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总裁豪门 > 正文

于大少家的小娇妻第五章在线阅读

2021/6/12 4:41:17 作者:君笙非萍 来源:17K小说网
于大少家的小娇妻
于大少家的小娇妻
作者:君笙非萍来源:17K小说网
他叫于辰轩,21世纪Z国某特种部队的军官,叱咤军政商三界的风云人物,人称冷面阎王。只有君璃络知道,他纯属就是人前大狮子,她前大灰狼。他给予她万千宠爱,然她却在逃!她叫君璃络,21世纪Z国某食品厂的现场QC,一生碌碌无为,还安慰自己平凡可贵。为了寻找这所谓的传说,走了辞职OA。一个人,一条路,开始人生旅途。片段:“你有男朋友?”于辰轩微眯着眼睛,凉凉的开口说道:“据我所知,你并没有男朋友!有,你爸妈也用不着逼你出来相亲?嗯~”听,这小白脸跟她分析着什么啊,君璃络怒怼道:“谁说有男朋友就不用出来相亲

柳鹏池摇开车窗对年莫说,“那我走了。”

这天是大年二十八,和往年一样,柳鹏池照例回父母家,等过完年再回来。

外面寒风刺骨,年莫裹着羽绒服,把半张脸都藏进围巾里,从衣兜里伸出手挥了一下,算是道别。等柳鹏池的车消失在视野里了,他才三步并作两步跑回楼里,这回他又是独自过年,逐渐开始有了习惯的感觉。

大年初四的晚上,柳鹏池开车去了荣记。这是家有些年头的私房菜馆,平时他和朋友都爱在这儿碰头。

荣记向来生意红火,过年期间想订到一张桌都是难事,柳鹏池提前了半个月,居然还真让他搞到个包间。他出门前把自己从上到下好好打理了一番,对着镜子看了一会儿,得出自己依然英俊非凡的结论,这才意气风发地出了门。

外来人口都回去过年了,整个城市里突然空了不少,他一路只遇到两个红灯,其他时候都畅行无阻。人在抱有巨大的希望时,难免会将遇到的一切,都跟运气联系起来,柳鹏池也不例外。出行顺畅这个符合城市发展规律的现象,都被他看作了是难得的好兆头。

柳鹏池比预定的时间提早了十分钟到达荣记。把钥匙交给泊车的服务员后,他径直上了二楼,在包间外清了清嗓子向服务员发问,他发现自己居然有点紧张:“有人来了吗?”

服务员微笑着摇头,打开房门让他进去。

点了几道开胃的小菜后,柳鹏池看了看表,把随身携带的笔记本打开,调出了存放在桌面上的图纸文件。

那是一份N27的设计稿。画廊是在柯明远回国之前买下来的,他对里面的装修有点不满意,不想大动,只想改些细节。可他向来不管杂事,市内有哪些靠谱的设计公司更是一问三不知。

于是这个消息,就被周游转告给了柳鹏池。周游是N27的合伙人,也是柳鹏池的高中死党,五年的狗粮没有白吃,两人分手后柳鹏池的失落他更是看在眼里。这次难得有个机会能让柳鹏池献殷勤,他当然要适时地表示一下。

柳鹏池的手指在键盘上来回摩挲,他像个要提交毕设的大学生一样,忐忑地检查着图纸上的每一处细节,唯恐等会儿来验收的人有任何不满。

六点半,不早不晚,柯明远来了。

专程订的最小的包间,此刻显得太大了。柳鹏池隔了一张圆桌的距离,看着他把大衣脱下来递到服务员手里,坐下来喝了口热茶,驱走了身上的寒意后,才朝自己露了个笑脸:“新年好。”

“新年好,新年好。”柳鹏池忙不迭地道好,将一旁的菜单推了过去,柔声道,“你看再点些什么。”

柯明远拿过菜单翻了翻,发现抬头的人数上写着两人,这才意识到不对,笔尖在那个数字上戳了一下:“就我们两个?其他人呢?”

