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言情 > 正文

女皇日记第6章在线阅读

2021/6/11 1:46:37 作者:天使本使 来源:晋江文学城
女皇日记
女皇日记
作者:天使本使来源:晋江文学城
隔壁的《快穿奶黄包》正在更新啦,求收藏鸭。数十年,大周被彝然欺压,送黄金,送珍宝,送去无数大周娇贵的公主,终于,在这个女帝的手上,彝然终于被迫送来了彝然的王子当做质子。大殿之上,跪着的质子和王座上的女皇,四目相对,是故人相见。我曾是你的奴隶,如今你却成为了我的阶下囚。

“乐杉你回来了啊?”一回到乱葬岗,远远的就有只长发女鬼和乐杉打招呼,“怎么样啊?找到乐童了没?”

乐杉向来沉默,但对着面前的女鬼却是愿意多说几句话:“找到了,去森林里摘果子了。”

女鬼皱眉,完全被头发遮住的脸上露出担忧:“你最近本里有人,是还没听说金万元在森林里开了个寻宝游戏吗?今天乐童回来了,别让他再跑进去玩,会参加这种游戏的玩家都不是好对付的,尤其是那些想要boss成就的奇葩。”

闻言乐杉猛地回头看向森林方向,脖子整整转了180度。他后悔刚刚没直接将乐童带回来,那个哄骗了弟弟的人,一定就是这次的玩家!他本里的两个人类难缠,今天才终于弄死了,一出来就去找弟弟,还没有时间知道这事。

“好的,我知道了欣姐。”乐杉把头扭回来,脸上扭曲的表情没控制住。

他对面的尚欣“嘶”了一声,嫌弃道:“宝啊,咱虽然是鬼了,但没活人的时候不要做这么丑的动作成不?姐看着有点不适。”

“……”也见过尚欣“丑”模样的乐杉没有理会这个有点无聊的要求,随口问道,“欣姐这是要去哪?”

“说着就来气,这次的新人虎得很,把我的头发又是烧又是剪的,发型都给我搞乱了,我准备去奸商那儿买点护发素保养一下。”她一边说着,一边心疼地摸着自己垂到膝前的长长黑发。

“……”恕乐杉眼拙,实在没有看出来她今天跟昨天跟一个月前发型上有什么变化,不是一直都是披得脸都遮完了的那种吗?

好像早就预料到了乐杉的无言,尚欣摆摆手示意不用解释。双方都还有事,短暂的对话结束后便都离开了乱葬岗。

……

树屋建好之后,伊甸就开始尝试耕种了。

这里的泥都是黑的,但土质其实很肥沃,只是这土里有不详的气,就像是一种诅咒,任何植物都无法在上面生长。像之前伊甸在兔子洞那催生的草藤这会儿也应该已经枯萎腐烂了。现在他住的这棵树还好好生长着,也是因为他净化过树下的一小块地。想要大面积种植,就必需要将土的问题解决。这活儿要不是伊甸,这地方恐怕还真没人能在这地上种出东西。而伊甸也不得不庆幸,自己现在还没转化成黑暗精灵,否则他的光系魔法就没法用了。

伊甸也就一个人,需要用到的地面积不用太大,至多一亩地也就差不多了。一种作物收获,就再翻地种另一种的作物,又或者将地分成几个板块一起种植。

划分好地后,伊甸得先将上面的杂草清理掉。光靠一双手,和一只猫,这处理起来的速度肯定是不行的。他需要工具。

各种农用工具伊甸都在脑子里过了一遍,最后他选用现目前来说制作起来有材料的钉耙。耙齿可以用锯齿草叶片代替,不过叶片很薄,无法直接翻动土地,需要将它固定在木板上才有办法使用。

要用的材料家里都还有剩下的,伊甸就在树下做工具。做到一半的时候,伊甸忽然想起今天那小鬼没有来。

本来他们也不认识,但那小孩天天都过来,乍一不见,伊甸也会在意。就像邻家常过来玩的孩子,突然有一天没来了,你会想着,他做什么去了,是去别的地方玩了,还是生病了出意外了。尤其是这个地方处处都有危险,那小鬼的实力也不高。

“希望他没事。”伊甸心道。

像是看出他在走神,猫朝他叫了两声,伊甸笑着摇头,摸了一下它的脑袋:“没事。家里没什么水了,我们去打些水回来吧。”

“咪!”小猫应了一声,跟在伊甸身后。

伊甸回头看它,除了那一对小翅膀,猫咪的脑袋上还有两个几乎看不见的小凸起,有些像还没长出来的角。没有这两样,它看起来真的和普通的折耳猫没什么两样,可爱又黏人,目前来说对伊甸也没有攻击性。作为宠物,其实是个很好的选择。而且在这里伊甸孤身一人,未来难免会感到孤单,有这个小家伙陪着,也是件好事。

