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言情 > 正文

超神学院之吾为荒天帝在线阅读第9章

2021/6/12 4:06:40 作者:荒天帝 来源:飞卢小说网
超神学院之吾为荒天帝
超神学院之吾为荒天帝
作者:荒天帝来源:飞卢小说网
吾曾用一粒尘填满汪洋大海,一根草斩尽日月星辰,弹指间让天翻地覆!吾曾独自一人撑开黑暗,杀尽异族不朽,一剑断万古,建立无上天庭!吾也曾让九龙为拉棺脚力,演化仙域在三世铜棺材之中,欲重新构筑仙域!吾名:荒天帝!(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江上斐真是彻底被自家两个师弟搞得无话可说。

送回个请帖,还能闹出这么个意外收获,真当他想一直板着脸对着他们说话吗?!

他们师父,沈岚舟,也一样是个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人,基本上整日不见人影,不知道到哪里云游去了。

总是讲宗内大小事务推给他,说是好好栽培,说白了,其实就是自己懒得处理;除魔卫道,整日闭关,这些事情他不做。

——还指望谁去做?

江师兄也是每日都要精力交瘁一次。

竹林苍翠,入目青葱,淡淡清香,总是还能让人身心舒畅一些。

这里是江上斐常来之地,是个适合清修的好地方,安静怡然,够他山际见来烟,竹中窥落日。

还是这样慢悠悠、恬淡的生活适合他。

竹林有一条很长的小溪,蜿蜒曲折,小溪水清,也不至于清到没有鱼的程度。

因为没人会常来这里钓鱼,这条小溪里的鱼游来游去,逗趣打闹,大略数数,量也不少。

习惯听着流水潺潺,蝉鸣嘒嘒,求真论道。江上斐拂去扎皮肤的竹叶,却没再往前走。

一身白衣,外披白大氅,银纹如勾连的雷丝,如墨长发就随意一披,宛如泼墨。

一个男人,正拿着鱼竿,正在钓鱼。

“那边的公子,若是无事可做,不如和我一起来钓鱼,如何?”

嗓音微沙,像是放久了的苹果,听着慵懒,别有一番散漫滋味。

江上斐没动。

那人也不再劝他,自顾自的钓鱼,可许久也不见他钓上来一条。

真是技术差吗?未必。

白衣男人拉起鱼竿,竿子上只有细如毛发的柞蚕丝,空荡荡连钩子也没有。

鱼饵没有也就罢了,钩子也没有,这是钓的哪门子鱼?!

难道还有鱼上赶着找死的?

江上斐简直不知道该怎么评价这人。

“是不是觉得我很奇怪?”

那人又问了,嗓音含笑,轻声细语,娓娓道来:“反正都是来求个安静的,钓到鱼,或者钓不到鱼,都是一个结果。”

转过身,脚下的黑影长斜,笼住了小溪内游动的小鱼。

此人有双璀亮如星的眼,淡绿,似一杯刚沏好的龙井,似乎有说不完的故事。

眉骨下两抹阴影,使他看上去,不免有些森森的幽冷,偏偏他的笑容很温暖,也是如同一杯刚沏好的龙井,暖气氤氲。

“西域人。”肯定句。

“是,我是西域人。”

他笑意渐深:“辞乐,我的名字。”

“辞乐公子。”

“不用这般客气,打扰到公子修行,是我唐突了。”

他微微欠身,脚像是没沾地,几乎是一点也没发声的走到了他面前。

“看公子器宇不凡,清气盘桓四周,只是略有肃杀之气,是剑修?”

笑微微的,辞乐此人有种奇异的魔力,能让再心情不好的人,也能瞬间平稳下心情,和他交谈。

“嗯。”

“厉害,辞乐向来最钦佩修道之人,公子将来必能成为大能。”

“承你吉言。”

能不能成为大能,江上斐是无所谓的,他只想求个门派平安,少点动辄打杀食人的妖魔鬼怪,那他就能满足了。

“公子不打算告诉我名字吗?”辞乐道,“以礼相待,你来我往,交个朋友,怎么能不知对方名讳?”

