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浪漫言情 > 正文

乡村爱情:我谢腾飞,砌墙的之武侠三部曲第二部剑与江湖

2021/7/22 10:30:21 作者:女生 来源:飞卢小说网
乡村爱情:我谢腾飞,砌墙的
乡村爱情:我谢腾飞,砌墙的
作者:女生来源:飞卢小说网
永强有爹,名为坤,坤之大,象牙山装不下。医生:“谢总,您爷爷感冒引发的炎症。”谢腾飞:“埋了吧。”医生:“只是感冒而已,吃几天药就好了。”谢腾飞:“听我的,埋了吧。”(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沉默的时间司马无情想了很多,但当这些思绪全部散去的时候他才终于可以面对这位曾经的旧爱,“如果说接近我是为了某些目的,那么可以告诉是你要从我什么上得到什么吗。”看着这样的司马无情,咬紧红唇眉头紧锁的兰儿似乎纠结了很久才说道,“我要的是血玲珑。”

听到这样的答案的司马无情并没有感到意外,只是喃喃的说道,“血玲珑罢了,那块红色的石头给我带来的只有灾难,如果你想要得到他,你早就可以拿到他,没必要等到现在,何况如今的我已经失去了这块石头的下落,想必他已经与我那个早就不存在的家一样被埋没在泥沼之中了吧。”

“家吗,那曾经也是我的家啊。”兰儿不由自主的喃喃说着,但马上又道,“我一直可以得到他,但是不是合适的时机得到它也毫无用处。”说到这兰儿似乎下定了很大的决心才继续说道,“你知道吗摧毁你家乡的那场天灾并非意外,而是血阴教的所为。”那不大的声音却好像晴天霹雳,让司马无情浑身颤抖,半天说不出话来,一种无名的怒火正烧的他浑身战栗,几乎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

而此刻的兰儿却依然没有停下来,继续说着,“血阴教主神通广大,没有人可以违逆他的旨意,即使身为圣女的我也不可以。”此刻兰儿眼中微微飘过了一抹歉意,看着浑身颤抖的司马无情,他知道说什么也没有用,幽怨的眼神中并不祈求得到原谅。

时间就这样一分一秒的过去了,两个人也就这样默默的站着,如果说能有什么能化解心中的仇怨,那么也只有时间了。终于不知道过了多久,司马无情仰天发出一声长啸,眼神中的怨毒消退再次恢复了清明,只听他开口道,“也许这就是我对命吧,牵连家人也有我的过错,如果我不拿那块石头,就不会有接下来种种的祸事吧。”

司马无情选择了放下,也是是因为他真正的爱着兰儿,但兰儿却无法原谅自己,只见他幽怨的看着司马无情,“你选择了放下吗,可惜我却不能,”说到这声音中不由的带出一丝哽咽,良久才道,“对不起,我曾经想要救他们,也曾经想要救镇上的所有人,可是在教主无边的法力下,我什么也做不了。”说到这兰儿几乎哭了出来,他心中的善良从未改变,司马无情看得出,想要安慰她却听他继续说道,“教主的神通超出了你的想象,他不让我做的事情,我无论如何也做不了。”此刻的兰儿眼中第一次落下了泪水,那滔天的洪水卷走每一个鲜活生命的时候,他却只能无能为力的成为一个看客,他想要做的事情一件也做不了,只因为那个人不让他这样做。一双无形的锁链捆住了他的手脚,让他除了眼睁睁看着一条条鲜活的生命在眼前消散竟然如此的无能为力。

“我不怪你,也许这都是命中注定的事情,在我得到了那块血玲珑的时候,就注定了我要走的路不会平坦。”司马无情没有理由去责怪兰儿,这样一个身不由己的女人,也不过是命运中被安排的棋子吧。如果真的要找个人去埋怨,那就只有那血阴教主了吧,但不知道怎么的,他心中刚升起对这位罪魁祸首的怨恨,就有种莫名的心悸让他打消了这个念头。难倒这位教主的法力已经强大到可以操控人的心神了吗,司马无情不敢想下去,那恐怖的后果他不愿意接受。

