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小说 > 正文

麾下十三帝第九章在线阅读

2021/7/22 21:36:00 作者:黄家小三爷 来源:纵横中文网
麾下十三帝
麾下十三帝
作者:黄家小三爷来源:纵横中文网
起于初,终于今!

周一,网球部社办

“那个翻译,阿夜已经答应了。”春日对负责记录的柳说道。

“真难得,小阳子,你是怎么说服她的?”仁王甩着脑后的小辫子。

“没有说太多,就是听完我的话说要考虑一下,结果周六晚上,她就发信答应了,不过,她周二不坐校车,而是从家出发,直接去训练基地。”春日转头看向幸村,“没问题吧,幸村部长?”

“只要保证注意安全,准时到达,就没问题。”幸村笑着回答。

“那就没问题了,阿夜一向懂得照顾自己,不会出事的。”春日摆摆手,不太在意的说,也没有解释深谷夜要单独走的原因。

幸村笑得意味深长,但也没有追问,一是问了也不一定有答案,二是想到,她要一个人走,无非是要把自己的交通工具带到基地,毕竟那个位置比较偏,无论是打车还是坐公交,都不方便,而她需要方便的交通工具,中间就一定会自己离开基地,到时候自然就知道了。

所以幸村并不着急知道,因为他确信柳一定会打听到。

周二一早天没亮,阿夜就骑着自己组装的、性能极佳的黑色哈雷,去了训练基地。

小提琴托付给了春日,行李托付给了小月,想到小月那错愕到差点把眼珠子瞪出来的滑稽表情,就止不住想笑;因为是在校外,而且要戴头盔,所以连眼镜也没带。

训练基地是迹部找到的,位置在东京偏向神奈川地方,总的来说,还是离东京比较近,所以立海大和冰帝都是从本校出发,中国交流生和立海大坐一辆车,四天宝寺则是提前一天到了东京,和冰帝坐一辆车。

深谷夜刚下高速就看到那两辆一前一后的校车,印满玫瑰花的车一定是冰帝的,另一辆朴实些的则是立海大的,立即减速,默默跟在两辆校车的后面。

这次随行的老师只有两位,一个是榊太郎,另一个是渡边修。立海大一向没有教练,幸村完全可以管理好自家部员;中国队则是伊鸣带队,伊鸣在学校就是学生会会长,无论是组织能力和管理能力都不用担心;而四天宝寺和冰帝虽然有老师陪同,但也只是起到监督的作用。

训练和比赛的事都由四位部长负责,志愿者帮忙整理球场和记录数据,翻译负责中日网球运动员间的交流,当出现问题时,进行调解。

毕竟都是高二的学生了,英语也学了那么多年,就算不是所有人都能用英语交流,只是网球方面的专业单词,还是都能听懂的,所以翻译的工作也不是太繁重。

很快就到了训练基地,四个部长先下车,组织部员拿好行李。除了穿着各校队服的人,还有就是中国的翻译伊晴、立海大的志愿者春日、冰帝的翻译深谷月、志愿者深谷美奈、四天宝寺的翻译和志愿者,拿好行李,排好队,开始统计人数。

“除了阿修,全部到齐。”白石微笑着说。

“本大爷的冰帝才不会发生缺人这种不华丽的事。”迹部摸着泪痣,一脸傲气的说。

“立海大……”幸村正要说话,就听到一阵刺耳的摩擦声。

众人听到声响,转身向声源看去:黑色的哈雷机车平稳的停在两辆校车的不远处,一身黑色衬衫、黑色长裤、黑色风衣的深谷夜长腿一迈,旋身下车,然后取下黑色的头盔挂在车把上,黑色的及腰长直发自然披散在背后,没有眼镜遮掩的精致容颜显露出来,红色的眼瞳透着冷漠和神秘,让人想一探究竟。

深谷夜一抬头就看到众人看向自己,眼中闪过不耐,气温瞬间降低几度,而众人也终于从惊艳中清醒过来。

“好酷哇!”春日和伊晴纷纷惊叫道。

“就是,太帅了,阿夜要是男生,我一定会对她一见钟情的。”

“那是谁啊?白石。”

“我也不知道,她不是四天宝寺的学生,不过,应该也不是冰帝的,大概是立海大的。”

“啊恩,看起来还算是个华丽的人,不过这一身黑色实在是太不华丽了!”

