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大宋之神级猛将召唤之第三章(3)

2021/7/22 21:42:40 作者:三爷的极限运动 来源:飞卢小说网
大宋之神级猛将召唤
大宋之神级猛将召唤
作者:三爷的极限运动来源:飞卢小说网
一朝穿越南宋,金人南下,靖康之耻。手握神级猛将召唤系统。武有赵云李元霸,文有郭嘉房玄龄。管他什么名族融合,只要我活着。就,不允许!血债!血偿!夺我一寸土,便叫天下无尔等容身之地。杀我一同胞,便叫尔等亡族灭种。我等的的刀,从未生锈(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明明是夏天,行宫里的梧桐却黄了叶子,露珠给予的滋养远远不够。站在楼台上,望着泛蓝的天,披着纱裙,在这样的早晨竟会感到丝丝凉意,双手环抱胸前,缩了缩肩膀。

良衣从身后为我披上风衣:“公主,冷了怎么不进去?身体才好呢。”

“没事,我只是站一会儿,看看风景。”转头朝她笑了笑。

“公主这是怎么了,这些天都起得这么早。”

“真的没事,只是换了新的地方,不怎么睡得着。”怎么睡得着呀,已经过了这么久了,不知道妈妈他们怎么样了。叹了口气:“良衣,你跟我说说生病前的我吧,这一病,把过去全都给忘了。”

“公主是这世上最好的人!一出生就注定不平凡,公主出生那年古扎全国丰收,所以人们都信奉公主是圣母转世!”

“圣母?是修颜?这里的人对她无不崇敬,她真的有那么厉害?”

“她是建国的功臣,也是古扎的第一位守护者,被奉为圣母,一生都在坞莱山为国祈福,拥有和皇室成员一样尊贵的身份,受世人膜拜。公主既是圣母转世,自然深受人们爱戴。”

“原来如此。”

“公主你是国王唯一的女儿,深受国王疼爱,单从他派大将军来迎接你回宫就看得出了。”

“大将军又是什么人?”

“就是元熙将军,他是先护国大将军元烈将军的遗子。元熙将军早年丧父,与母亲素樱夫人相依为命,元烈将军为了古扎鞠躬尽瘁,国王特意将元熙将军母子接到宫外的九方别院中居住。元熙将军继承了他父亲的天性,英勇善战,一身功夫十分了得,十四岁就做了左将军随军出战,战功赫赫,现在已是大将军,又是皇家卫队统领。王后也对素樱夫人十分关照,时常邀她入宫。”

“哦。那,我到底是怎么生病的?”

“三个月前的一晚,公主做了一个噩梦,接着几天都睡不好,食欲不振,身子一天天弱了,御医们开了药却总不见好。后来公主晕了过去,国王王后担心不已,是王后提出将公主送来坞莱山的。好在公主现在痊愈了,不然,真不知道该如何向国王王后交代。”

“谢谢你跟我讲这些。”

未等她开口,好月走了进来:“公主醒了怎么不叫醒我?”

“你不是睡得正香嘛。”良衣笑着看着她。

“我也是刚醒,你现在来了刚刚好。”我也笑了。她们两个实在好玩儿,良衣生性温柔,颇有才华,好月稍偏活泼,看着她们尽心服侍,更是打心底里喜欢她们。

正午天气正热,草地都散发着炎热的味道,坐在凉亭里,却没觉得有一丝凉意,好月在身后为我打扇。良衣提着茶壶进来,说是洛桑人自己制的凉茶,喝起来确实有一丝清爽。

良衣又递过一杯茶:“再喝点吧,喝点凉茶就不那么热了。”

“嗯?”跟她摆摆手,摇头:“不能再喝了,喝不下了,我都喝一肚子水了。”

“公主再忍两天,等回宫了就好了,绾青宫下那么大一片湖,凉快着呢!”好月已经有丝丝激动。

看向她:“你坐下休息一会儿吧,我没事。”

她这才坐到良衣身边,端起水大口大口地灌。

“我们什么时候能回宫啊?”想起她刚才的话。

“公主别急,最迟也就两三天了。”她抹了抹嘴。

“是啊,元熙将军会在两天后到达洛桑,算上途中休息的时间,最多十日,我们就能抵达王宫。”良衣接到。

“这真是,太好了。”勉强一笑,要是进宫了,岂不是更没办法回去了。可是要回去的话,不是要我跳海吧,想想还是先去中原,起码那是个我知道的地方。

手托着腮,望着楼下那片枫林,暗暗叹气。几个人牵着马走过,不禁眼前一亮,要知道,我的骑术可是爷爷亲自教的,技艺精湛自不必说。

今天的天气很沉闷,像是要下雨,才下午,天就暗了。一道闪电划过,被吓了一跳,回了房间,便听见了雷声。

“公主!”好月敲着门。

打开门,她一脸担心的表情,于是问:“怎么了?”

她指指外面:“打雷了!”

“我知道啊。”看着她,想了一下,笑道:“不会是,以前我还害怕打雷吧?”

