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种田小说 > 正文

完美少女十六夜在线阅读第三节

2021/6/11 1:43:03 作者:拥风唤云 来源:晋江文学城
完美少女十六夜
完美少女十六夜
作者:拥风唤云来源:晋江文学城
3.18号入v啦,从28章开始倒,小天使们看过的不要重复买昂小本生意多多支持,爱你们啾咪0v0防盗比例是30%,一个小时之后就可以看啦!已经完结了,请放心食用!波风十六夜,妙木山仙人作品《忍者小次郎》里的第一女主角,众多男忍的梦中情人。居然因为作者找借口太监而“被穿越”了!面对编辑和粉丝的质问,他是这样说的:“十六夜穿越啦!我写不下去啦!”可笑!荒唐!无耻!谁会相信你!为了重新找回自己的老婆,木叶某银毛上忍决定用自己珍藏的全十册单行本,进行通灵之术!出来吧,老婆!……很多年后,当十六夜的孩子都能

回到家,跟三少一分开,我就拉着琥珀不动声色的套话。

“琥珀,本家那里有什么消息传过来吗?”

“回公子,本家一切安好。大少爷新填了一房叫锦儿的妾侍,是琅琊内史袁质袁大人家献上的。从老爷据说与对门的谢万将军又在朝堂上吵起来了,好像是因为嫁给琅琊王的从小姐与褚太后又闹上了。三老爷房的崔夫人最近迷上听曲子,常叫乐坊的子夜姑娘来府里唱曲。主母还是吃斋念佛为府里祈福,不过有意年节前搬去与会稽的老爷同住。何大少夫人偶感风寒,正在调养。怕传给珣少爷,小少爷正跟着主母学习佛理。五少爷、六少爷一切安好,除了七少爷贪玩伤了风卧床休息,不过大夫说几服药下去过两天就无碍了。大小姐快及笄了据说已经定给余姚刘家的二少爷刘畅;二小姐,三小姐也开始蒙学了。跟您定亲的安西将军府的谢小姐听说公子喜欢听乐府的曲子据说在家里勤加练习弹琴作曲以讨公子的欢心呢。会稽老爷那边,袁夫人据说最近练了一段西域的舞蹈,准备在重阳节跳给老爷看。四夫人的刺绣又精进不少,给老爷作了一个檀香味的香囊。十五夫人怀孕了,大夫说很有可能是男丁。其他夫人与以前一样,身体无碍。公子请看,这里是老爷和大少爷以及谢小姐给公子的信。”琥珀递上信,福一福身退下了,临走前还细心地合上了门。

不愧是大家族,关系复杂的我头都晕了。

先拆开老爸的信:

吾儿凝之:

启信如晤。

父去年受命任会稽内史,不若先之疲于奔命,今安于此,汝可随乃母早至。百善孝先行,此前尔须每日躬醒己身,不可行差踏错,令母担忧。歌姬妓子非正道也,子已束发,婚约已定,怎可近焉?

刘家二子刘畅甚才,大女,娴雅,可配之。

有医言尔十五姨孕有一子,同喜之。

重阳日登高,莫忘归。

————————————————————————父王羲之于永和八年八月十五日书

一看落款,我惊悚的都要跳起来了!那可是王羲之啊,写下天下第一行书《兰亭集序》的大书法家啊!他居然就是我的老爹!太不可思议了!难道说我就是后来被孙恩害死的王羲之二子王凝之!我迫不及待的打开下一封信。

吾弟凝之:

见信如晤。

母上定于九月南下会稽。族内二伯之子琨不日也将至白鹭就学,照拂之。

三王子奕乃琅琊王嫡弟,系姻亲,可友之。学堂亦战场,弟为长,须谨慎行事。

大妹已配刘畅,吾观之,可。

重阳赏菊登高日,莫忘归。

————————————————————————兄王玄之于永和八年九月一日书

最后有点纠结地打开所谓的未婚妻的:

公子,妾偶得佳句,补之不齐,闻公子文采斐然,才思敏捷。望公子不吝赐教一二。

此乃上阕:

与君初相识,犹如故人归。

————————————————————————妾谢道蕴敬上

冷汗唰唰的下来。古代的女子真是聪慧啊。按琥珀的说法,她是知道我写诗给教坊的歌女的,这是回敬么还是试探?我哪有什么才啊,能记得教科书上的那么几首已经是极限了。要我续诗也太难为我了。谢小姐啊谢小姐,小生也只能辜负小姐的一片才思了。于是撇开不提。

