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浪漫言情 > 正文

世界之墓第九章在线阅读

2021/6/12 6:21:47 作者:马如来 来源:17K小说网
世界之墓
世界之墓
作者:马如来来源:17K小说网
那是怎样的一棺?神魔之力可拘世界而葬吗?是谁葬下了世界?为什么要葬下世界?是为了葬下一个人吗?或是为了隔绝外界危险护佑一方生灵?时光匆匆万古悠悠,终于有人延续前人之路走出棺,面对他的,会是怎样的一番景象呢?一切终有答案,那会是怎样的答案呢?

秦蘩漪的脸色也有些苍白,她还不能很好的控制体内的神龙真气,方才那雷霆一击,似乎是神龙真气感应到作为寄主的她身遭险境,自发的一种护主行为。

只是这一下,还是让秦蘩漪的身体有种难以承受之感。虽然她已得玉泉池重塑肉身,但这神龙真气陡然爆发之力,似乎仍超出了她身体的极限。

此刻神龙真气似乎也显得有些虚弱,莫不是真如危笙所说,它只是龙行云留下的小部分灵力所化,但虽是如此,却已是秦蘩漪承受的极限了。

秦蘩漪大喘了一口气,犹自定了定神。九爪神龙现身,倒教她对自己平添了几分信心。她伸手虚抚身上神龙,那小龙低吟盘绕,似有不胜亲近之意。

只见危笙一声唿哨,那梼杌抖擞精神,一下便蹿到了跟前,一人一兽虎视眈眈,又冲秦蘩漪围了上来。

巫清竹紧紧咬住了下唇,她挣扎着朝前走了一步,却一跤跌在了地上。所谓心有余而力不足,她只能眼睁睁看着秦蘩漪一个人,独自面对那滔天的凶焰!

危笙的刀又一次挥起,赤焰暴涨,酷热袭人,所过之处皆成焦土。突然秦蘩漪大吼一声道“清竹!快带族人入阵!”,话音未落,身形猛然暴起,九爪神龙咆哮一声,陡然朝危笙冲去!

顷刻之间,那小龙的身体又一次暴涨了十几倍。虽是灵气凝聚,却犹如实质。

只见巨大的龙身像一面巨墙滚滚倾轧过来,危笙不敢硬碰,收刀回身,张嘴便喷出一道烈焰!

“纯阳真火!”神龙真气猝不及防,正好被喷个正着,只听一声怒吼,巨龙翻滚,竟似痛不可当。而在这同时,梼杌猛扑上前,一口就朝神龙真气被纯阳真火灼伤的部位咬将下去。说时迟那时快,神龙真气尚来不及反应,就被生生扯下一块肉来。当然这块肉,全然是灵气所化。

巨龙一声悲鸣,顿时缩小成二尺余长,直蹿回秦蘩漪身侧,呜咽不绝。危笙一声冷笑,三尖两刃刀就势挥出,便朝秦蘩漪当头劈下!

神龙真气受损,秦蘩漪只觉得胸口气血翻滚,顿时一口鲜血喷薄而出,正喷在神龙真气之上,那道真气受血气激发,昂然一声怒吼,满身金光暴涨,九爪挥舞,转身便迎上了危笙的三尖两刃刀。

赤焰翻滚,神龙咆哮,一时间,直打的天昏地暗,风云变色。只听“蓬”的一声巨响,梼杌又一次被龙尾扫中,跌了个半死不活。危笙在神龙真气狂暴的攻击下,也被压制的手忙脚乱,狼狈不堪,同时身上大伤小伤清晰可见,喷薄的鲜血把衣衫都染红了。

然而这等上风终究是占不了多久,神龙真气身上,可以清晰地看到灵气四散逃逸,金光以肉眼能见的速度黯淡下去,就连龙身也开始变的若有若无起来。

秦蘩漪的身子已然摇摇欲坠,她想不到原来这上古时代的打架斗殴原来是这般要命,在当时世界学会的诸如空手道,散打之类防身功夫,在这里竟是完全毫无用处。

更可恨的是,自己穿越过来的时候,身上连一个现代武器都没带过来。不然,她真恨不得将危笙身上打出几个窟窿来,要知道,她秦蘩漪这辈子,还真没这么狼狈过。

除了依仗神龙真气,如今的秦蘩漪根本没有其他手段能够与危笙抗衡了。然而如今的神龙真气,却已是强弩之末。危笙当然也看出了这一点,只见他抖擞精神,将那三尖两刃刀挥舞的虎虎生风,神龙真气黯淡一分,他身上的赤焰就增长一分,龙吟声、怒吼声交织在一起,直杀的杀意肆虐,血色漫天!

