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浪漫言情 > 正文

魔王养成计划在线阅读第八节

2021/6/11 2:15:27 作者:花无百日红 来源:3G小说网
魔王养成计划
魔王养成计划
作者:花无百日红来源:3G小说网
刘明,等会儿放学之后,我们要去帮杨德勤打架,你要不要一起?”刘明前一秒还在睡梦之中,刚一醒来,坐在前面的张平如就转过身来说道。“滚滚滚,老子还没有睡好呢。就杨德勤屁事多,天天都要别人帮忙打架,老子不去,要去你们自己去!”刘明猛踹了张平如的凳子几下,又接着趴在桌子上睡觉去了。

办饭卡要用学生证,蒋白先带伏城回教室。武校生本就不安静,操场吵闹,楼里倒是没人了,一窝蜂跑出去吃饭。伏城坐徐骏同桌,第二组最后一个,从桌斗里掏出一个透明塑料袋。

里面是书、几支最便宜的蓝圆珠笔、一把零钱。什么都看得清清楚楚。

“你书包呢?”蒋白靠着门框,记得他昨天背了一个重德的双肩包。

“我也不知道。”伏城看着师哥脖上的汗迹,一根人形咸水冰棍化了,“昨天我站桩回来,书包就没了……”

蒋白看着他一把零钱。“徐骏不是给你拿校服和书包了么?”

伏城爱惜地看着左胸口,有重德武校四个字,快成年的脸显出一股小孩子委屈。“不喜欢,重德就是牛逼。再说……我得找我的包,那书包是我师哥的,用好几年了。”

蒋白刚要说话,转身就走。

办卡处在宿舍区,他带伏城过去,一路保持不远不近距离。夕阳还没落幕,影子暂时看不见了,抛在了身后。

到办卡处窗口,蒋白稍稍弯腰:“老师您好,办饭卡。”

后勤老师抬眼镜:“挂失?”

“不是。”蒋白撤退一步,曝光身后非本校的校服,“办新的。”

“新的?”老师仔细一看,以为老眼昏花,“这不是重德的学生嘛。”

“新转来的。”蒋白说。

“真会挑学校。”老师笑着摇摇头,“给我学生证,押金30块,退卡时返还。要现金。”

武校纪律森严,周日返校手机全部上交,由各班班主任保管。周五下午离校前再发回去,校内不允许使用手机支付。

蒋白准备走了,自己管的事管完,剩下是伏城自己的事,有本事让他师哥过来管。可转身两秒,就听后勤老师把他给拒了。

“重德的学生证件呐……这不行。”老师认认真真看了看,高一、高二都盖过戳,这是一个高三的孩子,“你得先去学籍中心盖上正山的校戳,再来。”

伏城傻在原地,怎么办个饭卡这么麻烦?只好又追上蒋白。“师哥,你带我去学籍中心……”

“不认识你。”蒋白眼里冷淡,“不是你师哥。”

伏城没说话,反正就跟着一路走,走几十米蒋白一停他也停了,肚子叫唤几声。“没饭卡,我没法吃饭。”

“办饭卡你也吃不上饭。”起风了,蒋白面前暴土扬长,“带几十块充什么饭卡?”

伏城的脸扭向一侧。“钱都办转校了,周末我就有钱了。”

“办转校花钱,你跑正山挨什么打?”蒋白的余光里没有梨涡,只有一枚耳钉,“你……”

风吹到眼前,伏城闭上眼躲沙子,肚子又咕叽一声。蒋白正说话,吃了一嘴黄沙,瞪着眼前仿佛这场小型沙尘暴是伏城扬起来的。

“我就管你这一回,还有,我不认识你。”蒋白松了拳头,带他走出校门。伏城把塑料袋攥得哗啦响,轻快地追上去。

静秀广场正是每天客流高峰期,塞满了武校的学生。各式各样的衣服在街上走,蒋白瞄身后,那身靛蓝也没特别特殊化了。

“正山附近还挺热闹。”伏城走在蒋白前一步,像他领着正山学生逛大街,“师哥我跟你说,重德今年终于把旧宿舍楼拆了,新楼马上就建完,而且……”

话没说完,右脚的武术鞋被蒋白踩掉,鞋楦够软,差点把袜子也捋下来。伏城只好蹲下提鞋,一辆速度飞快的电瓶车贴着他圆寸头皮骑过去。

好在自己头发短。伏城站起来,想接着说完:“而且那栋新楼……”