第二天,子猷依然过来蹭饭,神色自然。我也当尴尬没有发生过。马车上两人相谈甚欢,我把信里的消息挑挑拣拣的跟他讲了。果然他也收到本家的来信,内容大致相同。子猷表示不准备在九月跟母亲一起南下会稽,而是在年关之前再去,不过重阳节会回本家和大哥一起过。乐见于此的我当然欣然表示同意。还什么都没适应呢,越多人越容易露馅儿不是。

山门前又碰到了昨日同游乐坊的同窗,有了第一次,第二次自然架轻就熟起来。互相叙旧后,就开始爬石梯,子猷的体力比我好得多,抵达院门前犹有余力,而我几乎是被他拖着上山的。

学而院前早已站了两排士兵,众人立刻整理衣冠,免失礼数,而子猷却只回身拍了拍我身上的灰尘,随后施施然地拉着我进去了。

我摸了摸鼻子,感叹果然如史载,王子猷风流不羁,卓尔不群,是真名士也。

学堂里,王子奕如众人所料已然就席。又是一番施礼,大家相继入席。

我一入座,王子奕朝我笑了笑,道:“传言谢家道蕴有咏絮之才,可是配于叔平乎?”

我连忙拱手回道:“然。”

王子奕又点头道:“谢氏系出名门,叔平幸也。”我亦称是。

忽然听到一声冷哼,抬头看时,原来是从旁经过的谢韶。“表妹许给你,的确是你高攀了。听说你昨天又去狎妓了?表妹知道后很是难堪。我劝你还是收敛点,要不然校场上见真章。”说着谢韶还晃了两晃拳头示威。

我咽了口唾沫,连忙表示不敢。谢韶才满意地回席。

我朝子猷苦笑,可这厮明显在偷笑,摆明了看好戏的促狭神色。我也只好无奈地正襟危坐。恰逢夫子进得门来,于是开始了第一堂课。

昨日心里纷乱,他也低着头,未曾注意,原来坐在我左手边座位的少年也是个美男子。心里道:“又一个美少年!!”打定主意下课后,搭讪之。

这次我又让书童准备了更多的历史文集,趁着夫子摇头晃脑的讲解《孙子兵法之用间篇》,我一边假意认真听讲,一边翻找最有疑义的三国历史。不多时,果然发现,在武帝司马炎开国之初有疑似穿越人氏出没。他不但和时有连壁之称的潘岳和夏侯湛关系匪浅,还在晚年救了被粉丝围追堵截以致猝死的美男子卫玠。可惜,当年八王之乱闹得沸沸扬扬,整个北方都陷落了,他的资料亦不可考。嘴角一阵抽搐,果然像是隶属穿越者外貌协会会员会做的事。

一下课,我边随着大部队前往校场,边凑到美少年边搭讪:“你为什么老是低着头?”

美少年的脸一下子红到了脖子根,依旧低着头,嗫嚅道:“王……爱……爱公子,你……你靠得太……太近了,我也……也不知道我……我为什么低……低着头。”

一滴大汗垂到脑后,我想我知道为什么了。

“二哥,你跟庾大结巴嘀咕啥呢?”三少也挤过来挂到我身上,问道。

美少年听后,加快了步子,匆匆掩面走了。

“你看你,把人家说跑了。”我不由埋怨起来。

“哼,我看是二哥你把人家庾蕴吓跑的吧。以前逢年过节,我们到庾伯父家里玩,你不也庾大结巴庾大结巴的叫他么。”子猷愤愤不平道。得,还是发小儿,幸好没被美色冲昏了头,一凑上去就问人名字。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择薇第四章在线阅读

    “你是温家姑娘?”贵妃只听到自己喉咙发出了细碎的颤抖,几乎失态,连脸上的,无懈可击的温柔笑意都像是糊着的,摇摇欲坠的面具,“皇后娘娘,真是好福气啊。”温家和陆家,是焦贵妃无论如何也不想触碰的两个氏族。一个是东西六宫执政皇后的母家,一个是入宫一年宠贯六宫的婉妃母家。与她们昌盛了几朝的世袭名门相比,焦贵