突然,只听轰隆一声巨响,众人尚未看清两人的动作,只见两条人影乍合又分,秦蘩漪的身子就似断了线的鹞子一般,自半空跌落下来,正跌在了巫清竹足边。

此时巫清竹已将众人送入了麒麟洞中,她心念秦蘩漪安危,故而去而复返。而她刚出阵来,堪堪便看到这等场景,不禁失声惊呼,慌忙蹲了身子探她脉息,只见她面如金纸,双目紧闭,俨然已奄奄一息。巫清竹的泪缓缓地流了下来,望着秦蘩漪的面容,她似乎又看到了当年龙行云倒在她面前的模样。

眼前这个人,明明不是那冤家,为何也似那冤家一般,拼命地挡在自己跟前。眼前这个人,明明不是那冤家,可为何看到她这般濒死模样,自己的心又似刀割般的痛呢?

如今自己灵力竭尽,而她眼看也无再战之力,看来这一次,真的是在劫难逃了呢。自己并不畏死,只是如今还未等到那个冤家,自己心中着实有些不甘呢。

可是,即便是再有不甘,又能怎么样呢?

巫清竹的脸上泛起一丝苦笑,那冤家当年说让自己等着她,可如今,究竟她身在何处,又有谁知道呢。也许真有一天她回到这里,怕也是寻不见自己了吧。

又或者,她早把自己给忘了,那冤家,原本就是个见色起意的混蛋呢。只是自己偏偏就将这么一个混蛋,放在了心上。

只听危笙冷冷说道“巫清竹,你还想反抗么?”,巫清竹却似没有听见一般,只顾将目光落在了秦蘩漪脸上。

“此番一去,怕是再也见不到那冤家了。”,她心中暗道“眼前这人虽说不是她,但总归是长着和她一模一样的脸。更何况,就连她留下的真气,都认了此人为寄主,也许,这人跟她真有些渊源呢。反正就要死了,那就再多看一眼吧。”

此时危笙已是不耐,他被神龙真气攻击,全身伤痕累累,也已是痛苦不堪,灵力也受到了很大的损耗,如今也不凭着一口元气方才保持着不败之地。他再也没有耐心等待巫清竹上演生离死别的戏码,眼下见她呆呆的望着秦蘩漪,不禁双眉一轩,就要上前抓人。

就在这时,只听一声娇笑声起,一道紫光转眼便到了眼前。此时,众人的鼻端都闻到了一股似兰似麝般的香气,这股香气极其好闻,除了巫清竹,其余众人都觉得闻之欲醉,飘飘欲仙起来。

“胡灵姬。”听到这女子声气,又闻得这般香气,巫清竹顿时认出了来人。只见那道紫光滴溜溜绕着她和秦蘩漪二人转了一圈,娇笑道“巫清竹,你若不想她死,就将她交给我吧。”

巫清竹冷然道“胡灵姬,她并不是龙行云。”

那女子声气笑道“我知道她不是龙行云,但谁让她长的跟那冤家一模一样呢。”

巫清竹的脸色又白了一分,冷笑道“想不到堂堂九尾妖狐胡灵姬,也是个痴情种。”

那道紫光仍在滴溜溜地打转,那名唤胡灵姬的女子娇声道“我就是爱她,你待怎地。”

巫清竹道“我没有功夫跟你斗嘴。”

胡灵姬道“那你能保证救她性命么?”

