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浪漫言情 > 正文

枯山第10章在线阅读

2021/7/22 10:16:25 作者:须弥尔尔 来源:17K小说网
枯山
枯山
作者:须弥尔尔来源:17K小说网
道气转,道真藏。览万象,大道长。妙阴阳,弥兴亡。轮回逝,论苍茫。大劫将至,左道争锋。幽冥魔岛,筹谋布置。为寻易宝,相抗劫数。帝胎现前,风云四起。五行帝胎,不过棋子。所谓大劫,帝君毒计。夺天气运,帝君果位。得证混元,无始无终。伊人不在,独坐枯山。

“活下去!”又是那个熟悉的声音在陈天赐的脑海中响起。 陈天赐的眼睛猛地睁开,只见陈天赐的双眼变得如同深渊一般漆黑,他的皮肤变得更加苍白,那种白色已经不再像是正常人的皮肤,而是一种病态的白,但是却透露出诡异的美感。黑色的元气从陈天赐体内溢出,不仅仅环绕着他的身体,还在他的右手掌心汇聚。

随着黑色的元气不断地从体内溢出,聚集在陈天赐右手的元气也越来越多。陈天赐右手的黑色元气不断的延长,已经有两米高,如同一个腐朽的木棍一般。终于,黑色元气停止了蔓延,在远离陈天赐的一端出现了一个漆黑的枪尖,在枪尖出现的一刹那,围绕着整个长枪的黑色元气瞬间散去。

这一切都发生在啸风虎扑向陈天赐的身体,陈天赐闭眼之后的一瞬间。然后“噗”的一声闷响,啸风虎的牙齿终于如愿以偿的触及了陈天赐的脖子,但是它再也等不到自己牙齿闭合的那一刻了。一杆通体漆黑的长枪出现在了陈天赐和啸风虎的身体之间,啸风虎的身体如同窜糖葫芦一般被这杆通体漆黑的长枪贯穿。

陈天赐缓缓的睁开双眼,一颗巨大的虎头占据了陈天赐的整个视野。“啊!”陈天赐怪叫了一声,用右手疯狂的捶打虎头。几拳过后,虎头仍旧没有任何动静,陈天赐小心翼翼的拨动了一下虎头,经过一阵仔细的查探后,陈天赐认定这头啸风虎已经死去。

奋力将啸风虎的尸体挪到一边后,陈天赐注意到了那杆贯穿了啸风虎的长枪,长枪贯穿了啸风虎的身体,只剩下一小节抢杆留在这一侧。陈天赐握住枪杆,将长枪从啸风虎的尸体中抽出,只见长枪依旧通体漆黑,并未粘上一丝的血迹。长枪掂在手中轻重刚好,陈天赐感觉自己握住这杆长枪便能够与长枪心意相通,这种感觉很奇妙,好像这杆枪天生就是为自己准备的一样。“荒夜墨玄枪”——陈天赐的脑海中浮现出一个名字,这就是这杆长枪的名字。将荒夜墨玄枪横放在眼前,陈天赐开始认真的观察这杆的漆黑长枪。长枪通体漆黑,是和陈天赐的瞳孔一样的黑色,长枪的枪杆和枪尖浑然一体没有任何拼接的痕迹。陈天赐凑近了仔细端详,发现这杆长枪的枪杆上隐隐浮现出一些纹路。

陈天赐双手握枪刚想挥舞几下,谁料牵动了左肩的伤势,疼的陈天赐直吸凉气。陈天赐这才想起要处理左肩的伤势,当他想把长枪放下的时候,奇妙的事情发生了——长枪化作黑色的元气直接钻入了陈天赐的体内。陈天赐顾不得肩上的伤口,开始在自己身上翻找长枪藏在了哪里,当他想到荒夜墨玄枪时,黑色的元气又重新聚集成枪。“这倒是方便。”陈天赐想道。陈天赐现在觉得自己的身体充满了秘密,别说是能从体内唤出一杆长枪,就算是能从体内召唤出一直啸风虎,陈天赐都不会再觉得惊奇,反正身上的秘密这么多,多这一个不多,少这一个不少,陈天赐根本懒得在乎。

