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小说 > 正文

别怕死神来了之第三章(3)

2021/7/22 9:23:09 作者:正月宁 来源:17K小说网
别怕死神来了
别怕死神来了
作者:正月宁来源:17K小说网
江宁是D市刑警学校刑侦专业的教授,任何疑犯都逃脱不掉他的法眼,一直守护着法律的底线,在犯罪者眼里,他就是闻风丧胆的死神。

山门口,写着鲜艳的两个大字——“诛门”

“呕!”曲锦捂着胸口,想吐。

“行了,这里有阵法,没有身份令牌是不能随意进出的。”琵琶嫌弃道。

山门的地方有几个穿紫衣,束金色腰带的弟子守着门。见到曲锦,纷纷行礼:“弟子参见大人!”

曲锦高冷的点了点头,然后就出了山门。

身后的弟子还在道:“弟子恭送大人!”

曲锦一路下了山,直奔南边,想要找找集市认识一下这个世界。

结果御剑飞行好久,周围都是一片荒野。

“蠢货,你要去哪画个传送阵不就行了?”琵琶嘲笑她道,“就你这个蜗牛速度,要飞几年才能出去?”

曲锦淡定的从剑上下来:“传送阵怎么画?”

“笨蛋笨死了!”琵琶讥笑:“这种东西还要我教!”

“是的,不过该不会你也不会吧?”曲锦也不生气,她已经适应了这货的刻薄。

“呵呵,你先确定你要去的方向和距离,然后汇聚灵力画一个这样的阵法。”琵琶蹦蹦跳跳,用灵力在泥地上划拉出一个图样。

曲锦沉思了一下,她要去哪呢?她不认识路啊,也不知道哪里有好玩的。

“这里最大的门派在哪个方向,有多远?”

琵琶这次顿了一下,倒是很老实的道:“南边那个方向,五万里。”

琵琶第一反应是北边的幽浮宫,然后它脑子突然一转,想到了正道那边的云仙宗。只要将她骗过去,区区一个魔教妖女,那群正道人士绝对能杀了她,只要她一死,它就能自由了!

“好,传送阵你来画!”曲锦满意点头。

“凭什么!”琵琶尖声叫道。

“就凭这个。”曲锦微笑,手里冒出一撮焰心是白色的红色火苗。

琵琶顿时老实了,乖乖画着阵图。心下却呵呵,它是个好人,向来不跟将死之人计较。

很快,白色的光芒亮起,一人一琵琶消失在了原地。

浔城热闹非凡,街上小贩吆喝声此起彼伏,街上各种店铺都有。

曲锦抱着琵琶走在街上,很快就吸引了无数主意。

好漂亮的姑娘,怎么一个人抱着琵琶?难不成是卖艺的?

有人忍不住偷看,有人跃跃欲试想去搭话,可又不敢。但曲锦越走越远,再不去就没机会了,于是很快就有人鼓起勇气来搭讪了。

“姑娘怎么一个人?”一个手持折扇的男子脸上挂着笑,温润谦和的走到了曲锦身边。

曲锦还没反应过来,怀里的琵琶就叫骂了起来:“姑娘?一个练气期的废物,谁给你这么厚的脸皮叫一个金丹期的女修姑娘?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几斤几两!”

那男子原本正满心兴趣的想着看佳人反应,想着她会不会羞涩低头,还是会横眉瞪他。未料佳人怀里的琵琶突然尖酸刻薄的出了声,吓了他一跳。

待到反应过来了这琵琶说的是什么后,他的脸一瞬间就黑了,也无心计较一个琵琶为什么会说话了,说的又是什么了。

想他堂堂萧山赵门主的亲侄子赵轻舟,什么时候这么被人侮辱过了?这个琵琶居然敢这么说他!

