸子闪过幽怨。楚锦夕看向吴弦羽,发现他正看着饶有趣味的看着自己,她

  • 重生之逆流而上第1章在线阅读

    凌妈妈掀开琉璃珠帘子往外看了一看,回头向内屋里的主子道:“姑娘,她还跪在外头。”站在八仙彩绣屏风后的项庭真侧过了脸来,如小扇般的眼睫毛微微一颤。一旁伺候穿衣的元香似有觉察,边为主子系上银丝绣双蝶纹佩腰,边轻声道:“子时更鼓响过,她便跪在外头了。夜里露水重,值夜的莺儿劝她回去,她只知流泪,也不回话,纹

  • 惊世丑妃:毒医三小姐之边境重遇

    碰…………一阵声响。就在轩辕皓沐浴时,上空突然掉下来一个人。什么东西,某皇子正在沐浴,一个不明飞行物就这样毫无征兆的掉在了他面前。他虽然心里火恼,出于好奇,他还是决定上前去看看。只见某皇孑伸出一只宽大有力的猪手,就这么随手一翻,眼前就出现了一个美若天仙的女子。是她?怎么会是她?她怎么会在这里?还从上

  • 穿书后男主拿错了剧本第三章在线阅读

    洛忆笙回忆着故国的旧事……虽然,哥哥洛忆思是颜国皇帝的嫡长子,但是,父亲并没有把他立为太子,太子之位虚悬,很多人都猜测着,这个位子是为薄妃的儿子预留的。只待他能成年……不过,洛忆思也没有坐以待毙,他聪慧异常,十五岁的时候,已经博览群书,他与秀才同考,匿名做卷,被点为状元,只是后来,他无意于虚名,才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