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浪漫言情 > 正文

猫在西游第五章

2021/7/22 10:38:48 作者:永暗之主 来源:纵横中文网
猫在西游
猫在西游
作者:永暗之主来源:纵横中文网
穿越西游,重生成猫,苗小轩淡定的表示:我知道剧情,一点都不慌。很快,他懵逼的发现自己似乎来的太早了,而且也没有穿越到花果山,瞪时傻眼了。在这个神佛不如狗,妖魔满地走的世界,为了生存,苗小轩只好……喵喵喵!简介无力,看正文吧。

孟清云看得脸色发青:“你们在干嘛!”她正快步朝着“紧紧相拥”的男女走去,被身边的孟宏城抬手拦住。

“林小姐,”孟宏城上前,改了对林琅的称呼,语气中透着显而易见的尊重看,“请问这是怎么回事?”

林琅松开手打算和他说几句。谁知沈欧亚猛地扣住她的腰身,替她回答了:“这宅子闹鬼。”

呵呵,闹鬼?林琅恼这人没什么实话,下死手在他胳膊上狠狠拧了一圈。

沈欧亚吃痛松开了手。抿抿唇看她片刻,并没指责她什么。

林琅正要开口,眼角余光瞥见孟清云,道:“你快回去睡觉。”

恰好这个时候陆书语被吵醒也过来了,孟宏城就说:“云云你带着同学先回屋去吧。”

扫一眼屋内众人,孟清云想告诉她爸,除了他老人家之外,在场其余几个人都是她同学。无奈她爸平时宠她得很,这个关键时刻却神色严肃目光中透着警告意味,一看就不好惹。孟清云只能悻悻然拉着陆书语离开。

等到房门重新闭合,林琅才告诉孟宏城:“令夫人恐怕已经不在人世。”

她本以为孟宏城听闻后会非常震惊或者痛苦哭泣,哪知道他沉沉地叹了口气,竟是说:“果然如此。”

不等林琅问出口,孟宏城已然道:“自她去年独自旅游回来后,我就觉得不对劲了。”他望向媚鬼,“你就是那个时候扮作了她吧?”

去年暑假的时候,孟清云去朋友家玩段时间,孟宏城出差。孟太太无事之下索性独自去旅游。

她这次游玩的时间有点久,本打算三四天回来,结果过了足足半个月才归家。回来后,孟太太的精神状况好像有些不对,整天以泪洗面,问她她也说不出怎么回事,只喃喃道难受、疼。到后来,她直接躲在卧房里闭门不出,吃住都在里面。只让人把食物送到屋子门口。就连孟清云和孟宏城,一天里也难得看到她一面。

“那些时候我都睡在书房。等到再见到她走出卧室,我就发觉,”孟宏城朝媚鬼望了眼,语气哀戚,“恐怕芯子里已经不是她本人了。”再叹,“只不过看她行事有章法,待云云也不错。我便没和她多计较。”

媚鬼支支吾吾哼唧了几声,没反驳。

林琅收回摄魂钉放回小袋子里。唤出土地公,让他寻鬼差把奄奄一息瘫在地面的媚鬼带走。

媚鬼所作所为,自有地府去判决,用不着她出手。

没了摄魂钉后,孟宏城便看不见媚鬼了。至于土地和鬼差,他更是看不着,仅仅感觉到周围阵阵冷风吹过、屋里寒飕飕的而已。

林琅:“孟先生好胆量,竟敢和鬼祟相处那么久。你知不知家里失踪的那些男佣去了哪里?尸身又是怎么不见的?”

连续的简短两个问题,成功让孟宏城变了神色,显然并不晓得这些事情和媚鬼有关。

他眼中慢慢蓄了泪,低叹道:“也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好歹夫妻一场,离开这个家,也不回来看看。我留着这东西占着她的身体,也是妄想着万一哪天她能死而复生。”

林琅还欲再说几句,忽地想到了什么,眉心瞬间紧蹙。

沈欧亚:“怎么了?”

“如果孟太太正常亡故,魂魄必然离体去了阴间。头七回门的时候,可以托梦告诉家里人,她已然不在人世。问题是——”

问题是,与她至为亲近的两个人里,孟宏城没有她的任何讯息,孟清云显然也不知情。

那么孟太太的魂魄究竟出了什么事?为什么头七的时候她没有办法和最亲近的两个人联系?

