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小说 > 正文

源初之主第三章

2021/7/22 10:21:08 作者:彼岸玄 来源:纵横中文网
源初之主
源初之主
作者:彼岸玄来源:纵横中文网
嬴星云在世界的最深处,文明毁灭的废墟之中睁开了眼。血月高悬,危机四伏!在那无边无尽的黑幕之中,奇诡莫名的光芒之下,所掩盖的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世界?梦境与虚无的交融,黑暗与深寒的衍化又会给他带来怎样的力量?旧日诸神的苏醒,外神的窥伺,是否会发生新的变化?

胡四爷看着孩子躺在枕头上,皱着小眉头,睡的不是特别安稳,心里也有些纳罕更多说的是惊奇。

要说胡四爷还是有些门道的,多年前练就了一双火眼金睛,不过不是看相而是观气,早在三十年前胡四爷就发现自己能看见别人看不见的气,虽然他也不清楚自己如何能看见,却在认证之后,确定自己看见的就是人的魂气又或者能推测一个人的气韵,这也是他逢凶化吉的法门。

人有五气,白红青灰黑,只以善恶论,善者生红气,恶者生灰气,善恶相抵生青气,白黑两气最为纯粹,有功德者生白气,极恶入魔者生黑气。

善恶自有天定,魂魄中自带,没有人能够逃过胡四爷的眼睛,这是不会骗人的。这么些年来也正是这个本事让他逃过不少劫难。

尽管经历许多,胡四爷看到胡逸晨这个孩子,还是有些吃惊,如人有善恶,婴孩在刚出生的时候都是一张白纸,如三字经所说人之初性本善,因魂魄未染杂质,又有些弱小,婴孩身上只带着淡淡的红气,观之透着一团粉红,只因为魂魄强弱,气有浓淡不同,身有弱证不能长久者也会在皮肤外包裹着一层浅红色的薄雾,除此之外并未发觉有任何的例外。

谁曾想他活了八十多岁,还能看到一个生而有道者,现在这孩子身上笼罩着一团白气,不但如此,这白气还异常浓郁,小小年纪就如此,也只能说是生而有道,胎里带来的。

他年轻的时候走过很远的地方,自从能观人魂气,为了确定心中所想,更是走南闯北,见识过许多人,这样浓郁凝结的白气他也只在一位得道高僧的身上看到过,他见到那位高僧的时候,高僧年事已高,佛学深厚,胡四不知道高僧的功德怎样修得,只是与其接触后,知道他一生与人为善,灾难之时庇护百姓,是真正有大功德的人。

看着炕上躺着的孩童,胡四爷的心思转了许多,好奇的定睛细看,孩子面向不错,眉毛细长秀气,与眉骨相合,聪慧,鼻子娇小挺翘,并未张开,不过已经能看出兰台廷尉相应,是富贵绵长之相,唯有唇生的不够丰满,色泽红若丹砂,加上脸型,稍有些男生女相,孩子年小,许是大些会有所改变,身体瘦不露骨,其白如玉,手骨细软,丰厚无骨,双脚端正细长,柔软细腻。

胡四爷细致的看了孩子的骨相,就连孩子的小脚都握在手上细看,屋子里其他人都不敢出声,胡四爷已经好几年没有给人看相了,就算自家曾孙也没这么细看过。

将孩子小脚放到被子里,许是旅途太过劳累,胡四爷手脚也轻,孩子竟然没醒。

“这是个好孩子,是个富贵之相,遇事定能逢凶化吉。”胡四爷笑了笑做了结论,实际上这孩子面相,筋骨都是上上之相,只是唇间稍有不足,原本是薄情寡淡之相,与其面相相合却又隐藏回旋之意,具体的还要看他的神韵。不过不管怎么说,面相是非常好的。

胡家人听了非常高兴,“那他最近是不是冲了什么?”胡来高兴之余说起了回来的目的。

“这个不需担心,我看——”胡四爷话还没说完,炕上的孩子就醒了,三岁的孩子一睁眼并未如同其他孩子那样迷茫,眼眸张开,只一瞬便清醒,眼眸漆黑圆大,这一睁眼如同拨开雨雾的明月,让整张脸都鲜活起来。

胡四爷愣了一下,最后暗叹了口气,从兜里掏出烟袋,又看了孩子一眼,伸手摸了摸孩子的脑袋,笑了一下,站起身对着胡东林和胡来这爷俩点了一下头走了出去。

胡东林心里咯噔一下,心想难道这个小孙子有什么不好?胡来心里也有些忐忑,刚刚的高兴劲一下全消失了,留下的只有担心。

爷几个来到东屋,胡四爷坐在炕头,嘴里叼着烟袋吧嗒吧嗒的抽着,一直到这管烟抽完了才敲打敲打烟袋。

“这孩子就像我说的相貌不错,怎么看都是富贵之像,原本略有不足,只是刚才他一睁眼,面相就变了,怕是聪慧重情,这原本没什么不好,他这面相千万人之中也难有一个,只是孩子如此年纪就如此显露,怕是慧极必伤,情深不寿。不好养。”胡四爷说着捏了捏手里的烟袋。

胡来并不了解这句话的意思,反倒是胡东林心里有些沉,整个人沉闷的坐在炕沿上,“跟小六一样么?”