“没想到,深谷家还有这样的人!”忍足露出一个雅痞的笑容。

“噗哩,原来是长这样,难怪要戴眼镜了,噗哩!”

深谷夜面无表情的走向深谷月,但在接近冰帝的队伍时,冷淡的瞟了眼队伍里的深谷美奈,但并未停留。

深谷月把其中一只箱子交给深谷夜,深谷夜弹了她额头一下,“谢了”,然后走到春日身边,站到立海大的队伍最后,同时接过她手中的小提琴,看向最前方的幸村。

收到深谷夜的目光,转头,“现在,立海大也全员到齐。”幸村笑容灿烂的看向另外三人。

集合完毕后,运动员走到各自的宿舍,放好行李,就开始按照事先定好的菜单训练。

几个志愿者和翻译换好衣服,也出来工作。很巧的是,四天宝寺的翻译和志愿者也是双胞胎姐妹,只是两人长的一模一样,而且都是中国人,因为父母的工作而来日本念书,因此随行。

一共七个女生,竟然有两对双胞胎,那对小姐妹迅速就和深谷月、春日和伊晴混熟了,而深谷美奈则是端着一副大家闺秀的样子,温柔的在旁边微笑,也不主动插话,似乎在等她们主动搭话。

深谷夜一向冷淡,只是介绍了自己的名字,就去旁边工作了,几个女生也只是简单的相互认识一下,没有再多说什么,也去干活了。

深谷美奈见几个人都没准备搭理她,笑容僵硬了一下,但也没说什么,默默地去冰帝的训练区域了。

中午吃饭时,两位姗姗来迟的监督老师,终于到达了训练基地。

做过一番介绍后,简单的陈述了一下这次训练的目的,就把事情全权交给了四位部长。

饭后,深谷夜单独去找了两位教练,说了些什么,很快就回去工作了。

到了吃晚饭的时候,两位教练没有出现,四队两国的少年少女马上就混熟了,热热闹闹的开始了饭后party。

Party的主要内容是中国留学生的欢迎会,其次是庆祝切原的生日。

说是Party,也只是简单的唱几首歌,玩几个游戏罢了。

唱的歌恰好是当年手冢从德国回来时,几校的人合唱的《Wonderful Days》。

深谷月兴奋地看着发到手上的乐谱,毕竟唱歌可是她的老本行啊,当然要大显身手,而且青学的成员恰好没来,她正好顶替了原来青学的人的位置。

阿夜带了小提琴,而会议厅有一架三角钢琴,是迹部特意准备的。

谱子是钢琴谱,深谷月三人虽然有心拉她伴奏,但到底没有小提琴谱,深谷月和伊晴不知道深谷夜会弹钢琴,但春日知道,碍于深谷美奈这个据说是“钢琴公主”“音乐天才”的人也在,就没有多嘴;幸村也知道深谷夜会弹钢琴,但他也不是会多嘴的人,因此深谷夜得以默默的当了一回观众。

唱歌的人很成功,毕竟所有人都不是第一次唱了;但是弹琴的的人却因为是第一次弹,出了很多错,即使她用技巧完美的掩盖过去了,也有人发现了这一点,比如深谷夜,比如迹部和忍足。

幸村听不出伴奏中的错误,但也注意到了曲子里的违和感,所以不再专注于表演,转而关注起坐在不远处的深谷夜,脑海里不禁浮现出那天下午,令人回味的钢琴独奏和红茶的清香,接着又想到,如果是她演奏这首曲子,会是什么场景。

她大概不会允许自己出错吧,想到这,幸村不由得会心一笑。

察觉到某人专注地目光,深谷夜转头看向幸村,恰好看到了他那倾城一笑,眉头瞬间一皱,低声说了两个字,“妖孽!”然后回过头,接着看表演。

幸村虽然没听到,但看口型,也差不多知道她说了什么,笑容一僵,却无从辩驳,又盯了一会,默默收回目光,看表演。

表演完后,向日几人嬉闹了一会儿,忽然注意到表演完一曲的深谷美奈,兴奋道,“深谷桑,真不愧是钢琴公主,第一次演奏就演奏得这么好!”说完后,感觉还没说完似的,又想要补充一句,结果却被凤拉住了。

完全没注意到气氛有些僵硬的向日,疑惑的看向凤,“长太郎,你拉我干什么啊?难道我说的不对吗?”

