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言情 > 正文

春华秋实的日子之第三章

2021/6/12 5:38:10 作者:感知圣手 来源:17K小说网
春华秋实的日子
春华秋实的日子
作者:感知圣手来源:17K小说网
本书是强现实主义的都市小说,主角张德权是一个从农村走出来的高考落榜生,来到东南沿海城市打拼,成为了建设现代化的农民工。毁誉参半的一路走来,他经历过底层农民工的艰苦生活,经历过事业的艰辛打拼,成长为资本投资商,并经历了爱情的悲欢离合,使他从情爱世界的白痴,成长为把妹撩妹的情圣,最终获得事业与爱情的双丰收。作品以主角张德权的奋斗经历为主线,同时以爱情经历和生活经历为辅线,来展开整个故事。(重要提示:读者朋友,你们看此书的过程中,建议按章序逐一阅读。由于本书的写作手法,跟绝大多数小说不同。千万不要有大

夜深之后,燕妙妙正要入睡,门口却传来了敲门声。

她用头发尖想也知道定是南葛弋。

“师姐。”开口之后,一双圆溜溜还发着光的眼睛出现在她面前,穿着寝衣的南葛弋熟门熟路地钻进了她的屋子。

“你来做什么?”燕妙妙道,“今晚上也没听见打雷啊,你害怕?”

南葛弋颇有些委屈:“师姐,我被你说得真是一点男子气概都没有了。难不成我只有害怕的时候才会睡不着来找师姐吗?”

燕妙妙凉凉看他一眼:“怕打雷这事就很没有男子气概了。”

南葛弋:“…………”

燕妙妙点上了灯,示意南葛弋坐下。

“那你是怎么了?”

南葛弋挠了挠后脑勺,有些不好意思:“我想着明日是第一次出孤鸿境,着实太高兴了,所以睡不着……”

燕妙妙翻了个白眼:“睡不着你来找我做什么,我又不是安眠香……”说到这里,她脑中忽地灵光一闪,立马转了话头,“……但是你可以去找师兄谈心啊。”

原书里,貌似南葛弋同温敛就时常在夜半谈心赏月——啧啧,想想那画面就让人心动。

南葛弋瞪大了眼:“师兄?师姐你莫要开玩笑了吧。”他是长了二百万个胆子也不敢在深夜去找大师兄啊。

燕妙妙不明所以:“师兄怎么了?”你们可是官配。

“大师兄……好凶的。”

“凶吗?”燕妙妙眨了眨眼。温敛这人,算是典型的外冷内热。虽然表面上总是一副清冷孤高的模样,可是实际上再好说话不过了。

南葛弋委屈得扁了嘴:“师姐你当然不知道,师兄总是护着师姐。”

这崽子说什么鬼话呢。

自入师门以来,燕妙妙将自己的位置放得极为端正,日常生活除了练功就是在找机会撮合官配。为了给他们制造单独相处的时机与空间,她这几十年来连法术都是自己躲在角落偷偷练习,简直堪称全莽山仙门第一助攻。

不过说到练功——啧啧,修仙真好玩啊。

正是这时,忽然“哐”地一下,之间房中烛火一晃,房门大开。

有一人站在门口。

素白的袍子,长发松松在脑后一系,脖颈线条棱角分明,虽有些清瘦,肩背却也结实。

“南葛弋!”清泠泠的声线从门口传来,嗓音中隐隐含着薄怒。

“师、师兄?”南葛弋吓得差点从榻上跳了起来。

“深夜跑到师姐闺房之中,成何体统?”

燕妙妙激动得捂上了嘴,一双湛清的眸子中是掩不住的兴奋。

啊啊啊磕到真的了!大师兄因为她居然吃醋了!

眼见南葛弋这个不开窍的崽子居然吓得说不出话来,燕妙妙顿时生出一股恨铁不成钢的气愤。

唉,关键时刻还得靠她这个莽山仙门第一助攻。

“师兄你千万别误会,”燕妙妙窜到温敛面前,“阿弋晚上睡不着觉,原本是想去找师兄你谈心的,可是又心疼师兄白日里事务繁忙、怕扰了师兄的好梦,所以阿弋才来找我。他当我是亲姐姐,这才比旁人要更亲近些,可阿弋心中向来最是敬重喜爱师兄,这点毋庸置疑。”

温敛扫了一眼屋内抖如筛糠的小师弟。

“所以这是见到最敬重喜爱的师兄之后,该有的模样?”那双凤眸缓缓对上燕妙妙,“嗯?”

