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总裁豪门 > 正文

昏暗之墙之天玄子

2021/6/12 4:42:56 作者:华光影漫 来源:17K小说网
昏暗之墙
昏暗之墙
作者:华光影漫来源:17K小说网
在人类毁灭后四十万年后新生人类的世界,因战而逃避战争,悄然不知对手却在不断进化。昏暗之墙导致这人类的昏暗。新生人类的巨大的钢墙是否能抵挡住异兽的进攻?生于忧患死于安乐,旧人类留下来的教训是否会铭记?人类的毁灭真相,到底是因为什么?冰.格雷特,他为了自己亲爱的人而战,但那本书和自己的未知身世,让这个世界的真正真相逼近了揭开!新人不易,谢谢支持!

风神谷,风回峰,大雨如注,彻风不绝,风雨交加之下,凛凛然亦有一片肃杀之气荡迭开来。

一道白色身影凌虚而立,其眉眼如锋,面容冷冽如冰,身体四周悬着七十二把天蓝色仙剑,瑟瑟清鸣,不停地旋转着,蓄势待发。

而在他的四方,亦有数人呈包围之势封住了他所有的出路。两相对峙,一触即发。

“天玄子,本尊知你是玄清门不世出的天才,若你速速交出魔灵图诀,本尊放你离去!”

一道惊雷般的声音从浑身遮掩在黑雾之中的庞大身形里传出,只见那黑雾中有很淡的五彩之色,不断流动,时而有一丝火焰燎起。

而这名叫做天玄子的白衣中年人,本就一直留意着这片黑雾的动向,闻言,脸上露出不屑:“放我离去?你是忌惮我师尊吧!更是不想我玉石俱焚,一举毁了令你心心念念的魔诀!”

他的身上已有几处血迹,衣衫破损,可即便如此,他的眼中依旧飞扬着无上神采,如同火焰燃烧,生生不息。

“魔尊,不能轻易放了他!他是不会主动交出魔诀的!干脆灭了他的肉身,封了他的元婴,有我的噬魂摄神大法,还怕拿不到魔诀吗?”

在天玄子身后,一名红袍老人面目狰狞,全身剧烈地颤抖着,继续嘶吼:“天玄子,你敢抹杀我儿元婴,我定要将你碎尸万段!”

“就凭你?”

天玄子满脸鄙夷,看都没看红袍老者一眼:“想要灭我肉身,对我搜魂,也要看你有多大的能耐!”

“呵呵,不愧是‘白衣素剑’,面对如此危局还能如此闲淡。不过若是本尊没有猜错,你是在拖延时间想等到风海流那个老家伙来吧。”

当幽幽的声音从黑雾中传出,天玄子眉锋一凛,暗觉不妙。

“本尊也没有想到,小小的一个风神谷中竟会有如此秘境,还藏有魔灵图诀的残卷,也没想到风海流那个老家伙会把你叫来,想必是他大限将至,想和你换取天水晶用来炼制长青丹吧。”

黑雾变得更加浓烈,不断翻滚。

天玄子眉头紧蹙,一句话也没说。

“不过你以为凭他区区元婴后期的修为,即便借助了风神谷的阵法禁制,也妄想能够困住本尊吗?也未免……”

可还未等他说完,天玄子便突然往后一个激射,直奔那红袍老者而去。

七十二把天蓝色仙剑呈圆锥状流转,彼此之间有铭文若隐若现。

“素心!逆!”

天玄子暴喝一声,声似惊雷,只见在圆锥之势最末端的数把仙剑隐隐轰鸣,天蓝色光泽迅速黯淡下来,剑身上竟有道道裂痕漾开,而其中一把却突然嗡地一声从圆锥中心穿过激射向前,澎湃的灵力夹带着无上威势凝于剑尖,以神龙之势袭向那红袍老者。

天玄子此举太过突然,纵使红袍老者早有警惕之心,可在慌乱之下也只来的及祭出一面燃烧着紫色火焰的魔盾,并往内注入大量灵力以抵御剑威。

可浑身已满是裂痕的仙剑却轻易划开了魔盾,直直插入红袍老者的左胸,天蓝色火焰燃起,片刻须臾间就将红袍老者的肉身熔于虚无,而光泽已然黯淡的仙剑却也崩裂成了碎片,沦为了凡铁落在地上。

“啊!”

一阵凄厉的嘶叫声响起,与此同时,一道呈黯淡乳白色的形似婴儿状虚影从天蓝色火焰中逃窜而出,只有数寸大小,手中紧攥着一颗珠子。

珠子呈纯粹的黑色,不断地散发出层层光幕环绕在婴儿状虚影四周,而光幕上有天蓝色火焰在不断地灼烧。

“墨吟珠?”