且不说在场的有三位姓深谷的女生,这一个称呼的问题,就说这首曲子的演奏,实在不能说是优秀,毕竟事先已经给她额外的时间,去熟悉乐谱,伴奏时也是照着曲谱演奏,而且曲子本身并不难,在这样的情况下,还出了五处以上的错误,实在是不应该。

凤正要解释,就被迹部打断,“啊恩,向日,不懂音乐,就不要乱说话,”接着表情严肃的看向深谷美奈,“以你的水平来说,刚才那首曲子真是不华丽!”

受到迹部责问的深谷美奈,微笑的表情变得僵硬,脸色有些发白,但还是马上振作起来,神情娇弱的表示,“刚才那曲真是不好意思,出了很多错误,作为弥补,就由我再演奏一曲吧。”

才意识到问题的向日,涨红着脸,不再说话。

众人连忙符合着,让她再来一曲;中国的几个人不懂日语,就坐在一旁,不定声色的看戏,反正过后,想知道发生什么,还可以问伊晴。

深谷美奈又恢复自信,从容的坐在琴凳上,思索一会儿,演奏了一首最近已经练习得十分熟练的《小狗圆舞曲》。

众人安静的听着,这次演奏十分流畅,乍一听没有任何问题,不过夜还是听出了曲子中的一处细微的问题,眉头微皱,却又马上恢复,这次幸村依然注意到微小的表情变化。

一曲终了,响起阵阵掌声。

“真不愧是音乐天才!”

“相当厉害!”

“太棒了!”

“这次还算符合本大爷的华丽美学!”

……一句句赞扬相继而至。

深谷美奈这才完全放松,并享受众人赞美的话。

这时,幸村的话突兀的打破了这种状态,“我看刚才阿夜的表情,好像对刚刚这首曲子有些疑问啊!”见深谷夜看向自己,“这里有三个姓深谷的人,为了区分,我只好直接叫了名字,希望阿夜不要介意。”

“当然不会介意,不过是个符号罢了,”深谷夜冲众人顺便说,“大家也都叫我阿夜就好,正好便于区分。”

众人纷纷答应。

幸村不依不饶的微笑着说,“阿夜,你还没回答我刚才的问题。”

众人都安静下来,看向夜。

深谷夜看到众人的表情,没有丝毫感情的解释,“这首曲子的所有高音do,全都低了两度,不过并不是深谷同学的错误,应该是钢琴调音时出的问题;至于第一首曲子则没有这个音,所以我才没发现。”

重新看向幸村,“幸村君还有其他问题吗?”眼神带着厌烦,表情相当冰冷,似乎带着警告,警告他不要再多说话。

幸村像没看见一样,悠闲地说道,“这样啊,那阿夜再评价一下深谷同学的演奏吧,毕竟同样是学音乐的,听到音乐‘天才’的演奏,或许会有很多感想,想要表达;深谷同学应该也想听一听吧!”

被拉下水的深谷美奈,微笑着说,“确实,我也想听听阿夜的想法呢,虽然可能没什么帮助,不过,也许会得到些启发也说不定。”自认为是天才,所以对深谷家的两个弃子向来不在意,也不指望她能说出什么有建设性的话,无非就是些溢美之词,所以只是敷衍一说。

幸村听到这句话,眼里划过讽刺,若是他没有听到过深谷夜的演奏,或许会和这里的大部分人一样,对她赞赏,但他确实听过深谷夜的演奏,虽然曲子是一样的,但给人明显感觉不一样,要是用语言形容深谷美奈的演奏,他只会给出两个字:空洞。

深谷夜对于幸村的话,相当不耐,而深谷美奈的话无疑是一种火上浇油,毕竟音乐在她眼中,揉不得一点沙子。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NPC开眼看世界第一人(GL)在线阅读第六节

    周六一大早,邢司司带着课本上了邢爱国的车。街边路上都是挎着篮子买菜的,自行车叮铃铃的从车子旁飞过。大大小小的胡同里熙熙攘攘的人流,枯树干还有下一群围着晒太阳的老人家。这里到处都是生活的气息。这个时代明显要落后许多,但是每个人都洋溢着朝气与干劲。邢爱国将车子停在一边,顺道从附近的副产品市场里买点菜。邢

  • 修真界依然有我的传说之第八章(8)

    金钱的力量很强大,有了钱,百分之九十九的困难能解决。可是柚柚没有钱。不仅没有钱。还欠着系统巨额债务。要想早点还清债,就要早早地提供好的生长条件让小树苗们长成摇钱树。田柚柚现在就在解决最重要的一个生长条件——一个全能老师。花楹阁已经陪着她站在大树下二十分钟了,“小柚子,你花花哥哥累了。”田柚柚从小侄子

