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种田小说 > 正文

执掌玄黄之第八章(8)

2021/6/12 7:29:34 作者:醉与夜 来源:纵横中文网
执掌玄黄
执掌玄黄
作者:醉与夜来源:纵横中文网
陈泫飞自打记事起就被师父带着四处乞讨挨打,但就在六岁那年,陈泫飞的人生完全大逆转,因为他被师父逆天改了命,从此,他的世界只有杀伐……。此书绝对热血,绝对传奇!

晚上,玉穗儿和胤祥等人在畅春园陪康熙和太后用过晚膳后,便结伴去了德妃宫里。德妃因要伴驾,反而不得空回去,这下他们可是乐得没人管,玉穗儿吩咐红绫去把馨格格和十七阿哥都找来,连同洛灵和素绮、紫绡等人在内,众人不分长幼尊卑,一同在暖阁的炕上坐了,猜谜、联句、掷骰子玩儿。

一年间难得有这么欢愉的场面,主子们都放下了架子,奴婢们都放开了心性,直玩儿到三更天,想着明日还有祭礼,还要去各宫请安,才不得不散了。

胤禵和胤祥哥俩儿没有安寝,一人持了一壶酒做在永和宫的后花园里,对着喝开了。胤禵对着冷冷的夜空吐了口气:“我那日听额娘念叨,过了年,该要给十三哥张罗福晋了。”胤祥侧目望了望清冷的园子,心中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张罗就张罗吧,迟早的事儿。”

“怎么听话茬儿,十三哥不太想娶福晋?”胤禵听了他的话,有些惊讶。“皇室子弟,有几个能娶到真心喜欢的那个人?纳正室,入玉牒,不过是门弟之间的联姻,而不是心之所依的归宿。”胤祥叹道。

看着胤禵若有所思的模样,胤祥不禁失笑:“十四弟,你想想,仔仔细细地想想,能想到几个?”胤禵茫然地抬起头,看着胤祥喝尽了手中的酒,感觉到他心中似有苦楚:“十三哥心里……有喜欢的人吗?”

胤祥晃着手中的空酒壶,目光有些空洞,缓缓摇了摇头。“那十三哥心中,喜欢怎样的女子?”胤禵不甘心的追问。

胤祥垂下目光,半晌才轻声道:“象我额娘那样,温婉、知心。皇阿玛以前曾说,她不是娇艳的牡丹,不是傲雪的寒梅,是知心贴心的解语花。”“解语花……”胤禵的目光缓缓转向空中的冷月。

玉穗儿玩得累了,回到乾西五所便安置了,可刚刚睡下,便从梦中惊醒,洛灵听到动静,忙起身过来看她:“格格,做梦了?”玉穗儿坐了起来,兀自惊魂未定:“我梦见钟粹宫那位贵人了,披头散发、吐着长舌头,样子好吓人。”

洛灵已知晓此事,劝慰道:“就知道你白天听了这话心里会计较。睡吧,别怕,这宫里供着菩萨,邪魔歪道进不来的。”玉穗儿还是有点不大安心,洛灵下床倒了杯茶递给她:“我陪你说说话。”

“嗯。”玉穗儿接过杯子喝了一大口,心绪稍稳。看着洛灵,忽然想起一件事:“对了,你今天说回来要告诉我什么?”洛灵取过她手里的杯子放回桌上,忙钻进被子盖严了,看着她笑道:“你真是睡糊涂了,是你先要告诉我什么。”

“对对对。你说那些人干嘛盯着你看。”玉穗儿拍了下脑袋,笑道:“嗨,还不都是为了那块云锦。”“一块云锦有什么稀奇的?”洛灵拿了件衣服披在玉穗儿肩上:“小时候我还去织造局的织锦房看过,进宫来,娘娘们和皇子格格们身着云锦的也不在少数,为什么会对这块云锦如此看重?”

玉穗儿倦着腿,把头抵在膝盖上看着洛灵:“你没看看?”洛灵摇了摇头:“回来你们就开宴了,哪来得及看啊。”玉穗儿努了努嘴:“现在打开看看。”

洛灵刚暖和过来,实在懒得下床,赖着不动。玉穗儿轻轻踹了她一下:“快去啊。”洛灵斜了她一眼,快速取了云锦回来。

玉穗儿缓缓解开了红绫包布,云锦呈现眼前,鲜红的锦缎精细地织出金色的飞凤图案。洛灵也是一惊,失声道:“哎呀!这是御用库金!”玉穗儿笑着看她:“这回知道为什么了吧?”

