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江湖情仇 > 正文

镇北疆英红不甘心

2021/7/22 21:47:25 作者:木子歌 来源:纵横中文网
镇北疆
镇北疆
作者:木子歌来源:纵横中文网
小村顽皮少年,遇到下界游历的仙尊。开启了他的传奇之路!

可是,她不知道,席明的眼里心里没有她。她也忘记了,忘记了汪芝的存在。汪芝,她从旁人的耳中认识的汪芝,命运多舛的汪芝。席明和汪芝交好,她早就知道,只是这么多年了,他们来往并不算密切,她以为席明没有把汪芝放在眼里。她从来不知道汪芝在席明心里扮演着什么角色,有着怎样的地位。

汪芝的条件,没有一样能和自己相比,父母曾是地主,曾被众人声讨。现在家里又穷得揭不开锅,还有一个讨厌所有人,也被所有人讨厌的姑姑。

怎么会,席明怎会喜欢上汪芝,席母居然还同意了。这么久了,她还是了解席母的,席母一向是个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性格,怎么会同意娶汪芝进门。

她的心意席母不是早就明白,自己为席明做得已经够多了,要是席明真和汪芝成了,那自己指不定被人说她倒贴还没人要,上赶着把自己嫁出去。这段姻缘真的就要这样断送吗?她到底是不甘心的。

“唉,是啊,英红,嬢嬢也不骗你,我是真心喜欢你的。我是想让席明和你结婚的,我给席明说了你。但是,唉,他早就喜欢汪芝了,所以,英红啊,嬢嬢也没得办法啊”,席母想收回被罗英红拉着的手,但罗英红拽得很紧,她肯本扯不动。

“可是,嬢嬢,汪芝的爸爸妈妈是地主,以前他们被批斗过,他们家的成分……还有汪芝的姑姑,这么多年了都没嫁出去,脾气怪得跟个牛一样。汪芝那个人,脾气也怪,一天不言不语,多难相处的。嬢嬢你怎么就同意了啊”,罗英红顾不得其他,只能极力说汪芝的不好。

席母只得顺着罗英红的话说:“这些嬢嬢都晓得,但是,席明他自己喜欢,他说汪芝现在是个农民,没得其他事。而且汪芝的姑姑也同意了,没有为难我们。英红啊,我之前也劝过席明,他……唉,是我们席明没得福气娶你,你这么好个妹子,他不娶你,是他亏了,你以后会嫁的更好,嬢嬢不得说假话的,有一说一。”

“哎呀,嬢嬢哎,我,我,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真心喜欢席明的,真心想给你当儿媳妇的,嬢嬢”,罗英红不甘心地对席母说道,此时她也顾不得害羞了。

“好了,英红,我们不摆这些了,嬢嬢没得办法,你想啊,我是可以做主,让你们结婚,但是席明不高兴这门婚事的话,你们以后的日子也不会好过的,我这不就是害了你吗?你说是不是这个理。你啊,二天还是有空就来屋头,嬢嬢喜欢和你两个耍”,席母确实喜欢罗英红,尽管她知道罗英红之前来家里的目的不纯,但她不在意。再者,罗英红也确实对席明,对席家上了心,是个好姑娘,有个人陪自己说说话,让自己不整天胡思乱想,也是一件好事。

“啊,呵呵,好啊,嬢嬢,我会常来的”,罗英红明显心不在焉,见席母没有改变主意的意思,也就不想多说,免得惹得席母烦,败掉了自己在席母面前的好感。便开始敷衍席母的话,时不时朝席家的院门看去,看席明回来没有。她要去找席明,亲自和席明说,不管席明怎么看她,她一定要向席明直接表白心意,不能就这样让席明娶汪芝,不能娶那个**烦。