“这是正山的地盘,你走我前面挺大方啊。”蒋白往前一步,先他半米左右。

“不是,我喜欢走前面,让我走前面让我走前面。”伏城追了两步,“而且那栋……”

这次话还是没说完,因为他一回头发现身后人没了。

非要走前面,有病,大王也是,栓上遛猫绳就狂三诈四,贴着人的腿往前跑,非要走前面,像猫遛人。蒋白右转进了羊肉泡馍店,坐下要两碗最便宜的。

伏城跟进来,泡馍店的桌子贴墙,一竖排,大家都冲着墙吃,谁也不理谁。他坐师哥左边,又要张嘴说话,师哥把左边的餐具挪到了右边。伏城只好跟着碗过来,在右边坐下。

“而且那栋新楼还是三层的,有空调,夏天再也不受罪了。”伏城蔫蔫补完刚才的话,把塑料袋书包放桌上,“师……”

蒋白往右一瞥,小梨涡又见面了。伏城知道再说话就惹事,老老实实坐着,一会儿又热了,裤腿挽到半月板上,两条小腿直又长。

踝骨不习惯抹油,脚后窄长的筋腱上皮肤干燥泛白,白里有肉粉色,擦伤。蒋白又看收银台,盼着赶紧把这顿饭吃完。

老板亲自端上两大碗:“羊肉泡馍来咯,加肉加馍,趁热吃!”

“……哥。”伏城机智地补上刚才漏掉的字,面冲老板就态度冰冷,“这碗我没动,不吃,换一碗牛肉行吗?”

蒋白在拆筷子。“给你买什么就吃什么,没让你选。”

他们像要打架,老板想和气生财。“行,没动就能换,小兄弟吃什么?”

“牛肉就行,也不要香菜。”伏城说,等碗端走就开始揉肚子,胃疼。

蒋白盯着羊肉汤,研究从哪个方向下筷子。两分钟后新汤端上来,伏城手快眼快往旁边一推,抓着另一个碗,一撤,把师哥刚吃两口的汤换了过来。

“我又改主意了,牛肉也不好吃。”伏城拿汤勺嚯弄,把汤面搅开了。

“你有病吧?我和你熟么?”蒋白没见过这么不认生的。

“师哥你快趁热吃,吃,汤凉了就膻了。等吃完饭咱们切磋吗?我套路不错。”伏城笑着说,勺里都是香菜。

“滚,不认识你。”蒋白烦透了,自己一定是脑子出问题才管他一顿饭。

筷子插进汤里搅一搅,没有香菜,这碗汤好干净。蒋白捞牛肉,没什么挑食的习惯,都一样可以吃。

只是他不知道,是15岁的蒋白吃完羊肉想吐,还是以前可以吃,现在的自己吃完才会想吐。

用过的餐巾纸攥成一团,好像也没放对地方。

原以为这顿饭可以安安静静吃完,还没吃到一半旁边伸过来一双筷子。“师哥,我泡馍吃完了,你剩一块给我行吗?”

“不行。”蒋白拿自己筷子一打。

“一块。”那双筷子又来。

“你有完没完?”蒋白随意一扫,伏城汤里剩不少,全是羊肉。

刚才说不吃,后来又说想吃,现在又一口不动。蒋白想拎大王和旁边拜个把子,再给他们一起做个节育。

大王就这德性,爸妈给它买几十种罐头,开个罐头它闻一下走了,收起来它又要,真拿出来它舔两口就跑。连人带猫都犯神经。

“给我一块……其实我从小吃素,很少吃肉。”伏城打师哥碗里的主意,“我爸教我舞狮,我扛狮头,按理说不应该长太高,所以我爸一直压着我饭量。”

“关他妈我什么事?”蒋白太阳穴被扎了一下似的。

“我爸饿着我,师哥给我带吃的,每天都把我喂挺饱。师哥说,他给的肉可以吃,因为他给的肉不是肉。”伏城夹香菜吃,珍惜地嚼,“所以,你要是吃不完分我一块啊。”

刚才那一扎像是预告,果不其然开始疼。蒋白左手支在桌上,狠狠往旁边碗里扔了两大块泡馍。“饿了滚蛋,找你师哥去。”

