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浪漫言情 > 正文

野营奇遇之山海一梦之第四章

2021/6/11 2:24:12 作者:不识归途 来源:17K小说网
野营奇遇之山海一梦
野营奇遇之山海一梦
作者:不识归途来源:17K小说网
柳下不惠是工程咨询公司的一位项目经理,和在公司做文员的夜梦菲是一对小情侣。一天,他俩相约出去野营,发生了一系列奇异的事情。随后,在他们周围发生了很多不可思议的事情,爱、恨、情、愁。。。。。。最终,所有的事情都指向同一个地点,同一个事件。。。。。山海经!

长尾在身后摇摆,白渺低头看着自己的粉色肉垫,稍稍握了握。他已经不知多久没有用这个身体了,变回原形时他与普通的猫无异,虽然仍然能使用灵力,但不能说话,无法与旁人交流。也多亏阿纸是靠他的灵力行动,否则也听不见他在讲什么。

阿纸惊慌道:“尊主,您……您怎么变成这副模样了?”

尾巴摇的越发躁动。

掌门玄詹是前去参加明陵山举办的论道大会的,归来时途径郁兰城,当地萧条破败,黑雾笼罩,偌大城镇竟无一个活人。玄詹遍进城查看。本以为只是简单的魔物侵城,深入城中才发现事情不对。

玄詹虽然实力不弱,但是郁兰城中魔族众多,寡不敌众,被逼至绝路,在最后的危急关头传书于两位师弟。

青丹尊借口生病遁走拜师大会,其实是动用了全部灵力追踪掌门所在位置,怕是不修养几月无法出门。

他则破关而出,只身前往了郁兰城。

玄詹被困五日有余,被白渺找到的时候,已经身着重伤。白渺面临着修行节点,此次强行破关,伤了修为,又替玄詹挡了一剑,元气大伤,被掌门用千里阵强行送了回来。

他受了如此严重的伤,仅仅是变回原型已是万幸。

不过魔君也没有占到好处,被他重重一击,怕是这十年的修炼全部都白费了。

白渺想起在郁兰城内发生的事情,眸子变得尖细,微微张嘴露出尖牙,喉中发出“呼呼”的声音。

他摇摇晃晃地走开,继续用灵力传音道:“我变成这副模样的事情不要和任何人说。”

阿纸:“好的。”

他走到竹屋前,站在门口望到屋内睡梦正酣的林若非,耳朵抖动,回头道:“那是谁?”

“尊主,林姑娘是你六日前收的徒弟啊。”

“我什么时候——”他忽然一顿,想起自己说过的话,尾巴不断拍打着地面,“……哦。”

阿纸问道:“尊主可要回引华殿歇息?”

白渺低低地应了一声,向院后的千里阵踉踉跄跄地走去,不出两步,四脚便乱了步伐,向侧一歪倒在地上。

阿纸立即上前:“尊主!”

白渺双眼紧闭,又陷入昏迷,腹部的伤口裂开,细细地向外渗着鲜血。

……

第二日,晨光绚丽,在竹叶上打出一片好看的光影,空气中弥漫着沁人心脾的竹叶清香,耳边是婉转鸟鸣。

阿纸昨夜想把白渺送回引华殿,可是不知千里阵到底哪里出了问题,怎么也不能到达清辉山巅,最后只得将他带回来。

他在火炭边守了一夜的药,抻了抻褶皱的身体,慢悠悠地从厨房走出来,阳光落在身上暖暖的,连带着心情也变得愉快起来。

却听林若非在屋内忽然大声道:“不要跑!”

阿纸刚抻直的身体又被吓得弯曲。

屋里冲出一道黑影,如离弦之箭,瞬间消失在竹林之中。

林若非跟在后面跑出,手中不知拿着什么,一边跑一边喊:“你站住!”

黑影才不听,在竹林中左右穿梭几下,最终力竭,“啪唧”一下,落在了地上。

林若非跟在后面跑了好远,胸口泛上火烧般的疼痛,气喘吁吁地扶着一棵竹子,凶神恶煞地叉着腰隔空吼道:“你不是受伤了,怎么还跑这么快?!看我抓到你了怎么收拾你!”

