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小说 > 正文

捡到帝王之后花灯

2021/6/11 2:34:01 作者:苏木鱼 来源:晋江文学城
捡到帝王之后
捡到帝王之后
作者:苏木鱼来源:晋江文学城
苏涵看着房东太太发来的信息,一筹莫展。原本在卧室看书的景灏不声不响的靠近,盯着眼前的女人。苏涵:缺钱……景灏一脸霸气:要不然我带你去趟我那几个王侯公卿的墓室吧,他们好些好东西,当时我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苏涵:……那又不是你的。景灏不以为意:你想要我的也行,墓室里还有个暗穴,你们之前都没找到。苏涵一愣:那也不行啊,你这是怂恿我去倒斗。景灏眉毛一挑:什么是倒斗?苏涵深吸了一口气,斟酌了一下用词:就是去你家偷东西。景灏眉毛挑的更高了:我让你去的,我同意了,不算偷。苏涵又低头叹气:不是,你家现在都充公了

“快看,柳烟姑娘出来了!”路上的人大喊。

我循声望去,只见一女子身着黑红色长裙从船帐中走出,略施粉黛显得艳而不俗,妩媚迷人的丹凤眼在眼波流转,欲语还休的模样引得众人惊呼,她的体态轻盈身材婀娜,给人一种柳弱扶风的感觉。她抱着一把琵琶轻声唱:

“滴不尽的相思血泪抛红豆,开不完的春柳春花满画楼,睡不稳纱窗风雨黄花后......”

“娉娉袅袅十三馀,豆蔻梢头二月初”,“眉眼含羞笑,丹唇逐笑开”,也许说的就是她这样的人吧。

“柳烟是水云楼的头牌花魁,有许多贵公子都抢着为她赎身,但都她拒绝了”。

顾星阑低哑的声音从我耳畔传来,弄得我的耳朵酥酥痒痒的,我急忙往旁边偏了一步。

“为何?”

顾星阑还未开口说话,一男子便走了进来,表现得很熟络的样子。

“只为寻一知己,这些年她自己赚下的钱早已足够她自己赎身,是吧顾兄?”

这人摇着一把扇子,话毕手势一挥,便将扇子合拢在手中,一双桃花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

顾星阑仿佛不太喜欢他,脸色阴沉着,语气也十分冷淡。

“你怎么在这?”顾星阑冷声说道。

“顾兄说笑了,今日佳节各路风流才子都齐聚一堂,我李某虽不才,但也想来见识一下风采,”这人说的冠冕堂皇。

顾星阑并不想理他,转身对我说:“我们走。”

“慢着,这不是我两年前因为生病去灵安寺修养的婉清妹妹吗?现在看来是身体痊愈了”,这人用他的扇子挡在我的前面,一脸戏谑的看着我。

顾星阑脸上青筋暴起,给人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李明杰,你别太过分!”

“顾将军这样说话可就不太明事理了,在这昭南谁人不知两年前你二人成亲那日,却因婉清妹妹突发疾病无疾而终,”李明杰这话虽是对顾星阑说的,可却始终看着我。

“看来我们婉清妹妹身体已经安康,李某得好好恭喜一番,改日一定亲自去府上拜访,”李明杰向后退了一步,做了一个拱手礼。

顾星阑将我挡在身后,我虽看不见他的表情,却也能感觉得他眼中的寒光。

“李明杰,我再说一遍,”顾星阑咬着牙说,“别太过分,要不然别怪我不讲往日情面。”

他向后抓住我的手带着我走,不知为什么,我对眼前的这个李明杰一点好感也没有,他说话的表情、语气都让我十分不舒服,我侧身走过他时,语气生硬的对他说:

“我并是你口中说的棠家小姐,李公子怕不是认错了人,登门拜访就免了。”

顾星阑听闻我的话,后背明显一震,李明杰的表情也从吃惊到一脸玩味,真是足够让人讨厌。

长街上依旧人来人往,许多少年少女已经开始互送花灯,如果彼此心仪就会一起走到湖边把花灯放出去。

“你似乎不太喜欢李明杰?”

顾星阑从酒馆出来一路都不曾说话,听到我的话停下来侧身看我。

“你仿佛也不太喜欢他,”顾星阑轻声说。“这又是为什么?””

“讨厌一个人不需要理由,”我不屑地说,“那你呢?”

“道不同不相为谋。”

顾星阑的话太过简短,我一点头脑也摸不着,只得尴尬的笑了笑。

“想要放花灯吗?”顾星阑怕我觉得无趣,路过买花灯的地方时指着地上的花灯问我。

我第一次见到这种场面,下意识的点了点头。花灯的款式已经很少了,我们俩随意拿了两盏荷花花灯,老板娘见顾星阑出手大方,脸上笑开了花,使劲的夸他。

“姑娘,您姑爷长得可真俊俏,您和这位小姐男俊女美,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儿。”

顾星阑听到老板娘的话嘴角露出一抹浅浅的笑意,我看着老板实在没眼力见,拿着花灯转头就走。

我捧着花灯走到湖边,学着其他人一般双手合十默念,最终把花灯放在湖边让她顺着水流滑下。

“沈舟云,”这是我师父的名字。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爸二婚:我让诸葛大力特烦恼在线阅读第7节