燕妙妙回身看了一眼头发丝都快吓竖起来的那位,感觉自己的说辞不大能叫人相信。

可是自己说出去的话有如泼出去的水。

“是!”燕妙妙坚定地点点头,“正所谓因爱故生忧、因爱故生怖——就是由于内心太敬爱师兄,于是就生了怖。师兄你一定要相信,阿弋心中,只有师兄你一个人。”

温敛觉着燕妙妙这话似乎意有所指,可他并没有证据。

他轻哼了一声,冷冷看向南葛弋:“出来。”

后者哆哆嗦嗦地下了榻,走向了门口。经过燕妙妙时,他看了自家师姐一眼,恨不能当场哭出来。

谁知燕妙妙却举起了小拳头,满含期待地给他递了一个“支持”的眼色。

南葛弋:“…………”支持什么呢?二百遍经书抄得愉快?

温敛领着南葛弋离开。可刚走没两步,他又回过头来看她。皎洁的月辉打在他身上,燕妙妙鼻尖仿佛闻见了一股深林里凉飕飕、湿漉漉的青苔气味。

“男女七岁便不能同席,你可知道?”

燕妙妙愣愣地点了点头。

“以后不许再给他开门。”温敛面上毫无波澜,“若你再开门,我便让他将全书阁的典籍全都抄一遍。”

“!!!”

直到两人出了院子,燕妙妙仍未从方才温敛的话中回过神来。

刚才那是……在警告她不准勾引他家崽崽吗?

温敛啊温敛,您可真是莽山仙门第一醋王。

*

第二日一早,燕妙妙再见到南葛弋的时候,后者脸上的黑眼圈乌青乌青的。

“你这是……”她犹豫着开口,同时拼命压制着脑海中蠢蠢欲动的不可描述脑补。

南葛弋可怜巴巴地拽着燕妙妙的衣袖,声音沙哑:“师姐……师兄他、他压根不是人……”

嚯!

真瓜!

燕妙妙眼睛放出光来:“快!快告诉我细节!”

——“什么细节?”

身后传来男子的声音,如一淙山泉,凉飕飕地滑过南葛弋的脊背。

燕妙妙若无其事地转过身来:“大师兄早啊。”

温敛微微上挑的眼眸掠过燕妙妙如常的神色,缓缓落到扔攥着她衣袖的那只手上去。

他目光向上,对上惊恐的南葛弋,眼眸中划过一丝冷光。

南葛弋只觉得自己手心一烫,不由自主地立刻松开了衣袖。

“今日早课后,便启程去灵翠峰听弘法道场。”

*

莽山仙门弘法道场是莽山仙门中十年一届的经典宣讲大会。

道场将持续十日,主要由莽山仙门的已飞升的仙君真人们进行典籍的讲解,以及解答仙门小辈日常修炼中遇到的疑惑,乍一听似乎挺无聊的,但也不失为与同门道友们相结交的好机会。

温敛倒是参加过几次弘法道场,对此没什么特别的感觉。可是对于燕妙妙和南葛弋这种憋在山上几十年的,能够有机会出山门,就是打个酱油也算得上极有意思了。

温敛和南葛弋皆是剑修,便打算一同御剑去灵翠峰。燕妙妙既不喜欢也不擅长使剑,从临光道君的乾坤袋中寻摸到了一个飞毯,便打算一路慢慢悠悠地坐着过去,俨然一个波斯女巫。

见到燕妙妙展开飞毯坐的舒服,南葛弋看了看自己脚下的青锋剑,脸上写满了羡慕。

刚想开口问师姐自己能不能同她一块坐飞毯时,温敛却突然出声。

“阿弋,想不想试试师兄的剑?”

脚尖踏上师兄昨日刚得的、取名归荑的宝剑,南葛弋内心狂喜得不知自己姓甚名谁。

果然,上古神木精魄铸就的归荑剑就是不一般,不仅速度快、飞得稳当、还自带唯我独尊的盛大气场,简直是居家必备绝世良品。

温敛踏上半空,就着无形的阶梯走上飞毯,燕妙妙挪了挪位置,将飞毯让出了半边。他一撩袍子,就地坐了下来。

即便是在这飞毯之上,他也坐得端端正正、一丝不苟。

望着眼前开心得一溜烟飞跃千里的崽崽,少女转头看向温敛,一脸姨母笑。

“师兄啊,”她手撑着下巴,眨巴眼,“你真的好宠阿弋。”

温敛:“???”

这是什么虎狼之词?