“天哪!”洛灵轻抚着云锦上的金线惊叹不已:“这种御用的云锦库金是专供皇上和皇后所用,所用金线都是纯金制成的,万岁爷怎会赏给我!”

“当时献上来时,娘娘们、阿哥们,还有大臣都在场,也对此物赞叹不已,皇阿玛也是非常喜爱的,今天赏给你,他们都始料不及,就连我也不知道皇阿玛的用意。”玉穗儿手托着腮,一脸疑惑地看着她。

“格格,我有些担心。”洛灵抓住玉穗儿的手,紧张得手心都冒了汗:“我越想越不对,这不是一般人用享用的,皇上是什么意思啊?”

玉穗儿皱了皱眉,也有些担心,但怕洛灵生疑,忙笑了笑,把云锦重新包好:“担什么心啊,是皇阿玛御赐的,有谁不服让他们找皇阿玛去,碍不着你的事。再说,救了小世子的命,还不值这块云锦?”

洛灵心想也是,不安的心稍稍平稳。玉穗儿见她想得出了神,推了她一下,不依地撅着嘴:“我做恶梦,还要宽你的心,你可真行啊。”

洛灵听了也笑了,把云锦挪到桌上,看着玉穗儿仰着头一脸的不高兴,本想着怎么哄她开心,却忽然想到一事:“对了,奴婢到有件事真要问问格格。十四爷身边的小觞子什么来头,总是爱搭不理的臭德性,简直跟十四爷是绝配。”

玉穗儿被逗得呵呵直乐:“你说贺觞吗?那是十四哥八岁那年随皇阿玛去木兰围场,在一次狩猎中遇到了他。据说是一家子迷路入了围场,爹娘为了保护他被野兽吃了,他那么小一个孩子在受惊之后到处乱跑,还险些被侍卫当刺客给杀了。十四哥看他可怜,硬是说服了皇阿玛饶了他的性命。”

“哦,那还真是挺可怜的。”洛灵心中不禁对这个贺觞有些同情:“那怎么就跟着十四爷了呢?”

玉穗儿歪着头看着她:“十四哥说也不知为什么,就是看着他投缘,便求了德妃娘娘想把他留在身边。可他一个来历不明的孩子,德妃娘娘哪里肯依,最后便把觞子送进了兵营。你可别小看他,觞子自小在兵营历练,身手可好了。”

洛灵听了一翻白眼,心说我可不敢小看他,我还领教过呢。玉穗儿见她的表情以为她不信:“我可说真的,十四哥动不动就会去兵营看他,还让自己的师傅教他,从小跟他一起长大的。”“信,谁说不信了。接着说。”

玉穗儿这才继续讲下去:“后来两人渐渐大了,十四哥想让他进宫跟在自己身边,可是这么大的男孩子进宫,不当侍卫就得是太监,当侍卫他年纪不够,当太监嘛,十四哥不忍心委屈他,索性一直让他留在八哥府里。直到十四哥出宫建府,觞子才去了十四哥府上。”

“那他干嘛一直太监打扮。”洛灵得知他原来不是太监,不禁吃了一惊。玉穗儿想了想,也摇了摇头:“不知道,自我见到他,他一直就是太监打扮。也许为了进宫方便,也许真的净身当了太监,那就不得而知了。”

洛灵满脸疑虑地看着玉穗儿,玉穗儿也同样满脸疑惑地看着她:“你对他是不是太监那么在意干嘛?”“我……我得问清楚啊。”洛灵没好气儿地白了她一眼:“他跟在十四爷身边经常会碰面,搞不清楚是个什么人,以后说错话怎么办。”

“嗨……那你就别操心了。”玉穗儿不以为然地摆了摆手:“小觞子除了八哥和十四哥,谁说话都不会理,有一次十哥问了他一个时辰,他就是一句话不说,气得十哥没脾气,即便是我跟他说话,他也不过半天才答一句,那还得是他想回答的,没见过谱儿比他更大的奴才了。”

洛灵闻言不禁觉得好笑:“那该是多好笑的情景啊。”“可不。”玉穗儿想起来也不禁乐得直捂肚子:“把我和十四哥给乐得肚子疼。”

洛灵听了许多,也大概知道这个神秘的贺觞是怎样一个人,既然是十四爷的人,那么更要知道他夜探父亲的房间,究竟想做什么。

看玉穗儿渐渐止住了笑声,洛灵拉着她的胳膊摇了摇:“我的好格格,说了这半天话了,你能睡着了吧,你的金琐片在枕头底下压着,还有皇上新赏你的玉镯,也是在佛前供过的,金玉可是辟邪的。”