包扎好肩上的伤口后,陈天赐从一旁捡起被风刃斩断的猎刀,然后望着啸风虎的尸体双眼中放出了贪婪地光芒。妖兽身上最宝贵的是妖核,无论什么品阶的妖核都是处于有价无市的状态,陈天赐利落的取出了啸风虎的妖核然后小心翼翼的收好。然后陈天赐的目光落在了啸风虎的爪子上,这爪子可没让自己少吃苦头,于是陈天赐废了九牛二虎之力将啸风虎的爪子取了下来,还顺带剥皮抽筋、取下牙齿。看着面前四分五裂的啸风虎尸体,陈天赐拍了拍手满意的离开了。

今天的青苍森林格外的热闹,陈天赐这边的战斗刚刚落下帷幕,在森林的一条路上另一场战斗又打响了。青苍森林中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就成了路。陈天赐像一只猎豹一样躲在道路旁的草丛中冷眼旁观着道路上纠缠在一起的两队人马。

从双方的衣着上,陈天赐可以辨认出他们都是同一职业——雇佣兵。穿着黑色衣服的一方呈防守的架势,死死的护卫着位于中间马车上的货物;而穿着红色衣服的另一方明显是想抢夺那些货物。陈天赐对这种势力之间的明争暗斗并没有兴趣,他来到这里的目的有两个:一个是想学习修行者之间的战斗方式;另一个就是碰碰运气捡个漏。

但是,当陈天赐看到红衣服一方胸口的标志时,他再也无法保持平静。那个标志是一把剑,陈天赐做梦都不会忘记那个标志——血刃佣兵团!正是害死他父亲的罪魁祸首。陈天赐唤出荒夜墨玄枪,左肩的伤口还在隐隐作痛,陈天赐知道自己不能冲动,他想要等待合适的时机。

场上黑衣的一方明显已经无法抵挡血刃佣兵团的攻势而节节败退,但是每当一名黑衣的佣兵身处险境之时,总是会有一个纤细的身影出现在身旁帮助黑衣佣兵化解掉血刃成员的攻势。陈天赐的目光被那个身影吸引住了,那个身影一袭青衣,在整个战场上轻盈的舞动,如同森林中走出的精灵。陈天赐终于知道赏心悦目这几个字是怎么写了。

最终,青衣女子的体力还是到达了极限,长剑脱手而出,面前的血刃佣兵团的成员高高的举起手中的大刀。黑衣的佣兵都惊呼道:“小姐小心!”但是那个青衣的女子已经来不及躲闪,眼看就要香消玉殒,一道年轻的声音刺破了整个战场:“住手!”未见其人先闻其声,正是陈天赐,那一刻陈天赐再也按捺不住冲了出来。

陈天赐的话音刚落,又有一个声音在陈天赐的耳边突兀的响起:“区区锻体一重还想学别人英雄救美?真是不知天高地厚。”这个声音很轻,只有陈天赐一人听到,陈天赐心中充满了震惊,他刚才竟然完全没有感觉到有人靠近自己。

那个声音的主人轻轻推了陈天赐一下,陈天赐的身体便失去了平衡摔倒在地上。然后陈天赐看到一道蓝色的流光划过战场,狠狠地撞在了白灵萱面前的血刃成员的身上,蓝色光影缭乱中,陈天赐依稀能看到是那人在出拳,紧接着血刃成员便倒飞出去,重重的落在地上没有了动静。

蓝色的光幕褪去,一个一身白衣宛若谪仙人的年轻人出现在陈天赐和那位青衣女子的面前。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香蜜之有爹有娘的应龙在线阅读只要我足够冷漠,钱就来了

    秦斯翰听了秦羽的话,回教室取作业去了。赶巧,正好赶上下课,秦斯翰趁人少,没多少人看他,便进屋问问高寒作业,自己好拿。高寒想了想,开口“语文留了背《出师表》;数学一张卷纸;英语留的是大报纸第三期。”“odkkkkkkkkk”秦斯翰比划了个收到,然后开始在自己那乱的不成样子的地方找,也没翻多长时间,就找

  • 狩猎花丛第九章

    到了毛孩子诊所,一推门,便又听到了刚刚那个高亢的女声“啊啊啊啊啊啊……雅蠛蝶!”输液室外间的几个宠主都在捂着嘴偷笑,眼睛时不时往里面的接诊室瞄。见状,章初意和郑老板走到接诊室门口,一左一右地扒着门偷看。接诊室里,初诊台上放着一个鸟笼子,一只胸口和屁股光秃秃的灰白色大鹦鹉,正在笼子里摇头晃脑地叫喊。原