“以后我叫你小团怎么样?”跟着伊甸的猫咪听见伊甸这样问它。取名了?这是要一直养着它的意思了吗?压住心里的狂喜,它仰头看正低头看它的伊甸,圆圆的眼睛冒着渴盼的亮光。

伊甸失笑,蹲下来将它抱在怀里,手指点了点它的鼻子:“你不说话,我就当你同意了哦。”

新得到名字的小团“咕噜咕噜”地蹭在伊甸怀里,全是毛的脸上,竟能看出是笑的表情。它这模样实在是太萌太暖了,爱猫的观众直呼受不了,并羡慕着伊甸有这样的好猫缘。

还没到溪边,一人一猫就听到溪边传来一些动静。他们都警惕起来,没有贸然过去。

视线不佳,伊甸爬上就近的一棵比较高的树,很快看见了溪流那边的景象。

有个孩子落水了,正在被下流的巨大食人鱼追逐,水里晕开一圈又一圈的血水,引来了更多的食人鱼。

这情况实在危急,伊甸没想太多,赶忙朝着溪边跑去,用随身带着的草藤绳子将小孩救了上来。这孩子要比之前那个小鬼大一些,看模样,大概十二三岁。

他左腿上的肉大部分已经被鱼啃食了,只剩下骨头上相连的一些肉筋,他的骨头暴露在空气里,看起来糟糕极了。

“你还好吗?”伊甸将他带离水边,用细一些的草藤将他的大腿勒住,又随身带着的手帕帮他的腿简单包起来。血液很快浸透白色的帕子,要是这一路回去,一定会有野兽跟着掉落在地上的鲜血寻到他们,而且这孩子现在这情况也没法走动。

这孩子年纪不大,但却很能忍痛,落水到这会儿伊甸帮他处理,他也是一声不吭,但经细看,他的手指甲全都抠进了泥里,额上也冒出细密的汗,脸上更是没有半点血色。

伊甸来不及多想,用衣袍将他整个人包裹起来,然后打横抱直,快速离开溪流附近。回去的路上,怀里的孩子一直皱眉紧紧闭着眼睛,手没有揽着伊甸,也没有抓伊甸的衣服,而是自己捏紧了拳头,像是在极力忍耐着什么。

要是换一个地点,他这样子,当然只能是在忍耐疼痛。但直播间那些看见这孩子副本的,却不会这样认为。

“他一定是在忍耐杀意!”

“真的是服气的!《深渊》里每个人都是影帝!所以我追了《深渊》以后,都不看那些流量明星的剧了,跟这儿的比,他们简直弱爆了!”

“哎,仿佛看见了新人的死亡,中级以上的BOSS,迷惑性不是一点半点,瞧他现在这可怜样,谁会觉得他是鬼啊?”

“中级BOSS都出了,他这次非死不可了吧?要是还不死,那我真对节目组无话可说了。”

“早就该淘汰了!支持BOSS!上去就是干!”

“……这不是恐怖无限闯关吗?为什么大家都嚷着让玩家死?”

“新来的?新来的去把补前面几天的直播再来说话。”

“……”

“什么啊?”听朋友安利才下载了APP的蒋丽丽被怼得一懵,她也是常常在网络上刷围脖刷剧都深夜才会睡的网瘾少女,也看过很多UP主剪辑的视频,关注过几个网络主播,但还是第一次被这么不客气地对待。她怀着不服气的心情,去将前面几天这个直播间的内容都补了一遍。结果发现,这位10号玩家根本没做什么罪大恶极的事情,只是因为他的运气要比旁人好一些,长相更漂亮一些,哪有严重到被他们一个两个咒骂快去死的地步?

不说远的,就说她刚进直播间看到的,这到底是节目,按理说那BOSS也是个真人,那别人小孩都掉水里,不该第一反应是去救人吗?救了人得不到一句夸就算了,居然还那么多人排着队等他被淘汰。还有前面给想吃浆果的小孩果子、救猫,给猫食物吃也是。蒋丽丽两条眉毛几乎都拧到了一起,因为哥哥是警察的原因,她真的特别不能理解别人做了好事还被骂的这么惨的。什么时候“善良”成了贬义词,“自私”却成了被弘扬的?