“一切都是棋子吗,我们所有人都是他的棋子吗,如果他这么强大,那么九天神佛又在干什么,留他祸害人间吗!”忍不住心中咒怨,不禁破口大骂的司马无情要将心中的怨毒全部吼出去,这样才能让他稍稍安心。看着这样的司马无情兰儿却依旧喃喃道,“九天神佛吗,也许他也曾经是他们中的一员吧。”想起自己被命令和司马无情在一起,度过了那虚假的3年,他的心中就不由得产生了怨念,那是毫无目的3年,他要得到血玲珑明明唾手可得,却又不能真正把拿到手中,一切只因为那个人的一声命令。

“从我出现开始,到你流浪找寻我的踪迹,一切都在他的计划中,我们每个人从一开始都是棋子,他的棋子,即使挣扎过,也摆脱不了命运的束缚。”兰儿也许一开始就选择了顺从,他之所以告诉司马无情这一切也许都是因为他心中还残存的哪一点善良吧。而更应该感到悲哀的是司马无情,作一个自由的游走于江湖的剑客,竟然被人如此的摆布,真正的是一种悲哀。

此刻两个人互相望着对方的眼神都带着说不出的复杂情绪,司马无情当然想留下兰儿,可惜他说不出口,面对这个可以掌控一切的魔鬼,真的把他留下他有能力保护他吗。司马无情自问做不到,而兰儿也抱着同样的想法,他之所以可以见到司马无情诉说过往,已经是血阴教主对他最大的宽容了,如果还要不知足妄为,那么他所得到的后过是他不敢想象的。

而此刻那在大漠小镇中听到的怪异鸟声再次响起了,那似乎是个信号又或者是某种警告,听到这个声音的兰儿脸色瞬间变得惊恐起来,他从怀里拿出一方面纱戴在脸上头也不回的走了,只是在他即将消失在夜空中的时候他最后的声音也传来了,“记住永远不要想起我,那样你获得自由的代价!”随着那个从空中飘落的声音消散,那个身影在茫茫夜色中不见了踪影。“自由吗,如果让我把你彻底忘记,我宁可不要这份自由,你就是我最坚固的牢笼啊。”司马无情默默的摇着头,喃喃的说着。那张被岁月侵蚀的脸孔上带着一丝凄凉,一滴泪水落在荷花上又滴入池水中,带起一丝波澜,又重新归于平静。

凄凉的夜色伴着司马无情落寞的身影,他再次回到了老渔夫的住处。这并不仅仅是他担心老渔夫的安危,更多的是他此刻无处可去,曾经想要回到故乡去看看的念头,此刻也消散的不见踪影。家这个字眼早在失去了兰儿后就成了个虚无的字眼。而此刻在得到那么残酷的事实后,家更是在他的脑海里消失的影子都不剩了。带着满满的疲惫司马无情躺在床上,却久久不能入睡,那深沉思念换来的却是一场惊天的骗局,这让司马无情心绪烦躁。

漫长的夜终于过去了,当老渔夫那熟悉的面孔出现在他的眼帘中的时候,司马无情凌乱的思绪才稍稍收敛。但眼前的这个老人却看出了司马无情憔悴的神情。这种神情显然不属于一个洒脱的剑客应该有的,但一个渡船的老人显然不会想那么多,他只是以为这只是思念故乡带来的乡愁。“看来你精神不太好,要不去附近的小镇走走吧,好不容易要回家了,总要带些东西,家乡的小孩子嘴可是很刁的那。”看着老人诚挚的笑容,司马无情默默的点了点头,虽然他还不知道那个家乡是否还有回去的必要。但此刻的他依然决定回到自己曾经的故乡看看,也许只是回到那早已陌生的故土,带走一捧泥土吧。