江上斐虽然觉得奇怪,但也觉得,不过就是告诉个名字给对方倒也不算什么:“姓江,名上斐,我的名字。”

“好名字,名如其人。”

辞乐又反问:“江公子不好奇在下的姓吗?”

这人怎么事情如此多。

江上斐在心里皱眉,表面还是要讲礼貌的:“说不说,都是辞乐公子自己的事情。”

“我本来是有姓的,”辞乐遗憾,“可惜赐我姓之人,已经死了。”

“节哀。”也是奇特,赐他姓名之人,怕就是他的父母,父母哪怕已经逝去,这个姓也还是能用的吧。

“我太怀念了,每每想起,就痛不自已,索性连姓都不要挂上,我就能舒坦些。”

笑容变了,变得自嘲。

“若是闲聊,恕在下还有别的要事,恕不奉陪了。”

江上斐已经认定此人就是闲得慌,想找人诉苦,若不是出于礼节,他早就扭头就走了。

“江公子,等一下。”

辞乐一个箭步,走到江上斐面前,也不管江上斐神色异常,就强行翻过他的手,往他手心里放了一样东西。

“一点小小心意,不成敬意。”

辞乐再次欠身,江上斐低头。

掌心白皙,躺着十几颗碧绿的珠子,宛如那人的眼睛一般。

除了中间那颗,一半碧绿一半血红,像是太伤心流了血泪,串在一起,成了一个手钏。

大小不一,状如红豆。

再抬头,那位叫辞乐的已经飘然远去,如他那身白,和鬼魅一样,悄无声息的消失在了这片竹林之中。

若真是鬼,他怎么会察觉不到?

魔修?

怕也不是。

江上斐深觉荒诞,手心碧绿的珠子莹莹发光,真像是夜空中的萤火虫。

最终还是没有扔了。

·

陆邵离没有走。

他还是听自己大师兄的话的,大师兄要他不走,他就不走,哪怕高祁真的对他怎么样。

那也不怎么怕,大师兄可是给了他防云扇防身的。

高祁不想再看到这个让人厌烦的丧门星,也知道江上斐就是把人扔到自己面前,不过就是一个摆摆样子,给给他面子而已。

给周围人一个证明,自家师弟犯了错,他绝对不会姑息,他已经把陆邵离扔给了自己,任他随意处置。

但他要是真的拿陆邵离出气了,估计也会留下一个为人小器,不够大方,斤斤计较还脾气恶劣有仇必报的名声。

清光宗的人真是没一个善茬!

除了他娶回来的晚妹。

打不能打,动不能动,现在陆邵离留下来,他指不定还得好吃好喝的供着他。

江上斐——你可真能!

“你也走!之前事情一笔勾销,你也不必在这里多逗留了!”

高祁恶声恶气:“走啊!”

“我偏不走,我师兄说了,要我留下来赔罪,那我就留下来赔罪,一人做事一人当,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陆邵离陡然的大义凛然:“不走!我任凭你处置!”

这人到底是故意的还是真傻?!

看陆邵离双眼清明,一身正气,高祁判定了。

此人不是故意的,完全是真傻啊!听自己大师兄的话!

烫手山芋扔不掉,这是多么悲伤的事情。

死了爹,悲伤过度,还被人算计,留了个祸害下来,高祁浑身一轻,差点就地栽倒。

陆邵离看着薛晚晚,想通了,觉得自己就算是留一辈子,在高府当牛做马,也很开心。

秦砚和陆邵离吵了一架,懒得再管他,走了。

“谢公子呢?”