林琅下意识地想到了罗罗蔓。

罗罗蔓是邪物,源自上古,寻常鬼是无法驱动它们的。再者,如果是平常的孤魂野鬼,怕是早就被媚鬼收去炼焚香鬼鼎了,哪里还能在这个宅子里安生地待下去?

恐怕驱使罗罗蔓的是个厉鬼,死的过程非常痛苦。且,这厉鬼和孟家宅邸有着很深的牵扯,能够隐匿在这里而不被媚鬼察觉。

林琅快步往外跑,夺门而出:“我去看看孟太太的身体。”

夜已深。

卧房内灯光亮起,照向床上躺着的女子。她虽然已经四十多岁,相貌却是很显年轻。此刻神色十分安详,看上去真如睡着了一般。

林琅首先发现了不对劲,“怎么像是有了身孕。”

之前媚鬼附身的付蓉打扮得体,又很会穿衣,所以看不出这点。现下穿了睡衣平躺着,腹部那些微的凸起就显现了出来。

孟宏城:“到了这个年纪,肚子发胖不是很正常吗?”他也是如此,年轻时候玉树临风,身材好得很。到了中年不可避免的有了腹部脂肪。

林琅总觉得不对劲,走到床边打算仔细查看。

“你先别动。”沈欧亚抬手制止了她,“我先来。”

他抚向那微微隆起的腹部,轻轻探试后,猛地收手,五指握拢成拳,神色凝肃。

林琅心下疑惑,也伸手探了过去。

尸身温热,偏指尖所触之处,冰凉彻骨。略微轻按,有什么在隔着尸体的皮肤在戳她的手指。好似婴孩的小手在和她对戳着玩耍一般。那“小手”每戳一下,就有一缕浓黑鬼气冒出尸身。

林琅心下暗惊。

竟然是鬼胎。

孟太太居然怀了鬼胎。而且这鬼胎非常强大,竟是可以吞噬她的魂魄。

怪道她头七无法顺利回门。

她的魂魄被鬼胎撕咬到破碎,并不完整。若是没猜错的话,尸身至今温热,许是还有一魄留有碎片在身体里。

魂魄被撕咬的过程异常疼痛。鬼胎小,吃得很慢。也不知孟太太经历了多么大的痛苦,才会不堪忍受,居然魂魄没有散尽就死去。而那脱离了身体的魂魄,很可能因着极致的无法消磨的痛,再加上并不完整,硬生生成了厉鬼。

林琅想到了那攻击而来的藤蔓。

会不会孟太太的魂魄察觉到她的强大,所以想拉着她来赶走鬼祟,帮助守护这个家?媚鬼手里有鼎,孟太太就算成了厉鬼,也不敢和鬼器正面硬碰。

林琅心下哀戚,有心想要帮助这个不幸的女子,帮她找全魂魄,送她顺利去往阴间。

掐了个决把那鬼胎暂时安稳住,林琅叮嘱孟宏城:“别让人靠近孟太太,谁也不行。特别是孟清云。”

想要帮助孟太太,首先要做的就是妥善处理掉那腹中的诡异。不然孟太太身体里残留的一魄在被吞噬完全前根本无法脱离。

孟宏城认真应了。

林琅打算回屋准备东西。

沈欧亚紧跟着她:“我帮你。”

