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小说 > 正文

炮灰想开了(快穿)在线阅读第6章

2021/6/12 4:27:18 作者:腰果鸡丁儿 来源:晋江文学城
炮灰想开了(快穿)
炮灰想开了(快穿)
作者:腰果鸡丁儿来源:晋江文学城
预收《我靠沙雕通关逃生游戏》求小天使们收藏~人见人怕的逃生游戏,追雪挠头:哪里恐怖了?有人问她通关经验,她茫然:大概……我运气好?某人:不,你能通关,因为你是个沙雕。全文已完结,于6月6日从23章起倒V,看过的小天使请勿重复购买哟,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本文文案系统:宿主,你的任务是替炮灰重活一世。殊尘:好的。系统:宿主,炮灰说她想开了,好人没好报,她要做坏人。殊尘:没问题。系统:宿主,完成任务获得积分,人设崩塌扣除积分。殊尘:我有种不详的预感……某人兴奋:我来帮你!殊尘:乖,我罩着你。某人:

“梁柚怎么死的你们忘了?”

说话的青年大约二十七八岁,长相不错,穿着黑红相间的赛车服,头发染着淡粉色,耳朵上带着一个闪亮的耳钉。

“梁柚拿了老板娘给的衣服,晚上睡觉前开了窗,然后她死了。”

青年自以为了解了晋级场的死亡规律,嘴快得很:“现在,归祈开过窗,又拿了老板娘的浴巾,很显然今天死的就是他。”

众人沉默。

“你这耳钉是钻的?”

左哲突然问。

青年一怔:“嗯?有问题?”

左哲微笑:“有啊,相当有,金银首饰可是死亡条件呢。你以为梁柚是因为拿了衣服死的?大错特错,她是因为带了首饰死的。”

想到梁柚脖子、手腕、脚腕上的那些金饰,青年脸色顿时难看起来:“你别胡说,她就是开了窗户拿了衣服才被杀的!”

左哲耸肩:“爱信不信喽。”

青年犹豫了一下。

“啊,对了。”

左哲又突然出声。

“你晚上听到敲门声可千万千万别开门,万一是梁柚回来找首饰,把你的误以为是她的,死的说不定就是你啦。”

左哲冲着青年微微一笑。

青年:“你咒我!”

左哲冤枉:“我只是在好心提醒你,你要是不信,你就带着耳钉呗。”

众人相顾,不知道该怎么办。

赛车青年身边的一个女生咬了咬牙,快速地摘下了脖子上的项链,扔在桌子上。

青年脸色不太好看。

左哲啧啧两声:“老板娘说今天早点儿睡,我是提醒你回去就赶紧睡,不然梁柚真来了,你岂不是要吓得屁滚尿流睡不着?违背老板娘的话,那就更不好了。”

青年脸色铁青。

气的。

左哲摆摆手:“不用谢我。”

青年脸色更难看了。

归祈回神抬头,他没有理会赛车青年,只是拍拍左哲的肩膀,站起身说:“不早了,早点儿去睡。”

左哲立刻乖乖点头。

说完,归祈直接起身上楼。

“哼。”

左哲冲着青年哼了一声。

归祈起身,樊笙也跟着站起身。

他跟在归祈身后,走到楼梯拐角的时候,樊笙突然停顿了一下,回头看了一眼大厅。

穿着赛车服的青年正慌乱地摘耳钉,他摘下耳钉,一把扔得远远的。

扔了耳钉拍拍胸口,青年转身准备上楼,结果一扭头,正巧对上樊笙幽暗的双眼。

男人的双眸暗沉幽深,蒙着一层冰冷的杀气,目光冷寂锋利,直刺入心。

青年心口一窒,一种莫名的恐惧涌上心头,心跳加速,空气开始稀薄,他觉得呼吸困难,手脚冰凉,腿一软,又跌坐回凳子。

归祈扭头:“看什么呢?”

樊笙收回目光:“没什么。”

身后哗啦一声。

凳子倒在地上。

“哎呦!”