此刻老渔夫的女儿和女婿已经离开了,他们为老渔夫准备了早餐然后回到他们居住的镇子,作为这里的常住民他们有着普通的生活。而带着些许带不安的心情,司马无情来到了武安镇,那是个不大的小镇,没有代表繁华的奢靡,却多了一份江南应景的柔美和温和。穿着薄凉衣服的女子摇曳着在大街上游荡,时不时对路边商贩的贩卖的精致饰品驻足观望。而形形**的走客则各自奔忙着,那些人中有远离故乡的游子忙着回到家,面对家人说出自己的经历和见闻,又或者忙着带着久别家乡的喜悦跟自己的家人团聚。最为忙碌的是那些招呼客人的小贩,他们精明的眼光在那些妇人身上游荡,全力游说着要卖出一份商品,来为自己的收益簿上再添一笔。木质阁楼遥空开着窗,偶尔有一抹亮丽的颜色从窗头一闪而过,青石的地面坚硬带着雨水的湿泽,人们都没有留意一位衣衫褴褛带着斗笠的剑客与这份繁华的格格不入。

一路疲惫的司马无情来到了一个茶馆,几样简单却又异常精致的茶点立刻被送了上来,虽然可以看出司马无情这样的人没有什么财富,但对于江湖人士能不招惹就不招惹的店小二的态度还算客气。但司马无情在乎的根本不是这些,昨夜与阿兰的那次相见,让他的心陷入了纷杂的思绪,即使这风景如画的江南小镇也带不起他半点好心情。

挨着靠窗户的座位温和的风不断带来泥土的清香,司马无情努力的想忘掉那让他心情沉闷的事情,但偏偏在这个时候总会有人打扰。一抹身影在他眼前闪过,同时来人也在司马无情对面坐下了。“司马大侠果然很有雅致,江南的风景和塞北的风沙小镇不一样吧。”说话的是一位白衣书生,精致的装扮与他在西域小镇的时候更显得清秀英俊。

“你来了就意味着我的休闲生活又要该一段落了吗。”司马无情轻轻的敲打着无情剑的剑柄幽幽的说着,眼中却带着一丝茫然。“身在江湖就注定了要随波逐流,司马大侠,我从六扇门带来了最新的消息,你的故乡如今已经是血阴教的一个支部。”白衣书生说着嘴角一撇又喃喃的说着,“只不过那里的势力不是六扇门可以参与的。皇上唯一的弟弟闽南王占据了那里,有证据显示闽南王也是血阴教的人,看来你家还真是个风水宝地。”

“这算是嘲笑吗,华胜。”司马无情压低的斗笠下露出了一丝怒气,不过叫做华胜的白衣书生显然没有这个意思,毕竟他们是曾经一起战斗的伙伴,虽然这只是他自己认为。“要和权贵打交道,就要多些小心了,那里已经是闽南王的私人领地,你如果就这样闯进去,恐怕要吃不少苦头。”

“只是苦头吗,也许会死吧,不过要真是那样也许说不定是件好事那。”此刻的司马无情对生死已经看得很淡,也许死也是种解脱吧。“死吗,不,不。”华胜看着司马无情的眼光中流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焦躁,“他们不会让你死,因为你的生死关系到一个巨大的阴谋,所有他们会尽可能让你活着,那怕是牺牲其他的棋子。”

看着有些紧张的华胜,司马无情眼神中带出了一丝嘲弄,“连生死都不能决定的江湖人,我都不知道哪里才是我的归宿,也许在西域沉醉在幻想中才是件好事吧。”有些消沉的司马无情以茶代酒的狂饮着,他当然希望喝酒,但他知道华胜肯定不会让自己醉倒的,即使是喝醉了也不能让自己忘记那铭刻在心间的痛楚。

“这个给你,他会对你进入闽南王的私人地有好处。”说着一个匣子被推了过来,精巧的装饰显示着他昂贵的价格。但当司马无情要将它打开的时候却被华胜阻止了,“里边的东西并不适合在这里观看,我甚至怀疑你能在江湖上这么多年还活着是不是老天眷顾。”华胜眼神怪异的看着司马无情,显然对于这个毫无警惕的江湖侠士,华胜已经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口吻和他交流,也不知道这样的人为什么会被血阴教看上。