她挽起袖子,气势汹汹地踏入竹林。阿纸在后面叫道:“林姑娘,你手上拿的什么?”

“啊?”林若非应了一声,在草丛中找到奄奄一息的小猫,拎着后颈肉把他提出来,伸出左手摊开,一枚绿豆大小的黑色碎药躺在手心。

林若非道:“我今早去了一趟木草堂,他们给了我治疗外伤的药丸。”

“然后呢?”

林若非坐在椅子上,将小猫仰放在双腿上:“喂药啊。我怕那些汤药他不肯乖乖喝,所以专程去取了药丸,碾碎成小粒,这样好喂。谁知道他一点都不乖,跑了一早上,终于让我抓住了。”

小猫在她腿上来回挣扎,一个打挺翻过身来,后脚用力一蹬就要跑。林若非眼疾手快,抄过他的腋下,又把他提回腿上放好。

“喵!”

林若非柳眉倒竖:“喵也没用。”奶凶奶凶的,还能怕他不成?

阿纸惊恐:“林姑娘你要做什么?!”

“看着。”只见她捏住小猫下颌,趁他没反应过来,左手轻轻掰开嘴巴,右手拇指捻着药粒,向喉中深深一按推到舌根,然后快速退出。

白渺没反应过来,一脸懵地把眸子瞪得浑圆。

阿纸震惊:“尊——”

林若非一手捏住他嘴巴,一手轻轻地顺着喉咙,感受到他的吞咽后,才缓缓放开,摸着他的头道:“诶,真乖。看到了吗?这样喂药快准狠,最有用——哎呀!”

白渺终于挣开林若非的魔爪,狠狠向上一跳,四只爪子全踩在了林若非脸上,然后向反方向一跃,落在了地上。

林若非清楚地闻到了他爪子上的青草气息。

“臭小子!恩将仇报啊你!为你好啊你知不知道?!”

白渺急促地摇着尾巴,一下一下地拍在地上,看样子似乎还想再踩一次她的脸。

林若非也不甘示弱:“还凶我?你把纱布扯掉的事还没找你算账呢!”

两人针尖麦芒,剑拔弩张。

阿纸连忙上前推开她道:“林姑娘,莫生气!莫生气!”

林若非扭着身体指向白渺:“是他先——”

白渺淡定自若地坐在原地亮出利爪,举高欣赏,闻言还撩起眼皮睨她一眼。

“你看!他还威胁我!阿纸你放开我,你一纸片子怎么力气这么大……”

“淡定!淡定!”那可是尊主,打不得!

一猫一人隔空怒目相视。

远处忽然传来一阵雄浑的钟声,惊得无数林鸟振翅起飞。

林若非怔住:“发生什么事了?”

白渺侧耳倾听片刻,飞似地窜了出去。

林若非立即跟上:“等等,伤还没好不能跑这么快!会裂开的!”

白渺充耳未闻,一溜烟地转入后院,踏入千里阵内,只见光芒冲天,连一根猫毛都没留下。

林若非傻眼:“跑这么快,还会用千里阵,不会真是门内的弟子吧?”

阿纸飘过来:“这钟声三长一短,代表着有紧急事项通知,要求所有内门弟子到太微殿集合。他大概是去太微殿了。”

门内有不让养猫的规矩,太微殿前的广场人来人往,他去了怕不是要被当场抓住丢下山去。

林若非二话不说站入千里阵:“快!我们也去。”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快穿之我还不想死之第八章(8)

    前一天晚上,李幼恩整个宿舍都在祈求明天的天气会冷一点,这样体测结束后不会有很强烈的死亡感,但是事情总是事与愿违,体测这天的天气好到让人愤恨,对李幼恩她们来说一时竟不知该欣喜还是悲痛,太阳照在地面上仿佛在挑衅着这些学生们:你们祈求阴天,我偏要晒死你们尽管不情愿,李幼恩和室友们还是互相“搀扶”到了操场,

  • 我有无数怪兽卡在线阅读第一章

    草原上的游牧民族最怕冬雪的来临,人们总是趁着第一场风雪来临之前,储备好足够的过冬口粮。马儿歇了脚,牧民放下手中的扬马鞭,在温暖的帐篷里,围着篝火吃着最肥美的羊肉,喝着最醇香的奶酒,兴之所盛之时,结伴成群,载歌载舞,用最欢快的笑声感谢盘鞑天神的厚赐。然而,今年的第一场风雪出奇的大,草原上欢声笑语不再,