她不语,愣愣地点头。

“好吧,我现在不怕了,你不用担心。”语毕,正欲进屋,又回头跟她说:“对了,把晚饭送到我房里来,今晚我不想出去了。你别站着了,回去吧!”

雨声渐渐大了,打开窗,看着倾盆的大雨,坐立不安。对,我就是害怕了,我不想去那个皇宫,我想回家!今晚可能是最后的机会,接我的人明天就来了,可是,这天公真是不作美呀。

雨停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下来,吃过晚饭,早早地睡下。大雨过后,一片清新,微风阵阵,枫叶沙沙作响,今夜如此好眠。

等了差不多一个时辰,踮脚走到窗前,确定外面已经没人了,便开始准备。要说行李,真是没什么可带的,这里没有钱或干粮之类的东西,在木柜里找了件风衣披上,轻轻开门,猫着腰下了楼。根据这几日的观察,马棚在后院外面,蹑手蹑脚到了后院,门口有两个人守着,不过看起来都没什么精神。暗自庆幸,翻墙这种事是难不倒我的。

找到马棚,果然,这里晚上是没人看守的,顺利找到之前看中的那匹毛色偏红的马。它乖乖的没有出声,于是很成功地把它牵了出来,走出马棚很远才骑上,朝着之前瑰人说的大河的方向奔去,那应该就是大海。

跑了一夜,除了树就是山,完全没看见海的影子,心里有些慌,天就快亮了,她们一定很快就会发现我不见了。漫无目的地在林子里穿梭,这一个多月里,不是在长廊就是在行宫,这才意识到一个严重的问题,我迷路了!

正郁闷着,前面传来马蹄声,听起来有不少人,更加慌了,赶紧调头向一旁的小路奔去。颠簸了这么久,早已筋疲力尽,马也没了体力,速度慢了下来。本想停下休息,马却突然受惊了似的,猛地跃起,还没回过神,就被结结实实摔到地上。感觉自己被摔得散架了,想起身,却被人用布条捆住嘴,头也被麻袋套住,却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只闭着眼尽力保持呼吸。绑架!劫财?还是······不会被抓去做压寨夫人吧?救命啊,谁来救救我!

感觉自己被人用麻袋装起来,横放在马上,实在难受,挣扎了两下,身后的人猛地按住我的脖子:“再动的话,别怪我手下无情!”

不知过了多久,速度慢了下来,感到异常,清醒了几分。

听见一旁有人问:“你们是什么人?”

我身后的人回道:“官爷,我们是商人,路径此地,马上就走。”说着,就要走。我听是官兵,连忙蹬腿。

“慢着!”那人又喊道:“袋子里是什么?”

我更加使劲儿,身后的人突然调头就往回跑,有人追了上来,是兵刃相交的声音。意识越来越模糊,被人从马上卸下来,只觉得四周阴冷。眼前一亮,终于重见天日了,原来是麻袋被人用剑划开了一个大口。顺势望去,是一张极美的脸,他靠近,好像很惊讶的样子。只见他跪下,未听清他说什么,便昏了过来。

醒来的时候已经回到行宫,心里是既无奈又庆幸,看着面前的好月良衣,有些内疚:“不好意思啊,让你们担心了。”

良衣忙去端水,好月守在床前:“公主你总算是醒了,吓死我们了。”

良衣递过茶杯:“大夫说公主受了惊吓,特别交代要喝这些汤药,公主快喝了吧。”

喝了药,又躺了一会儿,才慢慢好些了。

“公主,感觉怎么样?还有哪儿不舒服吗?”良衣依旧很担心的样子。

对她摇摇头:“我没事了,就是有点饿。”

她忙站起来:“我马上去准备晚膳。”

终是好月忍不住,问:“公主,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你不是在行宫里吗,怎么会被大将军带回来?”

“什么?”吃了一惊:“带我回来的是他?”他们已经到了,还被我给碰上了!

“是啊!”

见我支支吾吾不说,她也没再多问。

坐在楼台上,望着满天繁星,万千思绪,当真是剪不断,理还乱。现在看来,是走不了了,只能回宫。好想回家呀,好想妈妈,却又无能为力,不一会儿,竟睡着了。

“公主,公主!”听见良衣轻声唤着:“大将军来了。”

揉了揉眼,换了衣服下楼。一人隔着屏风行礼:“末将参见公主殿下!”

这就是元熙?看不清他的脸,只透过轻纱看到他的身影,想起昨天狼狈的样子,不免难为情,清了清嗓子:“大将军请起。”

“谢公主殿下!公主殿下只身在外,国王王后十分挂念,得知公主康复,特命末将前来迎公主回宫。”

“有劳大将军了!我离宫多日,心中也挂念父王母后,他们可好?”

“公主殿下放心,国王王后一切安好,公主殿下既然已康复,不如早日启程!”

“这是自然,劳烦大将军安排。”还能再说什么呢?