自己早就看好的如意郎君,却要另娶她人,仿佛自己的东西被人捡了便宜去,她始终不甘心。

而另一边,院子里晒被子也晒自己的汪芝,眉头跟着这冬日的暖阳舒展了许多,不再时时皱起,自然的弯眉呈现出两道好看的弧线。这几年的天灾加上“人祸”,将这个少女折腾得失去了少女的光泽与灵动,齐肩的头发有些干枯,被随意地扎起来,本来白皙的皮肤变得暗淡无光。她能活下来,已拼尽了全部力气。

最开始听见席明的声音,她以为是幻听,便没太在意。因为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汪芝,汪芝,你在屋里吗?”席明的声音不断传来,汪芝这才反应过来,迟疑地往院子门口走去。见席明果真站在门口,她又惊又喜,赶紧走出去,拉着席明往家中院墙旁的一条小路上走去。

“你怎么来了?有什么事吗?你下次找人带个信就好了,我去公社里找你”,汪芝一脸惊喜又担心地看着席明说,还时不时回头看,生怕姑姑寻声追出来。

汪芝还不知道席母已经去过她家的事情,姑姑没有和她说起,姑姑除了骂她和吩咐她干活会张嘴外,不愿意和她多说一句话。这么多年来,她虽和姑姑在同一屋檐下,但她们坐在桌上一起吃饭的次数少得可怜。很多时候都是一个人窝在厨房的灶面前,一个人端着碗在堂屋门口,各吃各的。而对于家中多出来的糖和布,汪芝虽有些好奇,但她也不会去问姑姑,免得又去自讨一顿骂。

席明闻言,便知道汪姑姑还没告诉汪芝他母亲来过她家的事,于是想逗逗他,一脸轻松地说:“没事啊,我就是想来看看你,给你和汪姑姑拜个年。”

汪芝有些慌张,忙拒绝道:“不用,不用,我们不用你来拜年,你快回去吧,好好去陪陪你妈妈,年前你在公社里那么忙。”

“你今天有时间了吗?我们一起出去走走吧。”席明用近乎央求的语气对汪芝说。

“好吧,那不能走太远了,我怕……”汪芝还没说完,席明就赶紧接话:“好好好,不走远,就一会儿,很快就回来。”

于是席明率先迈开步子,还不忘叫上汪芝:“走吧,来啊。”他一边走,一边将装在口袋里的薄荷糖塞到汪芝的手上。

这一次,汪芝没有拒绝。

汪芝剥开糖纸,将薄荷糖放进嘴里,嘴里很甜,也很凉;心里很甜,很暖。

今天阳光正好,四周很安静,地里还没有人在劳作,大家都还在放春假。这对少男少女就这样迎着阳光,迎着光明,迎着未来,缓步并肩前行着,无人打扰,无人催促。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应是水中月第二章

    吃完面条,躺在奶奶的床上,看着墙上贴着的老旧相框里的各种照片。感觉温馨异常。奶奶虽然八十多岁了,可是还是有着那种年轻时的风采,奶奶小时侯家庭成分不好,用现在的话说,就地主家的小姐,虽说做不到琴棋书画,但是书画却是极好,我的毛笔字就是奶奶教的.....奶奶年轻时很有学问,高中毕业后学校推荐奶奶去上海教

  • 无敌擎天之瑟瑟发抖的社畜(1)

    从公元2世纪张赛两次出使西域,打通亚欧大陆通道,北路西下黑海,中路西向经过波斯,到底地中海、罗马,南路到达阿富汗、伊朗、印度,这一历史足迹,延续千年,如今依然有人想要重现这浓墨重彩的繁华。丝绸之路这条伟大且魔幻的路,它像塞壬,前仆后继无数人为之癫狂,而今天要讲的故事对千年历史洪流中它如尘沙不过是众多

  • 盛世贵女之王牌学神之第十章(10)