“因为我们的一言一行早就在人家的掌握中啊,再多的警惕又有什么用。”司马无情略带嘲弄的说着,把那个精致的匣子打开了,几张银票,几盒药粉,和一张皮脸面具安静的躺在里边。看到这些东西,司马无情摇了摇头说道,“你以为这些东西就够了吗。”显然华胜有些迷惑,却还没来得及发出疑问司马无情又接着说着,“如果是我就要光明正大的去,血阴教既然让我活着,就不会干涉我的行动,当然是在不违反你们的规则的情况下,你说是不是。”

司马无情的话不是对着华胜说的,而是面对两人之外的一张空桌子说着。就再司马无情的话音落地,一切都仿佛有些不同了,时间仿佛静止了一样,端起茶杯的走商,招呼客人的小二,甚至还有坐在司马无情对面的华胜。这位六扇门的高手不知觉中也着了道,虽然他也察觉出了危险,但是这种超乎他想象的能力还是让他没有抵抗的能力。这也间接的说明了在面对血阴教的时候任何警惕都可以被忽视,即使是世界上最小心的人也会被这不知名的幻术所操控。

随着司马无情的话音落地,一个身穿着绿色袍子的干瘦老太太走了出来,拍着巴掌算是对司马无情的鼓励,“不愧是司马大侠,能看透血阴教的幽魂幻境的人可还从来没有出现过,您是第一位那。”看着这个突然出现的老者司马无情摇了摇头说,“看透吗,如果不是你靠的太近,我想我也会在无声无息中着了你的道吧。”司马无情的话让绿袍老者拉了把椅子坐在了司马无情的身边,嘴角露出了一丝赞许的神情,“谁让你是教主指名点姓要找的人,我可不敢有一分大意那。”绿袍老人露出那并不好看,却充满鬼魅的笑容。抬手轻轻拍打着华胜的肩头。这时候司马无情出手了,无情剑出鞘一道极细的光线向着绿袍老者的脖子斩去。

眼界中只看到一道细线袭来的绿袍老者只是抬起手,那到银色细线就戈然而止了,两根手指捏着那斩向他脖子的剑,老人发出了桀桀怪笑,“这样的试探没有意义,你知道的,想杀我并不容易,而且你的剑没有杀气。”快速出剑的司马无情把那把无情剑快速的收了回来,重新入鞘,一切就好像没发生过。“试探吗,如果你可以把背后使的小手段从华胜身上拿开,我想这样的试探也没有发生的必要。”听到司马无情这样说绿袍老者才蔫蔫的一挥手一团绿色的光芒从华胜身边散开,这位六扇门的高手差点就在无声无息中死去。

“一个小人物而已,何必这么在意,你的善良让无情剑客的名号蒙羞了那。”面对绿袍老者的嘲弄,司马无情冷冷的说道,“也许吧,真正无情的是这把剑,而我不过是个落魄的江湖人。”看着司马无情没有一丝退让的一丝绿袍老者只好说道,“好了,好了,只要你不做出出格的事情,我们是不会妄开杀戒的。”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无限之巅峰毒士在线阅读第8章

    汪温别抬头看着摸着自己头发的男子,这个男子就是撞到自己买黄片的人。暗淡的灯光下,男人穿着一身正装,大长腿无疑,衬衫的最上面的三个扣子解开,禁欲里面又带些放荡不羁,寸头很利索,眉毛很浓,单眼皮,还有高高的鼻梁,妥妥一个电视里面霸道总裁的样子。电话响了,男子从口袋里面拿出手机,笑着说了句这里。姜末是跑过

  • 玄幻:每周一个新身份 我的妈妈

    国家经济发展迅速,我们的生活好了起来,我们一家人,在新屋村这个村庄过上来不错的生活。我们不再在过,用大米换一个包子,连吃猪肉都是奢侈事情的生活。那时,我们一家人每天一聚在吃饭,吃妈妈做的菜。虽然不好吃,但妈妈也会很用心做,她在做菜方面操了很多心。她总无奈地说,“做菜给你们,你们总说不好吃,我总不能找