林琅看出这人不简单,没反对。

走出孟宏城卧室后,沈欧亚关上房门,掏出一张用朱砂画符的黄纸拍在门板上。

林琅挑挑眉,“哟,道家传人啊?真看不出。”脚下不停,快速往房间行着。

沈欧亚沉默着跟了上去。

屋内,孟宏城听从林琅的叮嘱,跪伏在床边没有碰妻子的尸身。他想起往日一幕幕,老泪纵横。

泪眼朦胧间,他听到窗户有响动。抬眼望过去,便见窗户不知何时被推开了。孟清云正扒着窗户框往屋里钻。

她两眼无神,直勾勾地盯着床上孟太太的尸身。

“你做什么!”孟宏城察觉到女儿不对劲,高声喝喊道。

这动静不算大,隔着紧闭的房门更是没透出多少声响。却足以惊动正警惕着留意周围的林琅和沈欧亚。

两人暗道不好,齐齐转了脚步往回奔。推开门恰好看到孟清云正抬手朝着孟太太腹部摸过去。

“别动!”林琅和沈欧亚同时高声叱道。

鬼胎来自孟太太的母体,和孟清云有血缘关系。虽被暂时困住,依然可以借了孟清云而离开。

可是终究晚了。孟清云的指尖已经碰到了那微微隆起的腹部。

下一刻,她指尖所触的地方骤然浮起一股黑气,顺着她的手指在她手臂上游走。

林琅和沈欧亚拔足而去欲制住那团黑气。却还是迟了半步。

就在林琅一记掌刀打算劈下去的时候,黑气窜到了孟清云的肘部,迅速脱离她的身体,飞出窗外。

林琅忍不住怒骂了句。

这鬼胎邪性得很,也不知道孟太太怎么招惹上的。如今逃了,不知会留下多大的隐患。

林琅把已经倒在地上的孟清云推给沈欧亚,“你帮忙弄醒。”既然沈是道家传人,这点事情肯定可以做好,根本不用她动手。

沈欧亚没接孟清云,而是叫来了陆书语,让她扶了孟清云回房。又给了陆书语一碗不知道什么水,让她给孟清云灌下去。

陆书语不知所措,问孟宏城意见。

“就照他说的办吧。”好像短短几个小时内老了十几岁一般,孟宏城疲惫地耷拉着肩膀,摆摆手,“小陆你带着云云赶紧回房。我有事和林小姐谈。”

本打算离开的林琅听到这句话后,留了下来。

孟宏城请了林琅到书房去。等到沈欧亚跟着进了屋,他把房门关紧。与林琅在沙发上面对面坐了。

“林小姐。”孟宏城道:“我想请你帮忙给这个家里驱驱邪。待到事成,我付你三十万酬劳,你看如何。”

三十万?

林琅冷笑。

虽说她本来就打算帮孟太太一把,但孟家给的这数额也太寒碜了吧。

之前洗完澡还没睡着的时候,她看了会儿电视,隐约知道这个世界的明星唱首歌都能拿到好几十万的酬劳。

孟家这么有钱,居然把她和戏子相提并论。

“你要么就别找我了。”林琅目光诚恳地看着孟宏城,“要么就起码在那数字上添个零。”

林琅对这个世界的钱币数额的大小没有太多概念,却也借着原身留下的零星记忆知道这里都是用那什么阿拉伯数字来计数。

此时此刻,她觉得自己已经相当的手下留情了。

堂堂魔君大人,仅仅要了戏子十倍的价格,不算多吧?

孟宏城犹豫着。

林琅起身道:“要不大家都散了睡觉去吧。或者,孟先生可以找沈少爷。”她朝沈欧亚的方向一点,“三十万找他的话差不多。”

孟宏城望向沈欧亚。意外发现素来心高气傲的沈家公子居然对这句话没有任何反应,像是理所当然地接受了一般。

他暗自思量着,这位林小姐必定来历不凡。不然沈家公子不至于对她退让至此。

“好。”孟宏城迅速答应。

看他答应得这样爽快,林琅倒是隐隐有点后悔起来。

……刚才的酬劳是不是要得太少了些?

早知道再多加个零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路人丙她必须有姓名[民国穿书]在线阅读第6章

    那老伯也好心,看江天神色变换不停,一副受打击的模样,再次开口安慰道:“小郎君,俗话说‘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你能完好地从山贼手中捡回一条命来,不就是祸后福吗?人生不如意者十之八九,我们得向前看……”“是是是,老伯您讲得可太对了,小子我差点钻了死胡同了!”江天合拢手做了个不伦不类的道谢动作:“古语道

  • 初夏那年的我之白雪送来的孩子(1)

    奶奶说,我出生的那天白雪满天,一片片的雪洁白就如同鹅毛一般,飘飘落落,银装素裹,奶奶看着外面的雪,心想着自己的我一定是一个干净又漂亮的小姑娘的。只是,他们谁也没有想到,我生出来时却是没有腿的,我的腿天生就带着残疾,不能走路,爸爸妈妈都不想要我,也想过将我丢弃,是奶奶舍不得我,她说我是冰雪送来的孩子,

