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梨花仙传奇之星决(6)

2021/7/22 11:02:59 作者:非凡 来源:飞卢小说网
梨花仙传奇
梨花仙传奇
作者:非凡来源:飞卢小说网
相传古时梨花仙子为了救一只狐妖而被贬下凡间,成为凡人后想再次修仙,然而仙途漫漫,这一路上会她会遇见什么呢?(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对了, 我穿越了,也不知道爸妈怎么样了,思来想去都没什么好的结果,估计以后会有办法回去的吧,方楠只能这样安慰自己到。

算了,不想那么多了,既来之则安之,好死不如赖活着。

对了,既然我穿越过来了,那这具身体的原主人岂不是已经挂了,那他是怎么死的。

在医院听到的是, 只知道他是头部受到伤害死的,却不知道具体原因,不会像小说里写的,女朋友跟了富二代(这里指武二代),富二代,找人打的吧,应该不会这么狗血吧。

不对啊,小说里写的都是穿越过来的主人公都会看见原主人的记忆呀,为什么我会看不见,难道需要什么契机。

唔,难道还需要实力的原因?真是奇怪,算了不想那么多了,走一步看一步吧。

还是先修炼吧,来到这个世界,还没有修炼过呢,不管怎么说,在任何地方自身的的实力最为重要,尤其是在这武者为尊的世界。

有了上一世的修炼经验,方楠很快便进入入定状态。

三个小时后,一个极不稳定的小黑点从体内冒了出来。

紧随着冒出来一股陌生的记忆,果然如此,看来是需要修炼后才能看到这具身体原主人的记忆,

原来这具身体的原主人叫方楠,有一个幸福的家庭,老妈叫张慧,老爹叫方殷,虽说家庭并不怎么富裕,但也算小康,这具身体还是个读高三的少年,却不知道因为怎么头部受伤了,这关键的记忆好像有着一层迷雾包裹着,怎么也看不到。

真是奇了怪了,这记忆难道还需要更高的实力才能看见?

先不管了,看着若隐若现好像随时都会熄灭似的小黑点,还是先稳固住小黑点吧,可不要像上一世都还没来得及稳固就挂了。

很快天空就已经微亮,方楠睁开双眼,总算是稳固了小黑点,看着就算解除入定状态都不会消失的黑点,方楠嘴角露出了一抹微笑

也不知道是这个世界灵气复苏还是因为我上一世修炼过的原因。

对了我是不是该给这修炼法决取个名字呢,不能老黑点黑点的叫吧,这也太难听了,看你长的像星星,不如就叫你星决吧,嗯,还不错就这么定了。就是可惜了我放在老家的短剑了,上面还有两幅图案我还没记住呢,哎,还是走一步看一步吧。

方楠看了看时间,已经早上四点了,都说修炼无岁月,我看果真如此,都没什么感觉就到早上了。

这么早,去锻炼锻炼身体吧, 随即看了看自己一身的肥肉,一米八的身高起码快两百斤的体重,方楠嘴角露出一抹苦笑,看来任重而道远啊。

想完便起身穿好衣服出了门,跑了个十公里,别看这具身体胖,但体质还是不错的,要不然不等跑完就得晕过去,跑完步出了一身汗,便回家了。

走进家门看见慧妈在做早饭,便打了个招呼,妈,早啊,慧妈惊讶的看着方楠说到,小楠,你怎么从外面回来的还出了一身汗,方楠随口说到,我早上起得早,便去晨跑了,先不说了,我去洗个澡。

慧妈呆滞的点了点头,等听到关门声才回过神来,便急忙去房间找自己老公。

看着熟睡的老公,连忙给他摇醒,方殷很快便醒了过来,看着自己媳妇一脸急促的表情。

忙问到,怎么了,出了什么事情。慧妈便说到,你知道我刚看见了什么吗?

我刚看见咱们儿子一身大汗从外面回来了,我问他怎么从外面回来的,他说去锻炼身体了。

方殷便说到,我还以为是什么大事呢,不就是锻炼身体吗,有什么大惊小怪的,说完便闭上眼准备在眯一会。

慧妈看到这,便继续摇他,方殷无奈道,又怎么了,你又不是不知道今天好不容易休息还不让我好好睡一觉。

慧妈:你还不了解咱儿子吗,他竟然还会锻炼身体,平常动都不想动一下,哪天不是睡到自然醒的。

方殷听到这也是一阵惊愕,也对啊,这小子竟然早起去锻炼去了,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慧妈说完脸上露出担忧,你说小楠是不是脑袋出问题了?

方楠他爹听到这便说到,你可不要瞎说,可能只是小楠一时兴起,再说锻炼身体不是好事吗,大不了早上吃饭的时候我去问问咱儿子。

慧妈听到这,心想也是,我还是先去做早饭吧。方楠他爸也没心思睡觉了,起床穿上衣服便去洗漱了。

再说方楠洗完澡便回到了房间,上网搜索武者两个字,很快便出现了一大栏。

方楠点开了武者等级这一栏,武者分为一到九级,每级又分为初期,中期和圆满,而九级圆满就是这个世界最强的人了。

方楠看到这,心想那我现在是不是一级初期武者了?

