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小说 > 正文

守护甜心之暗黑公主在线阅读第七章

2021/7/22 11:25:35 作者:真诚琉璃 来源:飞卢小说网
守护甜心之暗黑公主
守护甜心之暗黑公主
作者:真诚琉璃来源:飞卢小说网
爱情,友谊全部破碎,亲人也离自己而去这些打击把日乃森亚梦改变了,新的甜心,新的家人,新的朋友,变了,一切都变了,她不再是那个脆弱的日乃森亚梦。(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岳麓书院

一路向西,从南地到岳麓。官府的货不急,所以镖走的也慢。岑晏不再求快,两人跟着镖局走,待这趟镖走完了又联系上另一趟,期间变更了几次路线,当到达岳麓的时候,已经过去整整一个夏季。

身为一个大财主的少爷,岑晏在岳麓中心地带买了一座不小的房子,也有些地产,不过他很少去那儿住,他最常待的地方是书院。

岳麓书院没有什么固定的开学时间,学子每学十日休息一天,其余只在主要节庆日才放假。可见“十年寒窗苦”此言不虚。

当然,假期其实也不算少的。元日(春节)、寒食、冬至各放假七日;天庆节(正月初三)、上元节、天圣节(太后生日那天)、夏至、立春、人日、中和节、清明、七夕、末伏等都是放假的日子。

岳麓原先由智璇等二僧在岳麓建屋办学,形成书院的雏形。

齐开宝九年,潭州太守朱洞因袭扩建,创立岳麓书院;天宝八年,齐明宗召见山长周式,赐“岳麓书院”额,岳麓书院遂为全国四大书院之一。

四大书院分别为白鹿洞书院、应天书院、岳麓书院、嵩阳书院。

四者中以白鹿洞书院为首,嵩阳书院与石鼓书院到底谁排第四,还有争议。

如今距大齐开国已有三十载。

惨烈的战事化为史册中的符号,被鲜血浸染的石缝中终究长出离离芳草。

前朝旧事渐渐无人知晓,曾经的荣耀与辉煌早已沉入冰冷的海底。

年轻的帝国如同冉冉升起的太阳,人们俯身祈祷,渴望这个新生的王朝可以带来幸福与安康。

如今是明正四年,崇明帝年过半百,在这个位置上已经待了二十三年,他一直推行休养生息的政策,执政的年月里,天下渐渐从之前民不聊生的阴影中走出,倘若照这个速度发展下去,太平盛世也许不再是海市蜃楼。

崇明帝是一个励精图治的皇帝,巩固王朝在于人才,选拔人才在于科举。

二十年来科举制度逐年完善。

本朝确立了三年一次的三级考试。

齐初科举,仅有两级考试。一级是由各州举行的取解试,一级是礼部举行的省试。

齐□□为了选拔真正有才干的人担任官职,于开宝六年实行殿试。

自此以后,殿试成为科举制度的最高一级的考试,并正式确立了州试、省试和殿试的三级科举考试。殿试以后,不须再经吏部考试,直接授官。

殿试后分三甲放榜,还要举行皇帝宣布登科进士名次的典礼,并赐宴于琼苑,故称琼林宴,遂成定制。

每年秋天,各州进行考试,第二年春天,由礼部进行考试。省试当年进行殿试。

从齐初科举开始实行糊名和誊录,并建立防止徇私的新方法。为“通经致用”,考试内容较之前也有了很大突破。

随着科举的完善,士农工商中的后三层得以打破阶级固层,并越来越多的寒族士子得以进入上流社会,为统治阶级带来新鲜的血液。

岑晏也是这茫茫学子大军中的一员,不远万里求学至此,也是同大多数人一样为了有一日光宗耀祖,光大门楣。

当兄妹两人风尘仆仆赶到目的地,岑晏驾马车直奔平镇。岳麓书院坐落于南陈县的边境,岑晏前些年在离岳麓书院最近的又离县城不远的地方——平镇买了套两进的房子。此刻前往那里是再合适不过的。