玉穗儿点点头:“贴身戴着呢。”洛灵安抚她躺下,替她掖好了被子:“那就睡吧,没事儿的。”玉穗儿听她这么一说,才放心睡了。

一大早,胤祥过来接玉穗儿一起去给过世的生母敏妃上香。素绮起得早,忙将胤祥请进正殿坐着,便去叫玉穗儿起身。

胤祥呆着无聊,便起身去了玉穗儿的书房,在书案上随意翻了翻,想找本书看,却看到了一枝花签:“菡萏香销翠叶残,西风愁起绿波间。还与韶光共憔悴,不堪看。”

胤祥记得这是昨夜洛灵抽到的花签:“还与韶光共憔悴,不堪看……”胤祥心中默默念着此句,想起当时洛灵微变的神色,也不禁皱了下眉,眼中闪过一丝难以察觉的怜惜。

“十三爷……”门外是素绮的喊声,胤祥不及多想,随手将花签收了起来。胤祥走出来,玉穗儿和洛灵也从内堂款款而来:“十三哥早。”

“十三爷早。”洛灵恭身行礼。胤祥点了下头,示意她起身,才转向玉穗儿:“昨儿睡得晚了,精神还好吗?”玉穗儿点了点头,拉了洛灵看向胤祥:“十三哥,以往咱们去给额娘上香都从不带人,今年,我想带着灵儿去。”

胤祥回眸看了看洛灵一身素雅的装扮,知道玉穗儿的心意,点了点头。玉穗儿展颜一笑,一手拉着一人,三人一起出了门。

胤祥和玉穗儿没有去佛堂经舍,而是上了宫墙的东角楼,那里早有人备好了香烛,胤祥点了素香递与玉穗儿,兄妹二人望着馨香的缕缕轻烟,静默了片刻,才将素香插入香炉。

胤祥仰望天空,轻声地道:“额娘,我知道您最不放心的是玉儿,我会照顾好她,永远永远保护她。”玉穗儿含笑望着胤祥:“玉儿也请额娘放心,会照顾好十三哥,保护好十三哥。”

胤祥抬手拍了拍她的头:“这可是你说的。”玉穗儿点了点头,双手合十向天:“额娘,玉儿有件事要告诉额娘,我把她带来了,她叫洛灵,是现在我最亲最亲的姐姐,额娘,玉儿再也不会孤单了。”

洛灵望着这对感情笃深的兄妹,心中感动,上前轻握住玉穗儿的手,认真地点了点头:“我们会是一生一世的好姐妹。”

三人从城楼下来,玉穗儿突然想到胤禵,问胤祥:“十四哥呢?一大早就不见人。”“觞子一早进宫,他便出宫了。”玉穗儿听了胤祥这话也没有多想,拉着洛灵回宫了。

胤祥一早出宫去了四贝勒胤禛府上。胤禛用了早膳,正准备去畅春园迎驾,见胤祥进来,便遣退了奴才:“怎么样?知道是谁了吗?”

胤祥自己倒了杯热茶喝了一口:“宫中外出的马车都是一个规置,还不知是哪个宫的人,但肯定是宫里的人是没错的。”

“老十四呢?”胤禛坐下来,捻着手中的紫玉佛珠。胤祥叹了口气:“昨夜我们一直在永和宫,今日一早才出宫,期间也没有多问这件事。”

胤禛点了点头,起身走到窗前望着院中被雪压弯的树枝,轻哼一声:“也许是偶然吧,暂且不且去管。眼下最主要的是要稳住太子,皇阿玛都在保他,咱们该提醒的地方总该给他提个醒,他不听,也不能让他胡来。”

“这个我知道,只不过二哥的脾气……唉……”胤祥垂着头。胤禛回头看了他一眼:“如果真拦不住,也是天意。”“天意?”胤祥有些不解地抬头看他。

胤禛却适时地移开了目光,手中的佛珠发出“嗒嗒”的响声:“如果真要到了看天的那一天,那就看吧……”胤祥体会着胤禛话中的意思,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不记名弟子第2章在线阅读

    好冷…好冷…怎么还没死?……老天啊…不要折磨我了,求你来个痛快吧…林林一心只求解脱,根本没注意周围早已物是人非。“啊…小…小如你…你…啊……”一声高过一声的惊呼突然在林林耳畔响起,她惊的一跳,条件反射的张开双目。一个四五十岁的女人脸突得冒出来,颤抖着双唇嚷道:“啊…啊…孩子…孩子活了…啊…妈呀…诈尸