躺在床上,想着昨天的事,骑在马背上的时候,心里其实也很矛盾,离开这里,也不一定能去中原的,被人掳走的时候才真的害怕起来。没想到最后是被元熙救回来的,无论如何,反正离开的机会是没有了。皇宫,真的要去吗?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JOJO]身为中国人的我如何在异国他乡生存在线阅读第9节

    陆惟真知道自己说到点上了。“就当壁虎什么的,是我极端恐惧之下的幻觉吧……可是,他害了三个女孩,我是第四个,这是向月恒亲口告诉我的,不然我怎么会知道呢?他昨晚真的袭击了我。如果不是我机灵,把他……赶走,现在我也失踪了。你们为什么不去查查他昨晚的不在场证明?查查那几个女孩失踪日期,他的行踪?他就是真凶!

  • 双面之清醒的发疯着(5)

    我渐渐察觉到太宰治开始有意与我不动声色地保持距离。这个人从最初频繁地接触我,然后变成只在即将吐花的时候把我喊过去,到现在却是……似乎在刻意回避与我有任何肢体接触。这样的话,烦恼的可是我啊。我的积分要怎么办?于是我开始想方设法创造各种机会接近触摸这只叫做太宰治的老母鸡,比如端茶递水时指尖不经意地划过对

  • 撒旦总裁晚上见有单子

    “行,你放在这吧。下午我给你把账结了。”“好。”杨茂彦放下后,就走出郑姐所在的店,刚才郑家的店有客人,估计是新人,就是不知道什么日子。杨茂彦没有坐公交以及地铁,而是打的过去,赶时间,早点买了,然后就去五楼的二手市场把机器卖。科目电脑城,共分六层,一楼自然是手机和笔记本,二楼是台式,三楼是其它的产品,

  • 三公子传第9章在线阅读

    “什么东西啊?”我好奇道。她笑着从袖中掏出一只小锦盒递给我,里头是一对精致的白玉耳坠,哪怕是现在阴暗的天空下,也绽放着异样的光彩。“好看!”我忍不住伸手接了过来,捧在掌心,爱不释手,随口问道,“这该不会也是你亲手做的吧?”陈良娣点了点头,低眉浅笑,“姐姐,我来给你戴上吧……”“好啊好啊!那就有劳良娣

  • 我当宿管那些年在线阅读第三节

    来到食堂里,穿着校服的学生们打了饭坐在饭桌边,当齐烊他们这些游戏玩家走进去的时候,所有人的视线齐刷刷盯了过来,连带着窗口里打饭的食堂人员也纷纷用一种饥饿许久看美味佳肴的目光贪婪地凝视着玩家们。不少玩家被吓得瑟瑟发抖,别说往食堂里走,恨不得多长两条腿然后好撒丫子狂奔,有学生裂开嘴笑起来,无声地笑,牙齿

  • 霸道总裁萝莉妻第三章

    (三)“这人是谁?”绿间真太郎望着班级门口的陌生少年,面色有些不善。黑子哲也小声提醒道:“就是前几天我向你说起过的青峰君。”“他来找你做什么?”他当即就做出了决定,“我跟你去。”“没关系的,绿间君,我自己去就好。”黑子哲也鲜少会拒绝绿间真太郎的陪同,但这一次,他还是想自己去会会青峰大辉。绿间真太郎不

  • 飞鱼传说在线阅读陌生夫妻

    翌日清晨,天朦朦亮,如墨般的天空,已染上淡淡的光,印着火红的朝霞。睡得不安稳的夏小优惺松的睁开眼眸,清醒了。想要伸展四肢,顿时觉得身体僵硬无比。如若换作是在她家的大床,她肯定无所顾忌的滚来滚去,不用像昨晚那样睡得如此痛苦。眼角不小心看到了床上的还躺着另一个人,这才想起她的“丈夫”的存在。呆望着置于天

  • 名门童养媳第六章在线阅读

    周四开运动会的消息一经某个消息灵通的同学传播后,在六班里引起了极大的轰动。程沐妃看着周遭的同学和围在中间的郝怡涵,低头埋进了书里。“郝怡涵,你说的是真的啊?那后天不用上课了?”前排的胖子王一转身。郝怡涵没开口,一群同学已经抢在她之前发言了。“谁知道呢,我们学校非要什么都瞒着。”“我总感觉不靠谱,上次

  • 寒天长明第四章

    裴然心脏漏跳了一拍,窘迫感铺天盖地的将她覆盖。她脚尖轻轻向后踢了一下,攥紧的手松了松,硬着头皮从牙缝挤出一句话:“那您还挺显年轻。”没等穆柏衍说话,她把手里的袋子举到跟前,“一点心意。没什么事的话我先回去了。”“有事。”穆柏衍没接,他脚跟抵着半开的门,向外跨了一步。两个人距离瞬间拉进,他身上的水汽渐

  • 大唐最强狂少在线阅读第3章

    卫生间里面是抽水马桶,简宁远很满意,回到屋里赵奕已经将早饭端上了桌,是两碗面条和一碗肉酱,站在门口就能闻到一阵浓郁的香气,简宁远听到自己的肚子立刻叫了一声。“来,”赵奕搬了两个凳子,“请坐。”“谢谢。”简宁远坐了下来,赵奕将他的面端到面前,又递了他调羹和筷子,简宁远舀了勺肉酱到自己的面里尝了一口,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