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浪漫言情 > 正文

走完爱的迷途让我与你相守在线阅读第十章

2021/7/22 10:53:01 作者:云烟姑娘y 来源:17K小说网
走完爱的迷途让我与你相守
走完爱的迷途让我与你相守
作者:云烟姑娘y来源:17K小说网
他们被逼婚约,在校园生活中他们互相知道自己的身份,这样的爱情故事正在进行中。。。

昆仑山琼华谷洞口,无数魔教弟子随着魔教四大高手的步伐杀向正道联盟的大营,而投诚的人流由前锋队指向两边朝琼华谷去了,此时的大营经过多天的打斗,早已经破败不堪。门口处旌旗扔得到处都是,各大门派叛徒将本来自己门派的标志随意的扔在地上践踏,营内的两座瞭望塔也因为刀劈斧砍摇摇欲坠,塔下燃着的篝火熄灭良久也没有人点火加柴,门口站着正道联盟提刀拿剑的侠客正怒望着冲来的魔教弟子。

当先一人是昆仑派原掌门姜旭,随后的是天山长老张文和刚刚疗伤好久奉命远征的谢远,少林寺长老一悲,越女宫女侠郑秀芝,他们的弟子紧紧靠在后方,跟随他们。

“哈哈,一群正道蝼蚁,爷爷来啦。”左斌大声吼道,快步走过来。

只见他提刀轻纵,如恶鬼般杀到,正道联盟中张文谢远提剑与他争锋,三人很快战成一团。这边魔教三大法王,血翼狼王呼延藤,大漠鹰王差巩,响尾蛇王博古阿也不甘示弱,提纵杀来,他们三人多年在域外潜修,少在江湖走动,但是一身武功却惊世骇俗,魔教十大法王,大都修有一门或多门魔教绝学,深谙多年,武功炉火纯青,这三人更是一心投入武功,不肯分心其他,如今三人联手杀来,隐隐有黑风暴降临之势,正道联盟不敢轻敌,一悲,郑秀芝,姜旭纷纷运功抵抗。

左斌一身修为全在手中名叫墨沼的黑柄魔刀上,这把魔刀取自域外寒铁,由域外最高强的铁匠精心锻造,这把墨沼刀跟随左斌多年,杀人无数,左斌的刀法也大成于此,自创域外狂刀七招四十九式,位列魔教三十六绝学之一,其威力可见一斑,当初魔教入侵天山时他一人一刀杀死天山有所不为轩弟子十二人,导致天山实力大幅缩减,此次天山有所不为轩弟子二十八人远征至此,皆是为了雪耻此仇。

左斌刀浪卷起,一往无前,天山长老张文和谢远配合默契,他们二人一人在外闯荡多年,剑法犀利,每一剑都攻到妙处,一人在天山潜修多年,剑法中规中矩,每一剑防的巧妙无比,再加上二人本就同一批经过沙州试炼,一同练过天山的剑阵,心有灵犀,在左斌波涛般的刀法下淡然自若,巍峨不动。打得难分难解。

左斌久攻不下,刀法后劲不足,渐渐慢了下来,张文看到破绽一剑刺向他的胸前,左斌却冷然一笑,完全不惧,使出一招“狂鹰扑兔”,刀势辗转变化,纵身跃起仿佛一只孤傲的苍鹰从九天之上猛扑下来,连续挥出三刀,当头劈下。张文见刀势如虹,应接不下,转身躲开,一旁的谢远却没料到张文急退,刀势瞬间而至,只见他险过毫厘的一个侧身,黑刀贴着他的鼻梁而过,谢远也因为这个转过太过仓促,使得两人防守出现漏洞,左斌看准时机,横刀一记弹腿踢中谢远的小腹,谢远当即一口鲜血狂喷,飞出数步,重重摔倒在地。

左斌踢开谢远,手上却没有片刻停留,连挥转刀势,使出域外狂刀中最有杀伤力的三式“黑龙摧世”“狂沙卷漠”“饥狼群牙”,这三招皆是左斌在域外历经生死感悟,无数腥风血雨中搏杀过来最强的招式,此时使出,张文顿时压力倍增,全心使出自己的成名剑法——天山三十六神剑中的青松邀月剑。

青松邀月剑是天山剑法中有名的快剑,张文浸淫多年,一出手便是十二剑,每剑都恰到好处的点到左斌攻来的黑刀上,化解他的刀势。但是这次张文长剑一接触到黑刀,就知不妙。原来左斌三招攻势皆是虚招,暗藏杀机的扔是一记弹腿,左斌在域外人称鬼手刀,鬼手说的并不是他的手上功夫,而是因为他的腿法时不时如地域来的鬼爪,让人防不胜防,左斌这一记弹腿并不是很有力,但恰当好处的点到张文酸麻穴,令他不自觉的退后一步,随后左斌当肩一刀,竟然活生生将这位成名数十年的天山侠客劈成了两截。