天玄子脸上露出一丝诧异,手中剑诀变幻,天蓝色剑阵就欲突前。

而婴儿状虚影顿时大骇,“魔尊,救我!”

“尔敢!”

黑雾中的庞大身影霎时间出手,一根巨大的白骨携着滚滚黑雾直奔天玄子而去,而白骨上不断蠕动着令人作呕的虫子。

这是魔修中一种极难炼制的尸虫,名曰“尸柩”,专门污人法宝,传说最高阶的尸柩竟能将仙人的本命至宝化作凡铁。

背后劲风逼近,天玄子剑指突转,天蓝色剑阵如流水相衔,却并未与那白骨直接碰撞,而是喷涌出了数百道蓝濛濛的剑气,继而七十一把仙剑聚于一处旋转,竟融合成了一把巨剑,巨剑迎风而立,不断变大,很快就逾百丈,剑刃上燃烧着的是那沁人心魂的蓝色火焰。

百丈巨剑携着数百道犀利剑气与那同样迎风暴涨的白骨碰撞,巨大的轰鸣声响起,一道肉眼可见的暴虐气流呈波纹状向四周宣泄开来。

黑雾中的庞大身影一声冷哼,身前的黑雾被震散一大片,往后退了数十丈。

而天玄子却喷出一口鲜血,往后退了上百丈才稳住身形。

与此同时,其他三道早就虎视眈眈的身影快速奔向天玄子,一道身影祭出了一把魔刃,刃上红光大闪,血气滔天,凶威凛然!

一道身影没有祭出法宝,手中却不断翻转,两道猩红色圆形图案显现,一阵白光过后,竟然钻出了两只干尸,面目狰狞地冲向了天玄子。

还有一道身影却甚是可怖,远远一看便鬼气森然,他刚祭出一面百鬼幡,幡上厉鬼的凄厉声便不绝于耳,令人目眩神晕!

数百只鬼魂精魄面目狰狞,凶神恶煞,而其中以七只最大的鬼头最为显眼,三男三女,还有一只兽头!

很明显是将元婴用鬼阴赤炼之术炼化,囚禁为鬼灵,永生永世不得轮回!

这竟然是一位高阶鬼修!

“剑灵为基,剑魂为石,剑意为骨,缥缈素心!”

天玄子脸色凝重,却不退反进,剑指封额,额头正中心浮现出一团剑形光影,这团光影越来越亮,颜色也渐渐从白色变成了五彩之色,而被击散的七十一把仙剑受到这团光影的牵引,如鱼龙在水中潜行,天蓝色光芒大盛,重新结成了另一套剑阵,将天玄子团团护住。

魔刃疾驰而至,却被剑阵发出的剑罡所挡,剑罡强劲且源源不断,魔刃一时无法深入,而接踵而至的干尸所喷出的火焰也只是让剑罡有所激荡,并未将其全部震散。

天玄子脸色苍白,嘴角溢出一丝鲜血,左手却托起一把仙剑,灵力凝于仙剑之上,而他的视线在那远处的百鬼幡上。

只见百鬼幡中的数百只鬼魂精魄竟撕扯在一起互相吞噬,很快就只剩下了那七只最大的鬼头,而其中的兽头一声低吼,张大血盆大口将其他六只鬼头吞了进去。

接下来发生了更加诡异的一幕,剩下的那只兽头在吞噬了所有的鬼魂精魄以后竟开始了生长,而他生长出的躯体无比庞大,更为奇特的是他的身上还披着一件充满裂纹却样式古朴的盔甲。

“鬼将丑辛?”

天玄子低喃,隐隐间脸色似更为苍白,霎时间左手一扬,天蓝色仙剑旋转而出,直奔那鬼将而去。

仙剑在疾射的同时散出剑气,剑气越来越强,直至最后整个剑身上都虚浮着一层剑罡——单剑成罡!

仙剑携着不断喷涌的灵力袭向鬼将的头颅,眼看须臾即至,只有数尺之遥,鬼将却突然伸出巨掌,竟用双掌将仙剑紧紧贴住。

天玄子左手剑指横空,继而突前,将源源不断的灵力贯于仙剑之上,逼迫得鬼将连连后退,双掌震颤,可仙剑却依旧被鬼将死死地钳住,无法突破束缚!

而鬼将慢慢地稳住了身形,一声暴喝,加大了双掌的力度,掌剑相抗,竟有金铁摩擦之声传出!