巫清竹闻言,不禁暗叹了一声。的确,如今她自身难保,又有什么本事护秦蘩漪周全呢?倒不如将其让胡灵姬带走,这妖狐,虽然表面上烟视媚行,狐媚入骨,但究其本性,倒也不失是一位痴情女子,正经佳人。想来也许看在龙行云的份上,她还真能护下眼前这人呢。

一念及此,巫清竹的脸色稍霁,她缓缓地松开了拉着秦蘩漪的手,默默地站起身来。胡灵姬见她默许,咯咯娇笑道“你放心,我不会让她死掉的。”,话音未落,紫光忽闪,便已在十丈开外,地上的秦蘩漪,俨然已不见踪影。

而就在这同时,危笙伸手想拦,只听紫光中胡灵姬的声音冷冷传来“危笙,你敢挡我?”,她的声音一扫与巫清竹说话时的调笑,顿时变的冷漠无比,杀气十足。

千年妖狐的手段,一般人还是不要试的好。更何况,危笙经历此番大战后,也已是精疲力竭,若再想与胡灵姬一战,那无疑是天方夜谭了。

想到此处,危笙顺势一让,便已让出路来,却听胡灵姬笑道“算你识实务……如此,本姑娘反倒是不好意思插手你们之间的恩怨了。巫清竹,你可别这么容易便死了,你若是死了,可就没人跟我抢那冤家了。”

说到最后,她的声音已是非常遥远,那最后几个词远远传来,似乎已经散落在风中一般,只能依稀听得只字片语,听在巫清竹耳中,却如闷雷在耳边震响。

这妖狐,口中说得这般难听,其实,是在鼓励自己,一定要留得性命呢。她和她,为了那冤家,也没少明争暗斗,想不到眼下,她竟有这般好心。

巫清竹眼中划过了一丝暖意。她的目光一扫三苗族人,不禁有些黯然失笑。那些男子,恐怕皆已被这妖狐勾了魂罢,这一个个意动神摇,心向往之的模样,就差流口水了。恐怕当年那冤家,见了她时,也是这副模样。龙性本淫,若是这妖狐曲意逢迎,也的确是难逃这桃花阵仗。

巫清竹暗暗摇了摇头,可是自己偏生占有欲强,不愿意与人分享爱人呢,那冤家,想必当时也是顾此失彼,左右为难了吧。那也是她自找的呢,左拥右抱,坐享齐人之福的时候,总归是开心快活的吧。

如今她灵力已竭,已无再战之力,而族人也皆被送入麒麟洞中,若是自己身死,小妹巫小蝶自然会承袭女娲衣钵,成为下一任巫女,然那个人,也已经被胡灵姬带走,是以巫清竹如今是心无旁骛,毫无畏惧之意了。

危笙见她如此神色,便是猜也能猜中她心中所想,不禁冷笑道“巫清竹,这就请吧?”

巫清竹回首望了望身后的法阵,伸手轻掠了一下鬓角,转身便朝前走去。

山风呜咽,落叶低徊,整个天空暗沉沉的,一派沉穆庄严的气氛。法阵内,隐隐传来悲凉的歌声,似乎在为她哭泣,似乎又在为她送行:

“天地洪荒始灵巫

时不济兮大道空

西有虎兕逐麋鹿

狼子野心逞武功。

今有女兮名清竹

沅有芷兮澧有兰,

若有灵兮归故里

德配太庙享尊荣。”

……

“三苗族兮我敌!

毁我家园害我命

伤我父母屠我族!

夺我财帛强盗径

掳我巫女诛我心!

若得神灵相庇佑,

休养生息衍子孙,

他朝兵强马亦壮,

不报此仇不还师!”

悲凉而坚定的歌声在风中低徊,飘入巫清竹耳中。她的脸上泛起一丝微笑。是的,族人在向她允诺,会善待她的亲人,族人在向她允诺,定会誓报此仇。

如此这般,巫清竹还有什么可牵挂的呢?唯一遗憾的,只是从此再见不到那冤家吧。她暗暗叹息一声,可是,若是命中注定已是无缘,那也只能将这份遗憾埋在心里吧。又或许自己若是真的死了,入了那轮回,说不定还能遇见那冤家呢。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娱乐:从街头卖唱到巨星女鬼

    看到弹幕的剧透,王子翼的心提了起来,表面上看不出,实际上手心已经开始发冷汗了,他开始反省是不是太高估自己了,居然又在玩恐怖游戏。时间不等人,没等他想出个什么,三人就穿过走廊,来到了。大厅富丽堂皇,一点也看不出岁月侵蚀的痕迹,大厅的四壁上挂着吊灯,现在被点亮着,透着诡异。在大厅旁边有一个门开着,像是饭

  • 快穿之我还不想死之第八章(8)