“哥哥,快要到了吗?”岑晏听见身后传来虚弱的询问声。

“再过一刻钟就到了。”岑晏答道。暮色将至,官道旁人烟稀少,好在触目是熟悉的景色,带给他一种安全感,岑晏舒了口气。

咕咚一声,车轮一闪。岑晏直觉碰到了什么东西,忙勒马下车查看。

朝雾一个没留神,额头狠狠地撞上了门,直撞得眼冒金星,过了好久才清醒过来。她撩开车帘,却见岑晏和一个地上的孩子大眼瞪小眼。

地上的孩子黑黑的,满脸泥巴,扎着两根羊角辫,衣裳破烂不堪。他小小的胳膊渗出血,两只眼睛在看到朝雾时顷刻充满了泪水。

“哥哥,这是——”朝雾见此有点不忍,问道。

“这小孩拦在路上,兴许是被车撞了。”岑晏视线扫过黑黑的孩子,冷静道。至于为什么是“兴许”——半大的孩子没人带,跑出来被车撞,也许是谋划好的。

旅途劳累,岑晏只想摆脱这些早点回去,明知道这是敲诈勒索,还是扔下十两银子:“拿去吧,别跟着了。”

朝雾也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无论什么年份总有活不好的人家,会让自己的孩子出来捞点钱也不奇怪。

“大姐姐,我是被人拐到这里来的。”孩子见他们要走,来不及起身,用剩下的手去拉住岑晏的衣摆,急的哭了:“我今天好不容易逃出来的,求你们救救我。”以头磕地头上见红,不停地喃喃:“救救我。”

朝雾不忍,刚要开口:“哥——”

却听远方有模糊不清的脚步声传来,好像有很多人。

“是他们……要抓我回去……救救我。”孩子好像很惊慌。

岑晏长臂一伸揽过孩子,扔到车里,以更快的速度驱赶马车。

岑晏的力度不算大,孩子被扔到软塌上晕乎乎了一会儿,看见一个很好看的姐姐。

朝雾看他小小的,瘦瘦的,十分可怜,他右臂渗出的血让她想起从南地到这儿时那个恐怖的夜晚,岑晏也是手臂负伤,心中不禁涌上一股怜惜。

孩子很坚强的样子,右手出血没有吭一声,只是泪汪汪地向她致谢:“谢谢姐姐,姐姐是好人。”“咕咕”,孩子捂着肚子,低着头有几分不好意思。

朝雾看了他觉得很可怜,手触到中午剩下来的面饼,眼下也没有别的吃的东西了,就递过去。

“饿吗,吃吧。”朝雾抚了抚他的额头。

孩子点点头,将剩下来的面饼狼吞虎咽吃了下去。朝雾静静地看着他,他当该是累极了,不多时便睡了过去。

岑晏转换了路线,先回县城放下原先马车后,再拉另一匹驶向平镇。

马车停下时,孩子还在沉睡。

岑晏将孩子抱下车,进屋,对朝雾道:“我去找大夫。”

“哥哥快去快回。”朝雾点头示意。

岑晏在平镇的这处宅子,门前有一棵大樟树,上面挂着很多布条丝带。

这片地方是民居,周围都是人家,岑家的地产相对来说靠路边,出门还是比较方便,只要饶过一排房子就可。

屋顶都是平平的,墙体十分厚实。邻近中秋,悄然间干燥的风代替了湿润的雨,闷热的天,朝雾觉得胸闷,心也闷。

暮色降临,岑晏未归家。朝雾翻了几个箱子,终于找到了蜡烛——点上。

指甲盖大小的烛火,黄心、红焰,从未如此细致地观察过一束烛光的构成,朝雾到此刻发现曾经忽视的如今却都无比清晰。深黑的夜里,寻常百姓都是早早的睡了,因为这个时候蜡烛还是少有,价格很贵。从前,她该是穿着最华贵的衣服,佩戴最耀眼的明珠。她小时候怕黑,黄昏时分,侍女会点好屋里的烛光,然后她住的芳明苑就如“明”这个字寓意的那般,彻夜通明。

