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言情 > 正文

假面骑士:最强继承者第1章在线阅读

2021/7/22 21:37:36 作者:紫禁之巅丨北沫星 来源:飞卢小说网
假面骑士:最强继承者
假面骑士:最强继承者
作者:紫禁之巅丨北沫星来源:飞卢小说网
我,伊藤信,暗之力最强继承者。在平行世界夺取门矢士可以穿梭世界的力量和驱动器,从此以帝骑身份浪荡假面世界。伊藤信:嘿,翔太郎,菲利普,借钱……力量吗?还十倍的那种!(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天空灰蒙蒙的,下着豆大的雨点,一只小船如浮萍般孤寂的在海中荡漾。

尹芯爱坐在小船上将父亲的骨灰慢慢的撒入海中,仿佛孤寂的小兽般紧咬下唇,难以抑制的呜咽着……从崔恩熙去世开始开始,家里仿佛中了怨灵的诅咒般尹俊熙、恩熙的养母尹妈妈、以及尹爸爸相继离世,英雄哥也在一次帮会的斗殴中重伤不治离世,恩熙的生母崔妈妈也被接二连三的悲痛打垮了,患上了胃癌,前不久带着微笑去和她的儿女团聚了。泰锡哥虽然还活着,每日醉生梦死,过着游魂一般的生活。

遵照他们的遗言,将他们的骨灰全都撒入海中,让他们一家人在天堂快乐的相聚,而被夺走一切的她只能继续孤独的活着,等待着几乎不可能到来的幸福。

“崔恩熙~~~崔恩熙~~我恨你……我恨你们……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你们都要这么对我?你们回答我啊……来个人回答我……”雨水顺着她的头发擦过眼角滑落脸颊,吼叫最终止于呜咽。

一道闪电划破天空直击这艘海中孤舟,在雷声响起时,孤舟以及它所载着的伤心人都消失在了这片海域。

……

……

尹芯爱睁开眼睛,发现她好像又回到了懵懂的婴儿时期,只不过她好像带着前世的记忆。

“尹恩熙……崔芯爱……”

听见值班的护士嘴里念着床边卡片上的名字,芯爱有些愣住了。“崔芯爱”,她有多久没被别人叫过这个名字了……不对,这如果是回到了她的婴儿时期,现在的她应该叫尹恩熙才对,还真是个让能难受的称呼。

“俊熙……不要乱跑哦”

芯爱听到从外面传来的声音,好像是爸爸的声音。她从小到大一直渴望憧憬,曾经给了她无限希望,最后又让她逐渐绝望的爸爸。在幼时被人欺负时,在回到尹家被排斥在外时,她是多么希望爸爸能像一座大山一般站到她身前,为她挡去风雨。可惜,曾经那对父爱的微薄渴望,在尹教授一次次的不作为中,慢慢的淡去。

俊熙那个讨厌鬼等会就会进来换掉她和那伪善的恩熙的名牌了吧……难道重新活一次就是为了将那绝望的人生再次经历一次吗?她到底做错了什么,要让她一次又一次的经历这些痛苦……

