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小说 > 正文

将进酒,杯莫停第2章在线阅读

2021/6/12 4:20:44 作者:tt0459 来源:晋江文学城
将进酒,杯莫停
将进酒,杯莫停
作者:tt0459来源:晋江文学城
三侠五义中,最出彩的两个人物,展昭和白玉堂,在结识后却少有交流。这真使我这样喜爱英雄的读者遗憾。为了弥补缺憾,只好自己动手。。。

“……”源赖光被她这无所畏惧的态度震住,一时竟不知说什么好。最后他抹了把脸:“我知道理很好……他确实也很乖,很听你的话……”

曾经的源氏教育发起者诚恳道:“但你也不能这么宠他。”

八百比丘尼一脸无辜:“只是做老师的给学生安排一个散心的地方而已,这不是应该的吗?哦呀,原来在赖光大人心里,这样就会把孩子惯坏吗?”

语气讥讽:“难怪博雅大人和神乐,甚至是曾经隶属于源氏的鬼切和妖刀姬,都更喜欢待在晴明大人那里呢……”

巫女姿态端庄的抬手,以袖掩唇,眉眼弯弯,标准的平安京式虚伪而不失礼貌的笑:“真是失败呢。”

两只教科书级别的笑面虎碰到一起,是实打实的灾难。而且就目前看来,八百比丘尼完胜。

源赖光只觉脑门上青筋直绷绷的跳,干脆挑明:“那座本丸要给八百理,不行。”

对方不为所动:“是吗。”

“你别想偷偷给他。”男人说:“那里面的刀剑,牵扯的关系太复杂,棘手的人物太多,连现世那边的非时院都不敢说能完全镇压。让理一个小孩子过去,太危险了。”

他又赶在八百比丘尼之前再次开口:“你能帮他一时,却不能帮他一辈子。而且你也代表了一部分阴阳道,贸然插手,只会让这潭水越来越浑。”

“你错了,源赖光。”巫女毫不犹豫的反驳:“理不需要我们的帮助。”

冰蓝的瞳孔里,有什么东西暗沉下来:“他自己就足够做到最好,你必须相信他。”

“……”

黑暗的气息过于浓重,源赖光不知道自己的哪句话戳到了巫女的肺管子。沉默许久之后,他稍稍退了一步:“既然你坚决要求……”

“那我就姑且信他一回。”

…………

争执结束之后,八百比丘尼走在直通向技术部的长长走廊上。

脚步声轻缓,不紧不慢,听起来从容到甚至有些傲慢。

机械式的重复动作最容易放飞人的思绪。她默默的走着,内心却不期然回到几十年前,回到她终于成功踏破命运,将那孩子从必死的结局中挽救,从世界和历史的手中将珍宝抢回的那天。

几百年前的西方流传着名为“童话”的美好故事,其中总有恶龙盘踞在深山之上,用四肢与尾巴守卫自己堆积成山的珍宝。

她身后,黑色的气息一闪而逝,隐隐凝成八首的蛇的虚影。

——而在东方,蛇和龙又相差到哪里去呢?

技术部日常热火朝天,八百比丘尼进去之后连接待的人都没有。她也习惯了,向守在门边的守卫点头示意了一下,就自己往里走。

刷身份卡打开重重大门,顺着蜂巢式构造的路径进入武器保养与维护分部,一路向里向前,最后进入无数小房间中的一个。

这一路走来道路略长,耗费的时间不少。但其实技术部有独立的传送枢纽,可供停留的节点遍布“蜂巢”的每个分支,平均算下来,每个分部都有不少于五个传送的阵势在同时运行,一旦有特殊情况发生,把所有物资转移所需的时间不会超过半小时。

这也是设立如此繁复传送的目的,所以平时不会开启,进来的人只能像此刻的八百比丘尼一样步行。

她打开门,没有进去,静静地站在门边。

房间里很空,只有一个金属制的台子被放在正中央。台子上坐了一个人。

一个黑发紫眸,面容苍白俊秀的青年。

“修好了吗?”八百比丘尼问。

“……”青年转过头来看了她一眼,淡淡道:“可以了。”

