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小说 > 正文

农门长姐有空间之第九章

2021/6/12 7:02:01 作者:三枣 来源:言情小说吧
农门长姐有空间
农门长姐有空间
作者:三枣来源:言情小说吧
从末世穿到古代,顾云冬还没来得及松一口气,就发现自己正处于逃荒的路上。而他们一家子,正被祖父母从逃荒的家族队伍中赶了出去,其他人全在冷眼旁观。爹失踪,娘痴傻,小萝卜头弟妹瘦骨嶙峋脑袋硕大,奄奄一息的顾云冬只觉得牙疼。没办法,撸起袖子就是干。做生意,开商铺,买良田,顾云冬日子过得风生水起,如果身边没有人在虎视眈眈想要把她娶回家,她都能上天。

白珊走进茶水间,拿出咖啡器具煮沸、搅拌、过滤、调味,最后装入精致骨瓷咖啡杯。

见季尧办公室的门开着,白珊抬手轻敲。门内季尧说了句“进来”,白珊推门而入,走到办公桌侧,微微弯腰放下咖啡。

季尧手上拿的是昨晚白珊交上去的总结报告,随着咖啡杯碰触桌面发出的一声轻响,季尧抬起头,正对上微微垂眸俯身的白珊的脸。

漂亮浓密的墨色婕羽自然上翘,如憩息花间的蝶,优美静默。翅羽不时轻扇,洒落一小片阴影与绚烂光点。

皮肤白得惊人,近看更是细腻光洁,温润如玉,透着绵软柔和,让人不禁想伸手轻触,感受一下其上的触感。

垂落的眼睑盖住眸中细碎的光点,只眼底尾梢能窥得一两缕零落星光。眸中似有浅淡流光划过,水润乌眸粼粼刺人眼,连璀璨的日光都被压得不由黯淡两分。

视线无意识下落,白珊今天穿了件V领上衣,精致的银白色锁骨链折射出细碎光点,显得颈项修长,两侧锁骨精美纤巧。

锁骨链吊坠是带钻的镂空圆环形状,紧紧贴合在胸前,反倒被衬得逊色上三分。领口长久不见光的小片肌肤更是白上几分,细腻光滑,隐约仿若有荧光划过。

白珊不由微抬眼帘,与季尧上移的目光对了个正着。

季尧:……

白珊无所觉,自然地移开视线,直起身,垂眸安静候立在旁。

抬手端起咖啡杯喝了口咖啡,季尧没尝出是个什么滋味,又放下了,转而拿起文件,在办公桌前的靠椅上扫过,“坐。”

这就是要详谈的意思了。

白珊从容坐下,毫不露怯抬眼看向季尧。

季尧正低头看着文件,指尖点了点其中一处,看了她一眼,“这里,你写的‘择优’具体说说。”

昨晚季尧只大略看了看内容,见时间不早,便没细问。

白珊想了想季尧说的词在哪个位置,开口道,“按照会议上所说……”

季尧本以为文件上的内容是全部,然而每提到一个新的点,白珊总能说出一些文件注解内容外的观点,饶是季尧,心中也不免产生一丝惊讶赞赏。

本来只打算找个生活助理,不成想还有意外收获。

时间不觉流逝,直到办公室的门被敲响,两人的心神才从谈话中抽离而出。

门外的是何特助,季尧开门让人进来,目光在对方身上极快扫过,轻轻“嗯?”了一声。

何特助看到白珊明显有些惊讶,因为白珊是坐着的,这说明两人在办公室单独待了不短一段时间。

不是何特助轻视白珊,而是作为新职员,何特助实在想不到白珊跟季尧有哪里值得长时间交谈的。

之前王秘书找人的时候,白珊就不在工位上,这是一直被季尧留在办公室?

有两个多小时了吧?

何特助清楚,白珊表面上由他跟王秘书共同负责,但两人心中都有个认知,白珊真正的直属上司是季尧。

季尧没吩咐的时候,他们可以让白珊帮忙做一些工作,但只要季尧一下达命令,别的都得靠边。

白珊朝何特助笑了笑,“何特助。”

何特助更惊讶了,在季尧面前,白珊居然还有心思跟他打招呼。

他轻轻点头跟白珊问好,转而看向季尧,“季总,刘总监的策划案已经大致修改完成,是否需要重新召开会议?”