  • 跑男之明星帝王在线阅读未来婆婆的死人脸

    皇后瞥了一眼花月满,勾起了一抹不大情愿的笑,招呼着刘默:“多时不见,太子倒是愈发的清瘦了,快做到本宫身边来。”刘默走到皇后身边坐下,扫了一眼周围:“怎么不见缨络?”皇后嗲了他一眼,话里有话:“太子还记得缨络?本宫以为太子忙的早就忘了缨络了。”刘默淡淡一笑,语气平柔:“缨络与儿臣都是在母后身边长大的,

  • EXO之借我一生在线阅读第六节

    寒来暑往,一年里的四季已经更替完一轮。大一的时光过得匆忙而又惬意,课程虽多但是课业负担比起高中三年来说简直是小巫见大巫。因为是新生的缘故,社团和部门里都没有被分配过重的任务,大多只是给师兄师姐打打下手,帮助做一些杂事而已。这一年里,学校举办了新生杯歌手大赛,同学们都是跃跃欲试,只是有些同学的歌声实在

  • 帝心如梦第三章在线阅读

    第二天一早,昨天还死赖着在柯焱家里不走的金元立,一到早上就闹着要走。柯焱是那种特别贪睡的主,但是还是只好迁着金元立,艰难的爬起来床,陪着他去了车站。一路上,柯焱都有些不太清醒,等到回家之后睡了一个回笼觉,才感觉到金元立今天早上有些不对劲。具体哪里不对劲就是金元立他今天早上,都不贴着他走了,平时恨不得

  • 复仇公主的复仇计划在线阅读第七章

    “大哥,你来了!”沐楚风笑逐颜开,带着两人从树上稳稳降落。“嗯。”那人唇角微启,惜字如金。顾简看到满地尸骨,面色惨白,胃里一阵抽搐,忍不住跑到一边干呕去了。“楚风,晚凌,情况如何。”随着一声温柔的呼唤,一位绝色的美人从云端降落。她肩若削成,腰如约素,眉如翠羽,肌肤胜雪。三千青丝挽成一个云髻,一支玉兰

  • 我暗恋的大佬也重生了失个恋把你智商都拉低了

    “果然是戴着墨镜把眼都给看瞎了……”何苗依在一边碎碎念。苏倾一个眼刀子飞过去:“你说什么?”“我说,那男人真的是……好眼光!”苏倾这才满意的点点头,随即又摇摇头:“也不对。估计他也是半瞎,他说我一颗好白菜被猪拱了。他是在骂我呢还是在骂韩希呢……哎等等,这话怎么现在听起来有点不对劲啊……”何苗依随口问

  • 网游之情有独钟在线阅读危险(捉虫)

    年糕效率很高,第二天上课时,摸底考的物理试卷就给批出来了。高二A1班一共50名同学,作为全年级最好的班,除了吊车尾的后几名同学硬是靠着关系进来的,其他人都至少可以称得上一声“学霸”。而学霸都有个特点,那就是对自己的成绩还是很上心的,不管表面上表现得有多无所谓。这场突如其来的摸底考,完完全全暴露了他们

  • 腐女王妃,王爷吃不消在线阅读第7节

    没有!还是没有!慕歌再次确定,她能看到之处,除了自己没有其他人。“小家伙,别只顾着地面。”那声音突然给出提示。不在地面,难不成在天上?慕歌下意识的就抬头望天,可是,依然无所获。似乎感觉自己被耍了的慕歌,清眸中闪过一丝怒意,收回仰望的视线,冷哼一句:“装神弄鬼。”“呵呵……”飘渺的声音,好似无所不在,

  • 我夺舍了炽天使在线阅读第九章

    许云卿如何去想,何绵儿却是什么都不知道。一向早起的她到了时间,便自然而然地醒了。她穿好衣服起身时,身子略感不适,却被他一把拉住手腕,“去哪里?”她竟不知,他何时已经醒了。“去做早饭。”她挣脱道,他倒是乖乖松了手。“你再多睡会,好了我叫你。”她柔和地叮嘱道。无论如何,经过昨晚,她与他早已夫妻一体。若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