归祈回头看了一眼。

青年的脸磕在桌子上,痛呼。

归祈:“……”

老板娘说了早点睡,大家不敢怠慢,归祈一离开,众人也都纷纷上楼去睡觉。

归祈最先上楼。

二楼走廊里的血腥气依旧很浓,卷发女生的尸体还在原地,身体干瘪,不知道是谁在女生的脸上盖了一块白布,一眼看过去,怪瘆人的。

陆陆续续,又有人上楼来。

两个年轻人站在楼梯口犹豫。

他们的房间分别是02、04。

这两个房间都发生了命案,2号房间的地上横躺着惨死的卷发女生,4号房间虽然没了尸体,但墙上、窗户上流淌下来的血迹足够吓人。

两人嘀嘀咕咕:

“要不我们合住?”

“不会出事儿吧?”

两人都死了舍友,磨磨蹭蹭得不敢进屋,想着要不要合住一下。

归祈闻言停下脚步。

这时路仁与舒弥上楼,听到对话,路仁随口提示了一下:“老板娘第一天说的对号入屋你们都忘了?”

“没……没!”

两人哆嗦了一下,最终没合住。

住02号房间的年轻人一咬牙,进门就冲向床,拿着床单把地上的尸体裹成了粽子,又找了单子被罩什么的,把粽子捆在桌子上。

年轻人忐忑得上床睡觉,但翻来覆去,他却怎么都睡不着,精神亢奋得根本躺不住,不止这个年轻人,其他房间的人都失眠了。

昨天晚上他们一沾床就睡,今天怎么翻来覆去都睡不着!?

他们都有了不好的预感。

*

电闪雷鸣。

樊笙坐在椅子上,长腿交叠,翘着二郎腿,悠闲散漫,一把掉了漆的破椅子,硬是被那个男人坐出了千万豪华座驾的气势。

归祈一时恍惚。

南玄泽放松的时候,喜欢这样坐在轮椅上,姿态随性,面色苍白,气场却格外强大。

此时,男人骨节分明的手指曲起,敲着椅子的扶手,右手支在桌子上,半眯着双眼,若有所思得看着窗户。

归祈:“怎么?”

樊笙:“把门窗堵上怎么样?”

“……”

樊笙:“或者守窗待浴巾。”

“不怎么样。”归祈走过去,拉出另一把椅子,坐在樊笙对面:“今天椅子归我。”

樊笙扭过头看着归祈:“你是有老公的人,还是新婚燕尔。”

归祈不明所以:“嗯?”

樊笙:“怎么总想着分居呢?”

归祈:“……??”

樊笙:“不怕老公伤心?”

归祈眼皮一抖:“呵 ”

樊笙又说:“你是有老公的人。”

归祈冷漠:“所以?”

樊笙:“所以就算要分居,也得让老公睡沙发。”

“……”

归祈起身:“一起睡!”

樊笙突然沉默。

归祈以为男人又要说什么撩骚话,等了片刻,男人却垂眸轻笑,说了一句:“不太敢。”

归祈一脸冷漠:“新婚燕尔分居,你就不怕你媳妇儿伤心?”

樊笙身体前倾,腕骨突出的手拖着下巴,抬头看归祈,目光灼灼,声音带着蛊惑。

“那,我问问我媳妇儿,看他要不要跟我在这椅子上一起共度良宵。”

归祈:“……”

樊笙不曾遮掩身份,甚至不着痕迹得透露着身份,归祈不傻,当然知道这人是谁,但这人拒绝承认姓名,归祈也不去揭穿。

在他的印象里,南玄泽总是一身黑衣,五官完美的脸上没有表情,喜怒不形于色,眼底藏着永远都化不开的寒冰,一个眼神就能把人冻死。

万年寒冰,高冷禁欲,怎么披了个马甲就如此奔放?

归祈转身就走。

南玄泽:“这就走了?”