“张长老!”天山弟子大呼,这一瞬间太快,谢远张文两位长老一死一伤只在刹那。

“哈哈,天山不过如此,天上顶上老子杀得手酸了,也不见一合之将!在这里都还没热过身来就完了。”左斌手持黑刀大声笑道。

“贼子,不要猖狂,天山陈善渊来会会你!”说话间,天山弟子陈善渊纵身提剑,直攻左斌。

“师兄!”陆笑清,郑觉明,宋祟疾呼,这位在门派里对他们如弟弟般一样的师兄,此时已经与域外魔教邪护法鬼手刀交上了手。

“师叔!”郑觉明三人正要提剑帮忙,这边少林弟子一阵呼声传来,原来正是与大漠鹰王差巩交手的少林禅师一悲正倒在地上,吐血不止。差巩此时正一脸轻蔑地看着众正道联盟的人马,也不去击杀重伤的一悲,而是身处一只手指嘲讽的向这边挑了挑。

“我上吧。”陆笑清整了整衣服,一只手擦掉早先搏杀留下的血迹。

“我们一起吧?”宋祟问道。

“不用啦。如果我死了,你就和明退回天山,练好剑法再下山帮我报仇。”陆笑清拍了拍郑觉明和宋祟的肩膀。

“你确定要去会会他?”郑觉明问道。

“当然啦,我也想看看玩家和NPC的差距有多大。”陆笑清说道。

“那你待会注意攻他下路,刚才我无意中看到,一悲长老最后一招打在他的左腿上,他一定受伤了。”郑觉明说道。

陆笑清对着郑觉明点了点头,拔剑冲向正笑着的大漠鹰王差巩。

“你说他能赢吗?”宋祟疑问的看着郑觉明。

“也许可以呢?他可是我们天山新一代弟子中的佼佼者,剑法造诣我们两加起来都不一定比得上。当然是加入天山以后。”郑觉明得意的说道。

“也对,我才杀了三个魔教弟子的时候,他已经奔十了,这家伙天生就适合玩剑。”宋祟点点头,但又不无担心的看了看陆笑清,想了一下,又转过头寻找陈善渊和左斌,却发现两个人早已经不见。

“师兄和左斌呢?”郑觉明问道。

“他们两运轻功走啦。”宋祟答道。

“不对啊,左斌又不是傻子,他怎么会跟师兄比轻功。”郑觉明说道。

“因为师兄把他的刀鞘抢走了。”宋祟嘿嘿笑道。

“郑女侠!”正道联盟又发出疾呼。

原来越女宫郑秀芝被血翼狼王呼延藤的一把苍牙狼毫枪的气势压迫,已经连中两枪,肩膀和小腹处血流不止,这位越女宫的三十六葬剑池护法之一的江湖成名女侠眼看就要在此地香消玉殒。

血翼狼王呼延藤的苍牙枪法本就是域外传承的一门登封武学,呼延藤自幼从师父那里学武,据说其师父的训练方法是将他扔在一望无垠的草原里,让他在域外凶狼的口中脱生,而呼延藤每次回来,身上都挂满了狼筋做成的绳子,凶狼铁牙串联其中的吊坠,还有用域外秃鹰羽毛做成的御寒斗篷,再加上满口的鲜血,几乎让所有人都畏惧的看着他,但是他师父却高兴的大笑,说此子乃天降英才,苍牙枪法在他手中必然能够扬名域外,果不其然,呼延藤学成武艺,域外横行十年无敌手,直到被魔教教主宁虢收服,才甘心情愿在魔教苦修,近日出关远征中原。

呼延藤舔舔枪尖上的血滴,陶醉的享受了一会血液的感觉,然后又挺枪杀来。

枪法重在气势,而苍牙枪法练成群狼口下,尤其散发出一种仿佛狼王般啸月的气势,每一枪使出,使人不敢直视,郑秀芝虽然纵横江湖,但是身在越女宫葬剑池,实战经验稍有不足,初遇这门重气势又一往不前的域外枪法,还是有些应付不来,此时呼延藤趁她伤势严重,长枪如跗骨长蛇般直刺她胸前,竟是要讲她一枪扎进树上,郑秀芝见呼延藤如此攻势,一咬银牙,也使出越女宫七十二路神剑中最重气势的一路剑法,帝烈日剑,这路剑法气势十足,只见郑秀芝挥舞,竟然极阴化阳,一点炙热的橙色气罡如汹涌破浪般连续发出,形成一道八卦天乾图,照向呼延藤,呼延藤促不及提防,被剑罡直接打中,竟然连人带枪碎成数段,在空中爆出一阵血雨。