仙剑在暴虐的挤压下居然出现了细小的裂纹,继而天蓝色光彩黯淡,裂纹逐渐散开,眼看就要毁于一旦!

天玄子双目紧缩,左手剑指上渗出了一颗血珠,于那黯淡仙剑即将崩裂之际弹出,从仙剑的剑柄端沁入,随即一抹亮色蔓延了整个剑身。

浑身鬼气的黑袍修士注意到了那颗血珠,暗道不妙,正想驱使鬼将后退,可那被鬼将钳住的仙剑却突然爆发出一道鸿光,而伴随着这道鸿光的是一道惊天的剑罡之气,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贯穿了鬼将丑辛的头颅!

此后仙剑油尽灯枯,裂成了碎片。

从三大元婴修士携魔威围攻到鬼将被灭,看似激战猛烈,双方打得不可开交,但这一切其实只是在那电光火石间便已结束。

而在鬼将被灭的瞬间,之前黑雾中的庞大身影又卷土重来,巨大的白骨上黑雾翻涌,其后竟有一道庞大的虚影显现,虚影不是太清晰,只能看出是一种凶兽,浑身附满鳞片,头上长了两只尖角,张牙舞爪,煞是可怕。

白骨冲击在剑阵之上,却不像是此前那般的粗暴碰撞,声势反倒是弱了下来,竟是被那七十把天蓝色仙剑以剑阵之力牵制住。

见状,黑雾中的庞大身影一声冷哼,体内磅礴的灵力涌出,白骨便浮空而起,与那兽状虚影皆迎风暴涨,远远望去,竟像是被那凶兽虚影握在掌中一般。

狰狞凶兽仰天嘶吼,挥骨而下,巨大的白骨从天而降,剑阵在巨力的激荡下崩裂开去。

天玄子喷出一大口鲜血,脸色苍白如纸,身形不稳几欲下坠。

而就在此时,一道魔刃突如其来,直奔天玄子的后背!

天玄子瞬间前倾,魔刃从他的后背划过,鲜血淋漓,染红了白衣!

天玄子表情凝重,眼中隐隐似有火焰燃烧,突然露出一丝疯狂之色。

“我命为引!我剑为祭!”

只见他双手不断翻转,剑诀引动之下,散落四方的七十把仙剑隐隐清鸣,其中九把退到了天玄子四周环绕,凝阵相守,而剩下的六十一把天蓝色仙剑却光芒大盛,凝阵遥相呼应,散出的光幕将一众魔修皆笼罩在内。

黑雾中的庞大身影与那名鬼气森然的黑袍人瞬间脸色大变,惊骇不已。

“快退!”

他俩几乎是同时喊出!

天玄子一脸决绝,叱道:“爆!”

六十一把天蓝色仙剑携剑阵之力轰然自爆,狂暴的灵力不断激荡,巨大的轰鸣声久久不绝!

天玄子亦受到了这股暴虐之力的冲击,身体倒飞出去,如断线的风筝,口中鲜血喷涌而出,额头上的剑形光影黯淡不已,几乎快要消散!

天玄子奋力稳住身形,擦干嘴上的鲜血,从储物袋中取出了一张淡黄色古符,右手凝为剑指,逼出了三颗本命血珠,融入古符,便有淡黄色光芒自内散出,将天玄子包裹其中。

远处劲风逼近,黑雾中的庞大身影携白骨疾驰而来,黑雾比之前的面积小了很多,略显狼狈,但是那滔天的杀意却丝毫不减!

可是那道淡黄色光芒却一闪即逝,带着天玄子破碎虚空而去,再无半点踪影!

仙剑自爆的灵力震荡终于散去,露出了三道狼狈不堪的身影,除了那名鬼修,皆是鲜血淋漓。

黑雾中的庞大身影望了一眼伤重的众魔修,再望了望残存着波动痕迹的这片空间。

“破虚古符!”

他顿时咬牙切齿,面目狰狞。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是一个“假米”[娱乐圈]宿醉

    顾君阳周身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冷厉气息。饶是安成,此刻也不敢直视他。甚至他开口时,声音都有些哆哆嗦嗦:“君、君阳……”顾君阳越过他,径直往客厅沙发那边去。安成跟上,拳头松开又攥紧,很紧张。他看着顾君阳落座,看着他一双笔直修长的腿交叠、翘起,一双不深不浅的丹凤眼,冷冷朝他这边望过来。声音更是冷了好几度:

  • 盛宠之将门嫡妃第六章在线阅读

    程蕾一脸幸福的靠在徐皓的身上,徐皓给了她一个浅浅的微笑。但很快又恢复到一座冰山的模样。“哦。”秦萧沫刚燃起的希望破灭了。“我们进去吧!开学典礼就快要开始了。”江琪说道。“嗯”五个人齐刷刷的回答。便往学校里走去。忽然秦萧沫大叫着跑开了。冲向一个女孩。5个人同时扭头看秦萧沫不顾淑女形象,疯狂的跑过去。白

  • 蹦哒兽世:兽人老公宠宠哒第九章在线阅读

    林溪云第二天刚醒,就看到了手机屏幕上“您与August已成为好友,现在可以开始聊天了。”迷糊的脑子渐渐开始清明,昨晚上的一幕又在脑子里跟过电影放了一遍,“小野猫”三个字就跟咒语似的在脑子里无限次循环播放。林溪云烦躁地在床上打了个滚——啊啊啊啊啊啊啊想灭了唐思忆!一直在房间里窝到十点半,这会儿饿的肚子

  • 反派深受喜爱第1章在线阅读

    “杀了他们。”“毁灭他们。”“他们毫无意义。”这里的天空是血红色的,周遭全部都是黑色的粘稠的水,只有一条石道没有被淹没,一名银发男子走在这条道上,一路走来,他不断听到黑水中传来的怒嚎。“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到底怎么回事。”男子神色惊恐“我到底来到了什么地方?!”顺着石道不断的前进,终于,一个石碑伫立

  • [全息]这个boss太难推第一章在线阅读

    “殿下,马上就要举行登基大典了,您还在这做什么?”一个年过半百的老人恭敬道。这是一个少年皇帝,登基这年他不过十二岁。此刻他站在太华殿上,怔怔地看着高处的皇位。“古师傅,爷爷在这里做过什么?”少年问道,他的脸上没有孩子应有的稚气,腰间的佩剑证明着他体内鲜卑人高贵的血统。“世祖皇帝如您一样在这里登上至高

  • 不却长安发布会

    “砰砰砰……”作为训练有素的杀手,这些黑衣人在迅速回归神来后,二话不说就扣动了手中扳机,向秦长风尽情倾泻子弹。然而,接下来所发生的一幕,却完全超乎他们想象之外。这一次秦长风没有选择消失,而是身形犹如鬼魅,那些子弹就仿佛是长了眼睛一样,竟然避开了秦长风。“这……”所有黑衣杀手都懵了,从事杀手这个行业这

  • [霹雳法儒贺文]五三大法好之上课交头接耳扣2分

    “……”神经病啊?林薇抬头望去。大概是因为卷子被毁,又被人说了风凉话,小前桌的眼底带着微许怒意。不过在她碰触到他的视线之前,她漆黑的眼底已经变成了平时乖巧柔怯的模样。江宿又有点想笑了。见过变脸的,没见过像她这样秒变脸的。十几岁的孩子,绝大多数都不善伪装的,甚至连一些最基本的坏情绪都藏不住。可他这个小

  • 时间让我遇见你第九章在线阅读

    整座城市渐入夜色,华灯初上,新安南街一条道上霓虹闪烁。尹花悦坐在吧台前尝了口酒保新调制的鸡尾酒,刺激的酒精顷刻间入侵每个细胞。“这酒这么辣?”吴慧银笑道,“对呀,这酒的名字我已经想好了,就叫‘醉生梦死’。”“呵。”“你别嫌弃得这么明显啊,这名字我可想了好几天。话说那位沈先生,每次来都穿得特别正经,就

  • 音乐~爱在线阅读第6章

    出了乾坤一掷,洛冰河便折返凝波楼。长夜里一点烛火跃动,他靠在水榭的榻上翻阅裘十三查出的往事。纸上是密密麻麻的蝇头小楷,铺陈着沈清秋的过去。洛冰河一张张看完,无情的陈述里漫出星星点点的哀愁,像一条慢慢汇集的溪水。沈九这个名字像是一个奇怪的界限,割裂过往。他恨沈清秋冷漠刻薄,虚伪妒忌,如今却又因为沈九与

  • 去踏马的破镜重圆在线阅读第6章

    张平将那大千世界符文详解用本子记录下来,留待一会儿慢慢阅读,张平虽然用之前的幻阵困住了来犯之敌,还颇为精通精神禁锢之术,但是这只是张平在外门宗门典籍中找到的一本符文书上学到的,本来那幻阵也不过一重,精神禁锢也是普通的禁锢符阵而已,张平闲来无事,侵淫多年,偶然间将其幻阵环环相扣,禁锢法阵又多加了几分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