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江湖情仇 > 正文

星光无垠在线阅读第6章

2021/6/12 5:10:08 作者:陆小逊 来源:纵横中文网
星光无垠
星光无垠
作者:陆小逊来源:纵横中文网
未来宇宙,各大文明修炼与科技并重,科技兴国,修炼安邦。故事发生在人类公元10000年,人类联邦刚刚对妖族完成了由守转攻的战略目标,正当整个人类社会为之欣喜若狂之际,联邦的上层却仿佛被一层阴霾所笼罩,前线胜利的喜悦并没有将联邦各种的矛盾掩盖,人类联邦的走势似乎变得扑朔迷离。主角,天生破局者,不擅下棋擅掀棋盘,却被人故意放入局中,会发生怎样精彩的故事呢?

秦家人等头七过了才姗姗来迟。秦奋的新妇怀有身孕,怕冲着就留在家中,儿子秦轩明年要参加乡试,还在书院苦读。来的是秦奋和秦老太太两人。

有些地方的规矩,棺椁摆上三天就要下葬,大多是停上七天再入土,小部分地方更久。

西南地势高,一年如春,哪怕是深秋,也气温怡人,若是外出穿着长褂披肩足以。

这样的温度,秦溯需要早些下葬。

宋氏心中焦急,反反复复问了孙伯几次。秦家人可算是来了。

秦老太太一进门就扑在秦溯棺椁上嚎哭,秦奋还算镇定,对宋氏行礼:“这些日子弟妹辛苦,我和母亲收到信就出发,哪想路上遇到事儿,就给耽搁了。来的有些迟,还请弟妹多担待。”秦奋倒底是个童生出生,说出的话谦逊有礼。

宋氏微微低头“到了就好,路上遇事解决的可顺利?”

“劳烦弟妹费心了,一切顺利。”秦奋扶了扶秦老太太。

“大哥母亲路上辛苦,我准备了客房,二位稍事休息。”

“阿溯的孩儿呢?怎么不见她?”秦老太太开口,语气不太客气。

“衙门里这次帮了不少忙,家里做了点青团,让蓁儿带去衙门分了。”宋氏解释道。

“知道祖母要来,还往外跑,学的哪门子教养。”秦老太太一向对宋氏一家没个好颜色。徐妈妈听见作势讲理,被宋氏扯下。

秦奋眼神制止,秦老太太也闭了嘴,没说话。“如此有劳弟妹,麻烦弟妹带路。”

宋氏忽略秦老太太,喊来孙伯,一同送二人回房。简单交代后,便起身离去,准备午饭。

门关上,秦老太太开始发难:“刚刚为什么不让我说下去,好说歹说是个大家闺秀,教出个孩子连祖母都不待见?”

“娘,咱们出门时说好的,这次来竹县,万事听我的!”秦奋不满“刚刚您哪样发难,也不怕宋氏翻脸?那咱们可就又得空手而归。”

“娘这不是看着溯儿年纪轻轻就没了,白发人送黑发人,娘亲心疼啊。”再不喜欢也是自己身上掉下的一坨肉,虎毒尚不食子,秦老太太还是心疼的。

“我看就是那个宋氏,扫把精,自她嫁进门,家里还有片刻安歇?早年克子,现在克夫,教养的孩子还不如无父无母的孤儿!要不是你拉着,我定要撕了这个贱蹄子。”秦老太太说起宋氏就来气。

“您做什么总和后辈计较,气的还不是自己?”秦奋打量着房间。“要我说总跟她置什么气,您应该把目光放远些。”秦奋示意秦老太太看看房间。

“娘,您看看这房子怎么样?”

“还行吧,说这些做什么,要我说就该撕了那贱货,让她知道家里还有一个.....”秦老太太还在絮叨。

“要是这成我们的房子呢?”

“你什么意思?”秦老太太一顿,不解的问。

“我从进门就看了,这房子不算新,但是个两近院,布局合理,正房客房还有秦蓁的屋子,不算小。得值这个数。”秦奋对房子越看越满意,对秦老太太比了一个数。

“值当这么多?”

“竹县和骠国往来密切,涨的可不只玉石器物,连带着这块地,”秦奋停顿用手比了个飞天的姿势。“徐氏要生了,轩儿也不小,说成亲就成亲的,哪哪不要钱?卖掉这里还不够?”

“况且,娘你一路也听着了,竹县人都发了大财,保不齐宋氏就藏着不少好货,那都是溯弟打拼的,您能忍宋氏都吞了?”秦奋还在蛊惑。

“我儿子的东西是留给老子和秦家人的,她一个外姓人一分也别想分走!”秦奋暗暗发笑,只要凡事往宋氏身上扯,秦老太太就百依百顺。等这个房子到手,欠下的债就能还完,还能再去赌两把!