走了一个,还杵了一个,谢长曦还没走,留在这里作壁上观。

“高公子。”

谢长曦慢慢道:“能否,让我祭拜一下令尊,师父听闻令尊不幸罹难,很是悲痛,一定要我来替他来悼念一番。”

“既然是谢宗主的要求,我自然不会拒绝,请随我来。”

“我也想祭拜一下!”

陆邵离赶忙补充:“绝不闹事,之前是我错了!”

不善的目光从头到脚,将陆邵离扫了一遍,高祁给他们指了方向,长袖一挥:“请就一起,随我来吧。”

·

灵堂冷冷清清,数年前,高祁的母亲就已经病死了,高祁父亲深爱妻子,再未曾续弦。

堂前放着两个灵位,谢长曦和陆邵离依次上了香,高祁在旁脸色阴沉,默不作声的拐进了旁边的房间。

那是自家父亲高洋摆放棺材之地。

棺材是金丝楠木,水不能浸,蚁不能穴,也是下足了血本。

棺面未合,高洋面容平静,躺在棺材中。

“家父死得很平静,身上也没有什么伤痕,那凶手怕是也没怎么给他折磨,还算是有点道德心。”

高祁一字一顿道:“我爹生前从不做坏事,也常做善事,也要我和一般做。今日是我失态,心情过度悲伤,做事也没了往日章法,也请两位见谅。”

“这究竟是谁下的毒手啊,抓出来,一定要打死一百次!”

陆邵离愤慨道。

“若是能抓到,我也不会放过他。”

谢长曦垂下眼帘:“昨天几时出的事?”

“差不多是申时,正是夕阳西下之时,昨日我本想去给华严道人送鸿业盘,在快要到了九曲十八峰的时候,我忽然全身不适,双腿酸得站不起来,我就带着鸿业盘匆匆赶回去了,打算婚后再送,没想到……”

“鸿业盘?”

“是啊,鸿业盘,之前家父借了华严道人的鸿业盘一用,现在叫我还回去。”

“鸿业盘?!”

拔腿就跑,高祁脚步慌乱。

“他怎么走了呀?”

陆邵离眨眨眼:“什么情况?”

“看来是熟人了。”

噗通,一牌灵位掉下来了。

案牍上摆着白瓷盘子,摆在盘子上的糕点被蓦然摔下来的灵位砸到,摔了一地的碎皮屑。

陆邵离正在脑补一场凶狠的凶杀案呢,被这忽然掉下来的灵位给吓了一跳,差点又撞到谢长曦身上。

扶正了掉下来的灵位,上写先考高公讳洋君府之灵位。

正是高祁父亲高洋的灵位。

“心事未了,”谢长曦用只能自己听到的声音道,“高伯父,您的意思,长曦都知道了。”

烛火笔直,尚未燃完,紫烟袅袅,模糊了案牍。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豪门老男人的替身女友不干了第六章在线阅读

    沈然训练完已经天都黑了,他摸了摸自己的肚子,饿得不行,一边吃着补充能量的香蕉一边走到校门口,家里的车已经在等着了。沈然的父母从小就特别宠他,就他一个宝贝儿子,却因早产体弱多病,小时候医生建议他去游泳锻炼身体这才送他去学游泳,哪知道被现在的教练宋海一眼相中,说他是个练游泳的奇才,不能浪费了这个好苗子。

  • 在大佬面前装逼如风[无限]在线阅读第10节

    第十章结果日子真的就像挂在墙上的日历,往墙上的钉子上一扣,过去一页,就过去一天,很快来到盛夏,七月的四川热得没有人想出门。对于高考过后的学生来说,今天是最紧张的一天,有人打电话去查成绩,教育机构忙得占线,大部分没有查到成绩的人不敢出门,家长孩子都待在家,空调里头呼呼吹出来的冷气,丝毫没有将他们呼出的