热汤弥漫的白雾里,蒋白又看见那个梨涡了,吃东西的时候会跟着动,忽显忽现。像被筷子头戳出来的,一个小坑。

高二3班教室里,徐骏正在扫地,为班级那点记录分操碎了心。付雨来找过蒋白一次,没在班里,可没有手机谁也找不着谁。

这精神孤儿,谁知道跑哪里晃荡。徐骏把最后一簸箕垃圾倒进垃圾桶,看到精神孤儿和炮仗一起回来了,简直震撼我妈。

武校作业不多,特别是3班,分出大块时间挪给练武,准备一场大型汇演。可蒋白今天没去演武场,而是睡了两节晚自习,缓解他的偏头疼。

临下课一刻钟他提前跑了,翻墙出去买酸奶。再翻回来,去女生宿舍楼找付雨,亲手交给她才放心。

回到宿舍谁也不想理,冲凉水,躺好睡觉。伏城在旁边晃来晃去,爬床梯时10个脚趾紧紧扒着横杆。还把袜子晾在杆上,小脏脚似的踩了一地。等床体最后一震,人躺好了,蒋白闭上眼,把左脸埋在枕巾里。

背后是徐骏的手机灯,他突然想起大王,又野又皮,和谁都不太亲,特别是自己,摸一下就咬出血。唯独吃饭时霸道地坐在自己腿上,用有黑肉垫的猫爪子从自己碗里扒东西。扒出去它也不吃,就是想扒,故意找茬。

因为没吃羊肉,整晚都没有反呕的感觉。

凌晨5点半吹哨起床,6点整集合。高中部站上集合地点的水泥地,不出蒋白所料,那身重德校服又出来了。

罗强和胡一虎同时过来,一个是班主任,一个是总教练,站在第二排的大排头前面审问:“你怎么还不换啊?”

“不换。”伏城一个正脸都不给,低着头,颈后的骨头尖尖地突出来,头发短,一眼能看到后背。

“你小子是真有骨气,真是个倔头。”胡一虎把戒棍掂了掂,“20年前,我上学的时候,你这样的打也能打服了。还用得着废话?”

罗强拉住胡一虎。“伏城,学校不会对你进行过分体罚。但你既然转到正山,就应该遵守校规换校服,不是学校在为难你。你学武术,就该知道以武束人心,外束其形。”

“我他妈真不知道。”伏城笑了一声,“要扎马步,你们给我找凉快的地方就行,老子没说不扎。”

胡一虎和罗强皱起眉头,同时皱了眉的,还有半米之外的蒋白。最后这个挑事的学生还是被胡一虎摘了出去,让他攥着戒棍去扎马步。

蒋白右边空一块,跟着大部队进行晨跑。8公里毫无难度,跑步完毕是五步拳,一拳一喊。可喊着喊着,蒋白右手指又是一抽。

高一的学生从高二列队前跑过去,他们笑着抬高双臂,像是学谁站桩的姿势。

“1!2!3!马步架打!注意呼吸,动作到位!”罗强吹哨,“4!5!”

“1、2、3……”蒋白喊着,中指和无名指又是一抽,有两根线,不知道连在了什么地方,抻着它们弹动。

“你没事吧?”徐骏觉出左面的速度慢了,“动作别松懈,不然拉出去单独练。”

“没事。”蒋白深呼吸几次。

“那就好。”徐骏跟着喊练拳的口号,强壮武术体魄,淬炼武术精神,然后叮嘱蒋白,“你这两天好像不是很舒服,要真的难受就请假。”

“没事。”蒋白再深呼吸。

徐骏一腔好心付东流。“当我白说,知道你肯定说没事。要是真不舒服就旷一天的晨练,你基本功好,罗强不会不同意……”

我艹,人呢?左边位置突然空了,徐骏怔愣的功夫,蒋白已经出列,一个人与全体高一列队逆行。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3G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拐个师尊当道侣(穿书)在线阅读晨闹

    于是,陈潇便起身去拿洗漱用品,却不想撞上了一个人“喂,你走路没长眼睛啊,就这样撞过来,你虽然眼下有疤,但是也不至于眼瞎看不见路吧。你今天要是弄坏了我的这身衣服,破坏了我和阿弥哥哥的完美邂逅的话,我一定撕了你!再说,我这衣服可贵了,你也不想让你那辛辛苦苦供你上学的妈打几个月的工来为你这个的举动负全责吧

  • 快穿之给反派BOSS送温暖之,重生?(1)