  • 文明起源在线阅读第三章

    两姐妹八年了,只能通过电话和视频来联系,不是没有假期,而是安然的假期只能在打工中度过,况且回国的机票那么贵,够安然一个月的吃喝了,回国是一件多么奢侈的事情。安然和叶舒儿开心的聊着天,点了很多以前喜欢吃的食物,还破天荒的喝了几瓶啤酒。酒喝多了安然不禁有些难过,居然落起泪珠来。叶舒儿见状着实下了一跳,从

  • 今天十代目又吓到谁了?在线阅读第五节

    第五章林清霄最怕女人撒娇,虽然心中抗拒,就是拉不下脸,去驳她们的面子,只得先坐下。这里的女人个个都是身经百战的人精,早看出林清霄还是个雏儿。还是个长得这么好看的少年,简直百年难得一遇,就是让她们倒贴,她们也乐意啊!左边这个姿色还算中等,穿着藕粉色抹胸长裙,上围丰满。紧紧贴着林清霄的臂膀挑/逗,“公子

  • 师弟总想和我成亲在线阅读第1章

    第一章帝世轮回山峰之巅上一名衣着华丽的男子负手傲立,仰望着天空。眼神之中略带迷离。″这世界,困了本座数千年了。究竟何为超脱之路?”男子喃喃自语。″法则.....拦不住本座!”男子眼中闪过坚定之色。下一秒,他周身气势暴涌,隐隐间,周遭空间有破碎的迹象,但很快被修复,又破碎,再修复.....周而复始。。

  • 三国:开局护龙山庄在线阅读第三节

    桑腾对桑奶奶一直有个心结,因为其一直否定他的成功,他不过是想要得到她的承认而已,却反被骂。这个结就像是雪球,越滚越大,对桑奶奶的厌恶不可避免的蔓延到了这个陪在她身边的女儿身上。桑腾丝毫没觉的自己包养小三有错,按照桑奶奶骂他的话:家里的饭菜再香,外面的屎没有吃过他都觉得新鲜。桑奶奶骂人狠,导致了桑腾的

  • 孤独者从未孤独第一章在线阅读

    九霄天外之上,一白袍老者缓缓坐在一石凳之上,周围的环境,像是他们在九霄之上开辟出一个天地,老者缓缓拂袖,看着这九霄天外,云彩一块一块的在周遭飘落着一红衣男子似带着气息而来,一身古朴诡异之力,冲九霄开辟出的天空径直而来男子一身红衣,身上不带丝毫灰尘,就算是漂浮的云雾也会在身边散开老者扶须一笑,眼眸一亮

  • 国民男狗[综]寻音木

    “所以说,你会做饭?”萧竹陵和邵晚秋两个小鬼站在厨房门前,面面相觑。邵晚秋满脸骄傲道:“你想什么呢?我怎么可能会。”萧竹陵:“……”所以说你到底在骄傲什么?现在已经过了吃晚饭的时间,日落西山,天色渐晚,月牙已经隐隐攀上枝头,却掩映在层层云朵之下,看不分明。邵晚秋跑进厨房里,点亮了屋里的灯,暖色的光线

  • 星动辰墟之黄氏宗庙清明祭(10)

    唐太宗贞观三年二月二十一,甲子五行壁上土,辰时为黄道明堂之吉时,黄仁元与诸位结义兄弟出得邸店,带上一百匹绢帛往皇城朱雀门行去,众人入得兵部官衙自是一番打点,又奉上吿身朱胶绫轴钱领得官员吿身军牌,及深青绢帛,交角幞头,八銙躞蹀红铜带,乌皮靴,这便是八品武官公服,黄仁元结过军牌只见以精铁制成宽一寸长两寸

  • 三国:开局成了袁绍次子第一章在线阅读

    望着亭外的绵绵细雨,李墨细细的品了口茶,啧啧嘴巴,这茶叶不能再泡了,再泡就淡出鸟来了,旋即看向了亭子十丈外的大树道:“不请自来,阁下擅闯我墨阳观,有何指教?”说着屈指一弹,一缕气劲激射而出。一片树叶从上飘落,噗的一声化为齑粉,指劲也就此消散,只见一个身着玄色袍服的青年自树后走出,对着李墨拱手道:“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