大概总要等到失去之后才能去怀念进而珍惜。珍惜现下的生活,或许它不是很好,但至少应该努力把它过好。

朝雾努力笑了一下,去烛台处点燃蜡烛。不知道蜡烛是不是该省着点花,朝雾只点了一间屋子里的蜡烛。

到院子里舀点水,朝雾拿来白布,沾了沾水,拧了拧,坐到床前。那个孩子正躺在床上双目紧闭。

朝雾轻柔地擦拭他煤黑的小脸,孩子模糊中呓语着什么,朝雾没有听清。

待到洗净,水的颜色正好与孩子原先的脸色对调了一番。

弯弯的眉,小小的鼻子小小的嘴,眼睛虽然没有张开,但长长的睫毛犹如蝴蝶的翅膀扑闪扑闪的——一个十分秀气的孩子。

看着孩子衣衫褴褛,右臂渗出血色,朝雾翻箱倒柜终于找出岑晏几年前穿的衣服,比起孩子的尺寸稍大些,但勉强可以穿到了。

朝雾拿水给孩子擦了擦露出来的皮肤,换上衣服。

这个时代在小城镇,大夫很少,加上天灾人祸很多,医馆里往往人满为患。朝雾估测岑晏已经离开一个时辰,自己也没什么别的东西好做,拿来未绣完的鱼戏莲叶图接着绣。

远方黑暗中亮出一个火把,朝雾一喜以为是岑晏回来了,结果却发现不止一个火把……三个、四个……黑暗中很寂静,火把在每一家门前停一下,然后很快走开……

朝雾意识到不对劲,回屋抱起那个昏睡中的孩子,摸了一摸他的额头,滚烫的温度。

虽然不清楚那群人是否在找他们,但还是有所准备为好。岑家后院有一扇门,直通向一小弄塘,如果形式不好去那里避一避。

“大樟树,是这里!”

“过来,过来!”

洪亮的叫声,杂乱的步伐。

朝雾不再犹豫,打开后门从外面上阀。

“有蜡烛,刚才有人。”

“后门,他们逃了!”

“快追!”

好在墙体的高度参差不一,朝雾选了一块齐肩的围墙,迅速将孩子放上墙头,而后自己爬上,抱着他跳下。再选一块围墙跳下,慌乱中朝雾辨不清方向,只在月光下摸索前进,只记得尽量远离岑宅。

“追!”萦绕在耳畔。

慌不择路,也不知道了哪里,趴在围墙上,刚刚把怀中的孩子放下,脚下一滑,半身越出墙外,朝雾绝望地闭紧了双眼,视线中是深深的黑暗,连月光也没法照见底。

预料中的疼痛没有传来。

好像被大力托住,落入一个有淡淡药香的怀抱中。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圣魔骑士在线阅读据说这是个过渡卷

    远处突然传来了那妇人的哭泣声,两人对视一眼,旬清率先跑了过去。席夏却在看了一眼树林之后,好像发现了什么,走了过去。妇人拿着一只小孩的鞋子,哭泣的声音越来越低,似乎已经无力了,扑倒在丈夫怀里。他们找了很久,都没有发现什么,最后,颜茜却在断桥边,找到了北北的鞋子。这预示着什么后果,没人敢去想象。颜茜不忍

  • 最强游戏设计师第三章

    盛有在十二点十五分的时候到了咖啡店,只要是谢无的邀约。他总是要提前一些时间来,这是因为谢无临时来的邀请,要是早几日约好,他有的时候甚至会提前一个小时过来。谢无定的地点并不算隐蔽,因此盛有进来时候吸引了很多年轻异性的眼光。不过盛有显然早就习惯了这种万众瞩目的情况,他漫步而入,在谢无面前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 名门小妻疼入骨在线阅读第六章