他脚跟在台子边上点了点,而后轻巧一跃落到巫女面前。随手束着的黑发随着他的动作一扬一顿,最后还是妥帖的伏在他背上,一直垂到腰间。

八百比丘尼仰头看他。

她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也知道这样子的青年放出去会在时政引起怎样的轩然大波……所以她像往常一样拿出一张面具,伸直了手臂,按在青年脸上。

青年听到她的声音,低缓,温和,又带着微不可察的警告和安抚——警告和安抚,何等矛盾,却又确实共同存在着——但他完全能理解她的心情。

巫女说:“不要让任何人认出你。”

“我知道。”

他当然能理解。因为他一直都是这样做的。

………………

本丸里的刀剑们忍不住猜测这位代号“八百”的新审神者到底是什么样子,时政里的源赖光为了这件事简直头秃,某些势力里的人听说自己行动被截胡,气到怒骂截胡的人。

但当事人之一的八百比丘尼丝毫不把这些无关紧要的人和事放在心上,当事人之二的“八百”……还在外头瞎浪。

现世,第三王权者麾下赤之氏族据地,吠舞罗酒吧。

少年微哑的嗓音回荡在一楼。

“时政最大权二代八百理,是诸位大阴阳师们的弟子,与现世势力在时政的代言人、众多优秀审神者们都交好多年。”

“而他本人,虽然因为种种原因未曾担任审神者,但一直辗转现世和各个小世界,完成特殊任务无数,实力也可想而知,不容小觑!”

“再加上不输于刀剑付丧神们的外貌和良好的风度礼仪,整个人名扬时政上下,大写的‘生在起跑线上的别人家的孩子’,大写的苏。”

“大写——的苏?!”少年把情报的最后一句加重语气又读了一遍,把自己读的乐不可支,歪倒在沙发上哈哈哈的笑:“果然是距离产生美吗,竟然这么形容你哈哈哈哈哈……”

“明原,”吧台后擦酒杯的青年皱眉:“鞋子。”

“啊?哦哦。”被点名的少年见沙发靠背果然蹭上好几个显眼的鞋印,连忙起身,一边随手拿了块布一边揶揄道:“好像会念叨人的妈妈桑啊,出云!”

山本明原,赤之氏族,吠舞罗特攻队一队队长。

草薙出云,赤之氏族,吠舞罗老板,整个氏族的二把手。

还有……

一直默不作声坐在山本明原对面的少年哼笑,嘲讽道:“这不正好就是你需要的嘛,这么大了还能把沙发蹬上鞋印什么的,果然还是欠管教吧?”

正被众多人和刀剑惦记着的、特殊本丸即将迎来的新任审神者——

八百理。

一句话怼了两个人,苏不苏不好说,但目前看来,毒舌是肯定的。

山本明原升调“哈”了一声,一边继续擦沙发一边反讽:“最需要别人照顾的不就是你吗?要不然你现在还能乖乖待在这儿?”

草薙出云无辜被怼,倒没有和明原一样怼回去。他已经是二十多岁的成熟的大人了,经历也颇多,怎么都不可能和才十几岁的小鬼们一般见识。

然后他就看到两个十几岁的小鬼以沙发为战场对掐起来,灵力和火焰对撞,小范围内火花四射灵光四溅,简直要把沙发面烧出个洞来……

“安静下来!”

一人一个暴捶!

草薙出云简直气炸,深觉这帮崽子一点都纵容不得!前几天他才刚刚因为吧台教训了八田和镰本,现在这俩人就敢对沙发动手了!还一口一个妈妈桑,记吃不记打吗?!

记吃不记打的两个崽子捂着脑袋,一人一边的蹲坐在沙发两侧,对着铁拳制裁进行了深刻的自我检讨,表示再也不敢迫害酒吧内一草一木一砖一瓦,并决心为酒吧的经营建设贡献自己的力量……

决心完了对视一眼,不约而同的无声冷哼,而后唰的扭过头去,谁也不看谁。

非常标准的闹别扭姿势。

草薙出云:“……”

赤王臣属,对外能和青王氏族交锋交涉、对内能成为所有氏族可靠后盾的二把手,在这一天,发出了来自灵魂深处的感叹!