但看到接下来的字时,方楠便焕然了,原来在武者之前还有一个见习武者,只有肉身达到1000灵才能升级为一级武者,也算是正式武者。

方楠看到这,心想我说呢,原来我是见习武者,还以为一级武者呢,要是一级武者这么好达到的话武者也不会这么少了,看来是我想的太简单了。

可这灵又是什么东西,说着又搜索灵,原来灵代表体内能量数值。

那这灵是怎么来的呢,方楠找了半天终于在功法这一行里找到了,原来是见习武者修炼的灵武决而诞生的,而见习武者则是修炼基础篇配合人们研发的练体丸体内会诞生白色星星状的东西(简称白珠),一珠等于10灵,等到体内一百珠时在配合元丹融合进体内升级为一级武者。

看到这,方楠心想,原来我才踏入见习武者的行列,可是为什么我的体内是黑珠,而且不需要配合练体丸就可以修炼出黑珠,难道是修炼功法的不同,方楠心中只能这么想到。

便接着往下翻,看到灵武决的介绍和由来,原来在这个世界灵气刚复苏的时候,人们便发现了两幅图,经过人们长达百年的摸索并最终确定了是修炼法决,并取名灵武决。

而灵武决又分武者篇和灵武基础篇,分别对应武者和见习武者的修炼法决。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逆战云霄在线阅读第4章

    在导演的带领下,一群人浩浩荡荡的进了火锅店。由于,今天赞助商的到来,导演大气的包下了整间店,所以位于市中心排队都得等上一等的“尽飨火锅”难得无人。我与楚影和导演几个比较重要的人坐在一桌,当然这之中也包括了黎希正。他和导演在谈这部戏的上映时间和制作经费,虽然依旧是以前在学校那副干部交代作业公事公办的口

  • [JOJO]身为中国人的我如何在异国他乡生存在线阅读第9节

    陆惟真知道自己说到点上了。“就当壁虎什么的,是我极端恐惧之下的幻觉吧……可是,他害了三个女孩,我是第四个,这是向月恒亲口告诉我的,不然我怎么会知道呢?他昨晚真的袭击了我。如果不是我机灵,把他……赶走,现在我也失踪了。你们为什么不去查查他昨晚的不在场证明?查查那几个女孩失踪日期,他的行踪?他就是真凶!

  • 双面之清醒的发疯着(5)

    我渐渐察觉到太宰治开始有意与我不动声色地保持距离。这个人从最初频繁地接触我,然后变成只在即将吐花的时候把我喊过去,到现在却是……似乎在刻意回避与我有任何肢体接触。这样的话,烦恼的可是我啊。我的积分要怎么办?于是我开始想方设法创造各种机会接近触摸这只叫做太宰治的老母鸡,比如端茶递水时指尖不经意地划过对

  • 撒旦总裁晚上见有单子

    “行,你放在这吧。下午我给你把账结了。”“好。”杨茂彦放下后,就走出郑姐所在的店,刚才郑家的店有客人,估计是新人,就是不知道什么日子。杨茂彦没有坐公交以及地铁,而是打的过去,赶时间,早点买了,然后就去五楼的二手市场把机器卖。科目电脑城,共分六层,一楼自然是手机和笔记本,二楼是台式,三楼是其它的产品,

  • 三公子传第9章在线阅读

    “什么东西啊?”我好奇道。她笑着从袖中掏出一只小锦盒递给我,里头是一对精致的白玉耳坠,哪怕是现在阴暗的天空下,也绽放着异样的光彩。“好看!”我忍不住伸手接了过来,捧在掌心,爱不释手,随口问道,“这该不会也是你亲手做的吧?”陈良娣点了点头,低眉浅笑,“姐姐,我来给你戴上吧……”“好啊好啊!那就有劳良娣

  • 我当宿管那些年在线阅读第三节

    来到食堂里,穿着校服的学生们打了饭坐在饭桌边,当齐烊他们这些游戏玩家走进去的时候,所有人的视线齐刷刷盯了过来,连带着窗口里打饭的食堂人员也纷纷用一种饥饿许久看美味佳肴的目光贪婪地凝视着玩家们。不少玩家被吓得瑟瑟发抖,别说往食堂里走,恨不得多长两条腿然后好撒丫子狂奔,有学生裂开嘴笑起来,无声地笑,牙齿

  • 霸道总裁萝莉妻第三章

    (三)“这人是谁?”绿间真太郎望着班级门口的陌生少年,面色有些不善。黑子哲也小声提醒道:“就是前几天我向你说起过的青峰君。”“他来找你做什么?”他当即就做出了决定,“我跟你去。”“没关系的,绿间君,我自己去就好。”黑子哲也鲜少会拒绝绿间真太郎的陪同,但这一次,他还是想自己去会会青峰大辉。绿间真太郎不

  • 飞鱼传说在线阅读陌生夫妻

    翌日清晨,天朦朦亮,如墨般的天空,已染上淡淡的光,印着火红的朝霞。睡得不安稳的夏小优惺松的睁开眼眸,清醒了。想要伸展四肢,顿时觉得身体僵硬无比。如若换作是在她家的大床,她肯定无所顾忌的滚来滚去,不用像昨晚那样睡得如此痛苦。眼角不小心看到了床上的还躺着另一个人,这才想起她的“丈夫”的存在。呆望着置于天

  • 名门童养媳第六章在线阅读

    周四开运动会的消息一经某个消息灵通的同学传播后,在六班里引起了极大的轰动。程沐妃看着周遭的同学和围在中间的郝怡涵,低头埋进了书里。“郝怡涵,你说的是真的啊?那后天不用上课了?”前排的胖子王一转身。郝怡涵没开口,一群同学已经抢在她之前发言了。“谁知道呢,我们学校非要什么都瞒着。”“我总感觉不靠谱,上次

  • 寒天长明第四章

    裴然心脏漏跳了一拍,窘迫感铺天盖地的将她覆盖。她脚尖轻轻向后踢了一下,攥紧的手松了松,硬着头皮从牙缝挤出一句话:“那您还挺显年轻。”没等穆柏衍说话,她把手里的袋子举到跟前,“一点心意。没什么事的话我先回去了。”“有事。”穆柏衍没接,他脚跟抵着半开的门,向外跨了一步。两个人距离瞬间拉进,他身上的水汽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