    齐清让和梅近春默契地朝着一个方向去。刚刚,那人群里已经给他们指出了方向,“那姑娘”三个字,让他们不顾一切,朝着柳惠住处奔去。还没走拢,满身狼藉的魏晏深,已抱着一个糊得满身黑灰的人,朝外面而来。他步伐紊乱,双目呆滞,一张脸毫无血色,头发乱糟糟的,衣服上糊着同样的黑灰,正踉跄着出来,见到齐清让,他突地放

  • 太妹养成系统在线阅读第1节

    仙界,落日宗护宗大阵频频震荡…“落日宗,识相点快把神灯交出来,不然顷刻之间便将尔等化为齑粉。哈哈!!”一位黑风宗长老狂虐的喊道。“对,识相的快把神灯交出来!”几个弟子也跟着喊道。一时间各种法术与护宗大阵产生的爆炸声和人们的喊叫声此起彼伏…落日宗内,“李阳,你是我宗年轻一辈最优秀的弟子,也是我和几位长

  • 世界第一甜在线阅读第4节

    那以后林老头就跟我要好起来了,开始讲话。我也知道了怎么讨好他,像共同犯罪一样,我隐秘地为他的爱好输送弹药。突然有一天,他看着手机上的淘宝都不开心。自从我教会他怎么上去挑大裙子以后,他看见淘宝就开心。今天,连淘宝都没用。他忽然说,我跟你说过我夫人吗?他从电视机旁边的书架上拿出一盘录影带,放进电视机下面

  • 网游之梦幻传世在线阅读第8节

    “好大的口气。就在这时,密林中突然传来一道低沉的吼声。寻着目光看去,只见得来人是一个约摸四十来岁的中年男子,男子穿着一身青衣,胸口与汐月一样,同样纹着一把由金线构成的长剑,不过在那长剑之上,多出一朵莲花图案。“护法长老,是护法长老赵强!一众神剑宗弟子脸上露出一抹狂热和兴奋,纷纷大叫起来。“果然,宗主

  • 旧梦如画有才

    韩国“世妍啊,我们是时候要换个耳返了,经纪人欧尼问你需要做些更改吗?”林珉英在朴世妍踏进宿舍的那一刻就问了这个问题,不然肯定会忘记问的。“好,我现在就和她说。”说着说着都已经打开了和经纪人欧尼的聊天窗:“欧尼,耳返的颜色照样是紫色,图案也一样是月亮但是我想在两边耳返的左上角加上小小的J和S,谢谢欧尼

  • 玄幻:我表哥超级求稳低调之第五章(5)

    办了健身卡,王天一探头探脑的打量着各种健身器材。杠铃--太重,pass!拉伸的那个东西,啥名儿来着--太高,pass!跑步机--太累,pass!扫视了一圈都没找到合适他的运动。突然看到一个高大健壮的男人---身边的减肥球,这个应该轻松点了吧!再看那男人的脸,王天一立马拍板,决定就是他了!男人肌肉线条

  • 老子是超级富二代在线阅读第一章

    六月的天气还是比较燥热的,偶尔有微风吹拂过来却在空气中感受到潮湿的水汽,可能是因为旁边的一条河流吧,伊安在内心没有来的想到明明是炎热的天气却无由来的感觉有点冷了,打了一个寒颤好像把心里那点恐惧也都送了出去。伊安站在小树林的小道旁边听着周围的蝉鸣鸟叫,抬头看看天天明晃晃的太阳,睁着一双猫眼仔细的观察着

  • 第一个魔在线阅读第八章

    无论何时,久别重逢的人大多皆饱含一种复杂的情绪。正如此刻,魏无羡隔着来来往往的行人及伤者,怔怔地凝视着江厌离忙碌的背影,心底酸涩不止,他带着微红的眼眶走上前去,立在江厌离身后,轻轻唤了她一声“师姐”。乍听见魏无羡的声音,江厌离还以为是她的幻听,待再听见他略带哽咽的声音时,她才反应过来,这不是梦,而是

  • 末日狙击在线阅读第十章

    沈凌飞没有注意邪老的眼神,而是去看了看那个小男孩,还在那躺着呢,沈凌飞抱了起来。找了一间比较干净的房间,说白了就是没有那么多血的房间,床单什么的脏的一批,不过沈凌飞可是有系统的男人,虽说现在系统在他手里就和一个旅行包似的,兑换的都是没用的东西,咳咳。沈凌飞二话没说,花了1仇恨值换了床单和一些日常用品

  • 腹黑相公冷傲妻之再见四爷(6)

    “过来,帮我捏一下肩!”四爷坐在养心殿的御案后面说道。郭茉儿连忙从地上爬起来,秀气地快步绕过雍正长长的御案,走到了他的身后。只见一身藏青色绣金龙的黄袍包裹着一具算得上强壮的身躯。长长的黝黑的辫子从脖颈处垂了下来。辫子很长,辫穗都垂到了龙椅上,还打了几个弯儿。古人留的头发可真长呀,这头发长了,洗个头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