    两天后,某个距离妖精的尾巴不远处的小镇里。“迪瓦尔那家伙!”看着面前满目疮痍的小镇,纳兹一边喷火一边说着。“竟然做出这么过分的事!”“嘁,你平时做的也差不多吧。”格雷习惯性的怼道。“你说什么!我……”“好了,不要吵架。”制止了两人的争吵,艾露莎才仔细四下打量着。“不好办啊……”这个威力,已经完全不是

  • 蝉语第3章在线阅读

    “喂,你好,我是警探林云曦,请帮我约见一下李教授。请告诉他,我的名字,他就知道我什么意思了,请他晚上8点在louis咖啡馆面见。”挂完电话,我立马准备起晚上要用的材料。我要面见一个老朋友,他很多年前都已和我相识。自从我离开家乡时,听说他也离开了,但是一直没有时间去拜访他。当我忙着抓捕犯人的时候,才在

  • 娇妻不娇,她又奶又凶在线阅读第8节

    (白天停电了,到现在才来电,笔记本老化,电板保不住电,实在难受,更新晚了,抱歉了各位)整个会议大厅,这样一瞬间发生,让所有人顿时都被惊吓的,胆战心惊。身体绷紧,惊叫出声!他们就这样,眼铮铮的看着,那之前在他们心中的学校天才林奇,以这样的结局,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对于他们冲击,真的太大了!真实的在他们的

  • 娱乐之最强败家在线阅读第十章

    进入船舱内,邵一随意挑选了一间空房间,房间不大,正好当个床和床头柜,很是简陋。邵一也不在乎,躺在床上就开始睡觉了。不知过了多久,突然传来了咚咚咚的敲门声,仔细一听,诶,是自己房间的门。这回事谁呢,自己可没什么相熟的人啊。但是嘴上还是说到“请进。”开门一看,哦原来是那天收了自己红葫芦的那个测试弟子。还

  • 舔到最后无所不有之 中忍考试(一)(9)

    一个星期过去……这个星期我连续做了8个低级任务。有了参加比赛的资格。……第七天晚上……我和卡卡西,灵在客厅里坐着,卡卡西突然当心的问我“你真的没事吗,早知道你无法使用忍术!”“当然,要知道,我的体术也很强的,我四岁时开始,不但练习忍术还练习体术呢!”寒宇自信的说。“那你们两个一定要加油哦!”“当然!

  • 系统让我普度众生在线阅读第7节

    第七章:宝藏“咳咳咳...”梁子温在床上猛咳了几下,没想到木婉清的师傅居然如此厉害,要么嫁要么杀。木婉清见梁子温的姿态,嘟着嘴说道:“看来你是不稀罕我呢!”“不..不是,木姑娘,我觉得我们是不是有一些快哑,我们昨天才刚刚认识呢!”梁子温尴尬的说道。“不管快不快,反正你现在已经看了我的面目,要么娶我,

  • 半镜奇谈在线阅读来北京了2

    爷爷说这个自行车方便你就买吧这个我去喝点哦?晚上晨楠带着林鹏来到祥和小区说我们家在第十幢一单元五零一哦这个钥匙你拿好了我还有事情你就慢慢看吧?林鹏打开门就说不错呀自己领包入住的呀?小璐说姐那边灯亮了是不是要搬过来了我去看一下哦?小璐看了一下说是一个男的哦?小冉看了一下说怎么是他哦我过去看看了?小冉走

  • 重生之珠光宝妻在线阅读第九章

    宗门大殿内,李道尘看着三人狼狈身影有些皱眉道:看来这次能成功通过考验的也就这三人了…通知下去结束考核吧!李超然阻止道:别呀!掌门师兄,再等等呗!说不定一会还有人上来呢!不用等了,时间已经够久的了!李道尘对身旁弟子说道,去通知吧!弟子闻言转身走出大殿,下山告知众人考核以结束…殿内司徒慕起身面带笑容的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