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浪漫言情 > 正文

昙花(网游)之误会成奸细(上)(4)

2021/7/22 21:31:14 作者:洛凝 来源:晋江文学城
昙花(网游)
昙花(网游)
作者:洛凝来源:晋江文学城
苏沐麟,曾经的太虚道士“言麟”、“巴山夜雨话春秋”的唯一势力主,突然在与“剑誓天下”的一次势力战中销声匿迹。此后,“巴山夜雨话春秋”分崩离析,辉煌不再。很久之后,一名叫做“梓忆”的新手冰心出现在了大荒之上,遇见原“巴山夜雨”尚书沁澜,阴差阳错之下被迫同“巴山夜雨”原元老欧阳如墨一起游历大荒,新的故事自此展开。——不,也许并不是新的故事,只不过是旧人的再次“初”相逢而已。P.S:由于作者是万年新手,所以此文在游戏PK及某些游戏已经更改设定的地方会有重大BUG……大家请将它们轻飘飘地忽略吧……作者是

我不知道,这次我们的相遇究竟是对还是错的。也许,从一开始我们的结局就早已那么明了的呈现出来。只希望到某个时候我,不会后悔。——前言

“本台记者可谓是冒着生命危险去进一步报道。”

65寸的液晶电视正在闪烁频道,‘滴’慵懒的美男随意的倒在沙发上,眼连瞧都不瞧就关上电视。

“又是什么假新闻,无聊。”

“嗯,今天的报纸上说:从始到今未见的黑洞出现在本市,而且听说是那种可以用肉眼看见的。”

另一位美少年就沙发一坐,展开报纸看了起来。那位无聊的美男好像想到什么了,‘嘿嘿’的连笑了好久,都不停顿。只见美少年斜视了他一眼,他才作罢。

“不会是外星人来抓三妹了吧!谁知道她一天到晚的爱捣腾,说什么自己会不会突然消失。......”

“等,你刚才说什么?三妹她怎么可能知道,这件事的。”

......

白霖桐一愣,反应了好一会儿快速地坐直身子。白霖雨眼中一片沉思,思考着。用不到三秒的时间,脑子快速的转动着。从口袋中掏出一部不到1毫米厚的手机,飞快地按动一串号码。‘嘟嘟~~’

“喂,尼薇。三妹在你家吗?”

“什么?没有啊!菲云小姐她来了吗?我一点儿都不知道耶!”

“.....”嘟嘟~~~

只见空气中气氛瞬间凝结了,白霖桐也不敢出声。至于结果他大约、可能是知道的。白霖雨箭步走向电视下面的柜台,独留那一处洁白的地方(因为长时间的放箱子)紧捂嘴唇。

“应该...是一次蓄意的逃跑。”

...........................................................................................分割线

沉睡着,飘落在另一个时空跟原始的时空之间。黑洞再以无限深的里面延伸着,而玉菲云则幸运的成为了这次的携带者。

“木将军,你管辖的南部是否坚固。等两军开战,那可不会给你一个机会的。”

一身白衣短甲褂的他,头发披散着又不是简单的,用了一个白玉冠聚在一起不显的那么长。俊美的美貌更胜潘安,不似阴柔之气全都是阳刚之气,此时的他如正在谈一顿晚饭该吃什么似的,那么轻松地口气,实则很重要。那位粗大老汉的胡子连动都没动,黑溜溜的皮肤是常年征战的痕迹(也是自豪的德功)。他低头不敢和平澜无情的黑瞳相望,好似是知道那双黑瞳没有任何焦距只会让你慢慢的深陷进去,回答也稍粗乱点。

“回主帅,已经都准备好了。如果不行,主帅可以让他们再改。”

“木将军,希望以后你多用简洁的语言。在战场,不需要多嘴。”

他并没有直视,也许可以直接讲他从来都没有去看看自己称谓的木将军长什么样。现在他的目光只属于城外封锁的城门下。‘已经快了’是的敌军已经快要打过来,而且赴战的时间也快到了。

忽然天边有一颗耀眼的星星闪烁闪烁地划过天边‘嘭~~’一声巨响,是一个重物着地的声音,同样伴随着一声声惨叫。【那是昏睡过去的玉菲云落地的惨叫声,估计很惨。T-T】本来是没有任何要去看看的心情(他),一位小兵被惊到了急急忙忙的跑过来要禀报刚才自己所见所闻,似乎忘记了他其实能看见的(甚至很清楚)当然身为主帅的他,愣了一会。耳边听见小兵的禀报声:

“报,报。主帅,刚才发现一只很大的灰(飞)鸟掉落在城外。”

......

谁都无法面对那双平淡的双瞳,他挥了一下手示意小兵退下。现在...木将军以为这位年轻的主帅,会在这里因傲慢其不在意细节。

“主帅,这要么是人,要么是...