胡四爷听了愣了一下神情中带着一丝痛苦,不过很快就恢复了,点了点头“就怕那样。”

“四爷爹你们说的是什么呀?”胡来嘴里念叨了这两句话,总有点明白,却不知道父亲说的是谁。

“我说的是你早夭的六叔。小时候他和你大爷家二伯一样得了肺病,家里找了医生看了,打针吃药都一样的,他原本还比你二伯病情轻呢,可惜心思重,反而拖累了,最后你二伯活了,他没了就到闭眼那一刻他都是清醒的。”

胡四爷和胡东林都记得那个孩子,从小就显示出超出一般孩童的聪慧,一双眼睛就像胡逸晨似的也是黑漆漆的,透着了然,他去的时候只有五岁,在临走前,还嘱咐几个兄弟姐妹,照顾父亲照顾母亲,叮嘱每个人安慰着大家,还有对于死亡的恐惧,心疼的大家一直无法忘记。至今想来心里还带着遗憾。

胡来他二伯得病比他还重呢,医生都说那个救不活了,谁想最后是哪个结果呢,都是心思压的,或许他笨点,也就不知道死是怎么一回事了,也许那场病也能挺过来。

“行了你们也不用太担心,我看这孩子是有福之人,长大就好了。不过虽然没冲了什么,可我看这孩子有些心伤,我想还是把孩子留下住一段日子,让他跟小二家俩皮小子接触接触,许是能好些。”孩子身上并没有灰黑之气,身上没有什么脏东西,他想还得看一段日子,这孩子有些造化。

胡来把四爷的话跟李婉说了,李婉原本不愿意,孩子还小她也不想孩子离了身边,只是看着老二家俩淘小子稀罕宝贝似的稀罕逸晨,三孩子没多长时间就玩一块去了,逸晨情绪明显的好了不少。最后还是答应了。

之前逸晨得了一颗珠子,那时孩子哭着攥在手里,胡来和李婉不知道这珠子是做什么用的,孩子也不撒手,李婉弄了个小袋子装了起来孩子一直挂在脖子上。

胡四爷听说了拿过来看了一下,虽然也不能确定,心里却觉着有些像老和尚的舍利子,那上面散发着一层层白气,他能看到那些白气中的生机,多数被胡逸晨吸入体内了,回去后找出一块珍藏的桃木,镂空做了个罩子,将珠子放到里面,让他随身带着。

这桃木是被雷击过的千年桃木,这桃木泛着紫白色的光晕,胡四爷一直当着宝贝,当年给他小孙子压惊也只刮了点粉末,这次却大方的拿出一大块。

有了这个罩子,以他的眼睛已经看不到珠子向外发散白气,只有胡逸晨贴身带着,那些白气依然一点点进入他的身体,至此以后胡逸晨夜晚能很好的安眠,再也没惊醒过。

胡来和李婉因为工作关系只在家里待了一个星期,留下胡逸晨在爷爷奶奶家,胡来的二弟胡乐有两个儿子,他结婚虽然没有哥哥早,儿子却比逸晨大,老大已经七岁,叫胡逸飞,正是人嫌狗厌的年纪,小儿子还没起大名有个胖胖的小名,今年才一岁,刚刚能走说话还一个字一个字往外蹦,原本家里想要个女孩,一儿一女凑个好字,谁想第二个也是个儿子。

胡逸飞对他的小弟弟不怎么注意,反而对逸晨很好,总觉着这个文文静静的小堂弟长得漂亮,比他们村里所有的孩子加在一起还要漂亮,让他都不敢大声说话,生怕把小堂弟给吓到了。有了什么好东西或者好吃的,先想到小堂弟。家里人觉着逸晨一来,逸飞都懂事了许多,二婶更是把逸晨当自家孩子照顾。

换了个环境,亲人对他都很好,胡逸晨渐渐地开朗起来,胡逸飞已经上小学了,不能跟他一起玩,小家伙多数时候被爷爷送到四爷那里,四爷总是给他讲一些故事,胡逸晨觉着那些东西很有趣,更重要的是,他跟胡四爷说小哥哥的事情,胡四爷能听得懂。

胡逸晨年纪小,对一些事情很懵懂,可也知道别人是看不见小哥哥的,就算爸爸妈妈听他说小哥哥的事情,也有些害怕,妈妈甚至抱着他哭,那之后他就再也没说过,胡四爷却不怕,还听他说,还告诉他他帮助小哥哥完成心愿离开了,只是他不知道小哥哥的心愿是什么,他真的有帮助到他么?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无限之巅峰毒士在线阅读第8章

    汪温别抬头看着摸着自己头发的男子,这个男子就是撞到自己买黄片的人。暗淡的灯光下,男人穿着一身正装,大长腿无疑,衬衫的最上面的三个扣子解开,禁欲里面又带些放荡不羁,寸头很利索,眉毛很浓,单眼皮,还有高高的鼻梁,妥妥一个电视里面霸道总裁的样子。电话响了,男子从口袋里面拿出手机,笑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