  • 路人丙她必须有姓名[民国穿书]在线阅读第6章

    那老伯也好心,看江天神色变换不停,一副受打击的模样,再次开口安慰道:“小郎君,俗话说‘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你能完好地从山贼手中捡回一条命来,不就是祸后福吗?人生不如意者十之八九,我们得向前看……”“是是是,老伯您讲得可太对了,小子我差点钻了死胡同了!”江天合拢手做了个不伦不类的道谢动作:“古语道

  • 初夏那年的我之白雪送来的孩子(1)

    奶奶说,我出生的那天白雪满天,一片片的雪洁白就如同鹅毛一般,飘飘落落,银装素裹,奶奶看着外面的雪,心想着自己的我一定是一个干净又漂亮的小姑娘的。只是,他们谁也没有想到,我生出来时却是没有腿的,我的腿天生就带着残疾,不能走路,爸爸妈妈都不想要我,也想过将我丢弃,是奶奶舍不得我,她说我是冰雪送来的孩子,

  • 跑男之明星帝王在线阅读未来婆婆的死人脸

    皇后瞥了一眼花月满,勾起了一抹不大情愿的笑,招呼着刘默:“多时不见,太子倒是愈发的清瘦了,快做到本宫身边来。”刘默走到皇后身边坐下,扫了一眼周围:“怎么不见缨络?”皇后嗲了他一眼,话里有话:“太子还记得缨络?本宫以为太子忙的早就忘了缨络了。”刘默淡淡一笑,语气平柔:“缨络与儿臣都是在母后身边长大的,

  • EXO之借我一生在线阅读第六节

    寒来暑往,一年里的四季已经更替完一轮。大一的时光过得匆忙而又惬意,课程虽多但是课业负担比起高中三年来说简直是小巫见大巫。因为是新生的缘故,社团和部门里都没有被分配过重的任务,大多只是给师兄师姐打打下手,帮助做一些杂事而已。这一年里,学校举办了新生杯歌手大赛,同学们都是跃跃欲试,只是有些同学的歌声实在

  • 帝心如梦第三章在线阅读

    第二天一早,昨天还死赖着在柯焱家里不走的金元立,一到早上就闹着要走。柯焱是那种特别贪睡的主,但是还是只好迁着金元立,艰难的爬起来床,陪着他去了车站。一路上,柯焱都有些不太清醒,等到回家之后睡了一个回笼觉,才感觉到金元立今天早上有些不对劲。具体哪里不对劲就是金元立他今天早上,都不贴着他走了,平时恨不得

  • 复仇公主的复仇计划在线阅读第七章

    “大哥,你来了!”沐楚风笑逐颜开,带着两人从树上稳稳降落。“嗯。”那人唇角微启,惜字如金。顾简看到满地尸骨,面色惨白,胃里一阵抽搐,忍不住跑到一边干呕去了。“楚风,晚凌,情况如何。”随着一声温柔的呼唤,一位绝色的美人从云端降落。她肩若削成,腰如约素,眉如翠羽,肌肤胜雪。三千青丝挽成一个云髻,一支玉兰

  • 我暗恋的大佬也重生了失个恋把你智商都拉低了

    “果然是戴着墨镜把眼都给看瞎了……”何苗依在一边碎碎念。苏倾一个眼刀子飞过去:“你说什么?”“我说,那男人真的是……好眼光!”苏倾这才满意的点点头,随即又摇摇头:“也不对。估计他也是半瞎,他说我一颗好白菜被猪拱了。他是在骂我呢还是在骂韩希呢……哎等等,这话怎么现在听起来有点不对劲啊……”何苗依随口问

  • 网游之情有独钟在线阅读危险(捉虫)

    年糕效率很高,第二天上课时,摸底考的物理试卷就给批出来了。高二A1班一共50名同学,作为全年级最好的班,除了吊车尾的后几名同学硬是靠着关系进来的,其他人都至少可以称得上一声“学霸”。而学霸都有个特点,那就是对自己的成绩还是很上心的,不管表面上表现得有多无所谓。这场突如其来的摸底考,完完全全暴露了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