“宋氏会那么好心?我看你想的好,只怕做不到。”

“那就不需娘亲费心,山人自有妙计,等着拿钱吧。”秦奋越想越觉得可行,不禁哼起小调。

徐妈妈陪宋氏回房,心中憋屈。

“太太,秦家欺人太甚,明明是自己拿乔,姗姗来迟罢了,还怪小姐没有教养,谁知道他们什么时候来,难不成天天在门口等着?”徐妈妈见不得自己太太小姐委屈。

“徐妈妈,你逾矩了。”宋氏面色严肃。

“太太!您就是要罚我骂我也好,奴婢都要说。太太第一天信就送了,还嘱咐奴婢们要好生招待,可秦家人呢,拿乔不说,来了就是一顿臭骂,太太这气难咽啊。”徐妈妈手帕攥得紧紧的。

宋氏叹气“有求于人,不得不低头。现在要紧事是老爷能葬回祖坟,这口气咽不下也要咽!”

“太太!”

“莫说了,叫采儿去喊小姐归家,准备开饭。”

“是,奴婢这就去。”

秦蓁从没有见过祖母,面前脸色不佳的老太太很是陌生。

秦老太太圆脸大眼,当年可以说是一个标致的小美人。哪怕时光荏苒,岁月如梭,她在一干妇人中都是出挑的。这样的长相笑起来最讨喜,但秦老太太现在沉着脸。

她与宋氏不和,连带着讨厌宋氏的一切,大儿现在的媳妇也好,还是之前跑了的那个也罢,在家时谁不是对她恭恭敬敬?唯独这个宋氏仗着门第高,硬要把她压下一头。性气大还克夫,生生把溯儿克死。退一万步说倘若当年宋氏父亲肯求情,现在一家还在京城享福,用得着窝在这个破地方,溯儿就是被她蹉跎死的!。

秦老太太越想越气,看着秦蓁的眼神愈发冷起来。秦蓁瞥见秦老太太的眼神,如坐针毡。

气氛有些诡异,因是热孝,吃的都是用菜油炒的素菜豆腐。秦奋没有胃口,开口道:“蓁儿,都这般大了,要不是弟妹说,我都不敢相认。”

这是怪这么多年不联系了?宋氏心道

“小孩一天一个样,蓁儿又淘气,不似别家姑娘文静,生的黑了些。莫说是大哥,就算是朝夕相处的我们,离了段时间也不敢认的。”

秦老太太冷哼一声,把孩子养成个猴子样还好意思说,宋氏还真是不要脸。

宋氏不接话,权当没听见,低头继续吃饭。一时间餐桌上刀光剑影。秦蓁默默扒饭。

“弟妹之后可有打算?”秦奋对秦老太太无语,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我只是个小女子,也没有长久打算,就想着先让阿溯葬了,入土为安。”宋氏见他提起,接过话去,说出心里最关心的事。

秦奋像是早就料到“的确,此事不宜耽搁。只是......”

“只是何事?”宋氏着急。

“哎,此事说起来,羞于启齿啊”

“一家人但说无妨。”

“弟妹你是知道的,我先前那个媳妇跑了,这贱人抛夫弃子,拐带家财。”秦奋面色难堪“后来轩儿大了,我也又讨了一房,如今怀上了在家里坐胎。”

“这是好事,大哥为何叹气?”

“弟妹我羞愧啊,轩儿要束脩,徐氏又大了个肚子。万不得已,我只好变卖财产,维持生计。原本咱家爹爹坟旁地是留着做祖坟用,如今卖了大半,剩下的恐怕不够啊。”

宋氏听得心惊:“当日我与老爷留下不少钱财,少说够平头百姓吃穿大半辈子,怎的就没了?”

“都怪大哥管妻不严,让王氏都拐走了。”王氏和人私奔时的确带走部分银两,但这大头还是花在了赌上。“不过弟妹也不用着急。你信送到时,我就找了县令,想把地给买回来,这就耽搁 了时间,今日才到。”

秦奋说的好听,宋氏是半个字都不信,想看着秦奋葫芦里卖的什么药“那老爷何时可以葬回祖坟?”

秦奋见宋氏入套,假装痛心疾首“那县令,那狗官别不说也罢!见我们秦家是半个外乡人,硬生生要卖价的两倍再卖予我。”

秦蓁一旁听的认真,真以为秦奋说的实话“大伯家中哪有钱财?”