*

南葛弋脚上踏着归荑剑,比这飞毯可快得多。那剑已同温敛认了主,也不担心出什么事,便也任着他先去往灵翠峰,温敛与燕妙妙在后头慢悠悠地飞着。

燕妙妙寻摸的这飞毯名唤有虞。虽然飞行速度不快,但也算得上一件不可多得的法宝,无须使用者催动法诀或消耗法力,自带导航,只需指明目的地,便会自行飞行,全程无须燕妙妙费心。

燕妙妙一早给自己准备了几本修炼典籍,做路上消遣。

想到边上的温敛或许也会无聊,她便大方地将自己珍藏的典籍拿出,同他分享。

望着眼前数本诸如《先天玄霄隐书》、《洞玄秘旨》、《玉枢雷霆法》的法术典籍,温敛随手挑了一本。

“你很喜欢修炼功法?”

燕妙妙点了点头,一脸真诚:“大道无形、术法无边,着实很有些意思。”能呼风唤雨、飞天遁地、点石成金、日行千里……说说!还有比修仙更美的事吗?

温敛“嗯”了一声:“的确很有意思。”

两人这一路,愉快地徜徉在学习的海洋之中。有了温敛在身边,燕妙妙修行之中遇见的问题随时都能解答,简直像是获得了移动的大型书库,一时间都有些后悔——自己以前简直是脑子进了水才会为了给温敛和南葛弋腾位置而自己独自修炼,有满级玩家带自己这个小号拿经验的感觉,实在是太棒了!

谈什么恋爱,修仙它不香吗?

在温敛给她解释了第十八个问题之后,燕妙妙眼中对自家的师兄充满了崇拜。

“师兄,我真羡慕阿弋。”她眼神灼灼,烧得温敛心口有些发慌。

“为何?”男子回看她,压着面上一分红。如墨长发落在肩上,衬得皮肤莹白得过分。

温敛自是好看的。

那眉、那眼、那鼻、那唇无不生得恰到好处,琉璃般的眸子一扫,便是冒着千年霜雪般的寒气,也能叫人惊艳了去。再加上身形颀长清瘦,比例极佳,行止之间,无时不透着疏离矜贵——燕妙妙脑中的神君仙人,向来便是他这般模样。

崽崽是修了几辈子福气,才能得了这样的夫君啊。

燕妙妙在内心深深感叹,面上却分毫不显。

“就是羡慕他能时时得师兄指点修炼。”

温敛眼睛仍看着书,修长的指翻了一页。

“你若不总避着我,也能随时得我指点。”

原来他知道。

燕妙妙被人戳破了秘密,顿时有些尴尬。

——可她总不能直白说,这是在为他们这对官配创造独处机会、培育情感萌芽的温床吧?

虽然仙界同修的道侣并不忌讳性别,可同性道侣毕竟还是少数。此时温敛同南葛弋之间显然还未有过多情感羁绊(至少崽崽那是没有),若是贸然戳破二人之间的朦胧旖旎,那可不仅仅是坏了她多年的筹谋和磕到真人cp的理想——若真拆掉了官配cp,说是大逆不道都嫌轻。

燕妙妙开始说瞎话:“我怕师兄嫌我笨,便不敢打扰。”

“若你算笨,阿弋算什么?”淡淡的一句话扫了回来。

真诛心啊,同情崽崽。

——但是这种我家的崽只能我说笨笨的感觉,又有莫名的萌感。

好戳!

燕妙妙死命压着唇角,生怕自己笑得太过:“师兄这么说,阿弋要不高兴了。”

“修道之人,断不能因一句话左右心绪。”

“阿弋他年岁还小,虽然心性不定,但却也心怀赤诚。”燕妙妙开口解释,顺便决定为崽崽刷一波好感度,“师兄你放心,便是为了你……”她故意拖了个长音,“……的日夜教导,阿弋也定会努力修炼。”

温敛看她:“若只是为了旁人而修道,又如何能得道?”

瞧瞧,这爱之深责之切的模样!

燕妙妙用力点头,感动且赞同:“师兄说得对!”

