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英雄联盟之追梦1在线阅读第9节

2021/6/12 4:31:59 作者:执笔谱凡 来源:17K小说网
英雄联盟之追梦1
英雄联盟之追梦1
作者:执笔谱凡来源:17K小说网
他是神,历经澄海各大赛事,79连胜!未尝一败!所有想要将他拉下神坛的人最终都成为了他的垫脚石!S3赛季,采访S2世界第一ADC微笑。你认为当今中国最强ADC是谁?微笑:Uzi。只是还有一句话微笑没讲,李浩宇如果不是在国外,那么第一ADC....!!

第九章

给一尘绑好眼上的药,苏厌厌放松坐下之时,屋外已是午后。

她花了半天才处理好所有伤口,还闭着眼睛艰辛地给他穿了衣服,只是他仍在高烧,得不断用温水擦拭额头和四肢,余下只能看他自己的造化了。

收拾一尘那件被自己剪得乱七八糟的衣袍时,一个湿哒哒的小布袋从里掉了出来。

她拎起看了看,是朴素无任何花纹的样式,如今被河水浸泡过,变得旧旧脏脏,辨不清原本的颜色了。隔着布摸了摸里面,略硬的一小团东西,像是香囊,凑近闻了闻,只有泥水的味道。

若真是香囊,在水里泡了这么久也该坏了。

苏厌厌将布袋晾在了窗户边,便去做其他事儿了。

随后,苏厌厌守了一尘一整夜,没敢熟睡,不断察看一尘的情况,终于在次日清晨退了烧,宽慰之下苏厌厌这才觉得饿了,出去挖了几根山木薯,一股脑扔进篝火,将木薯烤地香气四溢。

苏厌厌坐在篝火边专心享受木薯的美味,连吃了两根才满足停下,喝了喝茶,准备再从火里挑根大的。

就在此时,她蓦然一僵,看向草堆上,那位被自己看光摸遍的一尘。

只见他的脸,不知何时,竟转向了她这边。

苏厌厌心咯噔一下,张嘴欲唤他,又不能确定他是否真醒了,因为眼上缠了布,除非身体有动静,不然看不出究竟是睡着还是醒了。

苏厌厌牢牢盯住一尘,眼睛眨都不敢眨地看了好一会儿,没发现半点动静。

难道是沉睡中无意转过来的?

苏厌厌大呼一口气,摸了摸差点吓没了的心脏,继续吃她的午餐。

然而她并未放心,不时地瞄两眼,总感觉不对路,直至视线来到他的嘴角……苏厌厌皱眉凝目,偏下头死死盯住他的嘴唇。

这嘴……这嘴……不是在笑吗!

苏厌厌登时一抖,手中木薯一歪,滚落在了地面。

“一、一尘师父,您醒了?”

苏厌厌也是心细,捕捉到他的嘴角僵了一下。

是以为自己落入黑衣人手中吗?忙安慰:“师父勿担心,我不是那些刺杀您的人,我们在九鹤深山里,很安全。您现在伤势重,暂时在这儿养几日,您要想离开这里,我帮您通知净辉方丈或您的人,让他们来此处接您。”

一尘沉默听完,从被子里伸出未受伤的左手。

苏厌厌又不笨,瞬间领会,把备好的笔放入他的手中,展开纸贴在笔尖上:“您请写……不过,您会不会不方便?”

她在避免他写不好自己又看不懂时的那种尴尬。毕竟一个人在蒙住眼,又虚弱无力的情况下,是无法把字写端正的。

一尘怎不知她话里的意思,更明了她说的委婉是在保全他的尊严,虚弱的脸上便浮出由衷的感激,手腕微动,笔尖在纸上移动起来。

苏厌厌已做好心理准备应对尴尬,没想到的是,他真的能在目不能视时写出字,笔画虽是无力,却是端正而清晰:“小施主识得贫僧?”