  • 无良女配作死日常第四章在线阅读

    元景在荒原的千人大军在临近南王城时终于放慢了脚步,与之一同放慢的还有南王雪清紧张急促的心跳,在马车里雪清靠着车厢闭目养神,心里还在消化着元景刚派人传来的消息——炎卫军大将军龙擎将于三日后龙家后院突破白银境界!众所周知,迷海海域九元灵铜就是灵武者修炼的顶峰,而灵武者通过修炼所延长的寿命也因此有了上限,

  • 穿越失败后的日常第三章在线阅读

    这里是什么地方?是后宫!看了那么多宫斗电视剧的她,可不想因为一件衣服和几样头饰丢了小命。喜鹊不解的看着她:“美人,这些都是皇后娘娘命人送来的。”“皇后送的?”上官圆圆的心咯噔了下,那就更要小心了。说不定这衣服上抹了毒药,她一想到自己很有可能死的悄无声息,连忙对喜鹊催促道:“喜鹊,请太医,快,有人要害

  • 太子投喂手册第十章

    转眼一个星期就过去了,却没想到这周的最后一天,陈舒逸接到了一个惊天噩耗,她被告知接下来三个月的周末都要去分行培训保险业务。马德!陈舒逸心里骂李鸣人狗,脸上却是笑眯眯的感谢李鸣人给她这次锻炼的机会。但陈舒逸也并不是逆来顺受的人,都要她去,怎么可能,陈舒逸自问自己不是这么善良的好孩子。她心里打了个稿,然

  • 嫁给男主他爸爸在线阅读第六节

    “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简陋的学堂内,头发花白的夫子拿着一本破旧的书籍,转着脑袋念念叨叨。王田钻到了桌子底下,捏起一块土疙瘩,嘿嘿一笑,朝着窗边的角落扔了过去。坐在窗边的是柳暮寒。突然砸过来的土块让他整个人都瑟缩了一下,偏偏这样的反应让王田发现了乐趣。不一会儿,学堂里便充满了欢快的嬉闹声

  • 极品毒妃之混沌炼体

    陈洋盘膝而坐,一股玄妙的法决突然一股脑的传到自己的记忆中来,像是被强加起来的。而强加的记忆让陈洋有一丝神经错乱,然后一头载到在床上晕了过去;睡梦中陈洋开始记忆这段术法。身体上没有什么变化,也没有像小说里面写的那样第二天就变成了绝世高手,相反陈洋还有一丝疲惫的感觉。“小主如果觉得精神不佳可以吃一粒扶桑

  • 风雪夜归晴在线阅读第四章

    这名紫螳星人的胸前别着一枚勋章,勋章上的图案是一把长着翅膀的镰刀,这是紫螳星三大军团之一的天掠军团的标志。这时,又一个和他同样装扮的天掠军团的人出现在他身后,喊道:“德拉隆。”德拉隆回头,问道:“汉斯莫,军团长那边的事处理完了吗?”“没有。”汉斯莫有着一副精瘦的身躯和光溜溜的脑袋,比德拉隆矮了一大截

  • 长姐清荷在线阅读第10节

    【2012年5月14日星期二】今天感冒好了,不发烧了,一大早我就心里甜甜的去了学校,第一节课是数学课。我一直注视着陈老师上了讲台,然后见他抬起头的第一眼是看向我。我眼里带着笑意的看了他,他没有做出太多的表露,但他第一眼是给了我的,这就已经足够了,至少他不会刻意回避我的目光了。但不知为何潜意识里又觉得

  • 复仇三宫主之第一次野战

    扭头看向身后的小城,虽然是小城,但它高大的城墙即使在如此远的距离看去,依然能令人感到它的宏伟而这种近乎劳民伤财的举动却是无奈之举,因为这个世界中有高逾十余米的恐怖魔兽唐展离开时,城内的小街道上已经有零星的冒险者在摆地摊,叫卖着一些低级魔兽的材料,这座小城因为合适的地理位置,还是驻留着不少冒险者的在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