“郑师叔太厉害啦!不愧是葬剑池护法!”越女宫弟子纷纷欢呼。

“不愧是越女宫女侠,这极阴化阳的本事,也只有越女神剑才能窥道。”一些正道联盟的**湖也抚须夸道。

郑秀芝回头看了看众人,露出一丝笑容,随后整个人瘫痪的倒下,原来这门功夫非是将越女内功练到返璞归真才能施展,郑秀芝强行施展下,经脉尽皆损毁,一身武功修为已经全废,周围的越女宫弟子看到,伤心欲绝的将郑秀芝抬回本阵。

这边易桓以昆仑迅雷快剑邀响尾蛇王博古阿决战,两人已经斗了将近三百回合,博古阿不敌姜桓,姗姗退回本阵。两人的比试没有前两场精彩,十分规矩,似乎是有意安排,但又确实斗得难分难解。但博古阿退回,也让姜旭小小的振奋了正道联盟的士气。

那边陆笑清与大漠鹰王差巩的战斗才刚刚开始,郑觉明觉得背后有人拍了拍自己。回头一看。发现萧如霆正对着他笑。

“你是萧如霆?陆笑清在路上认识的朋友?”郑觉明道。

原来萧如霆自从小谷战斗后便和陆笑清分开了,带领一些讨厌姜旭的天策府锐士沿另外一条路赶来,赶来却发现这里的战况竟然如此糟糕,他马上挤过来寻找陆笑清口中的兄弟郑觉明等人,却看到了这样一场好戏。

“是的,这里发生什么啦,那两个人是谁?”萧如霆问道。

“萧兄,你晚来了,正道联盟被魔教教主宁虢策反了,如今只剩下这么些人,陆兄正和魔教的护法大漠鹰王差巩决斗。”郑觉明解释道,一心观看着陆笑清的表现。

“他们是怎么被宁虢策反的?”萧如霆不解道。

“宁虢在所有人面前表演了死后不掉修为的魔教功法。引得经不起诱惑的人全过去了。”宋祟接口道。

“傻!我们刚刚来时被一群魔教围攻,那其中有一个身穿布衣的魔教弟子,被我们抓住,告诉我们魔教的功法虽然可以不掉修为,但是却引人入魔,复活以后必须要杀死十人吸收血气方能再次恢复,要不然就会修为尽化,经脉尽散,形同废人,再不能练武。据他说,他复活以后甚至感觉魔教功法正在修改他的内功,如罂粟一般不能离身,我估计如果练到高深,可能重生以后,还是沦为魔教走狗。终生受其驱使。”萧如霆说出一大段话,惊讶得郑觉明和宋祟话都说不出。

“你,你是说魔教功法就像毒品,沾上以后就完蛋了?”宋祟裂开嘴恐惧的问道。

“理论上是的。”萧如霆答道。

“那太可怕了,我宁愿引剑自刎,也不要被宁虢那个真魔王驱使。”宋祟说道。

“所以我们要去提醒其他人,不要进入陷阱。要不然江湖必然腥风血雨。”萧如霆说道。

“腥风血雨也不关我们的事啊,我们不学就好啦。”宋祟害怕的说道。

“放屁!不关我们的事,要是这群人学成下山,散布中原到处杀人吸血,那新手们哪有安全区可言,恐怕门派世家帮派都得元气大伤,到时候怎么办?这么好的游戏我是找不到第二个,我不想他关服。”萧如霆大声说道。

“不是有客服和管理人员嘛,他们不可能会让魔教这样破坏游戏的。”宋祟说道。

“我家老头子说啦,这个游戏NPC和玩家没区别,都是人,至于系统,压根没人能控制,他就是个死的系统,又或者说,NPC和所有的玩家才是真正的系统。”萧如霆又说出一项惊讶死人的话。

“啊!所有的玩家和NPC都是系统,完啦,完啦,我们恐怕真的要灭亡了。”宋祟抱头惨呼。

《江湖公告》:玩家和NPC之间的差距往往在于进入游戏后的起步,玩家起步慢进展较快,而npc苦练多年,自有一番造诣,要想成就巅峰,努力是不二出路。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无限之巅峰毒士在线阅读第8章

    汪温别抬头看着摸着自己头发的男子,这个男子就是撞到自己买黄片的人。暗淡的灯光下,男人穿着一身正装,大长腿无疑,衬衫的最上面的三个扣子解开,禁欲里面又带些放荡不羁,寸头很利索,眉毛很浓,单眼皮,还有高高的鼻梁,妥妥一个电视里面霸道总裁的样子。电话响了,男子从口袋里面拿出手机,笑着说了句这里。姜末是跑过