  • 最狂废少在线阅读第七节

    刚刚熟悉校园后,就要迎来不一样的大学生活了,也许对于他们所有人来说都是一个起点吧!每天上课似乎还有些疲惫,是谁说的大学生活很轻松,虽然每天只有几节课,但是那就是一天啊!想到这里,林雨心里感觉挺腻歪的。每天学习有高数,英语,计算机,会计,经济学等等,对于想要拿奖学金的她来说,这个真的是挺大的学业任务了

  • 娱乐圈佛系女星禁咒之地

    第三章禁咒之地仓蛮山,曾经绿荫环绕,草长莺飞,生机盎然,如今却是尸横遍野一派死气,草木枯萎,土地裂出拳头宽的缝,太阳炙烤着干裂的大地,仿佛一阵风就能把这里刮燃起来。两个看起来只有十来岁的孩子,用他们枯瘦如材的手抬着一个比他们略大的女子,他们没有衣服,只在腰上围了条草裙,黑得发亮的皮肤,深凹的眼眶,单

  • 漫漫归途之番外深夜搞事

    中午,魏恒延看到时间的时候,对着清鸿说道:“不早了,我们该走了。”清鸿对清寒招了招手,说道:“来,和哥哥说再见。”“哥哥再见。”清寒笑着说道。“再见。”魏恒延和段泽异口同声道。两人面面相觑,魏恒延这才说道:“走吧。”吃完午饭,买完东西后已经是晚上了,天空中开始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带着凉爽。魏恒延看

  • 海贼:我是大佬不装了之魔石(4)

    多年以后...咚咚咚...进来随着吱呀一声,房门被缓缓推开,只见一个面容清秀的少年眼睛微闭,歪坐于椅子之上,右手微微握拳正托着一侧的脸颊!昨日傍晚我在山顶看夕阳美景,怎奈一个不小心睡着了,迷迷糊糊中我听到有人说话,随着逐渐清醒,我才分辨出这是剑尊与长风的声音,在说一块神奇石头的事!他们好像是刚刚从看

  • 法国大小姐之穿越2(2)

    “真的吗?娘亲明日真的来看然然?”“真的!”我笃定地点了点头,顺便笑嘻嘻地刮了刮他的小鼻子,这小子长得真俊,长大了估计得迷倒不少姑娘吧!“恩!娘亲明日一定要来看然然哦!”老妇人对我感激地点头,便拉着一脸依依不舍地小正太出了屋子。“夫人终于醒了,”方才的小萝莉带上房门,将一碗黑乎乎的药递到我面前,“若

  • 都市之我能穿越数据世界之回忆从前(1)(9)

    “我数一二三,你再不出来,我可就走了,没人找你玩,你可别怨我哦。”她对着空寂的枫林说道,也不知道谁陪谁玩。“可恶,我可真走了。”不甘心的跺了跺脚,原本的笑脸己浮上愠色,“我真的走了!”她大声地喊了句,可是林子里依旧静悄悄的,没人回应她,她有些失望,又有些担心,怀着复杂的心情,好的背影失落而孤独。翌日

  • 云水无间之洞房花烛(10)

    突然听到了系统重新开放的声音的燕皎然借着就被系统话里面的内容给弄了个不知所措——话说夫君是个什么鬼?锁定是个什么鬼?目标绑定又是个什么鬼啊?!本来燕皎然还很欣喜自己的强大助力又回到了自己身上,但是这么个情况……燕皎然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无力了?不过,想要查看系统的情况最好是不被别人发现……看着对面的

  • 独家逍遥系统第二章

    时间的流逝总是无声且迅疾的,它能让一切伤痕在不痛不痒中愈合。转眼间叶碎碎已经高中了,接触到各种各样的人,逐渐适应了全新的环境。姜女士问叶碎碎“我要是给你找个继父你会不会拿刀捅死他”的时候,叶碎碎一脸无谓地回答她说“你开心就好”。显然姜女士本以为叶碎碎会给出“你要是敢再婚我就死给你看”之类的回答,因此

  • 都市之最强魅力小哥在线阅读第十章

    “小主,你不能去,你如果杀了她,自己也会被处死的,为了个贱人而害死了自己,划不来啊,小主。”哼,自己想死就去一头撞死吧,还要去杀蝶嫔娘娘,真是的,不要拖累她们这些做奴才的啊。(作:我现在终于明白了什么叫最毒妇人心)“对,小莲,你说的对,宇文朵朵那个贱人的命怎么比得上我的命。”是啊,那个贱人,以后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