“我姓苏,昨日有幸在天塔寺瞻仰过您。”

一尘沉吟了片刻:“我记得虚脱时得一少年搀扶,便是你吧?但天塔寺我不记得,望恕罪。”

苏厌厌本就不在意他是否记得自己,见他真诚道歉,倒有些不好意思了:“师父言重了,无妨的。”相比之下,他的字引起了她的兴趣,视线一直停留在纸上。

是篆体,一笔一划极富古意,而且越写越好,已没有了一开始的下笔无力。

他本来就用左手写字的吗?若不是,如此情况都能写得这么好,厉害地有些吓人了。苏厌厌暗暗纳罕。

一尘接着提笔:“再次感谢苏施主相救。”

听见相救两字,苏厌厌想起把手探入他的裤中,咽了咽口水:“不、不全是我,我把您拉到这儿就去叫了郎中,您的伤是他处理的。”完了又补充一句:“衣服也是他给换的,上身伤势比较重,所以没给您穿。”说完又觉得自己此地无银三百两,她一直都是男装示人,是否自己换的衣服又有何干。

一尘平静点头,孰不知苏厌厌此时的脸红若关公。

“苏施主可有受伤?”

写完,一尘向她转过脸来,虽蒙着布带,却好似能穿过布带看到她似的,竟也令苏厌厌不敢直视,局促地扭开头,摸了摸贴了药的额角,对他的关心很是暖心:“我没事。”

一尘轻轻掀开身上的被子,动身要起来,这一动身,便又咳了起来。苏厌厌忙劝阻:“您伤口未愈合,还是躺着为好。”

一尘抬手示意无妨,稳稳坐了起来,苏厌厌也不好再说什么:“我喂您喝点儿水吧?”一尘也没有接受她的帮助,接过碗自己喝了。苏厌厌拿起一件黑色袍子:“这是我爹的旧衣服,帮您穿上?”

一尘这回倒没有坚持,立掌倾身以表感激,任苏厌厌帮他套上袖子,然后自己摸着衣带,单手在腰上打了个结。这是件黑色白边直裾,穿在他身上,整个人竟添了几分慑人的刚劲儿,将他的病色隐去不少。

“您饿吗?”苏厌厌惭愧道:“不过,这儿只有山木薯,还热着,您若想吃,我给您剥两根。”

其实后面这句是苏厌厌的客套话,她还记得天塔寺那晚,他只寥寥吃了几口菜,那位杨公子也说过他嘴刁,木薯这低贱的东西一般有身份的人都不会碰。想着他要是拒绝,就跑回歌泉家中做点面条饺子什么的带过来。

然而一尘非但没拒绝,还欣然点头,让人觉得他早在等这句话了。

苏厌厌根本想不到,山木薯对他来说是个稀罕物,刚才就是被木薯的香气熏醒的。

吃罢,一尘提笔问苏厌厌:“眼上的药要敷多久?”

“至少十日。”

一尘眉头微不可察一皱,手伸到后脑勺,将布带解了下来。

“等等!”

刚在朦胧的光亮中看到一个瘦小的身影,眼睛就蓦地一阵针刺般的辣痛,一尘不禁皱眉闭上了眼,紧接着,一股野菊的气味扑面而来。

“千万别摘,您现在不能见光。”少年般清朗又低柔的嗓音从耳边近距离传来,一尘瞬间感测出她的鼻息距离自己不足三寸。

苏厌厌俯身把掉落在他膝上的布带重新缠回他的眼上,发觉他背上的衣衫有块新鲜血迹,心一紧:“您伤口裂了,得重新包扎。”

一尘抬手示意无妨,之后便不再言语,低咳着慢慢躺了下来,而后便像睡熟一般不再有任何动静。

苏厌厌拿起地上放凉的木薯,有些纳闷,刚刚怎么感觉他有点不高兴?