“哎,大伯无法打算卖了祖宅,也要让溯弟落叶归根。”

“你说的什么话!祖宅岂是说卖就能卖的,那是你爹一辈子的心血,我不同意!”秦老太太拍桌而起。

“娘,这本就是孩儿惹出的事,早年我们亏欠溯弟的太多,如今不能不还啊。”秦奋说到激动处涕泗横流。

“往日是我们对不住溯儿,可你再不能入仕,媳妇也和人跑了,报应还不够?现在又要卖祖宅?老天爷是往死里逼我们母子俩啊。”秦老太太入了戏,抱起儿子痛哭。

“奋儿,溯儿啊,为娘苦啊,半大辈子了还要变卖祖宅,往后有何颜面见你们爹爹,不如现在死了干净,一了百了。”秦老太太实力派,说着就要撞向桌子。

氏冷笑,和着俩母子不远百里,演双簧来了。

秦老太太见宋氏没有扯住自己的意思,一屁股又坐了回来干嚎“我的命怎么这么苦啊!不管如何,祖宅不能动。要卖祖宅从我尸体上跨过去!”

“娘,现在别无他法,只怪儿子无能。”“怎么会无法?”秦老太太望向宋氏,眼神真切“宋氏,往日里娘对你多有得罪,现在溯儿去了,一家人没个隔夜仇。溯儿入土为安事大,何不两人都各退一步。”

“哦?怎么让步法?”宋氏倒想看看这出戏怎么个唱法。

“你们孤儿寡母家中也没个男丁,往后能依靠的也就老秦家,我们是一家人,照顾你们情理之中。但现在家中拮据,下葬的钱都难拿出,不如”秦老太太停顿一下,“祖宅万万卖不得,就是溯儿还在也定不会同意,既然大家迟早要一起生活,不如将这房子卖了,住到黄桥去。”

原来在这等着,宋氏笑了。要不是深知这母子俩为人,还真以为两人为她母女俩考虑,情真意切。

秦蓁看足大戏,再懵懂也明白,祖母惦记着自家的房子。

“不行!房子是爹爹留给娘亲的不能轻易卖了。”秦蓁大喊。

秦老太太对突然冒出的秦蓁很是鄙夷,宋氏养出个什么东西,敢和祖母大喊大叫“蓁儿年级小,大人的事,小孩不要参与。”

“我倒觉得蓁儿说的对,这房子是老爷留给我们母女俩傍身的,卖不得。”宋氏接过话茬。

“有了我们,何愁没有依靠,溯儿也会放心”秦老太太不死心。

“那若是卖了,钱放在何处?”宋氏倒要看她有多不要脸。

“这些我和奋儿都考虑过,你性子弱心又软,钱财恐怕收不住。我替你们收着,将来蓁儿长大给她做嫁妆。”

“弟妹,你放心,除了买地用的钱,我们分文不取。”两母子真真脸大如盆。

人怎么可以这么不要脸,儿子死了,却掉进钱眼里,手伸到儿媳口袋里。

“卖房的事我不同意,蓁儿也不会同意,阿溯泉下有知更不会同意。”宋氏眼里发光“买地差钱,我派人去和县令谈,差多少我们都出,但房子你们休想!”

“没得谈?”秦奋见宋氏不松口。“弟妹你可要想清楚,往后你们母女俩依靠的是谁?是我们老秦家。等轩儿高中,不会亏待你们母女俩。”

“房子没得商量。”宋氏索性撕破脸“你们母子打的什么如意算盘,真当别人不知?”

“弟妹,我劝你退一步海阔天空。话我放这,没房子,秦溯别想葬祖坟!娘,我们回房,让弟妹和蓁儿仔细想想。”秦奋摔下碗筷,带着秦老太太离席。

宋氏气的肝颤,欺人太甚,真当宋家无人!。

“娘,房子不卖!”