把前面几期都看完,蒋丽丽简直有种三观被颠覆的感觉。大部分人都是高高在上的,或杠或喷或言语激愤,还有一些理中客。极少的人发表对10号的支持或合理猜测,就会立刻被他们反击。有这种环境,蒋丽丽已经对这节目的印象变差了。但她还想看看那个10号有没有被BOSS恩将仇报,她希望好心的人都有好的结局。

因为补前面的直播,等她再回到10号直播间时,天色已经开始变暗了。被10号救下的男孩这会儿伤都被包扎好了,现下正捧着一碗汤,犹豫着要不要接受陌生人的食物。而那个漂亮的新人,正在轻声解释他煮汤的蘑菇他都认得出,是没有毒的,可以放心吃。

伊甸说完,见那孩子还是没动,倒也没催,对不认识的人有防备心才是对的。这锅汤是在男孩眼皮子底下煮的,过程完全透明,这会儿犹豫要不要喝,也就是怀疑蘑菇是不是有毒,以及汤是不是黑暗料理。除了给男孩的,还有伊甸和小团的晚餐,一人一猫将剩下的汤分了。看见伊甸身边那只猫也喝了汤后,男孩才端着碗把汤喝了。

这种小心的举动,完全能看得出来这孩子的谨慎。要不是曾看过他以类似的手段坑杀过玩家,还真没人会不信他只是个防备心重又沉默的小孩。

喝到汤的一瞬间,没有经过伪装的诧异表情出现在男孩的脸上。这汤是有味道的,蘑菇与鱼的鲜美融合在一起,一起冲击着脑门冲击着空荡了不知多少年的胃。

他缓了缓,将剩下的汤都喝完,才终于开口:“我叫乐杉,谢谢你今天救我,还给我食物,我会报答你的。”

伊甸笑了笑,但并没有说“不用”这种话。他救人时不带目的,但被救的人却不能将其当成理所应当的事。

见他没有回答,乐杉又重复并加重了声音道:“你可以说你想要什么?我拥有很多东西。”

伊甸将碗一一收起来,说道:“我没什么想要的,你要想给,就给你想给的就好。我既不会嫌多也不会嫌少。”

男孩皱了一会儿眉,没太理解他的话。只是又重复了一遍,并着重提醒他:“如果你不说的话,就没机会了。”

伊甸摇摇头,背过身去,在树下用树枝搭起来的厨房里清洗锅碗。

当他背过身时,乐杉表情没变,眼神却有了一丝变化,而他对面像他盯着伊甸背影一样盯着他的猫,瞳色又一次有了变化,只是乐杉和伊甸一样,都无所觉。

等伊甸忙完,乐杉便提出告辞。将他救回来后,伊甸就给他做了一副拐杖,见他态度坚决,伊甸没有多加挽留。生活在这里的孩子,怎么说也比他更了解森林。

光线在慢慢变暗,希望那孩子安全回到家。一边想着,伊甸一边开始收拾因为乐杉的出现而没有完成的钉耙以及材料。

而另一边,乐杉一步步走出森林,路上也遇到过森林里的生物,明明还没长大,个头也那么小,但那些比他更壮的生物却会主动给他让路。而他那条惨不忍睹的腿不知何时已经重新长出了血肉。

在森林的边缘,乐杉冷笑着扔掉了手中拐杖。

看起来是好心呢?可是那又怎么样,只要招惹了弟弟,都该死!

“我劝你最好不要有这种想法。”背后忽然响起一个男人低沉的声音。

乐杉转过身去,视线从上移到下方,最后锁定在那只黑白花色的折耳猫身上,“你不是猫。”

那猫优雅地蹲坐在地,仰头看他,漆黑的眼睛里藏着一片黑色漩涡,猫的嘴巴没有动,但声音却的确是从它身上传来的:“我不是猫,不过你也不是人。”

“我警告你,你对他做了什么,我就对你弟弟做什么。相信我,你不是我的对手,就是你们城主孟亦言也不是我的对手。”

被掐住弱点的乐杉抿紧了唇,但他没有退让。

猫的瞳孔竖成线,声音玩味:“哦,这是想试试看了?年轻人就是容易不听劝,来吧,看你能不能杀掉我。”

向来沉默的乐杉选择了用行动说话,以极快的速度冲向那只猫。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豪门老男人的替身女友不干了第六章在线阅读

    沈然训练完已经天都黑了,他摸了摸自己的肚子,饿得不行,一边吃着补充能量的香蕉一边走到校门口,家里的车已经在等着了。沈然的父母从小就特别宠他,就他一个宝贝儿子,却因早产体弱多病,小时候医生建议他去游泳锻炼身体这才送他去学游泳,哪知道被现在的教练宋海一眼相中,说他是个练游泳的奇才,不能浪费了这个好苗子。