“……”

南玄泽:“我好伤心……”

“……”

归祈猛地转身,修长的手夹着一张噤声符,啪得一声贴在某人嘴上。

归祈冷漠脸:“你是冷酷总裁,豪门大佬,注意职业素养,话别多。”

南玄泽:“……”

归祈贴了一张噤声符在南玄泽的嘴皮上就翻身上床,闭目养神。

他的父母在他6岁的时因为意外去世,他没有别的亲人,是南玄泽与南家人在他最困难的时候从天而降,帮他处理了父母的后事。

之后,他跟着南玄泽回到南家,在师傅的见证下与南玄泽定了婚契,订婚的第二天,他跟着师傅离开,去了山林修行。

再回来,已经是现在。

他在山林期间,南玄泽不曾出现。

但南家人每周都会过来,把南玄泽的消息告诉他,考试考了几个第一、交了几个朋友、生没生病,昨天饭吃了几碗。

要不是他师傅天天唠唠叨叨说什么夫夫同心,他都要怀疑他在外面养的是个儿子,而不是未婚夫。

归祈揉揉眉心。

他身边的每个人都在提醒着他,一定要与南玄泽生死不弃,他自己都觉得他与南玄泽是天生一对,要生死与共。

南玄泽。

这三个字深深得刻在他心口,刻在他过往的12年时光里,也将会刻入他的余生。

不知不觉,归祈睡着了。

坐在椅子上的男人抬起手,干净修长的手指掐了个诀,贴在他唇上的纸符颤了颤,随后轻飘飘得落在他手上。

男人垂眸看着手上的符。

良久良久,他微微低头,在少年手指夹过的地方落下一个吻,很轻,一触即离。

把符纸郑重得收好,南玄泽拿出一张纯黑色的空白符纸,随意地撕了几下,撕出个小人儿出来。

小人慢悠悠站起来,舒展了胳膊,对坐在椅子上的男人弯了弯腰。

南玄泽:“去吧。”

06号房间。

赛车青年脸色苍白,死死得抱着同伴,目光惊恐得看着房门,嘴都咬得出血了,也不敢出声。

纤细的黑影站在他的房门口。

扣扣扣。

“我来了……”

赛车青年咽了咽口水,脸色煞白。

扣扣扣。

“开门啊……”

赛车青年眼睛一翻,吓晕了。

*

夜雨磅礴。

雷声不歇。

高大的树木承受着狂风暴雨,树枝啪啪得拍打窗户,窗户发出不堪重负的咯吱声。

南玄泽看着床上的少年。

少年清瘦高挑,聪慧冷静,一举一动都是他喜欢且熟悉的样子。

他的少年。

哒哒。

走廊响起脚步声。

南玄泽眼神微冷,眼底压抑着的情感如潮水般褪去,双眸瞬间恢复成了寒寂幽深。

脚步声靠近。

停在他的房门前。

扣扣扣。

房门被敲响。

南玄泽走到了窗户前。

扣扣扣。

敲门声锲而不舍。

自然没人开门。

片刻后,声音停止了。

吱呀~

窗户开了一条缝。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是齐天大圣大婚

    不久,就到了今日,是年妤依新婚的日子,她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昨晚被年煜打的刻骨铭心“笑一笑嘛,今天是大喜的日子,再怎么不喜欢他,你该为了父母想想吧?”她的姐姐挽妗一直再劝她笑一笑,可是年妤依都高兴不起来,她淡淡开口说了几句话:“没兴趣笑...”。旁边的几个丫鬟用一些胭脂水分,涂抹在她那白哲的脸上,丫

  • 抗战之超级红警你下楼再告诉我

    高高瘦瘦的李梓凡,穿着白色长袖和黑色牛仔裤的李梓凡,靠在栏杆上的李梓凡,半边脸隐匿在黑暗里的李梓凡,徐童那么怔怔地看着他,说不出话。“你往前来点。”李梓凡的声音好轻啊,徐童差点没听到。“哦,哦哦。”一阵沉默。“徐童啊。”“嗯?”她赶紧回声。“你做我朋友吧。”好呀好呀,徐童急忙点点头,不,不好,谁要做