  • 玄幻:每周一个新身份 我的妈妈

    国家经济发展迅速,我们的生活好了起来,我们一家人,在新屋村这个村庄过上来不错的生活。我们不再在过,用大米换一个包子,连吃猪肉都是奢侈事情的生活。那时,我们一家人每天一聚在吃饭,吃妈妈做的菜。虽然不好吃,但妈妈也会很用心做,她在做菜方面操了很多心。她总无奈地说,“做菜给你们,你们总说不好吃,我总不能找

  • 归道记在线阅读第四节

    第二天一早,林天起床吃完早餐就要出门去学校了,这时候林傲天也起来了,看着儿子就要出去了,连忙说:“等等,我有件事要和你商量!”商量?你什么事和我商量过?不都是你说了算吗?“什么事啊?”林天弱弱的问道。林天其实也隐隐的想到是关于昨天和老妈说的去京都上学的事情了。其实林天挺怕他老爸林傲天的,很难想像无法

  • 穿越诸天万界在线阅读第十节

    一路上陪她又吃又喝的,到了晚饭自然吃不下了。可还是被拖走了,据说是方明浩带李惜文和大家见面。不知道是谁的时候还好,现在一听到是教官和连长,吓我的直后退,林暖暖使出吃奶的劲都拉不动我。“都小海,有点出息好不好,你已经毕业了。方俊哲都已经退伍了,在他自己家公司管着事的。别说你不记得他了,恐怕他压根就没记

  • 可以实现愿望的药剂店在线阅读第7章

    第二天一大早,天刚刚拂晓,南北两团队的队员都各自陆续起床洗漱,准备了早点,时间定格于早上的6点半。虽然行程很累,但没有谁愿留恋于梦中,再说整个后半夜谁都没能睡得着,包括两队队长孟存禾和柯言良,耳边总觉得有一种怪异的声音一直在大脑中响作萦绕。一旦闭上了眼睛,整个脑海里浮现的全部是一种从未出现过的可怕幻

  • 洪荒之石尊第十章

    夏日自然是赏荷盛会了。信王爷在由水河边有一家先帝赏赐的观荷别苑。六月之时,两岸垂柳,十里荷花,如烟如霞,荷亭亭如盖,柳依依挽风。信王爷之女,是一位十五岁的郡主。她身穿如霞的粉色纱衣,上面绣着大朵的山水牡丹,手臂上挽一条浅蓝色绣花鸟的纱帛,头上戴着华贵的宝珠丹凤冠,脚上穿一双镂花衔珠飞凤鞋。她的脸上还

  • 做条闲鱼很难吗!在线阅读第6节

    夜幕笼罩着大地。一个名叫【龙隐酒吧】内却灯火通明,人来人往甚至比周围十几家酒吧的生意加起来都要好。其余酒吧的掌管者也不敢多言,谁让这个【龙隐酒吧】的背后是S市二级势力隐龙阁呢。之前确实有人背地里请人去闹事,但无一例外都被压着打,最重的一次甚至直接将人打杀了,久而久之,周围酒吧自然不敢再去背地里闹事,

  • 非主流宫斗在线阅读第六节

    被缠得没办法。两人便来到花园右侧那间,被蔷薇花架缠绕着的透明玻璃花房内说话。林衍眼神淡淡,面无波澜地靠在旁边木架边上,手里还随意拈了朵开得犹如烈焰般的蔷薇把玩。沈晴也没什么好拘束的,惬意地坐在铺了软坐垫的藤椅秋千上晃着,并不着急和眼前的男人说些什么。仿佛是在比谁的耐性更好,气氛突然微妙起来。时间一点

  • 帝羡在线阅读塑像的秘密

    七七愣愣的看着窜出去的达无悔又灰头土脸的窜回来,他说的很快,但这也太快了。“这玩意砍不动竹子。”达无悔举举手中的小铲子无奈的说。七七回过神,立即捂着肚子笑的花枝乱颤。“无悔哥哥,你太可爱了。”达无悔苦笑一下,我和可爱沾边吗?七七笑够以后,从须弥戒指中拿出一把断剑。断剑漆黑如墨,剑柄之上只有三寸多长的

  • 落樱三小姐复仇在线阅读第9节

    就在此时,秦王偏头,两人视线不期然撞在一起。苏瑾:“……”他微微朝秦王颔首,算是打了招呼。秦王注视片刻,见有点面善,一时想不起是谁,很快转开目光,继续向前。苏瑾以为这事就这么过了,殊不知,一离开茶楼范围,秦王便吩咐底下人:“去查查那人是谁。”“是,殿下。”队伍中当即有人出列,转眼便消失在众人视线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