刘总监便是之前被季尧驳回策划案的主要负责人。

白珊记得下班前对方才给季尧提交的粗稿,这时候召开会议,想必对方昨晚自觉加班加点熬夜修改了新的策划案。

“等一等,”季尧把手上的文件递给何特助,沉声道,“你也坐下,把这个看一下,跟我说说感想。”

何特助闻言在白珊旁边的椅子上坐下,低头认真看起来。

季尧没有继续提问白珊,倚靠在椅背上,双手交握在腿上。即便时等待,季尧也带着极端的强势。

一时办公室内有些沉默,只剩下纸页翻动的细微声响。文件只有薄薄几页,很快就翻完了。何特助却是越看越惊讶,眼中露出一丝异光,抬头看向季尧,“季总,这是?”

季尧示意他看白珊,“这是薛助理昨晚交给我的,现在说说,什么想法?”

何特助转过头,用一种全新的眼光看着白珊。白珊并未对他过多的赞赏目光表现出任何骄傲情绪,神态自然地回了何特助一个笑。

何特助的声音显而易见地带上了一丝惊讶,“这真是……从来没有人提过这个看法,确实很新颖,操作空间也很大。只需再详细分解策划,就能拿出来直接用。”

季尧点点头,“你把这个交给刘总监,让他继续修改。”

“好的,季总。”何特助有些激动地站起身,“季总,那我先出去了?”

“嗯。”季尧颔首。

门再次合上,季尧看一眼即便是他让何特助将报告拿给刘总监时都未曾发过言的白珊,顿了顿问道,“你没有意见?”

“嗯?”白珊朝季尧看过去,“季总,我不太懂你的意思。”

在这一点上,季尧很喜欢白珊的做派。不懂就直接问他,而不是迷迷糊糊交上来一份糟糕的结果。

“我把你的点子,”季尧停了停,“或者说功劳给了别人,你就没有不满?”

白珊微微笑道,“不管是交给您还是交给刘总监,我相信它都能发挥应有的价值。这只是我的一份工作而已,不管如何,它都属于公司。”

白珊的回答很漂亮,季尧本来还在怀疑这是对方的谦词,可一对上白珊清澈坦然的眼,那一丝不确定刹那烟消云散。

季尧相信,白珊是真的不在意这份文件的去向。

是非功过,季尧心中自有定论。他没有再说这件事,转而继续问起之前断开的问题。

白珊却摇摇头,“季总,到您用餐的时间了。”

季尧诧异看了她一眼,没想到这时候白珊还记得这种小事。

的确,在季尧眼中,吃饭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不过,对别人来说,也许不是?

季尧沉吟片刻,道,“你先去吃饭,饭后进来找我。”

“好的,季总。”白珊没有解释她不是因为自己想用餐才这么说的,趁势站起身走了出去。

余光扫过对方的背影,季尧在自己都没意识到的情况下卸下一口气。

白珊今天换了一条姜黄色雪纺阔腿长裤,脚上一双细中跟米色凉鞋。季尧记得,上班第一天,白珊穿的就是这么一双鞋。

白珊是季尧见过最适合这种鞋的女人,简约高跟鞋将对方脚踝衬得精致优美,双腿修长笔直,纤细的鞋跟落地微微摇曳,清丽中添上一抹柔美。

走出办公室,白珊同样在心里松了口气。

今天季尧总算没有再挑她的穿着。

也许她该庆幸自己觉得束缚,没挑衣柜中的紧身裤穿,不然季尧指不定又会跟她提意见。白珊忍不住想到。

*

回到一上午都没坐几分钟的工位上,白珊在办公桌面看到了熟悉的外送餐盒。

几天接触下来,白珊跟送餐人员已经算是有些熟悉了。送餐人员见白珊不在,没有贸然去敲季尧的门,而是习惯性把午餐放在了她的工位上。

显然,之前的几次经历,让送餐人员也有些憷季尧。

白珊提起餐盒,再次敲门进入季尧办公室,“季总,午餐已经送来了。”