竖日清晨,苏厌厌醒来看到空了的草堆并没有太惊讶,因为从他重伤还固执地要坐着自己喝水吃东西,且不给换药拒绝搀扶来看,他不仅对自己颇有戒心,还着急着离开。

何不让她帮忙找人来呢?苏厌厌郁闷地想,难道她像坏人?

吐槽归吐槽,苏厌厌不免担心他是否顺利走出了九鹤谷,毕竟她挑的这个藏身之处,是个非常刁钻隐蔽的地方,一般人可能要在谷内转数日才走得出去,他这又瞎又伤,身子底又极虚,真能走出去?

苏厌厌挣扎良久,终是没去找他,独自回了歌泉。

第二天上午,苏厌厌背着竹篓上山采药。

救人才赫然悔恨家中未备草药,想着可以带着上路,就算用不上,温故一下母亲留下来的医书,也不辜负父亲对自己的教导。

童秋山教过她的,除了东瀛语便是医术,只是当时她叛逆不肯服从,只学了点皮毛,童秋山更是没耐心,见她不学便直接放弃了。

走了一会儿,苏厌厌忽然发现草丛有零星血迹,用手拈起,是新鲜的,苏厌厌心一紧,四处张望。

会不会是一尘师父?

苏厌厌循着踪迹前行,血迹不多,脚印很浅看不出是男是女,但路线有些乱,像是迷路了。一路摸索,直来到了一处悬崖,踪迹便断了。

苏厌厌望了望下面陡斜的高崖,并没有物体滚落的痕迹,那为何……

“哒。”

背上的竹篓忽然一响,一粒小石子滚落脚下,苏厌厌迅速转身,稀疏的灌木丛后,依稀可见地上坐着一人。

那人靠着大树席地而坐,手捻一根细长的树棍,闭着眼,脸微垂,一派安静祥和,要不是右侧衣襟上的一片血迹,看起来就是位走累了山路的村民在稍作休息。

那边的人见她没有反应,心生疑惑,微微抬起了脸。

这时苏厌厌才发现他头上身上沾着许多乱草,脸上甚至挂了些道道,还有嘴唇四周冒出的青茬,整个人看起来又亲切又憨实,与印象中的仙气大相径庭,让苏厌厌忍不住偷笑了下。

她绕过灌木丛来到他面前,屈膝蹲下,看到他鞋上布满的泥尘水渍,可见在这一天一夜里走了很远的路。

“一尘师父,您伤口流血了,我刚好采了些止血草,给您换上吧?”苏厌厌尽量不刺伤他的自尊心。

一尘面无表情,小棍子的尖端轻点地面,微动手腕,三个字眨眼出现在地面:“笑什么?”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家里真的没有矿第4章在线阅读

    “我是你的小狗儿?”女孩反问。怎么就听起来那么的不顺。“这孩子,脑袋摔坏了?等等,我让医生帮你检查下。”奶奶扶女孩坐下,然后出去叫医生。医生帮女孩左看右看后,得出结论,“可以出院了,已经没事了。”“没事了吗?她好像忘记了什么似的?”奶奶追问。“这可能是脑袋受了重击后留下的后遗症,没什么大碍,回去休息

  • 玉汝于成之苏醒(2)

    白意萱是被实实在在的饿醒的,意识还停留在被水草缠住脚的那一刻,她的心里一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觉得自己真的是倒霉透顶。耳边传来若有若无的哭声吵得白意萱心烦意乱,她就是身上没什么力气,眼皮还沉重的睁不开,还不等她有什么别的反应,脑海里突然涌现一大段陌生的记忆,被记忆冲击的鼻子一酸白意萱终于睁开了眼睛。入

  • 捡了个豪门老男人之后在线阅读第四章

    流言蜚语永远比名言真理传播的速度快第二天,程诗涵一走到班上,喧闹的人群立马安静了片刻,他们都齐刷刷盯着程诗涵,用着一种奇怪的眼神,她感觉自己像是脱光光的暴露在他们面前一样,很肉麻。她继续走到自己的座位,没有理会他们的眼光。“程诗涵,汪老师让你去办公室,马上”,王浩用一种不容置疑的口气说道。“就知道她