心中难掩的悲痛使芯爱嚎啕大哭了起来,仿佛要哭尽前世今生所受的全部委屈。她的哭泣一直都附带着撕心裂肺的嚎叫,缺乏美感,自然不如哭得如雨后娇花一样的恩熙惹人怜爱。

刚走到门边的尹俊熙被婴儿房里那震耳欲聋的嚎哭给吓住了,呆呆的站在那里。他幼小的心中忍不住想到,这个爱哭的宝宝肯定不是他的妹妹,这么吵,一点也不可爱。

小小的尹俊熙刚刚鼓起一点勇气要进到房间里,去保护他可能一样被这哭声给吓住的小妹妹,就被从外面回来的护士给拦住了。

“小朋友,乖啊!这里不是玩耍的地方,姐姐抱你去找妈妈好不好?”护士将小俊熙抱离了房间的门口,并锁上了育婴房的门。

命运就在这一刻拐向了他的另一个岔道口。

……

“恩熙乖,恩熙不哭了……妈妈的宝贝恩熙不哭了啊,再哭妈妈的心都要碎了……”尹妈妈抱着从出生就哭个不停的小女儿轻拍摇晃着,声音也逐渐哽咽起来。

“大师,我们实在也是没办法了。这孩子从出生到现在一直哭个不停,无论怎么哄都停不下来……”尹教授向宝塔寺的主持深深鞠了个躬,无奈的说道。他的女儿才出生多久,这么小小的一团,这么哭下去哪受得了。他和妻子带着襁褓中的女儿,跑遍了全国大小医院,所有的结论都显示孩子的身体十分健康,信了一辈子科学的他最后也只能抱着试试的态度求助于神秘主义的力量了。

坐在禅房正中间的老和尚睁开一只眼道:“因即是果,果即是因。心头繁芜遮天蔽日,唯爱尚能救赎,改名芯爱吧。”

说着老和尚用手指在茶杯中沾了点水,在身前的地板上写下了前前两个字,“芯爱”。

之后无论尹教授再说什么,老和尚都没有再次搭理他。

尹教授和妻子带着小女儿回家后,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将女儿户口本上的名字改为了尹芯爱。他们惊讶的发现,给女儿改名芯爱后,她哭泣的次数渐渐变少了,虽然还是不爱笑,但相比起之前那副随时会哭干心血的日夜啼哭状态,尹教授夫妇觉得十分满足。

无独有偶,在离尹教授家不远的棚户区,一个开着饭馆的寡妇,在施舍一个老和尚斋饭后,也得到了类似的指点。本三天两头生病的女儿在改名为崔恩熙后,身体渐渐的好了起来。

小小的俊熙虽然被父母教育着要爱护体弱的妹妹,但面对着一天照三顿哭,并且哭声震天的爱哭鬼,实在是燃不起任何做哥哥的感觉。在又一次被妹妹的哭声击退后,小俊熙在日记本上写道,“爱哭鬼的妹妹什么最讨厌了。”

芯爱虽然知道一切都没有发生,但想到上辈子尹俊熙对她说过的话,做过的事,仍是对他的亲近十分排斥。发现小俊熙很讨厌吵闹,她甚至会故意大声发出刺耳的哭声来报复他。虽然这种行为有些幼稚,但芯爱还是忍不住暗自在心中偷乐。上辈子她小心谨慎的生活在这个家里,唯恐做错一点事惹来家人的反感,平时被俊熙冷暴力了,或者吼骂了,大多选择隐忍。这辈子能正大光明的报复,真是不要太高兴哦。

改回芯爱这个名字,更是在欺负小俊熙之外的意外惊喜。说实话,要是一直被叫恩熙这个名字,她怕自己会被恶心的把隔夜的奶都给吐出来。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离天五公里在线阅读第八节

    林墨准备包扎,突然病人的生命体征下降,虽然及时抢救,但是当机器上显示的生命线成为直线的一刹那,一个生命就此陨落。林墨眼神有些呆滞,手指微微抽搐,他低下头,打开手术室的门,病人的家属在外守候,看见医生出来,就赶紧询问孩子的情况,林墨看着病人家属满是期待的表情,林墨张两张嘴,“对不起”,只见病人家属失神

  • 永镇乾坤在线阅读第4章

    其实看爱在泉城的时候没有特别高兴,反而心里都是满满的心酸。关扬和小新有那么多愉快的回忆,而我和小枫,呵,没有开始,哪里来的经过,更不要谈什么结果了。原来单相思一厢情愿的感觉是如此难受呢。我写小说大约也有一段时间了。看过的小说也不少了。对于某些情感上的套路似乎是特别熟悉的。例如霸道总裁爱上傻白甜啊高冷