    朦胧中,我苏醒过来,第一眼看到的是白色的天花板,我躺在一张床上。我手重重掐了下大腿,麻痹,疼死爹了!但我心中一阵欣喜,至少我认为现在我还活着,我又不敢乱动,因为连这是哪都不知道。看向四周,整个房间都属白色。我蛋疼,整的跟天堂一样,但又不是天堂,至少我还有痛感。开始我认为这里是医院,但被我否认了,因为

  • 我即巅峰伤心断肠

    逆子不肖,青史誓要秉公把陈神明擒上华山领罪。烟很愁从中作梗,杀着笔直地分水重劈青史。下涌的水流像遇着了什么,逐渐被染成黑色?如墨的剑气遇水,猛地化开,径往上涌。烟很愁说:“唔?”太极剑劲直下而上反冲,势道其重,使岩斩剑劲气无法下劈。烟很愁不得不改攻为卸,划破来招。烟很愁心想:他的剑劲一下子强横起来?

  • 飞天之东京之梦第1章在线阅读

    夜空。漆黑的宛如无边的黑洞,被黑暗笼罩着的一轮新月努力的散发着属于它的光芒。仿佛不甘被忽视,在这漆黑的夜里献上了所有的光明。灯火通明的欧式建筑散发着五彩斑斓的色彩,在月光的笼罩下,像被施了魔咒的城堡,神秘又璀璨。别墅前方是一大片整洁,幽绿的草坪,属于青草的味道在夜风中弥漫。此时空旷的停车场上停满了各

  • 英雄或怪物盛开在地狱的曼珠沙华(二)

    苏米在飞机上睡得沉,醒来时已是华灯初上。整个城市笼罩在一层微醺的色泽中。那颜色很暗沉,不似爱尔兰的明艳,这里本就是她不愿意回来的地方。机场外有司机前来接他们,车是宾利,黑的很深沉低调。苏米背着简单的行囊,坐进车,看向苏南,欲言又止。苏南坐在后座,看着她,淡淡说道:“拜你所赐,我开不起这样的车。”他的

  • 我真的是渣受[快穿]在线阅读第5节

    不知道能有多少人看过明星们在后台时的模样——台前光鲜亮丽,台后颓废萎糜。由于没事做,大家发明了很多打发时间的方法,有人讲笑话,有人玩扑克牌,有人喝茶划酒拳,也有人三两成堆说是非。虽然说那都是不错的提神方法,不过因为不符合新世纪经营的钢琴王子形象,所以简浩明只能等待,好无聊,好想睡,好无聊,好想睡……

  • 回家直播当海王的生活在线阅读第二章

    阮家在上海置了一处住宅,在新区。这套房子早早托人买好,闲置了几年时间,只能先住酒店,让人去打扫。一会儿又接到电话,上海这方面有人通过世通实业的李秘书来请老爷子吃饭,定在上海君悦;又说阮唯小姐也可以一起去,她的父亲聿宁也在那里。听罢李秘书的话,阮景齐气得把手中的茶杯摔在地上,大怒道:“果真越来越不把我

  • 火影之万界无双在线阅读第6节

    我回头拿过书包,哗啦啦地,书包里面的书被我全部倒在了桌子上,我又把衣服全部塞在了书包里。对,我要离开这里,我要离开这个鸟不拉屎,鸡不生蛋的地方,还有我要去找然。这么晚了,还没见着老太婆的影子,难道真的被我的举动吓坏了?不管了,我先逃了再说。路上黑漆漆的,到处都是坑坑洼洼的洞,前几天下的雨,现在的泥土

  • 皇帝在我家第四章在线阅读

    看着那美妙的背影,林菲菲狠狠地瞪着妙妙:“有时候说实话是不对的,懂吗!”“师父说应该说实话啊。”妙妙不解。“算了,跟你说不清楚,”林菲菲没好气地扯下一根草,放在手上蹂躏,“耍什么酷,就算是美女,也不用这么看不起人嘛。”“你也不喜欢吗?”妙妙摸着脑袋,“派里师兄弟都很喜欢她,可玉静她们也和你一样,不喜

  • 极道星惊艳

    少年七拐八拐,将少女更是引进了一个无人的胡同,突然一把将少女抵在了墙上,少女惊慌,“公子,你这是做什么?”少年的表情看不到,但是调戏的声音中充满了亟不可待,“回家的路程太远了,本公子已经等不及了,嘿嘿,美人,你就老实的从了大爷吧!”少年说完便受不老实的又在少女脸上抹了一把,开始为她解衣。少女一脸的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