“放那吧。”短短的几分钟内,季尧已经看起了另一份文件。

“季总,请记得用餐。”

惯常交代一声,白珊放下餐盒,从办公室内出来,下楼去了餐厅。

挑着人少的窗口点了两个菜,白珊随意找了个没人的座位坐下。

正用着饭,对面有人端着餐盘坐下。白珊抬眼一看,是何特助跟昨天见过的刘总监。

何特助拿了报告就下楼去找刘总监一起商量新策划案的方向,正好中午结伴下来用餐。

刘总监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士,西装革履,头发一丝不苟梳起,没有寻常中年人的油腻,一看便是一副精英人士模样,犹带领导威严。

两人一同在白珊对面坐下,何特助问白珊道,“不介意我们坐这里吧?”

坐都坐了,介不介意白珊都不可能将人赶走。

当然,白珊也无所谓介不介意。

“白珊,这位是刘总监,昨天上来开会的会议人员之一。”对白珊介绍完,何特助转向刘总监,“刘总监,这位就是我说的薛白珊薛助理。”

脱离工作状态,刘总监看起来就是一个和善宽厚的普通中年精英人士。

他爽朗一笑,对白珊道,“果然是巾帼不让须眉,薛助理的报告给了我很多启发。现在的年轻人,我是比不上咯。”

在刘总监看来,尽管薛白珊现在只是一个生活助理,但她在岗位上直属季尧。而从这件事,可以窥见今后白珊备受重用的场景。

宰相门前三品官,刘总监不觉得自己有哪个地方高人一等。如果白珊得到重用,以后他可能还要看对方脸色行事。

同事间讲求一个和,刘总监不介意多释放一些善意。

都是人精,一些浅显的东西,季尧能想到的,他也同样能想到。

对方今后可是直接给季尧办事,如果白珊误会他故意拿走自己的成果,怕是不好相处共事。

白珊停下筷子,闻言笑了笑,言语谦逊,并不为此居功,“那只是我的一些想法,谈不上启发。”

即便是故意这么说的,但这些话同样是白珊的真实想法。

确实算不上什么,不同时代的产物而已。

“哪里哪里,薛助理太客气了。”刘总监笑呵呵道。

他是一个面面俱到的人,见白珊从他们落座开始就没再动筷子,知道对方是为表尊重,才没有继续吃。

他拿起筷子,招呼道,“来,我们边吃边说,我都饿一上午了。”

“薛助理,关于那份报告,有些地方我不太明白。不知道能不能占用下你用餐的时间,帮我详细解释下?”刘总监说话十分客气。

白珊笑道,“配合工作,应该的。”

见两人动了筷,白珊跟着吃起来。

跟两个在公司分量极重的人物同桌吃饭,白珊表现得很自然。不是那种装出来的淡定,而是打心底把他们当成普通同事,同时又不着痕迹维持着上下级间该有的尊重。

看到白珊的表现,刘总监面上不动声色,心中对白珊的肯定却又上升了一个层次。

略聊了聊,刘总监发现,白珊言语间并未表现出文件被转交给别人这件事的在意。

当然,也可能是对方藏得深,他没看出来。然而看着白珊坦然温婉的双眸,他下意识从心底把这个可能划去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言情小说吧》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拐个师尊当道侣(穿书)在线阅读晨闹

    于是,陈潇便起身去拿洗漱用品,却不想撞上了一个人“喂,你走路没长眼睛啊,就这样撞过来,你虽然眼下有疤,但是也不至于眼瞎看不见路吧。你今天要是弄坏了我的这身衣服,破坏了我和阿弥哥哥的完美邂逅的话,我一定撕了你!再说,我这衣服可贵了,你也不想让你那辛辛苦苦供你上学的妈打几个月的工来为你这个的举动负全责吧

  • 快穿之给反派BOSS送温暖之,重生?(1)

    朦胧中,我苏醒过来,第一眼看到的是白色的天花板,我躺在一张床上。我手重重掐了下大腿,麻痹,疼死爹了!但我心中一阵欣喜,至少我认为现在我还活着,我又不敢乱动,因为连这是哪都不知道。看向四周,整个房间都属白色。我蛋疼,整的跟天堂一样,但又不是天堂,至少我还有痛感。开始我认为这里是医院,但被我否认了,因为

  • 我即巅峰伤心断肠

    逆子不肖,青史誓要秉公把陈神明擒上华山领罪。烟很愁从中作梗,杀着笔直地分水重劈青史。下涌的水流像遇着了什么,逐渐被染成黑色?如墨的剑气遇水,猛地化开,径往上涌。烟很愁说:“唔?”太极剑劲直下而上反冲,势道其重,使岩斩剑劲气无法下劈。烟很愁不得不改攻为卸,划破来招。烟很愁心想:他的剑劲一下子强横起来?