他今天被约出来,是柳鹏池说画廊的设计图纸完成了,想趁开工前让N27的负责人再过一遍。柯明远就算再傻,也还记得负责人不止他一个。

“周游家里有点事,来不了。”柳鹏池睁眼说瞎话,把本来就不在这次饭局预定名单中的周游摘得远远的。

柯明远也没发觉不对,过年的时候脱不开身是常事,于是他快速地点完菜,冲柳鹏池扬了扬下巴:“那你放心让我一个人看?预算材料什么的,我可是一窍不通。说不定我这边满意了,回头周游嫌造价太贵,你又得改。”

柳鹏池笑了笑,氛围看起来很和谐,是个不错的开局:“那些都是小事,关键要你满意。来,新锐画家,趁着还没上菜,你先过目一下?”

“埋汰谁啊。”柯明远被那个称呼逗乐了,起身坐到了柳鹏池旁边。

其他方面的改动,是年前就关照过的,柳鹏池的设计基本都达到了他想要的效果。后来返工重来的庭院,才是他这次要看的重点。

不得不说柳鹏池改行之后,基本功仍然没有落下。柯明远托周游转交过一份手绘的概念图,年莫提出的玻璃创意,被他具象成了一大三小四条鲸鱼的造型。他的设想中难免有不切实际的部分,经过柳鹏池再一改造,几条鲸鱼与周遭的灯饰就极好地融合了起来。只从电脑上看,鲸鱼跃出了水面,星光毫无保留地落在它们的身上,金色的灯光穿过半透明的蓝色玻璃,营造出了一派静谧的景致。

柯明远是个注重幻想色彩的人,这份图纸和他的预期一致,自然没什么好挑错的,他当即点了点头,称赞道:“行家出手就是不一样。”

行家谦虚地摆了摆手,还没得意上几秒,就听到柯明远说了句他意想不到的话:“你们家年莫这次帮了大忙,记得替我谢谢他。”

柳鹏池手上一抖,不小心关掉了设计稿。他脑中迅速地把这一个多月以来的经历都过了一遍,都分析不出这没头没尾的一句话是怎么回事,顿时惊觉好像错过了一些事。

见他关了图纸,柯明远只当今天的正事已经谈完了,余下就是老友相聚的寒暄环节。于是他挥一挥衣袖,飘回了之前的位置,完全没注意自己刚才一句话,在旁边的人心里投下了一颗□□。

直到服务员把菜都端上了桌,柳鹏池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他艰涩地开口问:“你和……年莫,认识?”

“偶然碰到的,后来他给文石做模特,哦文石就是那个蓄络腮胡的高个子,你之前来测面积的时候应该见过,”柯明远浑然不觉地伸筷子夹了根芦笋,继续往柳鹏池身上插刀,“他看了那个庭院,就提了自己的想法,我觉得靠谱就拿来用了。”

柳鹏池被两三句话里的信息量给震在了当场,怎么都没想明白,年莫是什么时候跟柯明远勾搭上的,而且最关键的是,按照年莫那种秋秋在KOKI做糊了几个蛋挞的无聊事都要拿出来讲的性格,他能对此一无所知,就正好说明了年莫是故意在瞒着他。

柯明远把鸡汤盛进碗里,喝了几口见对面的人还傻坐着,才后知后觉地问:“你不知道?”

“我……”柳鹏池恨不得现在就冲回去,揪住年莫的衣领质问他背着自己搞了些什么,好不容易才从五雷轰顶的震惊中回过神来,好整以暇地笑道,“我知道,只不过事情太多,一不小心没想起来。”

见柯明远没有起疑,柳鹏池知道糊弄了过去,可心里已经在盘算着,稍后要怎么敲打敲打年莫了。

大年初四是迎财神的日子,柯家从商很注重这个习俗,因此这顿晚饭混了一个小时,柯明远就起身告辞准备回去了。

两人站在荣记门口,等人把车从停车场开过来。柳鹏池有心下次再约出来吃饭,谁知柯明远虽然答应了,却补了一句让他如坠冰渊的话:“以后把年莫也叫上吧。毕竟我们曾经有过一段,就当是避嫌也好,其实不该再私下单独碰面的。”