    前一天晚上,李幼恩整个宿舍都在祈求明天的天气会冷一点,这样体测结束后不会有很强烈的死亡感,但是事情总是事与愿违,体测这天的天气好到让人愤恨,对李幼恩她们来说一时竟不知该欣喜还是悲痛,太阳照在地面上仿佛在挑衅着这些学生们:你们祈求阴天,我偏要晒死你们尽管不情愿,李幼恩和室友们还是互相“搀扶”到了操场,

  • 我有无数怪兽卡在线阅读第一章

    草原上的游牧民族最怕冬雪的来临,人们总是趁着第一场风雪来临之前,储备好足够的过冬口粮。马儿歇了脚,牧民放下手中的扬马鞭,在温暖的帐篷里,围着篝火吃着最肥美的羊肉,喝着最醇香的奶酒,兴之所盛之时,结伴成群,载歌载舞,用最欢快的笑声感谢盘鞑天神的厚赐。然而,今年的第一场风雪出奇的大,草原上欢声笑语不再,

  • 无良女配作死日常第四章在线阅读

    元景在荒原的千人大军在临近南王城时终于放慢了脚步,与之一同放慢的还有南王雪清紧张急促的心跳,在马车里雪清靠着车厢闭目养神,心里还在消化着元景刚派人传来的消息——炎卫军大将军龙擎将于三日后龙家后院突破白银境界!众所周知,迷海海域九元灵铜就是灵武者修炼的顶峰,而灵武者通过修炼所延长的寿命也因此有了上限,

  • 穿越失败后的日常第三章在线阅读

    这里是什么地方?是后宫!看了那么多宫斗电视剧的她,可不想因为一件衣服和几样头饰丢了小命。喜鹊不解的看着她:“美人,这些都是皇后娘娘命人送来的。”“皇后送的?”上官圆圆的心咯噔了下,那就更要小心了。说不定这衣服上抹了毒药,她一想到自己很有可能死的悄无声息,连忙对喜鹊催促道:“喜鹊,请太医,快,有人要害

  • 太子投喂手册第十章

    转眼一个星期就过去了,却没想到这周的最后一天,陈舒逸接到了一个惊天噩耗,她被告知接下来三个月的周末都要去分行培训保险业务。马德!陈舒逸心里骂李鸣人狗,脸上却是笑眯眯的感谢李鸣人给她这次锻炼的机会。但陈舒逸也并不是逆来顺受的人,都要她去,怎么可能,陈舒逸自问自己不是这么善良的好孩子。她心里打了个稿,然

  • 嫁给男主他爸爸在线阅读第六节

    “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简陋的学堂内,头发花白的夫子拿着一本破旧的书籍,转着脑袋念念叨叨。王田钻到了桌子底下,捏起一块土疙瘩,嘿嘿一笑,朝着窗边的角落扔了过去。坐在窗边的是柳暮寒。突然砸过来的土块让他整个人都瑟缩了一下,偏偏这样的反应让王田发现了乐趣。不一会儿,学堂里便充满了欢快的嬉闹声

  • 极品毒妃之混沌炼体

    陈洋盘膝而坐,一股玄妙的法决突然一股脑的传到自己的记忆中来,像是被强加起来的。而强加的记忆让陈洋有一丝神经错乱,然后一头载到在床上晕了过去;睡梦中陈洋开始记忆这段术法。身体上没有什么变化,也没有像小说里面写的那样第二天就变成了绝世高手,相反陈洋还有一丝疲惫的感觉。“小主如果觉得精神不佳可以吃一粒扶桑

  • 风雪夜归晴在线阅读第四章

    这名紫螳星人的胸前别着一枚勋章,勋章上的图案是一把长着翅膀的镰刀,这是紫螳星三大军团之一的天掠军团的标志。这时,又一个和他同样装扮的天掠军团的人出现在他身后,喊道:“德拉隆。”德拉隆回头,问道:“汉斯莫,军团长那边的事处理完了吗?”“没有。”汉斯莫有着一副精瘦的身躯和光溜溜的脑袋,比德拉隆矮了一大截

  • 长姐清荷在线阅读第10节

    【2012年5月14日星期二】今天感冒好了,不发烧了,一大早我就心里甜甜的去了学校,第一节课是数学课。我一直注视着陈老师上了讲台,然后见他抬起头的第一眼是看向我。我眼里带着笑意的看了他,他没有做出太多的表露,但他第一眼是给了我的,这就已经足够了,至少他不会刻意回避我的目光了。但不知为何潜意识里又觉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