奸细”

呵,要么是人(奸细);要么只能是砸住人了,那个人也可能是(奸细)。前者,后者都是脱不了与奸细二字。也是,在这个时期除了这种人普遍的出现以外,没别的。但,那一声叫看似是女人。

“本王先去看一下。”

“哎~~~主”

木将军还没来得及阻止,他已踏用轻功下到城门外。一个十八,九岁的少年轻功竟这么厉害,幸庆那人是自己的主帅而不是敌军的主帅。【萌萌哒ε(罒ω罒)з】

带有一丝清醒的玉菲云,睁开一条缝看着外面的世界有犯迷糊的隐隐看见‘江南城’三个字,接着意识开始模糊起来。

“这里...这里是,江南城。”

已经无法挡住要睡着的倦意,一次又一次的失眠(是以前经常的来客)总感觉有一个人抱起自己,再后来....再后来就梦见了......

在繁华的古老皮夹老板椅做成了沙发,一身紫色的迎宾花裙与宽宽的西服的中年夫妻正坐在那里,他们是爹地,妈咪。尤其是爹地他虽长着与大哥几乎相近的样貌,可是他们却是一个独立体。记得以前,他的脸上从不会出现有关失去笑容的,现在整个人板着一张脸。似乎有看见妈咪她正在伤心欲绝的哭泣着,那身裙子一直都不曾换过。大哥白霖雨还是板着脸独自一人站在沙发旁,身边紧挨着是一向喜爱嬉皮笑脸的二哥白霖桐,无法代替的静默。地垂下双瞳不敢直视,来诉说他们的痛苦。

“你们怎么能让她跑出去,走出你们的视线之外?”

低沉的声音说不出奇怪,满是浓浓的责怪还添杂着也有的是自责。爹地是在说自己吗?原来...一切都是假的呀!什么朋友?什么旅游?她?指的是自己。一直,都在骗人的对吧。可是....

“这就是属于你的命运,天要你如此,你不得不如此;如有逆天者,必遭天谴。”

陌生的话语带来的只有,奇怪。苍老的声音是熟悉的,又一时记不清楚了。再看看大哥,他镇定的强迫自己组织语言,涩苦的声音说不出的难过更是让妈咪听着难受眼泪越发的不可收拾。

“本来是以为又像之前一样,三妹是和那些已经一一警告过的虚情假意的朋友再一次出去玩,只是没想到最后打电话也被告知不知道。”

“爸,妈。这件事应该也怪我。如果要不是我没有再认真听三妹的对话,那这种事也就不会发生了。”

一一的主动开口来承担错误,心中一阵烦躁,止住要呼出去的气。有气无力的才开口道:

“够了,够了。预言开始了,我的女儿是否就此呢?是福是祸,全凭老天爷做决定。”

“孩子,命运的脚步正在始前,你无法阻止到的,只能顺从。”

玉菲云她终于明白眼前的屏幕是干什么的,它是作为回忆录,揭示自己一层层的伤疤,慢慢地开始着结束着,让自己成为局外人(观众)

“沐,你说,你说会不会是女儿瞒着我们跑去找什么历史探索队了。不行,哪个该死的探古队。是谁敢收女儿,我真想...555,如果女儿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的,我...我可怎么活呀!”

妈咪她一时脑袋不好使,去想了另一个可能,心生胆怯开始着急起来,声音都颤抖起来。或许....这里到底...是哪?‘嗡嗡’影片在加快、飞快。飞快,大大的‘相片’被一场大火一点一点地吞噬着。

..........................................................................................................................分割线

“玉菲云小姐,您在哪?~~~”

‘啊~~’火,火。这一生最怕的无非就是火‘快离开这个地方’仿佛内心有一道声音在叫喊,眼泪有些使眼前模糊。

白云微飘在湛蓝的天空中,脚下铁青黄相间的泥土,面对突然映出的景色是以完全不可置信的瞪大琥珀色双瞳来回答。不自觉地吞咽好几口口水,微微轻颤双唇道;

“是...这里是,悬崖。不应该,不应该是在古墓的吗?为什么会来到这里呢?这一定是..在做梦。对,这是在做梦,我还不知道任何事,现在快点醒。快点醒。”

轻声的呢喃如巫师嘴中的咒语一般,最初的目的只是快点清醒而已。但,好像并没有一丝一号的变化。

“不要再找了,俊。那个玉菲云小姐可能早就离开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凤家鼬妻之双拌方破饼

    众人看见公子纠走了进来,面色都不一样,公孙隰朋是打量,高子和国子是不屑,鲍叔牙和管夷吾是尽量冷静,而召忽则是一脸关切。坐在上首的齐侯将众人的脸色纷纷看在眼中,只是轻笑一声,并没有多说话,抬了抬黑色的袖袍,摆出一副很和蔼的表情,说:“二哥请起。”他说着,又朗声说:“给二哥设席。”齐侯的话音一落,好几个