“你这琵琶,你说什么?”赵轻舟怒目而视,手里就捏起了一个诀。要不是在美人面前下意识的克制,他早就将这琵琶摔了。

“抱歉,我这琵琶就是这么欠揍。”曲锦歉意的冲他笑了笑,这一笑原本好看极了的眉目一下子就生动了起来,就如同原本还含苞待放的昙花缓缓绽放。

赵轻舟的怒气一下子就消散了,有些结巴的问道:“姑娘这是要去哪?”

曲锦只是想看看这个世界是什么样子的,也没有特别想去的地方,于是她想了想道:“我第一次出来,不知道这里有什么好玩的。”

“好玩的地方我熟啊,姑娘可愿意与我同游?”赵轻舟脱口而出,话才落音,他才意识到有些莽撞了,赶紧道歉,“在下没有别的意思,就是,就是……”

“我刚好人生地不熟的,有人当向导也挺好。”曲锦点头道。

“姑娘答应了?”赵轻舟欣喜,然后赶紧道,“在下是萧山长清门弟子赵轻舟,赵掌门是我二叔。不知姑娘芳名?师出何门?”

“我叫曲锦,是诛门弟子。”曲锦道。

来了来了,琵琶兴奋起来,四根弦都不由自主的颤动了起来。呵呵,这个蠢货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来,人生地不熟的,对各大门派都一无所知,居然还敢自报家门?

她知不知道这是哪里,这可是云仙宗的地盘,岂容她一个魔教妖女放肆!这正道对魔教之人,可是见而诛之,这个蠢货不过就是区区一个金丹期修为,来了这里还想跑?

果然,曲锦话才出口,周围气氛一下子就变了。

这里是大街上,诛门之名却如雷贯耳。就算是没有灵根的普通人,也对诛门熟悉无比。

诛门是魔教底下的一个分支,主掌“杀”。是魔教中名号最响亮的一个分支,也是冤孽最重的一个门派。

“哦,曲锦啊,真是个好名字。”赵轻舟还在想是哪两个字,冷不防就听到了诛门的名字。

“慢着,你是……诛门?”

“是啊,怎么了?”曲锦疑惑。

“你是,哪个诛门?”赵轻舟咽了口口水,慢慢往后退了一步。

他就是一个纨绔啊,平时就是爱好美人而已,可还不想死。

“诛门……有什么不对吗?”曲锦突然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没有什么,姑娘,我就是不确定,你是不是那个诛门?”

“就是,这个诛门啊。”曲锦掏出一个令牌,拎着令牌红色的挂绳在食指转悠。

令牌是黑红色的,背面刻有“诛门”二字,正面刻着曲锦的名字。红色的流苏被风吹起,而见者无不退避三舍。

“魔教,是魔教啊!”

“她是魔教妖女!”

人群一下子炸开锅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此情可待之森林惊魂(8)

    藤川香终于安安分分的重新上楼回了自己的房间,没再走过去听墙脚。但是像她这样的,真要安分下来也不是太可能的,这不,看到花瓶里插着的鲜花,藤川香又动起了其他的心思。既然是要告白,没有情书有情可原,毕竟她没时间找漂亮的信封和信纸,实在是不好意思拿包包里的普通笔记本充数,但鲜花还是要有的,不然得有多寒酸!这

  • 无限之巅峰毒士在线阅读第8章

    汪温别抬头看着摸着自己头发的男子,这个男子就是撞到自己买黄片的人。暗淡的灯光下,男人穿着一身正装,大长腿无疑,衬衫的最上面的三个扣子解开,禁欲里面又带些放荡不羁,寸头很利索,眉毛很浓,单眼皮,还有高高的鼻梁,妥妥一个电视里面霸道总裁的样子。电话响了,男子从口袋里面拿出手机,笑着说了句这里。姜末是跑过

  • 玄幻:每周一个新身份 我的妈妈

    国家经济发展迅速,我们的生活好了起来,我们一家人,在新屋村这个村庄过上来不错的生活。我们不再在过,用大米换一个包子,连吃猪肉都是奢侈事情的生活。那时,我们一家人每天一聚在吃饭,吃妈妈做的菜。虽然不好吃,但妈妈也会很用心做,她在做菜方面操了很多心。她总无奈地说,“做菜给你们,你们总说不好吃,我总不能找