草薙出云:带孩子,好难啊==

八百理和山本明原隔着一张沙发再次开始相互伤害,碍于对酒吧一草一木一砖一瓦的爱护,没有动手,就你一句我一句的互嘲。小学生一样的互嘲没有得出结果,又不约而同的开始互揭老底,整个一楼就回荡着他们“你八岁了还哭着要姐姐!”“你连衣服都要别人帮忙穿!”“你被鹤丸吓哭过好多次!”“你还叫过乱是姐姐!”等等等等诸如此类的声音。

循环往复。叭叭叭的没完。

草薙出云:“……”

莫生气,莫生气,气出病来谁得意……

他重新点上一根烟,把原来那根掐灭、丢掉,用尼古丁来让自己冷静。讲道理,这俩人每次见面都会走一遍互怼互嘲互揭老底的流程,期间看心情或者天气时不时的打上一架,他早就应该习惯了才对。但每一次每一次……

咚。

他都会一人一个爆捶。

八百理&山本明原:QAQ

仿佛时间倒流,继续一人一侧,蹲在沙发两边。

“噗……哈哈哈……”酒吧大门发出了玻璃被拍的声音,夹杂在清脆的女孩笑声里,就和此刻的两个熊孩子一样,显得格外弱小又无助。

扎着清爽马尾的女孩推门进来,巫女服上的标志和被翻起来戴到额头上的御神纸无一不昭示她审神者的身份。她先是冲着主人家打了个招呼:“好久不见,草薙君。弟弟他给你添了不少麻烦,劳烦您照顾了。”

山本明原脸涨得通红:“哪有一上来就说自己弟弟麻烦的?!姐姐你未免也太过分了吧?!”

“游子姐姐好久不见!姐姐我跟你说,”八百理倒是吧嗒吧嗒的跑过来,毫不见外开始告状:“明原他又欺负我了!”

“是吗,姐姐帮你教训他。”山本游子笑着摸了摸小少年毛茸茸头顶,一转头就面无表情:“你看,我说错了吗?明原。”

“我哪有欺负他?!姐你别被他骗了啊!”

“理这么乖,怎么可能骗人。”山本游子又顺了一把八百理头发,手感很好,跟自己弟弟那个刺儿头一点都不一样。

八百理在游子看不见的角度给明原比了个V:耶。

山本明原:“……”输了。

呵,女人。

他死鱼眼太明显,姐姐就又伸手将弟弟招到身边,一左一右揽着他俩笑:“我难得回来一趟,一起吃个饭吧?”

“草薙君要一起来吗?”她问。

“不了,待会儿尊他们要回来了,”草薙出云温和拒绝:“玩的开心,注意安全。”

山本游子也没指望他答应。

特殊时期,她弟弟还好,但草薙出云在赤族太重要,她自己又是时政中立派的砥柱之一……被发现他们走的太近,没有好处。

哪怕只是为了表示感谢一起吃个饭。

于是她摆手告别,就这么揽着自己的两个弟弟,兴致颇高的出了门。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爸二婚:我让诸葛大力特烦恼在线阅读第7节

    齐清让和梅近春默契地朝着一个方向去。刚刚,那人群里已经给他们指出了方向,“那姑娘”三个字,让他们不顾一切,朝着柳惠住处奔去。还没走拢,满身狼藉的魏晏深,已抱着一个糊得满身黑灰的人,朝外面而来。他步伐紊乱,双目呆滞,一张脸毫无血色,头发乱糟糟的,衣服上糊着同样的黑灰,正踉跄着出来,见到齐清让,他突地放

  • 太妹养成系统在线阅读第1节

    仙界,落日宗护宗大阵频频震荡…“落日宗,识相点快把神灯交出来,不然顷刻之间便将尔等化为齑粉。哈哈!!”一位黑风宗长老狂虐的喊道。“对,识相的快把神灯交出来!”几个弟子也跟着喊道。一时间各种法术与护宗大阵产生的爆炸声和人们的喊叫声此起彼伏…落日宗内,“李阳,你是我宗年轻一辈最优秀的弟子,也是我和几位长