  • 海内奇谈在线阅读第九节

    齐玉白跳下树,就要向山猪走去。忽然仿佛挨了定身咒,浑身肌肉紧绷一动不动。在他的正前方可以看到山猪眼睛血红,正在死死盯着他。齐玉白的大脑顿时一阵空白,怎么会?怎么会?明明已经射中了它,明明射中的位置是心脏的位置。怎么会这样?正在愣神的空带着箭伤的山猪已经冲了过来。电花火石之间,齐玉白向旁边一扑。母山猪

  • 遇见穿越女在线阅读第6节

    周末,风和日丽,我带女友游湖,没想到遇上了一件很倒霉的事情——有人跳湖了!游湖的心情瞬间就没有了,女友很害怕,说要赶紧离开,而我被“热闹”吸引,非要拉着女友去看看。那人跳下去没多久,就有人跳下去救他,但被救上来的却是一具尸体。围观的人群议论纷纷,有说那么短时间人怎么就死了,有说这水底是不是有什么古怪

  • 被乌云看上后[娱乐圈]在线阅读第八章

    开着小汽车,慢悠悠的到了超级市场前。又是一片破败的景象。成堆的大包小包,扔在地上。塑料袋内的面包、肉松早已变了质。购物车把超市大门堵得严实。里边到处都是被洗劫的迹象。楚夏阳将自己之前的柯尔特递给零。“我俩去找些生活物资。你在车上,小心些。”零,点了点头。二人一进门,一股腥臭气味扑面而来。水兰弯腰作呕

  • 我对扶弟魔零容忍之天台

    夏凌是全班最受欢迎的女生,长相上略显甜美,成绩也好,家庭条件好,她喜欢林一凡是人尽皆知的事。而且夏凌还是一个极其有号召力的人,所以为什么白悠悠不敢送情书给林一凡,这就是赤/裸/裸的和夏凌作对,不想在夏凌的小团体里混了。而毕语因着地理位置“幸而”得到了这个任务,还被白悠悠威胁不准告诉其他人,若是夏凌知

  • 重生之我是文媚儿在线阅读第7节

    就算定律又如何!还有万分之一不是!那就有可能不发生!可,自己又到底到了一个什么地方!想不出,想不到别的理由来告诉自己!天柔不停地抑制心中的不安,强制的镇定!自己必须镇定!现在必须镇定!天柔克制起迷茫的眼神最后徘徊在了白发女子以及她身后的众人身上!仔细打量起眼前的这些人!不得不说,眼前这个女人虽然她的

  • 娘子高高在上第7章在线阅读

    宴好小尾巴一样跟着江暮行,一路跟出医院。江暮行的伤口处理了,药也已经拿了,那他就没理由再黏着了。日头很烈,阳光刺得人眼睛睁不开。宴好的步子迈得大了点,虚虚地挨着江暮行后背,藏在他挡下的阴影里,觉得他们很亲密。“班长,晚上的课就不上了吧。”前面的江暮行脚步一停。宴好没刹住车,脑袋撞上去,鼻尖隔着衣物蹭

  • 白鹿原在线阅读第九章

    孙浩坐在洛时旁边,“你怎么不去帮他?”“老师不需要我啊,我觉得他更担心你。”“那男的,什么情况?”“诈骗、融资了几千万,金融头条都盯着呢。”“那不一定有罪?不就输了?”“在法庭上没有正义的一方,只有自认为正确的一方。”洛时根本没有听懂,只是本能的点了点头,庭审期间,洛时第一次感觉到了上课的时候那种困

  • 梦里身(无限恐怖)第八章在线阅读

    聂小虎躺在客房的床上,如同雕塑一般。“我说小灵妹妹,你叔叔叫什么,住在哪啊?”“我叔叔叫康有田,就住在城东的一个小巷子里。”“那好,先睡一觉,天一亮我们就去找你叔叔!”“不嘛!我等不及了,现在就去!”“这都走了一天的路了,你总该让我歇歇吧?”“这个好办,你歇着,我去不就行了?再说了,你也不认识路不是

  • 帝王欢:重生极品狂后在线阅读第2章

    詹姆士直视林凌半响,沉声道:“蕾恩、杰迪、卡普兰,去B栋餐厅检查,并迅速回来报告。”三人受命很快就离开,不一会,三人就回来了,并且脸色非常的不好。“队长...”卡普兰白着一张俊脸,似乎受到了惊吓,“我们去了餐厅,里面是一个个培养槽,旁边连接着很多管子,而培养槽里...都是未知生物...看起来像是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