  • 飞天之东京之梦第1章在线阅读

    夜空。漆黑的宛如无边的黑洞,被黑暗笼罩着的一轮新月努力的散发着属于它的光芒。仿佛不甘被忽视,在这漆黑的夜里献上了所有的光明。灯火通明的欧式建筑散发着五彩斑斓的色彩,在月光的笼罩下,像被施了魔咒的城堡,神秘又璀璨。别墅前方是一大片整洁,幽绿的草坪,属于青草的味道在夜风中弥漫。此时空旷的停车场上停满了各

  • 英雄或怪物盛开在地狱的曼珠沙华(二)

    苏米在飞机上睡得沉,醒来时已是华灯初上。整个城市笼罩在一层微醺的色泽中。那颜色很暗沉,不似爱尔兰的明艳,这里本就是她不愿意回来的地方。机场外有司机前来接他们,车是宾利,黑的很深沉低调。苏米背着简单的行囊,坐进车,看向苏南,欲言又止。苏南坐在后座,看着她,淡淡说道:“拜你所赐,我开不起这样的车。”他的

  • 我真的是渣受[快穿]在线阅读第5节

    不知道能有多少人看过明星们在后台时的模样——台前光鲜亮丽,台后颓废萎糜。由于没事做,大家发明了很多打发时间的方法,有人讲笑话,有人玩扑克牌,有人喝茶划酒拳,也有人三两成堆说是非。虽然说那都是不错的提神方法,不过因为不符合新世纪经营的钢琴王子形象,所以简浩明只能等待,好无聊,好想睡,好无聊,好想睡……

  • 回家直播当海王的生活在线阅读第二章

    阮家在上海置了一处住宅,在新区。这套房子早早托人买好,闲置了几年时间,只能先住酒店,让人去打扫。一会儿又接到电话,上海这方面有人通过世通实业的李秘书来请老爷子吃饭,定在上海君悦;又说阮唯小姐也可以一起去,她的父亲聿宁也在那里。听罢李秘书的话,阮景齐气得把手中的茶杯摔在地上,大怒道:“果真越来越不把我

  • 火影之万界无双在线阅读第6节

    我回头拿过书包,哗啦啦地,书包里面的书被我全部倒在了桌子上,我又把衣服全部塞在了书包里。对,我要离开这里,我要离开这个鸟不拉屎,鸡不生蛋的地方,还有我要去找然。这么晚了,还没见着老太婆的影子,难道真的被我的举动吓坏了?不管了,我先逃了再说。路上黑漆漆的,到处都是坑坑洼洼的洞,前几天下的雨,现在的泥土

  • 皇帝在我家第四章在线阅读

    看着那美妙的背影,林菲菲狠狠地瞪着妙妙:“有时候说实话是不对的,懂吗!”“师父说应该说实话啊。”妙妙不解。“算了,跟你说不清楚,”林菲菲没好气地扯下一根草,放在手上蹂躏,“耍什么酷,就算是美女,也不用这么看不起人嘛。”“你也不喜欢吗?”妙妙摸着脑袋,“派里师兄弟都很喜欢她,可玉静她们也和你一样,不喜

  • 极道星惊艳

    少年七拐八拐,将少女更是引进了一个无人的胡同,突然一把将少女抵在了墙上,少女惊慌,“公子,你这是做什么?”少年的表情看不到,但是调戏的声音中充满了亟不可待,“回家的路程太远了,本公子已经等不及了,嘿嘿,美人,你就老实的从了大爷吧!”少年说完便受不老实的又在少女脸上抹了一把,开始为她解衣。少女一脸的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