  • 世界第一甜在线阅读第4节

    那以后林老头就跟我要好起来了,开始讲话。我也知道了怎么讨好他,像共同犯罪一样,我隐秘地为他的爱好输送弹药。突然有一天,他看着手机上的淘宝都不开心。自从我教会他怎么上去挑大裙子以后,他看见淘宝就开心。今天,连淘宝都没用。他忽然说,我跟你说过我夫人吗?他从电视机旁边的书架上拿出一盘录影带,放进电视机下面

  • 网游之梦幻传世在线阅读第8节

    “好大的口气。就在这时,密林中突然传来一道低沉的吼声。寻着目光看去,只见得来人是一个约摸四十来岁的中年男子,男子穿着一身青衣,胸口与汐月一样,同样纹着一把由金线构成的长剑,不过在那长剑之上,多出一朵莲花图案。“护法长老,是护法长老赵强!一众神剑宗弟子脸上露出一抹狂热和兴奋,纷纷大叫起来。“果然,宗主

  • 旧梦如画有才

    韩国“世妍啊,我们是时候要换个耳返了,经纪人欧尼问你需要做些更改吗?”林珉英在朴世妍踏进宿舍的那一刻就问了这个问题,不然肯定会忘记问的。“好,我现在就和她说。”说着说着都已经打开了和经纪人欧尼的聊天窗:“欧尼,耳返的颜色照样是紫色,图案也一样是月亮但是我想在两边耳返的左上角加上小小的J和S,谢谢欧尼

  • 玄幻:我表哥超级求稳低调之第五章(5)

    办了健身卡,王天一探头探脑的打量着各种健身器材。杠铃--太重,pass!拉伸的那个东西,啥名儿来着--太高,pass!跑步机--太累,pass!扫视了一圈都没找到合适他的运动。突然看到一个高大健壮的男人---身边的减肥球,这个应该轻松点了吧!再看那男人的脸,王天一立马拍板,决定就是他了!男人肌肉线条

  • 老子是超级富二代在线阅读第一章

    六月的天气还是比较燥热的,偶尔有微风吹拂过来却在空气中感受到潮湿的水汽,可能是因为旁边的一条河流吧,伊安在内心没有来的想到明明是炎热的天气却无由来的感觉有点冷了,打了一个寒颤好像把心里那点恐惧也都送了出去。伊安站在小树林的小道旁边听着周围的蝉鸣鸟叫,抬头看看天天明晃晃的太阳,睁着一双猫眼仔细的观察着

  • 第一个魔在线阅读第八章

    无论何时,久别重逢的人大多皆饱含一种复杂的情绪。正如此刻,魏无羡隔着来来往往的行人及伤者,怔怔地凝视着江厌离忙碌的背影,心底酸涩不止,他带着微红的眼眶走上前去,立在江厌离身后,轻轻唤了她一声“师姐”。乍听见魏无羡的声音,江厌离还以为是她的幻听,待再听见他略带哽咽的声音时,她才反应过来,这不是梦,而是

  • 末日狙击在线阅读第十章

    沈凌飞没有注意邪老的眼神,而是去看了看那个小男孩,还在那躺着呢,沈凌飞抱了起来。找了一间比较干净的房间,说白了就是没有那么多血的房间,床单什么的脏的一批,不过沈凌飞可是有系统的男人,虽说现在系统在他手里就和一个旅行包似的,兑换的都是没用的东西,咳咳。沈凌飞二话没说,花了1仇恨值换了床单和一些日常用品

  • 腹黑相公冷傲妻之再见四爷(6)

    “过来,帮我捏一下肩!”四爷坐在养心殿的御案后面说道。郭茉儿连忙从地上爬起来,秀气地快步绕过雍正长长的御案,走到了他的身后。只见一身藏青色绣金龙的黄袍包裹着一具算得上强壮的身躯。长长的黝黑的辫子从脖颈处垂了下来。辫子很长,辫穗都垂到了龙椅上,还打了几个弯儿。古人留的头发可真长呀,这头发长了,洗个头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