  • 洪荒时代:提前登陆第8章在线阅读

    楚云羲淡淡道:“都起来吧!”楚云羲并不再看地上的丫鬟们一眼,转眸望着旁边的端嬷嬷一眼:“接送我的马车在那里。”端嬷嬷听闻她的话,毕恭毕敬回应道:“回禀大小姐,就在府外那里候着。”随即抬手让身后的仆从丫鬟们跟随上来,替楚云羲带路。........东楚皇都,定远候府。定远候府在皇都城最繁华的地段,在距离

  • 齐木楠雄 这白痴有毒第四章

    原来此人便是曹统?!原来那小童竟是曹家之人?!桓崇一时愕然,他不敢置信地抬头,向榻上那男子望去。曹文盈大名,天下间谁人不识?!身为当世名士,曹统名头之大,如雷贯耳。都道是曹文盈人品俊逸,少有才名,拒官不做,拒爵不受,颇有当年竹林先贤的风气;而其家世更是显赫,身为先魏主曹家血脉,再尚了那身世颇为传奇的

  • 峡谷相逢坑者胜在线阅读第7章

    闻言,谢言晚的笑容顿时僵在脸上,好一会儿才磨牙道:“多少钱您尽管开价,反正我没钱。”虱子多了不痒,债多了不愁。昨晚上她为了演好这场戏,已经被凤栖止敲诈勒索的写了上千两银子的借条了,如今他又开始加价,谢言晚已经无力吐槽了。她这幅气鼓鼓的模样格外可爱,凤栖止睨了一眼,唇角微勾,淡淡道:“无妨,钱债肉偿,

  • 济公异世传第10章在线阅读

    三夫人挥手,春燕和冰月一起退下,花厅中只余下两人,她微笑地凝着不悔,“不悔,我今天找你来,想说你的婚事。”云不悔错愕,微有惊讶。她刚被退婚,风波不退,又是程佑天不要的女人,这凤城谁敢要她?凤城之内,无人敢得罪宣王府,退一步而言,她也不想嫁人。脑海里闪过程佑天英俊冷酷的脸,云不悔蹙眉,他下了誓言一定要

  • 贾赦今天也在努力成为太后!(红楼)第九章在线阅读

    司慕承完成杀神传承后,告别了剩下的七供奉,就立即带着黎月初去了星斗大森林,准备完成森林神九考。一进星斗大森林,迎面走来了八个人,司慕承和黎月初有了先前的经验,便知道了眼前的八人是森林神殿的八大供奉。八个人全部身着绿袍,头发的颜色也完全是青色或者绿色,只不过颜色深浅不同罢了。为首的一人身高超过两米,三

  • 伏魔道人在线阅读第四章

    在日常生活中,父亲没有过多的话语,却总在回家时,为子女们做很多美食。母上大人负责家里的外交工作。大哥尉迟钊宁,R大顺利毕业,从政,40岁,二级劳动英模,很大的实权领导干部。二哥尉迟浩宁,B大顺利毕业,29岁,国际制药巨头大中华区副总裁。小妹,尉迟舒宁,B大的毕业困难户,22岁,无业。终于,在母上大人

  • 豪门顶级大佬非要娶我在线阅读第7章

    来到张寒阳这里。“宗主不好了,有人攻进来了!”身穿黑袍的男子火急火燎的跑进大殿。“哦?谁这么大本事,敢来阴天宗闹事。”座椅上的男子颇为不屑。“呵呵,阴天宗吗?好大的本事。”从大殿外进来一位身着白衣的男子。“敢问阁下尊姓大名?敢来阴天宗闹事。”“你可称呼我为寒阳仙帝。”张寒阳淡淡的说到。阴天宗宗主闻言

  • 紫魅毒医倾傲天第二章在线阅读

    “哥,那妹子有你最喜欢的天然欧式大双眼皮!”梁习峰一个冲动蹦出这样一句话。没想到吸引了秦嘉珞的注意。他瞥了梁习峰一眼,无语道:“别乱说。”“你敢说你不喜欢双眼皮吗?”梁习峰在秦嘉珞面前坐下。“我又不是只喜欢个眼皮。”秦嘉珞不在意道,随手打开外卖盒,“找我什么事?”梁习峰的注意力却放在秦嘉珞的前半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