    三日后,沉渊只身杀上九嶷山,一个人包围了天道宗整个宗门,将天道宗上上下下打得哭爹喊娘。天道宗原以为自己占据了天时地利人和——九嶷山主场优势,护山大阵是当年神级大能留下来的神级阵法,申虚子掌门已经化神期大圆满,距离大乘已是一步之遥,八大峰主均是元婴强者,八人合力练就的诛仙大阵在九州大陆也是威名赫赫,不

  • 华夏義校在线阅读明教小公子

    “杨哥哥!”张无忌昏迷中伸出手在空中胡乱抓着,嘴里还喊着杨逍的名字。“无忌。”杨逍握住他的乱挥手放在胸前细细的哄着,“无忌,杨哥哥在这里。”“不要怕,已经没事了。”杨逍拿手帕擦擦他额头上的冷汗,殷天正在一边放下茶水想让他休息一下,杨逍现在早失了往日的书生形象,“杨逍要不你先去休息一会吧,你看你现在的

  • 快穿硬核女神在线阅读第2章

    齐塔瑞手里的枪开始蓄力了,枪头微微泛蓝。“好吧。你执意找死的话,我也没办法。”帕迪叹了口气,原本什么都没有的右手上突然闪过一连串物品,最后停留在一把泛着蓝紫色光辉的剑上。他抓着钻石剑,直接冲了出去。在那个齐塔瑞人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锋利的剑刃就已经砍碎了他的头颅。尸体直直的倒了下去,同时也爆出了许多

  • 说好的男配上位呢数学体育并肩飞

    “136班的体育健儿们,正奔跑在跑道上,迎着朝阳健步如飞!加油!136班的体育健儿们,挥洒着你们的汗水,向着胜利的终点,奋力拼搏...”丘好问上穿白背心,下穿镶白条边的蓝色运动短裤,蹬着一双“双星”牌跑鞋,站在操场边上,双手叉着腰,听着大喇叭里传出来的声情并茂的朗读声,沐浴着明媚的阳光,脸上拂过徐徐

  • 满清头号通缉犯第8章在线阅读

    一见这个陈汝南脸色瞬间变得惨白,想要去阻拦。却被老里长拦住了:“三丫头我们可是有言在先的,这地窖自然也是要搜的。”所以陈家人没有办法,只能站在那里看着他们去搜地窖了。而陈刚虽然气势汹汹,但是下午被小花吓怕了。即便到了地窖口,也不敢下去,只能趴在哪儿拿火把看。而地窖里面黑漆漆的一片,他自然什么都看不到

  • 师傅是我哒在线阅读第十节

    秋蓉来到楚家大厅。王逸潇等人人见秋蓉到来,急忙弯腰行礼:“见过高人。”“高人?”秋蓉一脸迷茫。见秋蓉一脸疑惑,王逸潇急忙解释:“是啊,当日在楚家别院,老朽几人眼拙,不知道姑娘修为深厚,如今既然知道了,自然得称姑娘为高人。”“原来如此,不过不必称我为高人,这样显得我很老。”秋蓉调笑道。“姑娘真是幽默。

  • 风华绝代之我家男主是反派宁州锦园

    大周长安四年,四月初一傍晚,一辆宽敞的马车缓缓驶进宁州城西的停风巷,停在巷子里唯一的一户朱漆大门前。车夫老杨还没把马车停稳,大门就被人从里面打开,出来一个头发花白的老翁。他那头稀疏花白的头发,梳得整整齐齐,拿布条束着。身上穿着一套洗得发白的粗布短打,脚下的布鞋倒是新做的,针脚细密。“哎呦,老远就听见

  • 我真不想当女主啊之神魂的力量

    荁烟顿时无语,对于刚才还对自己实力信心满满现在只能狼狈逃命的赵极……“还太子呢没想到实力这么差…”荁烟不禁嘀咕道“你行你上啊!”赵极不满的道,毕竟那也是五品源兽足以抗衡气府境的时力……不过赵极还算理智并没有和后者再多纠缠直接拔腿就跑不过荁烟立马就拉住了他“不是你跑什么呀?你不是自诩实力很强悍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