  • 不记名弟子第2章在线阅读

    好冷…好冷…怎么还没死?……老天啊…不要折磨我了,求你来个痛快吧…林林一心只求解脱,根本没注意周围早已物是人非。“啊…小…小如你…你…啊……”一声高过一声的惊呼突然在林林耳畔响起,她惊的一跳,条件反射的张开双目。一个四五十岁的女人脸突得冒出来,颤抖着双唇嚷道:“啊…啊…孩子…孩子活了…啊…妈呀…诈尸

  • 最狂废少在线阅读第七节

    刚刚熟悉校园后,就要迎来不一样的大学生活了,也许对于他们所有人来说都是一个起点吧!每天上课似乎还有些疲惫,是谁说的大学生活很轻松,虽然每天只有几节课,但是那就是一天啊!想到这里,林雨心里感觉挺腻歪的。每天学习有高数,英语,计算机,会计,经济学等等,对于想要拿奖学金的她来说,这个真的是挺大的学业任务了

  • 娱乐圈佛系女星禁咒之地

    第三章禁咒之地仓蛮山,曾经绿荫环绕,草长莺飞,生机盎然,如今却是尸横遍野一派死气,草木枯萎,土地裂出拳头宽的缝,太阳炙烤着干裂的大地,仿佛一阵风就能把这里刮燃起来。两个看起来只有十来岁的孩子,用他们枯瘦如材的手抬着一个比他们略大的女子,他们没有衣服,只在腰上围了条草裙,黑得发亮的皮肤,深凹的眼眶,单

  • 漫漫归途之番外深夜搞事

    中午,魏恒延看到时间的时候,对着清鸿说道:“不早了,我们该走了。”清鸿对清寒招了招手,说道:“来,和哥哥说再见。”“哥哥再见。”清寒笑着说道。“再见。”魏恒延和段泽异口同声道。两人面面相觑,魏恒延这才说道:“走吧。”吃完午饭,买完东西后已经是晚上了,天空中开始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带着凉爽。魏恒延看

  • 海贼:我是大佬不装了之魔石(4)

    多年以后...咚咚咚...进来随着吱呀一声,房门被缓缓推开,只见一个面容清秀的少年眼睛微闭,歪坐于椅子之上,右手微微握拳正托着一侧的脸颊!昨日傍晚我在山顶看夕阳美景,怎奈一个不小心睡着了,迷迷糊糊中我听到有人说话,随着逐渐清醒,我才分辨出这是剑尊与长风的声音,在说一块神奇石头的事!他们好像是刚刚从看

  • 法国大小姐之穿越2(2)

    “真的吗?娘亲明日真的来看然然?”“真的!”我笃定地点了点头,顺便笑嘻嘻地刮了刮他的小鼻子,这小子长得真俊,长大了估计得迷倒不少姑娘吧!“恩!娘亲明日一定要来看然然哦!”老妇人对我感激地点头,便拉着一脸依依不舍地小正太出了屋子。“夫人终于醒了,”方才的小萝莉带上房门,将一碗黑乎乎的药递到我面前,“若

  • 都市之我能穿越数据世界之回忆从前(1)(9)

    “我数一二三,你再不出来,我可就走了,没人找你玩,你可别怨我哦。”她对着空寂的枫林说道,也不知道谁陪谁玩。“可恶,我可真走了。”不甘心的跺了跺脚,原本的笑脸己浮上愠色,“我真的走了!”她大声地喊了句,可是林子里依旧静悄悄的,没人回应她,她有些失望,又有些担心,怀着复杂的心情,好的背影失落而孤独。翌日

  • 云水无间之洞房花烛(10)

    突然听到了系统重新开放的声音的燕皎然借着就被系统话里面的内容给弄了个不知所措——话说夫君是个什么鬼?锁定是个什么鬼?目标绑定又是个什么鬼啊?!本来燕皎然还很欣喜自己的强大助力又回到了自己身上,但是这么个情况……燕皎然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无力了?不过,想要查看系统的情况最好是不被别人发现……看着对面的

  • 独家逍遥系统第二章

    时间的流逝总是无声且迅疾的,它能让一切伤痕在不痛不痒中愈合。转眼间叶碎碎已经高中了,接触到各种各样的人,逐渐适应了全新的环境。姜女士问叶碎碎“我要是给你找个继父你会不会拿刀捅死他”的时候,叶碎碎一脸无谓地回答她说“你开心就好”。显然姜女士本以为叶碎碎会给出“你要是敢再婚我就死给你看”之类的回答,因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