“恩,我们不卖!”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关于遥远星河的记忆第5章在线阅读

    简白似乎有点不好意思:“晨儿,曦儿,你们想要有一个爸爸吗?”简晨和简曦对视了一眼,难不成老妈终于感觉她的寂寞,需要一个男人了吗?“妈咪,我们举双手双脚赞成你找一个男朋友,但是做我们的爸爸必须要我们两个人都承认才行哦……”“譬如说,就像他这样的。”简曦忽然指了指电视上的此刻正在讲话的那个男人。简白顺着

  • 逆熵论在线阅读还是想卖她

    不知是不是因为想起过往或者是想起王楚楚,曾荣的脸有了几分狰狞,一旁的曾华看了她的样子忍不住再次战栗起来,怕怕吓吓地退了几步,却又忍不住打量她。“你,你,你过来。”曾荣见曾华了退后几步,也意识到自己方才的走神可能吓到了对方,忙换了和蔼的语气。谁知她不叫还好,这一叫曾华反而又后退了几步,一边摇头一边说不

  • 完美男神服务之第一篇 古蜀——释奴

    这一日,正当继墨、啸川和季姚在郪王府院子里,学着游侠的样子胡乱地舞枪弄棒的时候,蜀王杜尚派内臣过来宣他们进宫,他要亲自接见他们。三人还是第一次进入蜀国王宫。昨日他们已被蜀国都城宏伟的气势所折服,现在正在脑海里想象着王宫华美的样子。当大家一步一步走进王宫的时候,才发现,眼前呈现的样子跟想象相差太远。王

  • [综]超高校级的江户川乱步在线阅读第5章

    黎明。司云汀扯了两张符纸塞进口袋里,伸着懒腰出了门。祝冬打电话来说北边压制怨灵的阵法有些破损,出了事,让她过去看看。这儿离北边很远,司云汀是想御剑直接飞过去的,但是考虑到祖国爸爸的卫星随时都能捕捉到天空中不正常的影子,司云汀想了想,放弃了,乖乖和特案局第四小队的人坐飞机前往目的地。胖子酒醒了正在刷牙

  • 为何系统选择我第五章在线阅读

    (包咏琛)就这样她们在老宅住下等待她们的小妹回来,一直到七月末沈宁汐都未出现。八月中旬的一个午间,我接到律师的电话,驾车赶往棘家老宅。车子驶入乡间小道,我关去空调,敞着车窗任温热的风带着田间土香习习掠过。绿荫匝地,赤日当空,两旁杉树青绿唰唰后退。听着HYDE的EVERGREEN看到杉树间夹的一旁小路

  • 刺激战场之我成了人机第六章在线阅读

    王淼躺在医院的病床上,久久不能入睡,看着白色墙壁上的挂钟的指针,一走一停的,病房内,唉声连连。她实在想念她的女儿,听了无数次她女儿唱的生日歌,直到手机听没电了为止。她收回了眼眸,见唐淑娟从门外进来,“唐医生,你怎么来了呀?”“我不放心,所以,过来看看。”她一边说着,一边缓步走到床边。王淼一眼看到了唐

  • 巍巍青川第3章在线阅读

    书房里,听着远去的脚步声,兄弟二人互相对视一眼。“哥,这样好么?”慕容枫讪讪的问道,他们哪里是在商量什么军机政要啊!“烟姐她要是知道了,我……怕,就算是你也……”会遭殃呀~慕容景冷漠的眼神一扫而过,慕容府不由得屏息凝神,闭了嘴不再说话。可是他心里还是很担心啊,现在是没什么事,可以后怎么办?烟姐万一发

  • 黑化男主总想套路我男朋友不是女朋友

    5男生收拾时间普遍来说要短,尤其是大晚上且对女生没什么企图的男生。很快男生宿舍517落了锁。隋子浩拢了拢外套,扭头看着衣洋把卫衣的帽子扣在头上,低着头走在自己和赵方的中间。隋子浩努吸吸鼻子,忍着喷嚏没打出来,然后他说:“崽儿,一会儿别抬头,哥几个今天不想成为焦点,火锅重要。”衣洋抬头想看看隋子浩,被

  • 灭世吧!造物主在线阅读第6节

    东皇英悟这会正犹如困兽般暴怒不已。手里的剑灌注内力劈坏了三四根樱花木。可周围的幻阵依然没有消散的迹象。正当他打算再次砍劈的时候。筱爱的声音传到耳边:“住手,我现在带你出去,要是再弄坏一棵树,老娘就去帮沙王对付东皇国。”东皇英悟凝眉,停下了手中的剑,眼神冰冷的看向声音的来源。片刻后,周围的幻像瞬间消失

  • 带着空间种田养娃做我女人如何

    “冉冉啊,快来见过七王爷。”穆青云赶忙帮冉冉解围到。七王爷?冉冉眉头一挑打量到,难道他……就是爹爹和皇上给自己说的媒?韩絮筝甚是惊讶,第一次有人敢正面的打量他,而且还是一个女子。“小女见过七王爷。”穆冉冉恭敬的说道。“既然是在家中不必行礼便是。”虽说惊讶但是韩絮筝还是眼底闪过一丝轻蔑。但是她如果当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