崽崽,你有福啊。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家里真的没有矿第4章在线阅读

    “我是你的小狗儿?”女孩反问。怎么就听起来那么的不顺。“这孩子,脑袋摔坏了?等等,我让医生帮你检查下。”奶奶扶女孩坐下,然后出去叫医生。医生帮女孩左看右看后,得出结论,“可以出院了,已经没事了。”“没事了吗?她好像忘记了什么似的?”奶奶追问。“这可能是脑袋受了重击后留下的后遗症,没什么大碍,回去休息

  • 玉汝于成之苏醒(2)

    白意萱是被实实在在的饿醒的,意识还停留在被水草缠住脚的那一刻,她的心里一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觉得自己真的是倒霉透顶。耳边传来若有若无的哭声吵得白意萱心烦意乱,她就是身上没什么力气,眼皮还沉重的睁不开,还不等她有什么别的反应,脑海里突然涌现一大段陌生的记忆,被记忆冲击的鼻子一酸白意萱终于睁开了眼睛。入

  • 捡了个豪门老男人之后在线阅读第四章

    流言蜚语永远比名言真理传播的速度快第二天,程诗涵一走到班上,喧闹的人群立马安静了片刻,他们都齐刷刷盯着程诗涵,用着一种奇怪的眼神,她感觉自己像是脱光光的暴露在他们面前一样,很肉麻。她继续走到自己的座位,没有理会他们的眼光。“程诗涵,汪老师让你去办公室,马上”,王浩用一种不容置疑的口气说道。“就知道她

  • [蓝思追bg]地球少女在魔道之秋天的心情

    “顾西洲啊,顾西洲,顾西洲啊,顾西洲……合着多啦A梦的调子,这样高调且富有特色的morningcall只有一个人能搞得出来.眼睛还困得睁不开,迷迷糊糊抓起手机,看了眼来电提示,他真是气不打一处来,一个两个的都不让他省心.“莫小肥,你要死啊,今天是星期天知不知道,法定节假日,你这样打扰我是犯法的!“这

  • 寒江意醉,绮罗生香在线阅读第9节

    楚筱柔抱着一平,笹川京子抱着蓝波,一行人说说笑笑的往厨房走去。楚筱柔说:“以后叫我楚楚或者筱柔都可以哦!”“叫我小希就好啦!”“嗯”笹川京子和三浦春的脸上渐渐有了笑容,到了厨房,她们让蓝波和一平自己玩儿,毫不停歇的开始准备伙食。楚筱柔和林希相视一笑,也加入了她们的行列。“这个土豆要洗干净然后切块儿,

  • 我在远古创造文明之愿逐月华流照君(10)

    江舸看着照片里的他,目光温软,轻轻呢喃此时相望不相闻,愿逐月华流照君……题记江舸把书包往地上一丢,坐在椅子上歇了口气。一看时间,七点十五。她扫一圈教室,没看到他的影子。还真是,坚决贯彻落实“卡点到”的原则不放手啊。江舸的座位挨着后门,如果班主任查岗,肯定是最危险,却也最适合放哨的位置。陆延峰坐在她右

  • 娱乐之巨星帝国第3章在线阅读

    外面天空已经放晴,慕初然打车赶到医院,轻手轻脚开了爷爷重症病房的门。她刚打开门,却被里面的情形惊呆了!病房里坐满了人,除了病床上戴着呼吸机紧闭双眼的爷爷以外,父亲慕政峰,继母沈梅心,还有她同父异母的妹妹慕诗诗,都到齐了。气氛严肃而沉重。见她回来了,慕诗诗站起身,抱着手臂讽刺的开口:“慕初然,爷爷做手

  • 大唐:绝世泼皮第2章在线阅读

    “你,你不要胡说……”初夏无力地道。“胡说?”男人嗤笑一声,“林初夏,我养了你22年,你好歹叫了我22年爸爸,虽然是便宜爸爸,可你心里清楚着呢,我到底有没有胡说!”他凑近了初夏,说话的音量却控制得刚好能让仲文他们听得清楚:“龙生龙,凤生凤,偷汉的女人生的孩子,你觉得能干净到哪里去?”他低头打量了一下

  • 永夜之主第三章在线阅读

    山崖间竟然有火光,楚阳以为自己被夕阳炫花了眼睛,立刻用力揉了揉双眼,再次向崖底看去。那团奇怪的山岚并没有消失,而且颜色变得更加妖冶。刚才只是淡黄色的雾气,现在已经变成了一大片火烧的颜色,仿佛炎炎烈火从崖底烧上来一般,楚阳甚至感受到了那团火云的燎人温度。惊疑之下,楚阳极目远眺,山崖远处的云雾,虽然也被

  • 选择就变强第8章在线阅读

    八“庆功宴”我回头看了看水赖,华夜瞄了我一眼,“什么庆功宴?”“黑手党少主开的庆功宴。”水赖不慌不忙的解释,“那和我有什么关系?”“怎么没有关系,不是你帮他把东南亚抢过来的吗?”想起尼克那特大号的笑脸,我吞了吞口水,“那又怎么样?”“颜氏从不带女人出席任何场合,司徒你开先河了.”华夜似笑不笑,开先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