  • 撩骗二分一(娱乐圈)在线阅读奇怪的人

    第五章:奇怪的人晚上醒来,我正躺在自己的床上。除了下、身微微的刺痛,下、身还有粘腻的湿漉感,我只能强撑着想去洗漱一下。下楼的时候,借着月光,我似乎看到有个人正坐在客厅里,看背影像是大姑。这个时间了,也不开灯,一动不动的坐在客厅里,想必是因为张天朔的事情还在伤心呢。“大姑。”我轻轻的叫了一声,却见大姑

  • 三国:我爹是曹操之立规矩(2)

    第2章立规矩傅城帛这也是第一次见宋青初本人,他知道她过去生活的所有背景,却并不了解她这个人。当然也不会知道,她不是不知者不惧,只是深知自己所处的环境跟身份,知道自己不愿也没得选择,所以无论多不想,也只能咬着牙,硬着头皮往前走。她向来不是个优柔寡断的人,既然来之前就已经做好心理准备,眼下更没有临阵脱逃

  • 见秋之激烈的还钱交锋(8)

    “冯小姐,您坐。”他看看她的面前,什么饮料都没有,看来她没点。他招招手,示意服务生上饮料。他点了两杯咖啡和一杯可乐。“冯小姐,作为父亲,我非常感激您对我儿子的帮助,否则影响了高考,将成为他一生的阴影。您处理这件事的时候,花费了多少?这理应是我来承担。”他直奔主题,不设任何悬念,这是他做生意的风格。服

  • 射雕装逼系统在线阅读第3章

    想着林素素的嚣张,想着她差一点被那些恐怖的男人,她就止不住地惶恐,一直压抑着这样的惶恐,她不想想起,但是此时却如洪水猛兽般,直接奔跑在她的大脑里,让她想躲也躲不了。林素素是个强劲的对手,虽然她并没有将自己当成她的对手,但是不代表林素素要拿她开涮。“你怕什么?”秦洛将手中的烟灭掉,脸颊爬满一丝温柔,移

  • 玄幻:我能看到经验值在线阅读第一章

    裴若羽是个平凡的女孩,自幼父母早丧,由外婆一手带大,21岁她专科毕业后拥有一个稳定的工作,朝出暮归,闲暇就看书,听音乐,上网打发时间,周末会回外婆家看看老人,承欢膝下.毕竟这是她在世上唯一的亲人了,看着外婆的日益佝偻的背脊,昏花的眼睛,她隐隐也会觉得哀伤,留不住啊,这无可御敌的时光如此的伤人,却是那

  • 随身空间之周芷若地狱之门

    季辛寒拿着房卡,他在502的房门前停了下来,他站在门口,踌躇起来。他知道,在这家豪华得如同宫殿一样的酒店里,许许多多肮脏的交易都在这无耻的进行着。那张房卡,握在他的手上,就如同握着打开地狱的钥匙。他想离开,远离这个是非之地,可他知道,退后一步,也绝不会是天堂,它充其量拥有另外一个称呼:人间地狱。父亲

  • 和富二代抱错怎么破在线阅读第十节

    宋温馨笑了笑,说道:“既然如此,那么我现在就给你答复,我的答案是,我接受。”齐风站了起来,朝着她伸出手,“合作愉快。”宋温馨也站了起来,握住了他的手,“谢谢。”“既然如此,那么现在就把合同签了,而我希望,宋小姐今晚就能够搬过来,明天正式进入就职状态。”宋温馨:“……”要不要这么着急?齐风收回手,笑着

  • 无悲僧在线阅读第3章

    云深,中国内地男演员、歌手、制片人,2007年参加选秀节目出道,过后参演了很多大妈剧一直不温不火。刚才苏暖暖看到那个估计就是。2014年暑期因电视剧《琴心剑魄》中的“苏百里”一角而获得广泛关注成为了万千少女心中的国民老公。又主演大热季播剧《盗墓笔记》后续一直都在走红,苏暖暖死之前云深的微博粉丝已经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