晚饭过后,外面就特别热闹了。大家等不及凌晨,早早地把烟花爆竹都搬了出来。

年莫原本想看会儿书,无奈实在太吵,干脆跑阳台上去围观了会儿。房间在最顶层,那些烟花刚好就能在这个高度炸开,他光是看着,也觉得高兴。

等他回到房间,注意到手机上有好几个未接来电,拿起来一看,全是柳鹏池打的。

自从知道柳鹏池给画廊装修的事后,他心里一直有个疙瘩,总在想柳鹏池是不是有什么打算,又不知该怎么问,为此郁闷了好几天。

年莫拿着手机看了看,过年期间,柳鹏池难得会给他打电话,这一下打这么多个,可真是前所未有。难道是被烟花爆竹给炸糊涂了,突然就想我了?这念头刚一出来,年莫自己都笑了,怎么可能。可是又有点期待,万一呢?

他正这么想着,手机又响了,还是柳鹏池。这次年莫赶快接了起来,可惜还没等他出声,那边的人像是早就耐不住脾气,没好气地直接问道:“你跟明远说了什么?”

年莫一愣,心里那点喜悦全消下去了,却又不知道他具体是想盘问哪句话,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柳鹏池听他不答,只当他是在想借口,接过司机找回的零钱,一边推开车门一边说:“我不知道你在打什么主意,但你那点心思最好收收。我不喜欢你那些小动作。”

年莫皱了皱眉反问道:“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误会?”柳鹏池冷笑一声,寒风顺着电流吹进了听筒里,“那你解释一下,偷偷学人做模特是怎么回事?对画廊的装修指手画脚是凑什么热闹?和柯明远见了面瞒着不说又是做什么?”

听到这里,年莫算是猜到他为什么生气,原本的好心情也没了,但还是按捺住脾气解释:“不是你想的那样。柯先生只是找我帮忙……”

柳鹏池嘲讽地笑了:“你还能给他帮忙?真是越来越有出息了。”

“……可事实就是这样。”年莫的声音低下去,他深吸口气,感觉有点难受,好像整颗心被人用拳头在砸。

“得了吧,就你那三脚猫功夫,有什么好在人家面前卖弄的,知道自己赶人家差多远吗?”柳鹏池完全没体会他的感受,伤人的话依然在继续,“你说说你,知道自知之明怎么写吗?”

年莫咬紧了嘴唇,房间里的空调仍在运转,但他却感到彻骨的寒冷。他突然觉得很累,连动都动不了,就像一座结冰的雕塑一样。

“不,我有自知之明。”最终,他还是颤抖着打断了柳鹏池羞辱的语句,“我知道自己不是柯明远,也成不了柯明远。”

挂了电话,年莫在客厅里坐了很久。

那天柯明远在画廊夸他的时候,那一瞬间因为被人肯定所爆发出来的喜悦,今晚彻底被柳鹏池碾碎了。

大年初五的上午,年莫出门,好不容易找到了一家还在营业的理发店。他从镜子里注视着一年多来几乎没换过的,照片里高中时的柯明远留的发型。

“头发想怎么弄?”理发师在旁边问他。

年莫最后看了一眼镜子,然后对理发师说,“麻烦帮我染个色,再剪短一点。反正就是要和现在不一样。”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陈情令]无忧之第三章

    周子珩第二次求娶时,苏媱刚经历过中考,考上了市里最好的高中。苏媱成绩是一直不错了,可是不进则退,她根本不敢放松。中考压力虽然比高考压力小一点,不过也有很大压力。特别是她的目标是全市最好的高中。初三这一年,苏媱一刻不放放松。到了高一,周围的同学没一个简单的,苏媱更是不敢放松。她不想高一就跟不上退步,那

  • 我是一根四十六亿年老山人参在线阅读第十章

    清一回到寮舍之后片刻,赵舌也是回到寮舍,敲开了清一的门。开门之后,只见赵舌也是一身淡蓝色僧衣,一脸的严肃。可进了门之后便又是原形毕露。“哈哈哈哈,你这光头可还不懒。”清一无奈的摸了摸自己已是没有一丝毛发的光头,摇了摇头,也知道赵舌的性子,没有动怒。“小爷如今法号清光,李同心,你的法号是什么?”“清一