  • 归道记在线阅读第四节

    第二天一早,林天起床吃完早餐就要出门去学校了,这时候林傲天也起来了,看着儿子就要出去了,连忙说:“等等,我有件事要和你商量!”商量?你什么事和我商量过?不都是你说了算吗?“什么事啊?”林天弱弱的问道。林天其实也隐隐的想到是关于昨天和老妈说的去京都上学的事情了。其实林天挺怕他老爸林傲天的,很难想像无法

  • 穿越诸天万界在线阅读第十节

    一路上陪她又吃又喝的,到了晚饭自然吃不下了。可还是被拖走了,据说是方明浩带李惜文和大家见面。不知道是谁的时候还好,现在一听到是教官和连长,吓我的直后退,林暖暖使出吃奶的劲都拉不动我。“都小海,有点出息好不好,你已经毕业了。方俊哲都已经退伍了,在他自己家公司管着事的。别说你不记得他了,恐怕他压根就没记

  • 可以实现愿望的药剂店在线阅读第7章

    第二天一大早,天刚刚拂晓,南北两团队的队员都各自陆续起床洗漱,准备了早点,时间定格于早上的6点半。虽然行程很累,但没有谁愿留恋于梦中,再说整个后半夜谁都没能睡得着,包括两队队长孟存禾和柯言良,耳边总觉得有一种怪异的声音一直在大脑中响作萦绕。一旦闭上了眼睛,整个脑海里浮现的全部是一种从未出现过的可怕幻

  • 洪荒之石尊第十章

    夏日自然是赏荷盛会了。信王爷在由水河边有一家先帝赏赐的观荷别苑。六月之时,两岸垂柳,十里荷花,如烟如霞,荷亭亭如盖,柳依依挽风。信王爷之女,是一位十五岁的郡主。她身穿如霞的粉色纱衣,上面绣着大朵的山水牡丹,手臂上挽一条浅蓝色绣花鸟的纱帛,头上戴着华贵的宝珠丹凤冠,脚上穿一双镂花衔珠飞凤鞋。她的脸上还

  • 做条闲鱼很难吗!在线阅读第6节

    夜幕笼罩着大地。一个名叫【龙隐酒吧】内却灯火通明,人来人往甚至比周围十几家酒吧的生意加起来都要好。其余酒吧的掌管者也不敢多言,谁让这个【龙隐酒吧】的背后是S市二级势力隐龙阁呢。之前确实有人背地里请人去闹事,但无一例外都被压着打,最重的一次甚至直接将人打杀了,久而久之,周围酒吧自然不敢再去背地里闹事,

  • 非主流宫斗在线阅读第六节

    被缠得没办法。两人便来到花园右侧那间,被蔷薇花架缠绕着的透明玻璃花房内说话。林衍眼神淡淡,面无波澜地靠在旁边木架边上,手里还随意拈了朵开得犹如烈焰般的蔷薇把玩。沈晴也没什么好拘束的,惬意地坐在铺了软坐垫的藤椅秋千上晃着,并不着急和眼前的男人说些什么。仿佛是在比谁的耐性更好,气氛突然微妙起来。时间一点

  • 帝羡在线阅读塑像的秘密

    七七愣愣的看着窜出去的达无悔又灰头土脸的窜回来,他说的很快,但这也太快了。“这玩意砍不动竹子。”达无悔举举手中的小铲子无奈的说。七七回过神,立即捂着肚子笑的花枝乱颤。“无悔哥哥,你太可爱了。”达无悔苦笑一下,我和可爱沾边吗?七七笑够以后,从须弥戒指中拿出一把断剑。断剑漆黑如墨,剑柄之上只有三寸多长的

  • 落樱三小姐复仇在线阅读第9节

    就在此时,秦王偏头,两人视线不期然撞在一起。苏瑾:“……”他微微朝秦王颔首,算是打了招呼。秦王注视片刻,见有点面善,一时想不起是谁,很快转开目光,继续向前。苏瑾以为这事就这么过了,殊不知,一离开茶楼范围,秦王便吩咐底下人:“去查查那人是谁。”“是,殿下。”队伍中当即有人出列,转眼便消失在众人视线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