  • [少年派]蝉落在线阅读信

    一只丧尸忽然从收银台的角落冲出来,似乎蓄谋已久,此时的丧尸已将唐木扑到,唐木的手枪没有握住,被甩在一旁。丧尸扑在他的身上,张开血盆大口朝着他咬去,唐木则用双手掐住丧尸的脖子。丧尸的脖子冰冷无比,眼神发红,嘴边的粘液此时滴在唐木的头上,甚是恶心。还好丧尸的力量不是很大,唐木用脚顶住丧尸的肚子,用尽全身

  • 老子享受就变强在线阅读第八节

    “那个女孩,和你很熟的样子。”穿着黑色衣服的男孩说。“和你没关系。星辰,既然来了,有什么事说吧。”星辰说:“晓翼,我要说什么,你应该很清楚。”沉默,“我不想回去。”“不回去?你知不知道你的身体会越来越弱,直到消失。要不是感受到你已经在变弱,我会这么着急来找你吗?”晓翼笑了一下,“好了星辰,我已经决定

  • 我的异界生涯在线阅读第9节

    “谁TM动了我的女人。”“自己出来受死!”搂着娜姐,刀疤男凶狠的说道。今天,刀疤男的心情很不好。上午一出门就撞上了硬茬,要不是背景厚,现在刀疤男还在看守所呢。刚刚在医院包扎好,就听到小弟说,自己的马子在自己的场子被打了?顿时,刀疤男火冒三丈。选在今天闹事,要怪,就怪自己出门没看黄历!同学聚会的同学们

  • 明德天下在线阅读第五章

    凌世跃的呼吸在看到红痣的时候明显加重了。他用大拇指按上那颗红痣,来回打转地摩挲,手指力道一点点加上去,最后像泄愤一样,把周围一片皮肤都擦红了:“池二少还想说什么?人有相似,名有相同,痣长得一模一样,也是巧合吗?”池厦感觉皮肤有点疼,微微蹙起眉头。他用力向后扭头,但是视野有限,只能看到凌世跃贴在自己后

  • 不驯的遗产之阴阳之气

    阴阳之气天地至理,天师,地师,武师皆可用。至阴至阳尤为至宝,得之盛之!但至阴至阳中有种至配阴阳,这是神品阴阳气。得之,冲破桎梏。所谓至配阴阳,乃是至阴至阳绝品阴阳气中的稀有特性。单独的至配阳气和至配阴气,并不能像单独的至阴和至阳那样能随意单独采用。至配阴气只能和至配阳气互补才能产生效用,这效用比至阴

  • 豪门的包子不好养在线阅读月落芳洲

    月如弯刀。大将军府明灯煌煌。白凤单脚立于瓦舍之上。从这里,可以看到一座类似于雀阁的建筑。黑夜太过漫长。他身边寒鸦历历,蝙蝠也趁夜跑来凑热闹。以前,有一个可以引得百鸟来朝的女子,就被锁在乌鸦环视的囚笼里。而如今,情况好像有点不同了。他的羽翼日渐丰满,面庞已褪去了少年人才有的凌厉。现在的他,成熟、包容,

  • 斩龙第一章在线阅读

    花果山四面环海,天很蓝,海也很蓝,潮起潮涌,蓝色无尽变幻,有时会蓝成一片,美得如梦似幻。自从白色色将花果山占为己有后,她最喜欢做的事便是坐在花果山的礁石上,遥遥望着西边的天。都说西的尽头有一世界,名曰极乐。那里没有痛苦,只有无尽欢乐;那里极其清净,是向往成佛之人最好的归宿。白色色修炼了一千多年,却没

  • 迷糊的米古在线阅读第二章

    河东老军用丑角扮,参考《玉堂春》崇公道。安排他来这么一大篇是为了什么呢?就是为了拖时间好让小生换衣服啊,白箭衣,蓝大带,红彩裤,外面穿白大氅,再拿一根马鞭,参考《九江口》华云龙吧(台,台,令令台……)(二道幕闭,河东老军上,说山西白)河东老军:【白】小老儿(台~)【数板】家住河东太原郡,太原郡,离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