  • 在大佬面前装逼如风[无限]在线阅读第10节

    第十章结果日子真的就像挂在墙上的日历,往墙上的钉子上一扣,过去一页,就过去一天,很快来到盛夏,七月的四川热得没有人想出门。对于高考过后的学生来说,今天是最紧张的一天,有人打电话去查成绩,教育机构忙得占线,大部分没有查到成绩的人不敢出门,家长孩子都待在家,空调里头呼呼吹出来的冷气,丝毫没有将他们呼出的

  • [少年派]蝉落在线阅读信

    一只丧尸忽然从收银台的角落冲出来,似乎蓄谋已久,此时的丧尸已将唐木扑到,唐木的手枪没有握住,被甩在一旁。丧尸扑在他的身上,张开血盆大口朝着他咬去,唐木则用双手掐住丧尸的脖子。丧尸的脖子冰冷无比,眼神发红,嘴边的粘液此时滴在唐木的头上,甚是恶心。还好丧尸的力量不是很大,唐木用脚顶住丧尸的肚子,用尽全身

  • 老子享受就变强在线阅读第八节

    “那个女孩,和你很熟的样子。”穿着黑色衣服的男孩说。“和你没关系。星辰,既然来了,有什么事说吧。”星辰说:“晓翼,我要说什么,你应该很清楚。”沉默,“我不想回去。”“不回去?你知不知道你的身体会越来越弱,直到消失。要不是感受到你已经在变弱,我会这么着急来找你吗?”晓翼笑了一下,“好了星辰,我已经决定

  • 我的异界生涯在线阅读第9节

    “谁TM动了我的女人。”“自己出来受死!”搂着娜姐,刀疤男凶狠的说道。今天,刀疤男的心情很不好。上午一出门就撞上了硬茬,要不是背景厚,现在刀疤男还在看守所呢。刚刚在医院包扎好,就听到小弟说,自己的马子在自己的场子被打了?顿时,刀疤男火冒三丈。选在今天闹事,要怪,就怪自己出门没看黄历!同学聚会的同学们

  • 明德天下在线阅读第五章

    凌世跃的呼吸在看到红痣的时候明显加重了。他用大拇指按上那颗红痣,来回打转地摩挲,手指力道一点点加上去,最后像泄愤一样,把周围一片皮肤都擦红了:“池二少还想说什么?人有相似,名有相同,痣长得一模一样,也是巧合吗?”池厦感觉皮肤有点疼,微微蹙起眉头。他用力向后扭头,但是视野有限,只能看到凌世跃贴在自己后

  • 不驯的遗产之阴阳之气

    阴阳之气天地至理,天师,地师,武师皆可用。至阴至阳尤为至宝,得之盛之!但至阴至阳中有种至配阴阳,这是神品阴阳气。得之,冲破桎梏。所谓至配阴阳,乃是至阴至阳绝品阴阳气中的稀有特性。单独的至配阳气和至配阴气,并不能像单独的至阴和至阳那样能随意单独采用。至配阴气只能和至配阳气互补才能产生效用,这效用比至阴

  • 豪门的包子不好养在线阅读月落芳洲

    月如弯刀。大将军府明灯煌煌。白凤单脚立于瓦舍之上。从这里,可以看到一座类似于雀阁的建筑。黑夜太过漫长。他身边寒鸦历历,蝙蝠也趁夜跑来凑热闹。以前,有一个可以引得百鸟来朝的女子,就被锁在乌鸦环视的囚笼里。而如今,情况好像有点不同了。他的羽翼日渐丰满,面庞已褪去了少年人才有的凌厉。现在的他,成熟、包容,

  • 斩龙第一章在线阅读

    花果山四面环海,天很蓝,海也很蓝,潮起潮涌,蓝色无尽变幻,有时会蓝成一片,美得如梦似幻。自从白色色将花果山占为己有后,她最喜欢做的事便是坐在花果山的礁石上,遥遥望着西边的天。都说西的尽头有一世界,名曰极乐。那里没有痛苦,只有无尽欢乐;那里极其清净,是向往成佛之人最好的归宿。白色色修炼了一千多年,却没

  • 迷糊的米古在线阅读第二章

    河东老军用丑角扮,参考《玉堂春》崇公道。安排他来这么一大篇是为了什么呢?就是为了拖时间好让小生换衣服啊,白箭衣,蓝大带,红彩裤,外面穿白大氅,再拿一根马鞭,参考《九江口》华云龙吧(台,台,令令台……)(二道幕闭,河东老军上,说山西白)河东老军:【白】小老儿(台~)【数板】家住河东太原郡,太原郡,离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