  • [蓝思追bg]地球少女在魔道之秋天的心情

    “顾西洲啊,顾西洲,顾西洲啊,顾西洲……合着多啦A梦的调子,这样高调且富有特色的morningcall只有一个人能搞得出来.眼睛还困得睁不开,迷迷糊糊抓起手机,看了眼来电提示,他真是气不打一处来,一个两个的都不让他省心.“莫小肥,你要死啊,今天是星期天知不知道,法定节假日,你这样打扰我是犯法的!“这

  • 寒江意醉,绮罗生香在线阅读第9节

    楚筱柔抱着一平,笹川京子抱着蓝波,一行人说说笑笑的往厨房走去。楚筱柔说:“以后叫我楚楚或者筱柔都可以哦!”“叫我小希就好啦!”“嗯”笹川京子和三浦春的脸上渐渐有了笑容,到了厨房,她们让蓝波和一平自己玩儿,毫不停歇的开始准备伙食。楚筱柔和林希相视一笑,也加入了她们的行列。“这个土豆要洗干净然后切块儿,

  • 我在远古创造文明之愿逐月华流照君(10)

    江舸看着照片里的他,目光温软,轻轻呢喃此时相望不相闻,愿逐月华流照君……题记江舸把书包往地上一丢,坐在椅子上歇了口气。一看时间,七点十五。她扫一圈教室,没看到他的影子。还真是,坚决贯彻落实“卡点到”的原则不放手啊。江舸的座位挨着后门,如果班主任查岗,肯定是最危险,却也最适合放哨的位置。陆延峰坐在她右

  • 娱乐之巨星帝国第3章在线阅读

    外面天空已经放晴,慕初然打车赶到医院,轻手轻脚开了爷爷重症病房的门。她刚打开门,却被里面的情形惊呆了!病房里坐满了人,除了病床上戴着呼吸机紧闭双眼的爷爷以外,父亲慕政峰,继母沈梅心,还有她同父异母的妹妹慕诗诗,都到齐了。气氛严肃而沉重。见她回来了,慕诗诗站起身,抱着手臂讽刺的开口:“慕初然,爷爷做手

  • 大唐:绝世泼皮第2章在线阅读

    “你,你不要胡说……”初夏无力地道。“胡说?”男人嗤笑一声,“林初夏,我养了你22年,你好歹叫了我22年爸爸,虽然是便宜爸爸,可你心里清楚着呢,我到底有没有胡说!”他凑近了初夏,说话的音量却控制得刚好能让仲文他们听得清楚:“龙生龙,凤生凤,偷汉的女人生的孩子,你觉得能干净到哪里去?”他低头打量了一下

  • 永夜之主第三章在线阅读

    山崖间竟然有火光,楚阳以为自己被夕阳炫花了眼睛,立刻用力揉了揉双眼,再次向崖底看去。那团奇怪的山岚并没有消失,而且颜色变得更加妖冶。刚才只是淡黄色的雾气,现在已经变成了一大片火烧的颜色,仿佛炎炎烈火从崖底烧上来一般,楚阳甚至感受到了那团火云的燎人温度。惊疑之下,楚阳极目远眺,山崖远处的云雾,虽然也被

  • 选择就变强第8章在线阅读

    八“庆功宴”我回头看了看水赖,华夜瞄了我一眼,“什么庆功宴?”“黑手党少主开的庆功宴。”水赖不慌不忙的解释,“那和我有什么关系?”“怎么没有关系,不是你帮他把东南亚抢过来的吗?”想起尼克那特大号的笑脸,我吞了吞口水,“那又怎么样?”“颜氏从不带女人出席任何场合,司徒你开先河了.”华夜似笑不笑,开先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