  • 归道记在线阅读第四节

    第二天一早,林天起床吃完早餐就要出门去学校了,这时候林傲天也起来了,看着儿子就要出去了,连忙说:“等等,我有件事要和你商量!”商量?你什么事和我商量过?不都是你说了算吗?“什么事啊?”林天弱弱的问道。林天其实也隐隐的想到是关于昨天和老妈说的去京都上学的事情了。其实林天挺怕他老爸林傲天的,很难想像无法

  • 穿越诸天万界在线阅读第十节

    一路上陪她又吃又喝的,到了晚饭自然吃不下了。可还是被拖走了,据说是方明浩带李惜文和大家见面。不知道是谁的时候还好,现在一听到是教官和连长,吓我的直后退,林暖暖使出吃奶的劲都拉不动我。“都小海,有点出息好不好,你已经毕业了。方俊哲都已经退伍了,在他自己家公司管着事的。别说你不记得他了,恐怕他压根就没记

  • 可以实现愿望的药剂店在线阅读第7章

    第二天一大早,天刚刚拂晓,南北两团队的队员都各自陆续起床洗漱,准备了早点,时间定格于早上的6点半。虽然行程很累,但没有谁愿留恋于梦中,再说整个后半夜谁都没能睡得着,包括两队队长孟存禾和柯言良,耳边总觉得有一种怪异的声音一直在大脑中响作萦绕。一旦闭上了眼睛,整个脑海里浮现的全部是一种从未出现过的可怕幻

  • 洪荒之石尊第十章

    夏日自然是赏荷盛会了。信王爷在由水河边有一家先帝赏赐的观荷别苑。六月之时,两岸垂柳,十里荷花,如烟如霞,荷亭亭如盖,柳依依挽风。信王爷之女,是一位十五岁的郡主。她身穿如霞的粉色纱衣,上面绣着大朵的山水牡丹,手臂上挽一条浅蓝色绣花鸟的纱帛,头上戴着华贵的宝珠丹凤冠,脚上穿一双镂花衔珠飞凤鞋。她的脸上还

  • 做条闲鱼很难吗!在线阅读第6节

    夜幕笼罩着大地。一个名叫【龙隐酒吧】内却灯火通明,人来人往甚至比周围十几家酒吧的生意加起来都要好。其余酒吧的掌管者也不敢多言,谁让这个【龙隐酒吧】的背后是S市二级势力隐龙阁呢。之前确实有人背地里请人去闹事,但无一例外都被压着打,最重的一次甚至直接将人打杀了,久而久之,周围酒吧自然不敢再去背地里闹事,

  • 非主流宫斗在线阅读第六节

    被缠得没办法。两人便来到花园右侧那间,被蔷薇花架缠绕着的透明玻璃花房内说话。林衍眼神淡淡,面无波澜地靠在旁边木架边上,手里还随意拈了朵开得犹如烈焰般的蔷薇把玩。沈晴也没什么好拘束的,惬意地坐在铺了软坐垫的藤椅秋千上晃着,并不着急和眼前的男人说些什么。仿佛是在比谁的耐性更好,气氛突然微妙起来。时间一点

  • 帝羡在线阅读塑像的秘密

    七七愣愣的看着窜出去的达无悔又灰头土脸的窜回来,他说的很快,但这也太快了。“这玩意砍不动竹子。”达无悔举举手中的小铲子无奈的说。七七回过神,立即捂着肚子笑的花枝乱颤。“无悔哥哥,你太可爱了。”达无悔苦笑一下,我和可爱沾边吗?七七笑够以后,从须弥戒指中拿出一把断剑。断剑漆黑如墨,剑柄之上只有三寸多长的