  • 冷枭的千亿宠妻在线阅读第一章

    凌晨一点,一个人影孤独的走在大街上。韩歇满头大汉,精疲力竭,眼皮耷拉着,整个身体就像一坨烂泥一样。而造成他这个样子的原因,完全是疲劳过度造成的。一天打三份工,朝五晚九的,每天休息的时间都不到五个小时,韩歇是真的撑不住了。但,不撑,又有谁来养活自己呢?高考失利,考不上理想的大学,韩歇只能退而求次,选择

  • 猪的告白之我带你上天

    第四章我带你上天戚越铮给今天的司机打电话。正在开车的刘师傅看到来电显示,连忙按下通话键:“先生?”戚越铮:“把车开回去,不用去机场。”刘师傅:“啊?好的。那我现在就开回去。”说完,刘师傅看着面前的红绿灯,打算转弯去旁边的小道,抄近路回去。刘师傅开的是外放,车里的慕朝颜当然也听到戚越铮的话,她顿时不高

  • 我是大唐国运金龙在线阅读第7节

    殷长乐是在约莫巳时一刻被人叫醒的,奇怪的是今日来伺候她梳洗的却不是沁书,而是先前在一旁立着端水的小姑娘,名字似乎叫..沁桃。外面日头已大亮,殷长乐刚醒时还以为时间尚早,直到沁桃小心翼翼提醒已巳时了,她才慌慌张张地起来。昨日江廷远和她约的时间就是巳时在烟雨江畔见。这下好了,江廷远估计已经等在那了,她却

  • 爱上大龄宫女在线阅读砍瓜切菜

    此时树林边缘,正有几个玩家想进树林探索,其中一个穿着旧短裙头ID【冷妖颜】的少女突然指着前方,一声惊呼:“哥哥快看,深林里有好多人!”几人顺着方向看去,却见树林深处有不少人影晃动,而且正快速的奔来。颜无双:这些人不太像玩家啊?节操碎满天:笑红尘·盛世【领主】...卧槽,这些人是刚才公告里要打我们新手

  • 七零小可爱(穿书) [参赛作品]第七章

    而一面终于寻到正事的鬼太子炎在风林馆里对女子进行一批一批筛选,最后终于留下几个他认为的绝世美人给言欢定夺。如果光看不中用他也不介意带自己的好儿子跟那些个美人每个试用一次。风流嘛,求好不求独。但鬼书萤和言欢都默契地表示尽早成婚。他也就没办法,择了最顺眼的做了自己的儿媳。大婚当日,鬼书萤和鬼太子炎化身好

  • 绝宠医女不好惹在线阅读第9章

    顾曼婷带着顾诺出幼儿园的时候,司机已经在门口等候了。本想带着顾诺上车,却突然看到了幼儿园旁边的一家面包店,她顿了顿,又折了回去。被小姑姑拉着手的顾诺一脸不知所措,“小姑姑,为什么要去面包店呀。”“买蛋糕呀。”一边说着,顾曼婷就往面包店走去。却在开门的一霎那,她几乎是僵在了原地,因为透过玻璃窗,她看到

  • 奥特:正木敬吾在线阅读250

    一班教室。午后,徐苍舟留校,躲在书堆后面,写顾靖要的检讨。他给班主任设置了特别关注,于是,写着写着,手机屏幕忽然亮起,跳出来班主任的一条“@爱学习爱然然中午来我办公室。”徐苍舟抿了抿唇,颤抖着手指点进去。忽然,他的桌面被敲了敲,响起两声清脆的声音。抬头一看,正是他的表哥顾靖。顾靖正低头下望,神情漫不

  • 恶魔烙印之娇宠甜心在线阅读第4节

    渡江河将昔溪背起,带离了安族,往义国宫内方向走去。一个时辰后,二对对站在渡江河房门说:“渡使节该用晚膳了。”渡江河便拉着昔溪打开了房门说:“这位是我家皇上,可否一起?”二对对:“既然暗国皇上也来了,我先带二位去用膳。”渡江河:“不知能否问姑娘个事?”二对对:“何事?”渡江河掏出自己的黑暗令牌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